人流量大大减少!

鄱阳湖水位下降

时尚爆米花:中国商飞交付第15架ARJ21飞机

2019年11月16日 02:23


  国庆假期,爸爸难得清闲,一晚上都霸占着家中的电脑,翻来覆去地听着令他着迷的京剧名段《武家坡》。从小被京剧耳濡目染的我在一旁倒也听得有滋有味。
  “手执金弓银弹打,打下了半幅血罗衫。打开罗衫从头看,才知道寒窑受苦王宝钏。不分昼夜回家转,为的是夫妻得团圆”
  听到这段时,爸爸开口说:“这薛平贵还算有良心,过了十八年还没忘了王宝钏”
  爸爸不提这话也就罢了,提到这话我不由得心中忿忿,开口便道:“这种良心,不要也罢。他自己在西凉另娶代战公主,十八年来荣华富贵,将结发之妻置之脑后不闻不问。有一天他忽然想起,就觉得应该回去看看——他当世间女子是什么啊!”
  爸爸显然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义愤填膺”吓着了,不过还是找出话来辩解:“古代就要求女子这样啊……你看最后王宝钏不也成了贵夫人了嘛”
  我轻哼一声:“所以我觉得薛平贵娇情啊!明明为了江山王位抛弃了王宝钏,辜负了人家十八年的光阴,到最后还假惺惺地封她为皇后……”
  老爸急了:“那你要他怎么做?休了王宝钏,还是逃离代战公主?那他趁早改名叫陈世美得了,好好一出《武家坡》变成《钏美案》了”
  我一时语塞,半晌后悠悠一叹,道:“古代的女子真是可悲,她们只能老实本分地活在男人主宰的世界中,只能待在世俗给她们设定好了的位置上,全然不顾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换成我是王宝钏,定将凤冠霞帔撕得粉碎,砸在薛平贵脸上,然后扬长而去”
  爸爸听了反倒笑了:“要驳斥你这样的话可真是易如反掌。你看你所谓的压迫旧式女子的‘世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外面的世界’吧?你以为一个人活出尊严,活出自我,接触新鲜事物,就算打破束缚,融入外面的世界了?那恰恰是只看到自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王宝钏苦守寒窗十八年,说白了,是‘外面的世界’要求她那么做的,当然我所说的‘外面的世界’,是指封建礼教、社会舆论。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那是因为你还小,等你再大一些,步入社会,你的社会身份所带来的各种义务和责任会让你明白,外面的世界,更多的是无奈”
  我听得似懂非懂,愣愣地看着爸爸。爸爸却不说了,笑着拍拍我的脑袋,关上电脑,让我早点休息。我这才发现夜已深了。洗漱完,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世界,想着今晚的一番争论……不知怎的,心头竟然升起了几分茫然和惘然。


