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叫苦,也不要喊累

“戏”

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闲游天井湖公园:天井湖公园作文

2019年11月13日 04:45


 
翻开了曾经的照片,拍拍上面的尘灰,你还是那样的活泼可爱。好久不见了,我们曾经住过的日子,已成了回忆。窗外那勃勃生机的桂花树,是我们曾经栽培过的树木, 我总是深情得看着它,仿佛在看着你。在我的印象里,你是一个俏丫头,整天疯疯癫癫的,没有一点nv孩的文静。
 
  
 

  你,总是爱说xiao话,每当说笑话的时hou,都会使我们全家ren笑得前仰后附。想qi你以前说过的笑话,还是那样的好笑。
 
  
  我总是用各种回忆着你,但却回忆不起我们在一起。不知道,你过得怎样了。

 
  
  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有喜怒哀乐,我总是想着过去快乐的事情,回想着你。我知道,你最喜欢的零食是冰ji凌,在炎热的夏日里,你不得拿钱去卖一个冰激凌。窗外的桂花,还是那样的鲜艳。
 
  
  你,总是爱说笑话,每当说笑话的时候,都会使我们全家人笑得前仰后附。想起你以前说过的笑话,还是那样的好笑。
 
  
  我总是用各种回忆着你,但却回忆不起我们在一起。不知道,你过得怎样了。


  青春,是一朵白莲,濯清涟而不妖;青春,是一颗狗尾巴草,历风雨而不折;青春,是一颗流星,于夜空而不暗……
  七月,太阳直射大di,没有丝毫的遮掩。校园内,行色匆匆的师生们,顶着一张张扑克脸,走着公式化的路,半分没有关注到路边长得正盛的花草树木。
  夏的tian气,如孩子的脸,阴晴不定。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霎时间便乌云mi布,倾盆大雨化为密密的雨帘叫嚣着,仿佛想要这里的一切都臣服在它的脚下。
  “滴答,滴答”豆大的雨滴沿着窗框缓缓滑下,不急不慢地砸在了古老的青石板上。“唉——”一声长长的叹息,吹动了窗外风雨中的芭蕉树,随风飘荡……
  夏沫收拾着桌上凌乱的课本,望了一眼窗外,透过水珠与水珠间的间隙,她目睹了一汪汪的水渍吞噬了最后一片净土。她背上单肩包,拉上教室门,徘徊于走廊内——她没带伞!
  斜偎在门边,撑着眼帘等待放晴。雨打在玄色的青石板上,溅起一朵又一朵绚丽的水花,不知pi倦,丝毫没有停歇的意味。夏沫撇了撇嘴,一丝忧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思索间,一阵细响传来,“这把伞借你,天快黑了,快回家吧!”清悦的男音在耳边响起,一把深蓝色的雨伞出现在眼前,在昏暗的傍晚是那么耀眼。
  夏沫诧异地抬头,却又撞上一波汪洋,那双墨黑的眸子,似是夏夜的星空,吸引着人的灵魂。她心里顿时舒坦了许多,莫名地安下心来。夏沫慌忙接过了伞,低低道了声谢谢,冲入了雨中,激起了更多的水花,似一朵朵莲花,妖娆地盛开在了脚边,开在了无尽的青石路上……
  玖初望着自己伸出去的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冒出来,借给那个他从未谋面的女生那把唯一的伞。对她只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自目光停留在那道背影时便油然而生。心里这么想,就这样做了。
  甩开这些奇怪的想法,他无奈地顶着一身校服冲向了校外,一朵朵清莲再次绽放,诉说着雨幕中无声的故事……