  十四五岁左右,我开始喜欢看新概念里忧伤的文字,听他们说,十六岁开始变老。十六岁,觉得自己就要长大成大人了,但还是会想象自己在十七岁的雨季的模样。十七岁,渐渐看清自己不过是一道没有人注意的风景,却还是希望有个轰轰烈烈的十八岁。十八岁,大声地告诉世界这里有个陈敏兰却没有人理会,还是满心期待自己的十九岁。
  今天真就十九了,真的有些措手不及。
  原来,我真的十九了。
  张爱玲十九岁,写出了“生命是一袭华丽的长袍,上面爬满了虱子”这样的句子;纳兰容若十九岁,编著书籍;艾薇儿十九岁,发了第一张专辑并走红。
  陈敏兰十九岁时,一无所成,一无所有。
  很多愿望很多梦想没有实现,卑微地站在人群里,只会碰见人就傻笑。
  发表过几篇文章,但没有几个人会进入我的世界。
  Q名、博客名都是陈敏兰和她的国,但这个偏僻的国家无人造访。但我还是固执地在狭小的国家里面种植鲜花和大树,让它们的美丽与活力开满枝头。
  我已经很满足。遇到过一些可爱的人,他们让我知道自己并不是活在孤国里,他们让我得到了阳光与爱。我在努力把自己变得优秀起来,让你们看到我的光芒,让你们为我感到自豪。
  曾无数次想象自己十九岁的样子,但没有想过是今天这样:有些偏执,有些矫情,有些卑微,有些自以为是,看不起有些人,也被很多人看不起,有些理想主义,但又比许多人现实。
  有些人说你写这些文章有什么用,我没办法回答你们。就像你喜欢一个人,你就会去为他付出,即使最后还是被拒绝,你也不会觉得可惜,因为你真的努力去争取了,这就是你对青春的交代。
  这就是我。一个渴望变得优秀起来的人,死守着自己修建的国家,在努力地扮演好十九岁的自己。
  不慕往,不悯来。
  陈敏兰,你已经十九岁,不再是一个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总会有人保护你的小孩子。你应该学会取舍,学会珍惜你所拥有的现在,学会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里好好爱那些陪伴你的人。人生苦短,比及时行乐更重要的是把握现在。
  亲爱的十九岁的陈敏兰,请你好好去爱这个世界。我会等你,等你变得优秀起来。
  原来我已十九。
  那么,就要像个大人去战斗。
  我是被逼的。
  她的嘴里一直念叨着。身体就这样被同桌拖着,这种情景总会令人联想到此刻正辛勤劳动的清洁阿姨,任劳任怨地拖着垃圾下楼。
  同桌在沾沾自喜自己能够抢到第一排这样的天赐良坐的时候,她却如一个无知的人看到了某个外星怪物一样,打量着身后那群不断发出尖叫的疯狂得不亦乐乎的女生。她怎么想都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这么热衷于篮球赛,为什么她们的荷尔蒙会分泌异常,就像别人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渴望去西藏一样。
  看到自己身旁的同桌也在撕心裂肺地呐喊,她无奈了,便望着天空发呆。天空还是些淡淡的蓝,云在它的怀抱中漫不经心地享受着。如果,现在在西藏,该有多好。我可以看到湛蓝纯净的天空带着圣洁的微笑,偶尔飘过的一两朵云也是雪白而令人震撼的。举目四望全是连绵的神圣的雪山,带着微微冰冷的气息。却又无时无刻不给人一个气势磅礴的拥抱,像是一种慰藉与寄托。伸出手去,仿佛能够摸到那软得令人发麻的云,感受着它如水滑过你的手的感觉。
  然后,对着天空大喊:“啊……”
  “没事吧,同学?”
  她被人使劲地摇晃着,像是一个受控制的木偶重复着单调的动作。
  “你没事吧,同学?”
  她回过神来。眼帘映入一个迷人的笑脸。分明的轮廓,紧致的皮肤,更重要的是那一双如西藏的天空般纯净深邃的眼睛。
  “对不起,刚才吓到你了”他的眼睛里,带着歉意。
  她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的反应还是像手碰到了热馒头后将手迅速抽离一样灵敏,很自然地摇着头说没事。
  “为了道歉,请允许我请你喝杯饮料”
  这次的反应比刚才的更迅速,摇头的动作估计让吃了摇头丸的人都自感惭愧。
  同桌发挥了其仅有的劳动力资源,推了她一把。她就这样在那群尖叫了无数次的女生的羡慕的眼神中被拉走了。
  她将可乐从左手换到了右手,再从右手换到左手,反反复复如一个个轮回。她注意到瓶子里的气泡在疯狂地滋长,一如她头顶上疯狂的叫喊着的蝉。
  “你不喝么?不喜欢可乐?”
  “不是,我不习惯现在这样,感觉,有些压抑”
  “所以你就在寻找减压的方法?”
  “算是吧”
  “对了,你刚才在干什么,我的球都飞到你头上了都没反应?”
  “哦,没注意到”
  深邃、不羁的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其实我刚才在看着天呢,说真的那种感觉好极了。那时,感觉就像到了西藏,快要向那片美丽的天空和土地大喊的时候,你们就打断了我”
  “西藏,你也喜欢西藏?”
  “也?你也喜欢么?”
  “对啊,那是世界上最纯净的地方,最自由的世界”
  “对啊对啊”她兴奋得想和他握手。她把手伸了出去,迟疑了一下,拧开了被折磨已久的可乐。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这是一个真理,不仅适用于人,物也是如此。看似平静的可乐在瓶盖与瓶口分离的一瞬间,将积蓄已久的能量爆发,那种喷薄而出的气势让她想到,有些东西还真是不能被压制太久,否则终有一天会发生令你目瞪口呆的事情。
  “喂……”
  “喂……”
  同桌用手肘不断地提醒她“老师叫你呢”同桌的脸上是一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表情。
  “啊——”
  她突然发现,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有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有填充着鄙夷的眼神,有欲知后事如何的期待的眼神。
  “要两耳不闻窗外事懂么,真搞不懂你在想些什么。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上课不走神,老看出窗外,有什么好看的,别人的球赛关你什么事。都高三了,想想还有多少天,多少小时,多少分,多少秒,高考就来了……”语文老师充分发挥了自己专业遣词造句的能力。
  “不愧是教语文的”她在心里默默念叨。
  “我们一起去西藏吧”
  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孩那双如西藏的泉水般纯净透彻的眸子,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真诚与吸引。
  她狠狠地点了点头,如一个饥饿已久的流浪汉听到了别人询问是否需要面包时所表现出的兴奋。
  “这是火车票”
  火车在寂静的旷野中驰过,机车的声音就像是岑寂的拂晓里划过的鸡鸣。窗外模糊不清的树在疯狂地后退,某棵在绚丽的夕阳里摆着极酷的姿势还没来得及让人欣赏够,便消失在视线之外。在叹息匆匆来去的时候,又有某一棵被错过。如此重复,暮色渐渐四合。
  像是在一个隔绝了时空的密室里,它们在不停地飞翔。
  “很快就可以呼吸到自由宁静的空气了”
  她转过身来,对着如西藏的雪山一样冷峻不羁的男孩。
  “对啊……”
  他笑了起来,如高原上的草地,开满一地的清新。
  ……
  他们并肩坐在布达拉宫前的崖边上,听着身后神圣的宫殿里传来的经久不息的钟鼓声,跟着两旁的菩提树在风中浅唱。橘红色的大太阳像是一点蘸有水的水彩,再慢慢地渗开。冰洁的雪山也有热烈的冲动了,泛着淡淡的红。闭上眼,山风迎面而来,就像是鸟儿一样张开翅膀,在蓝天白云间自由地穿梭。
  “站起来”
  “看什么呢,说的就是你。你说你这是第几次走神了,都在想些什么呢。真是的。
  “你来回答试卷上的问题,作者两次写到‘窗外下着雨’,有什么特殊的意味?”
  她看出窗外,突然发现外面下起了雨,倾盆大雨。
  “说明,窗外,的确下着雨”
  同学们哄堂大笑。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她得到了扫两个月厕所的最高奖励。时尚爆米花
  国庆假期,爸爸难得清闲,一晚上都霸占着家中的电脑,翻来覆去地听着令他着迷的京剧名段《武家坡》。从小被京剧耳濡目染的我在一旁倒也听得有滋有味。
  “手执金弓银弹打,打下了半幅血罗衫。打开罗衫从头看,才知道寒窑受苦王宝钏。不分昼夜回家转,为的是夫妻得团圆”
  听到这段时,爸爸开口说:“这薛平贵还算有良心,过了十八年还没忘了王宝钏”
  爸爸不提这话也就罢了,提到这话我不由得心中忿忿,开口便道:“这种良心,不要也罢。他自己在西凉另娶代战公主,十八年来荣华富贵,将结发之妻置之脑后不闻不问。有一天他忽然想起,就觉得应该回去看看——他当世间女子是什么啊!”
  爸爸显然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义愤填膺”吓着了,不过还是找出话来辩解:“古代就要求女子这样啊……你看最后王宝钏不也成了贵夫人了嘛”
  我轻哼一声:“所以我觉得薛平贵娇情啊!明明为了江山王位抛弃了王宝钏,辜负了人家十八年的光阴,到最后还假惺惺地封她为皇后……”
  老爸急了:“那你要他怎么做?休了王宝钏,还是逃离代战公主?那他趁早改名叫陈世美得了,好好一出《武家坡》变成《钏美案》了”
  我一时语塞,半晌后悠悠一叹,道:“古代的女子真是可悲,她们只能老实本分地活在男人主宰的世界中,只能待在世俗给她们设定好了的位置上,全然不顾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换成我是王宝钏,定将凤冠霞帔撕得粉碎,砸在薛平贵脸上,然后扬长而去”
  爸爸听了反倒笑了:“要驳斥你这样的话可真是易如反掌。你看你所谓的压迫旧式女子的‘世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外面的世界’吧?你以为一个人活出尊严,活出自我,接触新鲜事物,就算打破束缚,融入外面的世界了?那恰恰是只看到自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王宝钏苦守寒窗十八年,说白了,是‘外面的世界’要求她那么做的,当然我所说的‘外面的世界’,是指封建礼教、社会舆论。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那是因为你还小,等你再大一些,步入社会,你的社会身份所带来的各种义务和责任会让你明白,外面的世界,更多的是无奈”
  我听得似懂非懂,愣愣地看着爸爸。爸爸却不说了,笑着拍拍我的脑袋,关上电脑,让我早点休息。我这才发现夜已深了。洗漱完,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世界,想着今晚的一番争论……不知怎的,心头竟然升起了几分茫然和惘然。