  雨后的夜晚是寂静的,片片阴云悄然散去,娇羞的月儿涨红了脸。夏沫坐在窗边,听着水珠洗过绿叶落地的声音,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闭上眼,那双波澜不惊的眸便又闪现。那个人,那双眸,那种感觉,是那么ling人心安……
  夏天总是过得很快,快到只是那一瞬。夏沫依旧是有些不合群,依旧是独自一人,依旧是下课时一抹安静较小的背影。
  寂寞的人总是会有一些方面显现出天分,比如说写作。想到过两天的比赛,夏沫又沉默了。
  几天后,天气出奇得好。夏沫独自一人来到了赛场,没有人陪。比赛的学校太大了,她愣是绕了两圈才找到了赛场。却在lin门一脚的时候,被人撞了。
  身体一个不稳,向后倒去,夏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她脸皱成了苦瓜。
  “对不起”,一双修长的手伸在面前,熟悉的声音敲击着耳膜。夏沫猛地抬头,却被晨曦的阳光刺痛双眼,只得放弃一探究竟的念头。
  站起来的一刻,她低呼一声,“原来是你!”夏沫这时才知道,原来有事情可以这么巧!
  “我叫玖初,你呢?”
  “夏沫。”
  ……
  相识相知后,却并非相恋。只是一种感觉,就放心地把背后交给了对方;只是一种直觉,就任性地放任自己的无理取闹……
  “妈,明天学校开家长会,你会去吧?”夏沫放下书包,漫不经心地问。母亲眼角滑过一丝惆怅。“嗯,我宝贝女儿要妈妈去,妈妈当然会去啦!”尽管掩饰得极好,夏沫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的波动。
  家长会总是很严肃,压抑的气氛似一颗炸弹,随时都会爆炸。
  “报告”,玖初的到来打破了这片死水。玖初在老师的点头示意下领着他的父亲走进了教室,路过夏沫时,一抹笑容绽放开来,洁白的牙齿昭告着他见到夏沫的愉悦心情。
  一直沉默不语的母亲却在看到玖初父子的一瞬,脸上闪现出了些许惊讶,甚至有些扭曲的表情……
  夜,是寂静的,夏沫家的灯还亮着,一个埋藏了十四年的秘密浮出了水面:十四年前的那个晚夏,一对兄妹降临人世……
  校园的青石板上,十四岁的女孩与十四岁的男孩相遇,灿烂的笑容溢出:“哥哥!”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第二章 神秘转学生 
  yi定不能笑,要装成hen冷酷的样子,千万不要和亚梦他们有接触。我站在六年级教室门口,心里自言自语。 为了让我接近亚梦,我被安pai在六年级,与亚梦同班 
  "大家好,我是夏木 零""<哇…好可爱~~>底下的同学窃窃私语。"夏木零同学坐在亚梦同学旁边吧!""什么???"老师,我不要。""其shi我是个特别尊重师长的孩子,但今天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于是,我自行走到了一个离亚梦较远的空座坐下。上课了,老师滔滔不绝的讲着,我却呆呆望着窗外。最近发生的事都太突然了,还有些不能接受。"叮…~~""下课了,很多同学来和我说话,但我都很冷的回答。直至没有人在敢和我交朋友。我也长舒了一口气…"那个,我叫日奈森 亚梦"""哦"""我带你参观校园吧!!!"""不必了,我有GPS""亚梦走开了。我却不开心,其实我很想和亚梦交朋友的。我想,这样也好,起码离开的时候不会舍不得了…放学后,发现校门口摆满一排宝马,真是气派。干什么呢???"小姐好!!!!""接我的???太夸张了吧。我竟成了富家千金,这是我来到这唯一觉得还不错的事。我是小姐…世事难料 
未完,待续   下一章 我的shou护甜心???!