——tiji

时尚爆米花
  人是最卑微最卑微的动物,无可救药地在他人眼里寻zhao明明是自己的存在。有些人,哦不,是da多数人完cheng了自己的作品,却没有从心底对此有一个好或坏的观念,没有对自我任何原始的信念。作为学生如此,作为艺术家如此,作为作者如此,甚至作为白领、工人,都在别人的议论和评价中患得患失。“他们说不好呢”,就三人成虎般变成不好的了,轻易地,脆弱地,毫无余地。这世上于你的否定偏偏总多于赞美,所以我们都在角落里怀了一颗卑微又沉沦的心。我不相信你告诉我你没有看见明星生活在媒体的风头浪尖、百姓茶余饭后的悲哀。所以啊,我认为,那些所谓教你不要飘飘然得意忘形皆为虚伪的措辞,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而如何在残酷的周遭里主观地构建自我良好的评价,恰恰是没有人教的。他们告诉你做好自已,赞美会纷至沓来,真的是这样的吗?
  人们自以为摆tuo了动物界弱肉强食的残酷社会,实际上陷入了一个考验智慧、心机、才干、运气……多方面一体的优胜劣汰。自诩聪颖的人类发明了这个貌似永远读不透也学不完的社会——不知道有多少套机制和规则——以此把庞大的人类族人编织在一起了。于是伟大的人们开始嘲笑动物们的卑微,怜悯那头当了牛群七年的首领;耻笑高傲的鳄鱼对于“侵犯”领地的木桩施以致命翻滚,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愚钝。但无论强大还是弱小的动物,都为了生存拼上了自己渺小的绵薄之力,又为了生命的尊严,倒在了命运之下。人类创造的这个社会,最大幅度地保证了你不会这番无端地死掉,却给我一种在渺渺众生中淹没,在社会的裂缝中苟且偷生的错觉。这样的我在牛族首领,在鳄鱼战士的脸上却看到了活着的骄傲。当生存已成为多数人的必然,而活得越来越卑微的时候,突然就稍稍有些羡慕起动物们简单的伟大。衡量一个人的伟大要考验太多太多——智慧、心机、才干、运气……七十亿的人类,有几个伟大的人呢?又有几个快乐的充满价值的人呢?我不知道,虽然我们从小被告诉,人类是最伟大的动物,因为我们聪明,因为我们会使用工具,因为我们有语言……但这些似乎都不足以让我们从精神上成为最伟大的证据。到底是什么?答案又在哪里?
  如果由以上推断出:“动物确是比人类更具有自我价值。”这明显是一个可以被驳回的假命题。人的伟大来源于亲情,爱情,友情三个基本的相互关系。若在这里直接说动物间没有这种联系,必定过于草率。但是动物之间的亲情是什么?看一看成群的狮子,迁徙的牛群,他们一对对一组组,是以家庭为单位原原本本地生存着。几千年前人类的原始家庭公社就是以这样的形式存在,目的是保证一个种族一个部落的生存。这是一种必然不由选择的形式,是为了安全的需求。动物的爱情则更为明显地表示为为了繁殖后代所被上帝赋予的情欲。一只狗在发情期即使没有伴侣也会不断地失控,证明了动物们的爱情不过是生理上的满足,不过是繁衍后代的途径,而非它们自身的追求。至于友情,忙于生存奔波的动物个体,在弱肉强食的残酷背景之下,对于不同种族,或不同家族的其个体是不能有这种怜悯和信任的,所以直接导致了动物界的这种关系无法存在。然而与之对比,对于人,三者早已发展演变成了超于生理和生存的追求。渴望家人的庇护,渴望与恋人相互扶持,渴望友人的鼓励,早已不是希望他们给自己带来什么生理上的利益,而是满足精神上的需求。这一切就是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阐述的,动物在最下两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人类在上两层“社会需求”“尊重需求”。越是靠近上方,则在金字塔中的面积越小,越是难以实现,却也是更高层次的追求。动物为了生存,不再向更上方追求,所以千百年来它们一直只能是动物,是我们眼中卑微的存在。人类创造了这个精妙的社会,让我们有方向追求更上方更困难的东西。也许这就是我们在社会的夹缝中迷茫的时候,社会想传达给我们的,越过卑微,以此让我们变得更伟大。
  人的伟大不在于每一个个体,而在于我们的群体,我们种族的伟大,我们创造了可以让我们伟大的东西。但是,虽然社会告诉你要追求更高层次的追求,你依旧会失落,会迷茫。我们如何赢得尊重,如何在社会中落落大方地伟大地活着呢?我们如何在庞大的社会中保全自己,不被舆论所伤害,找到“自我追求”呢?如同卑微的水滴汇成了茫茫的海洋,如同卑微的沙粒聚成了无边的沙漠。在我们引以为豪的家庭里,引以为豪的爱情里,引以为豪的友情里,我是别人的子女也会是别人的父母,我是别人的朋友也可能是别人的敌人,我们虽然渺小但又是这环环相扣中唯一的不可或缺。我们虽然卑微,但是在我们小小的身上,每一天每一天地映射出了人类之所以伟大的终极定理。还有那些否定我们,告诉我们不行的人们,也许我们会因此痛苦,因此蜷缩在角落,但是我们会因此反省自己,他们也会从我们的例子中一点点地自省。我们绵绵缠绕地互相卑微地影响着。那些真真实实在我们身上的痕迹,也是人与人之间最奇妙的羁绊的形式。不必互相认识,就可以无穷无尽地蔓延,人类的伟大就这样源于卑微每一天,每一个人,每一场或是痛苦或是深刻的邂逅。下次你怀疑自己努力的同时,你必须记得并且告诉自己,这是我价值的体现。到时候,那种卑微的感觉,能成为你自信的源泉。
  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发着小小的卑微的光。尽管我们都认为自己卑微,尽管我们似乎被更大的星火所左右所掩埋,无妨。宇宙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有卑微的我们。伟大,永远源自于卑微。

时尚爆米花:欢送入伍新兵赴军营!

那一年,村里发生火灾,无家可归,家没了,我和爷爷哭红了眼,可爸妈在他乡来电安慰着我和爷爷。没事的孩儿,等爸爸以后给你一个更好的家。我感觉到爸爸已经哭泣了,我变回答,嗯,爸,我们一直努力,爸妈立马外面回来,看着爷爷我俩住着刚搭好的茅草房。爸妈哭了,但我感到有父母在世界上比谁都伟大,我最爱的父母,孩儿想你们了,遇到零八年的雪灾,我们家更是雪上加霜。生活一步步逼近,苦得连饭都吃不上,到了下顿还有上顿。为什么我们家怎么这么困难呢?

时尚爆米花
  果实的秘密
  有如看不透的心情
  看不见你的真相
  咬开你的皮肤我的心微微震荡
  你在沉默中散发着馨香
  我的品尝使你找到了那片夕阳
  此刻我才见躺在心中的种子
  种子愿意再用时间的珠链
  作成一年后你优雅的塑像
  我的上苍
  可有多少种子白白被遗忘
  有时我想
  自己也是种子在黑夜中爬行冲撞
  低头捡拾不知何时坠落的果实
  都说生如夏花之绚烂
  谁知死如秋果之寂然
  只有甘将果实溃烂
  种子才会含泪向泥土捧现
  一片泥土曾装满种子的忧伤
  一片泥土可曾听见采果人的轻声喊
  ——回家啦
  果实被寻回
  种子却搁浅在餐桌上
  以绝美的姿态
  苹果已被摘尽
  零星的柿子还擎在枝上
  现在泥土要睡了
  还是要把采果的箩筐挎上
  田野中有自然下落的无数迷茫
  果之甘甜是一只气味十足的口袋
  盛满了音乐悠扬与心情悲伤
  传世不败的种子最需要布下道场

蓦然回首,“年少轻狂”是青春的代名词。那时的我们张扬肆意,无所畏惧。当然每个人也会有所追求,我也不例外。年少的梦总是很遥远,在追梦的路上是充满热血的,但也是迷惘的。

时尚爆米花

我进去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大喷泉,旁边放着铁架子,是让人走过去的。我刚准备走,可是看到了上面的牌子《第六关喷泉闯关》哦,原来是第十九关呀,我还是从第一关开始吧!