在公元2012年,华山论剑又开始了!各lu武林高手都去参加,而我也创造出我们yang氏家族de武功,那就是:黯然落鹰拳。我来到华山,与众英雄比武,分上下,论高低,详细如下: 
  第yi场:我VS黄蓉 
  黄蓉是第十九代丐帮帮主,打狗棒法十分精通,可谓是一个强手,但对于我来说,可是小菜一碟。黄蓉一上来就用上了打狗棒法,我左躲右躲,突然来一个“神龙摆尾”,将黄蓉打出一米之外,黄蓉用棒轻轻一点,没摔倒。我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又来了一个“凤凰单展翅”,将黄蓉打败。一连胜! 
  第二场:我VS郭靖 
  郭靖可谓是武林高手,那降龙十八掌十分有名气,我可得小心一点了。郭靖上来一个“亢龙有悔”,我用“四通八达”一掌迎击,“咣”,我和郭靖都被一股十分强大的气流往后振了几步,我忽然向前,做了一个假动作,把郭靖的精力引到了前面,又用了个轻功,到郭靖的身后,来了个“排山倒海”,最终把这位颇有名气的武林高手打败了。两连胜! 
  第三场:我VS黄药师 
  黄药师被称为“东邪”,有一定的厉害之处,有点难对付,可我还是要认真地去对待这场比赛。黄药师的招数神出鬼没,我用了“徘徊空谷、力不从心、行尸走肉、倒行逆施、魂牵梦萦、废寝忘食、孤形只影、饮恨吞声、六神不安、穷途末路、面无人色、想ru非非、呆若木鸡”这些招数都没用,最终,我干脆用了一个“一阳指”将他打败!这场战斗打得可真艰难啊!不过,我总算三连胜了。我真累啊! 
  第四场:我VS杨过 
  杨过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这回我们可是针尖对麦芒,云中龙对雾中龙,上山虎对下山虎啊!在我和杨过的战斗中,我的绝招“黯然落鹰掌”中的黯然根本没用(因为黯然是指“黯然销魂拳”,这套拳是杨过发明的,我毕竟没发明),只好靠“落鹰掌”了。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运去了……就在这一小时的头上,我终于想出了好办法。我不有一招“葵花点穴手”的吗?我将他定住,再打他,不就赢了吗?一用,果然灵。哈哈,赢了!四连胜! 
  …… 
  华山论剑结束了,我成为了江湖霸主,名字在整个江湖上十分响亮。 
  忽然,一阵“赶鸭子上架”的声音响起。哦,原来是一场梦啊!但是,虽然是一场梦,我也希望是真的,因为这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事谁不想有呢!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
  一封沉潜已久的信,信封上的收件者该写谁?
  少年小心地拆下自己设计的封条,只见颤抖的双手不断地渗出冰凉的水滴,逐渐濡湿净白的信纸。时guang荏苒,曾经的年少轻狂代表的是什么?是成长?是堕落?
  鱼雁如何往返,收件人该写谁?少年相当迷惘,离家远游数载,少年的心忐忑不安,纠jie于过去、当下,以及未来。摊开信纸,回想当时写下这封家书的情jing,少年不自觉地红了眼眶。“滴答”的水滴声,回应了少年的困顿不安,纤纤信纸,竟是如此沉重。
  少年拾起信封以及信纸,兀自走在夜深人静、杳无人迹的街道。回想那时光景,恰巧十五岁,正值年轻力盛,只是,夜半时分,总感到寂寥与落寞,午夜梦回,总有泪湿衣襟的无奈。长条状的书桌,曾经是少年与两位兄长相处的地方,看着物是人非的景象,少年日复一日地喟叹,在叹息中度过长夜漫漫的回忆。
  少年排行老幺,心中将两位兄长视为模范dui象,期许自己有朝一日能随着哥哥的脚步,留下一些足迹。少年在压抑、崇拜以及焦虑的心境下,不断地对自己强迫再强迫,要求再要求。
  或许是老天给的考验,要少年提早体验孤独的滋味,只是这对少年而言似乎过于沉重。母亲担心孩子,明白少年自我要求甚高,便决定与少年同睡三兄弟的房间。少年心里明白,书房灯火未熄,母亲便无法安心入眠,少年感到非常愧疚,暗地责骂自己无用。对少年而言,还有谁比母亲重要?少年时常想,假若生命中缺少母亲,自己还能是自己吗?他衷心盼望母亲可以悠然地享受后半辈子的人生。