时尚爆米花:车库3辆车牌号一样的车停一起

【<】【b】【r】【>】【 】【 】【果】【实】【的】【秘】【密】【<】【b】【r】【>】【 】【 】【有】【如】【看】【不】【透】【的】【心】【情】【<】【b】【r】【>】【 】【 】【看】【不】【见】【你】【的】【真】【相】【<】【b】【r】【>】【 】【 】【咬】【开】【你】【的】【皮】【肤】【我】【的】【心】【微】【微】【震】【荡】【<】【b】【r】【>】【 】【 】【你】【在】【沉】【默】【中】【散】【发】【着】【馨】【香】【<】【b】【r】【>】【 】【 】【我】【的】【品】【尝】【使】【你】【找】【到】【了】【那】【片】【夕】【阳】【<】【b】【r】【>】【 】【 】【此】【刻】【我】【才】【见】【躺】【在】【心】【中】【的】【种】【子】【<】【b】【r】【>】【 】【 】【种】【子】【愿】【意】【再】【用】【时】【间】【的】【珠】【链】【<】【b】【r】【>】【 】【 】【作】【成】【一】【年】【后】【你】【优】【雅】【的】【塑】【像】【<】【b】【r】【>】【 】【 】【我】【的】【上】【苍】【<】【b】【r】【>】【 】【 】【可】【有】【多】【少】【种】【子】【白】【白】【被】【遗】【忘】【<】【b】【r】【>】【 】【 】【有】【时】【我】【想】【<】【b】【r】【>】【 】【 】【自】【己】【也】【是】【种】【子】【在】【黑】【夜】【中】【爬】【行】【冲】【撞】【<】【b】【r】【>】【 】【 】【低】【头】【捡】【拾】【不】【知】【何】【时】【坠】【落】【的】【果】【实】【<】【b】【r】【>】【 】【 】【都】【说】【生】【如】【夏】【花】【之】【绚】【烂】【<】【b】【r】【>】【 】【 】【谁】【知】【死】【如】【秋】【果】【之】【寂】【然】【<】【b】【r】【>】【 】【 】【只】【有】【甘】【将】【果】【实】【溃】【烂】【<】【b】【r】【>】【 】【 】【种】【子】【才】【会】【含】【泪】【向】【泥】【土】【捧】【现】【<】【b】【r】【>】【 】【 】【一】【片】【泥】【土】【曾】【装】【满】【种】【子】【的】【忧】【伤】【<】【b】【r】【>】【 】【 】【一】【片】【泥】【土】【可】【曾】【听】【见】【采】【果】【人】【的】【轻】【声】【喊】【<】【b】【r】【>】【 】【 】【—】【—】【回】【家】【啦】【<】【b】【r】【>】【 】【 】【果】【实】【被】【寻】【回】【<】【b】【r】【>】【 】【 】【种】【子】【却】【搁】【浅】【在】【餐】【桌】【上】【<】【b】【r】【>】【 】【 】【以】【绝】【美】【的】【姿】【态】【<】【b】【r】【>】【 】【 】【苹】【果】【已】【被】【摘】【尽】【<】【b】【r】【>】【 】【 】【零】【星】【的】【柿】【子】【还】【擎】【在】【枝】【上】【<】【b】【r】【>】【 】【 】【现】【在】【泥】【土】【要】【睡】【了】【<】【b】【r】【>】【 】【 】【还】【是】【要】【把】【采】【果】【的】【箩】【筐】【挎】【上】【<】【b】【r】【>】【 】【 】【田】【野】【中】【有】【自】【然】【下】【落】【的】【无】【数】【迷】【茫】【<】【b】【r】【>】【 】【 】【果】【之】【甘】【甜】【是】【一】【只】【气】【味】【十】【足】【的】【口】【袋】【<】【b】【r】【>】【 】【 】【盛】【满】【了】【音】【乐】【悠】【扬】【与】【心】【情】【悲】【伤】【<】【b】【r】【>】【 】【 】【传】【世】【不】【败】【的】【种】【子】【最】【需】【要】【布】【下】【道】【场】时尚爆米花【<】【p】【>】【像】【居】【里】【夫】【人】【一】【样】【,】【在】【他】【刚】【出】【生】【的】【时】【候】【,】【谁】【会】【知】【道】【她】【会】【发】【现】【镭】【?】【谁】【也】【不】【知】【道】【。】【而】【这】【一】【成】【就】【的】【背】【后】【,】【是】【她】【经】【历】【多】【少】【磨】【难】【发】【现】【的】【,】【而】【正】【是】【因】【为】【居】【里】【夫】【人】【自】【强】【不】【息】【这】【种】【精】【神】【,】【才】【让】【她】【战】【胜】【了】【重】【重】【困】【难】【,】【<】【u】【>】【作】【文】【h】【t】【t】【p】【:】【/】【/】【w】【w】【w】【.】【z】【u】【o】【w】【e】【n】【8】【.】【c】【o】【m】【<】【/】【u】【>】【最】【后】【发】【现】【镭】【。】【<】【/】【p】【>】

时尚爆米花:做券商销售美女演员离职

【<】【b】【r】【>】【 】【 】【我】【们】【活】【在】【租】【来】【的】【房】【子】【里】【<】【b】【r】【>】【 】【 】【我】【们】【活】【在】【公】【共】【汽】【车】【里】【<】【b】【r】【>】【 】【 】【我】【们】【活】【在】【蒙】【着】【灰】【尘】【的】【书】【里】【<】【b】【r】【>】【 】【 】【我】【们】【活】【在】【电】【视】【的】【荧】【光】【屏】【里】【<】【b】【r】【>】【 】【 】【一】【旦】【有】【一】【天】【看】【见】【了】【蓝】【天】【<】【b】【r】【>】【 】【 】【我】【们】【就】【成】【了】【失】【业】【者】【<】【b】【r】【>】【 】【 】【黑】【暗】【中】【,】【工】【人】【阶】【级】【穿】【着】【拖】【鞋】【趟】【过】【浅】【浅】【的】【睡】【眠】【<】【b】【r】【>】【 】【 】【我】【们】【无】【事】【可】【做】【<】【b】【r】【>】【 】【 】【所】【以】【太】【阳】【也】【无】【事】【可】【做】【<】【b】【r】【>】【 】【 】【所】【以】【上】【帝】【也】【无】【事】【可】【做】【<】【b】【r】【>】【 】【 】【只】【有】【衣】【衫】【褴】【褛】【的】【死】【神】【<】【b】【r】【>】【 】【 】【提】【着】【箩】【筐】【忙】【着】【捡】【拾】【空】【空】【的】【生】【命】【<】【b】【r】【>】【 】【 】【而】【所】【有】【的】【废】【品】【收】【购】【站】【都】【关】【门】【了】【<】【b】【r】【>】【 】【 】【所】【以】【我】【们】【还】【将】【活】【着】【<】【b】【r】【>】【 】【 】【和】【神】【一】【道】【<】【b】【r】【>】【 】【 】【互】【相】【眺】【望】【<】【b】【r】【>】【 】【 】【—】【—】【周】【云】【蓬】【《】【春】【天】【责】【备】【》】【<】【b】【r】【>】【 】【 】【这】【首】【诗】【不】【长】【,】【只】【有】【两】【节】【,】【其】【实】【是】【诗】【人】【自】【己】【的】【写】【照】【。】【第】【一】【节】【写】【的】【是】【失】【业】【者】【的】【生】【活】【状】【态】【:】【活】【在】【租】【来】【的】【房】【子】【里】【,】【活】【在】【公】【共】【汽】【车】【里】【,】【活】【在】【蒙】【着】【灰】【尘】【的】【书】【里】【,】【活】【在】【电】【视】【的】【荧】【光】【屏】【里】【。】【失】【业】【后】【的】【人】【们】【,】【由】【于】【没】【有】【了】【收】【入】【,】【经】【济】【状】【况】【急】【转】【直】【下】【,】【住】【房】【条】【件】【也】【恶】【化】【了】【,】【甚】【至】【有】【可】【能】【租】【房】【的】【大】【妈】【大】【姐】【早】【已】【催】【促】【房】【租】【许】【久】【,】【并】【放】【下】【狠】【话】【下】【个】【月】【再】【不】【交】【租】【就】【卷】【铺】【盖】【滚】【蛋】【,】【可】【那】【不】【低】【的】【房】【租】【还】【一】【点】【着】【落】【都】【没】【有】【。】【白】【天】【一】【大】【早】【就】【得】【出】【门】【找】【工】【作】【,】【坐】【着】【公】【共】【汽】【车】【来】【往】【于】【一】【个】【又】【一】【个】【相】【距】【较】【远】【的】【招】【聘】【点】【,】【一】【天】【天】【下】【来】【,】【没】【有】【一】【点】【结】【果】【,】【光】【公】【交】【车】【费】【就】【花】【去】【不】【少】【,】【真】【可】【谓】【只】【出】【不】【进】【啊】【。】【日】【落】【西】【山】【后】【拖】【着】【饥】【饿】【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累】【得】【直】【接】【倒】【在】【床】【上】【昏】【睡】【,】【已】【顾】【不】【上】【饥】【肠】【辘】【辘】【,】【何】【况】【,】【家】【里】【早】【就】【家】【徒】【四】【壁】【,】【能】【吃】【的】【早】【已】【吃】【尽】【。】【周】【末】【不】【用】【去】【找】【工】【作】【,】【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却】【不】【得】【不】【把】【自】【己】【埋】【进】【如】【山】【的】【报】【纸】【中】【去】【寻】【找】【招】【聘】【广】【告】【,】【为】【下】【个】【月】【找】【工】【作】【寻】【找】【信】【息】【准】【备】【。】【之】【后】【寂】【寞】【空】【虚】【如】【潮】【水】【般】【涌】【上】【心】【来】【,】【于】【是】【又】【埋】【头】【于】【蒙】【着】【灰】【尘】【、】【从】【买】【来】【就】【一】【直】【没】【看】【的】【书】【籍】【中】【,】【原】【来】【这】【些】【书】【都】【这】【么】【有】【趣】【啊】【,】【看】【来】【还】【要】【感】【激】【失】【业】【了】【,】【让】【“】【我】【”】【发】【现】【了】【这】【些】【珍】【宝】【。】【除】【了】【看】【书】【,】【周】【末】【“】【我】【”】【一】【般】【都】【泡】【在】【电】【视】【里】【。】【看】【着】【无】【聊】【的】【电】【视】【打】【发】【寂】【寞】【与】【空】【虚】【,】【直】【到】【头】【晕】【目】【眩】【,】【昏】【昏】【睡】【去】【。】【似】【乎】【只】【有】【变】【为】【失】【业】【者】【,】【“】【我】【”】【才】【有】【时】【间】【抬】【头】【望】【望】【蓝】【天】【,】【心】【中】【却】【更】【加】【郁】【闷】【失】【落】【。】【这】【一】【节】【作】【者】【对】【失】【业】【者】【的】【生】【活】【状】【态】【做】【了】【形】【象】【地】【描】【述】【,】【采】【用】【了】【几】【个】【生】【活】【中】【的】【场】【景】【,】【引】【发】【人】【的】【联】【想】【,】【极】【富】【生】【活】【化】【,】【很】【真】【实】【。】【<】【b】【r】【>】【 】【 】【“】【黑】【暗】【中】【 】【工】【人】【阶】【级】【穿】【着】【拖】【鞋】【趟】【过】【浅】【浅】【的】【睡】【眠】【 】【我】【们】【无】【事】【可】【做】【”】【,】【这】【句】【运】【用】【对】【比】【的】【手】【法】【烘】【托】【出】【失】【业】【者】【的】【空】【虚】【无】【聊】【与】【寂】【寞】【。】【黑】【暗】【一】【语】【双】【关】【,】【既】【指】【工】【人】【阶】【级】【开】【始】【工】【作】【得】【很】【早】【,】【也】【指】【其】【被】【老】【板】【们】【剥】【削】【压】【榨】【的】【黑】【暗】【处】【境】【。】【每】【天】【睡】【眠】【质】【量】【都】【不】【好】【,】【只】【能】【算】【是】【浅】【浅】【的】【睡】【眠】【,】【就】【像】【一】【条】【容】【易】【见】【底】【的】【小】【溪】【,】【工】【人】【们】【穿】【着】【拖】【鞋】【趟】【过】【浅】【浅】【的】【睡】【眠】【,】【多】【么】【形】【象】【而】【又】【真】【实】【。】【一】【个】【小】【小】【的】【生】【活】【细】【节】【、】【画】【面】【,】【就】【满】【含】【着】【情】【感】【与】【韵】【味】【,】【诗】【人】【文】【学】【的】【功】【力】【不】【可】【谓】【不】【深】【。】【这】【里】【需】【要】【提】【一】【下】【,】【诗】【人】【周】【云】【蓬】【的】【父】【母】【都】【是】【工】【人】【,】【而】【他】【的】【父】【亲】【更】【是】【校】【办】【工】【厂】【的】【厂】【长】【。】【1】【9】【9】【4】【年】【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一】【家】【色】【拉】【油】【厂】【做】【工】【人】【,】【所】【以】【当】【我】【读】【到】【工】【人】【阶】【级】【时】【就】【有】【一】【种】【亲】【切】【感】【,】【觉】【得】【这】【首】【诗】【也】【算】【是】【诗】【人】【的】【自】【传】【了】【。】【“】【所】【以】【太】【阳】【也】【无】【事】【可】【做】【 】【所】【以】【上】【帝】【也】【无】【事】【可】【做】【”】【这】【里】【与】【上】【句】【承】【接】【,】【连】【续】【三】【句】【都】【出】【现】【了】【“】【无】【事】【可】【做】【”】【,】【足】【见】【诗】【人】【情】【感】【之】【强】【烈】【,】【对】【于】【空】【虚】【无】【聊】【与】【寂】【寞】【的】【生】【活】【厌】【恶】【乃】【至】【绝】【望】【。】【这】【里】【的】【太】【阳】【与】【上】【帝】【指】【的】【应】【该】【是】【理】【想】【中】【美】【好】【的】【自】【己】【、】【充】【实】【的】【自】【己】【,】【也】【可】【以】【指】【永】【远】【逝】【去】【的】【那】【个】【美】【好】【的】【充】【实】【的】【自】【己】【。】【“】【只】【有】【衣】【衫】【褴】【褛】【的】【死】【神】【 】【提】【着】【箩】【筐】【忙】【着】【捡】【拾】【空】【空】【的】【生】【命】【”】【写】【出】【诗】【人】【觉】【得】【这】【样】【失】【业】【下】【去】【、】【空】【虚】【无】【聊】【寂】【寞】【下】【去】【,】【只】【会】【穷】【死】【饿】【死】【。】【在】【他】【笔】【下】【,】【死】【神】【就】【像】【个】【收】【破】【烂】【的】【,】【不】【过】【这】【是】【否】【也】【预】【示】【着】【,】【这】【样】【失】【业】【下】【去】【,】【空】【虚】【无】【聊】【寂】【寞】【下】【去】【,】【苟】【活】【下】【去】【,】【只】【有】【沦】【为】【收】【破】【烂】【的】【命】【,】【只】【有】【自】【杀】【的】【命】【。】【“】【而】【所】【有】【的】【废】【品】【收】【购】【站】【都】【关】【门】【了】【 】【所】【以】【我】【们】【还】【将】【活】【着】【 】【和】【神】【一】【道】【 】【互】【相】【眺】【望】【”】【,】【在】【世】【人】【眼】【里】【空】【虚】【无】【聊】【寂】【寞】【的】【失】【业】【者】【就】【是】【废】【品】【,】【但】【是】【他】【又】【不】【甘】【就】【这】【样】【一】【直】【失】【业】【下】【去】【,】【沉】【沦】【下】【去】【。】【所】【以】【我】【们】【还】【将】【活】【着】【,】【但】【绝】【对】【不】【是】【苟】【活】【,】【和】【神】【一】【道】【互】【相】【眺】【望】【,】【是】【有】【意】【义】【有】【价】【值】【有】【尊】【严】【地】【活】【着】【,】【为】【了】【理】【想】【活】【着】【,】【为】【了】【理】【想】【奋】【斗】【着】【。】【但】【是】【和】【理】【想】【中】【的】【美】【好】【的】【、】【充】【实】【的】【自】【己】【或】【者】【是】【永】【远】【逝】【去】【的】【美】【好】【的】【、】【充】【实】【的】【自】【己】【互】【相】【眺】【望】【,】【似】【乎】【也】【包】【含】【着】【无】【奈】【与】【悲】【哀】【。】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新增数百起火点!,“黄背心”第45周示威升级,TSL汽车被烧毁!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