  当少年回神,灯光亮了起来,兄弟的情谊、母亲的关怀温暖了他孤寂的心灵。然而,少年的父亲呢?
  十来岁的少年,对父亲只有赌博、跷家的印象。少年深知,母亲含辛茹苦地抚育三个孩子,若非母亲的照料,或许自己早已与父亲一起沦落,少年由衷感谢母亲的付出。而今,父亲的转变令少年为之一震,天上掉下一个惊喜:对少年而言,这个家终于拼凑完整。
  少年脑中闪过某个情景:家人唯一一次的出游。手中的信纸已遭侵袭软化,少年站在熟悉的大楼前,仰望没有任何改善的电影大厅,如今人去楼空,盛况不再,多少唏嘘尽在不言中。少年常常想着,假若真的有时光机,他十之八九会选择重返过去的日子。看着落拓的门面,少年的小手曾在这里牵着父亲与母亲的大手,而今摊开掌面,看到的是遥远的将来,条条纹路似是指引少年前行的方向,他不禁嘴角上扬。
  一封沉潜已久的信,信封上的收件者该写谁?
  少年负笈远至山的另一头求学,湖光山色,袅袅云烟,美不胜收。远游让少年了解家的重要,更让他想起四年前在台中就读大学的第一个夜晚。当时,狂风暴雨侵袭中部地区,少年留住宿舍无处可去,便拿起日记本书写,少年只觉得视线渐感模糊,温热的水滴从眼眶倾泻而出,久久不能自已……
  而今,四年后的少年,心中依旧百感交集。曾经,少年以为依山傍水的城市足以弥补西部的缺憾,然而,原来这是自己的天真以及无知。他打了通电话给远方的家人,问大家的生活是否安好,以平息自己焦虑不安的心情。少年发现,自己就像浮萍,从大学到研究所求学的日子,都随波逐流,无依无靠。
  少年散发着淡淡的书卷气息,他不讨厌读书,厌恶的是必须伪装最真诚的一面,这是少年一路得到的心得,如此才能给予自己安全感。少年常常怀疑,面具下的自己是谁?倦鸟归巢,天际涂上一抹嫣红,少年带着疑惑走回残破不堪的四方盒子。
  狭小的盒子,禁锢不了少年澎湃的颤动。少年拆开沉潜已久的信,重新撰写内心的激情:“这次一定要把信寄出去。”少年奋笔疾书,顷刻间,满满字迹落在雪花纸片上。少年一次次品读完成的信件,开头写着,“父母亲大人膝下”,字体隐约可见因紧张而扭曲的模样。
  一封沉潜已久的信,信封的收件者写着少年的父母亲与兄长。
  少年手指微颤,缓缓地将信纸装入信封。少年知道,这封信,除了结束过去的记忆,也终结自己内心的不安与彷徨。为此,少年吐了一口很长很长的气,心就像被释放般轻松、自在。少年想起远方的兄长,如果不是兄长的提携,自己将孤军奋战度过最煎熬的日子。可以的话,少年愿时光倒流,重新抓住遗落的失却。封印早已开启,只剩最后一道手续,趁着白露初沾之际,少年跨起单车,直奔目的地。
  一封沉潜已久的信,如今终于得到宽慰。
  不知为什么,少年感到神清气爽。贴上一元二角邮票的信封。少年赶在邮车第一班收件的时间,将信封投入邮筒胃里,“嘎吱嘎吱”的声音,明确表达了信件投递完成讯息。少年悠闲地牵着单车,慢慢地返回家中,抬头远望山头,曙光乍起,感到愉悦万分。阳光、少年、脚踏车,形成一幅美丽的景象。
  一封沉潜已久的信,只消等待回应。
  清晨,少年走在街道上,瞧着爸爸妈妈哥哥姊姊爷爷奶奶的脸孔。少年回想那多年前的光景,也曾陪伴家人走过喣阳照耀的巷口,少年明白,回不去的点滴岁月,特别令人感怀与眷念。

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请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晚风藏匿liao一股带有温煦的倦意,晾衣架上的衣服把昏暗的光线分割得丝丝缕缕。偶尔天空会响起或欢庆或阴郁的爆破音,于是我探出头,手搁在冰冷的不锈钢防盗窗上,侧望夜空。我看见天空的舞者踱着曼妙的步子,似乎依旧是记忆中的流光溢彩。
  半晌,夜空恢复诗人的空寂。又一场烟花落幕了。
  1
  那时我们住在古旧的江南老屋里。
  老屋xiang是一个遍尝世态炎凉的老者,它兴许是在寂寞中学会了宽容,总是平静地看着我们,眉眼安详。老屋黑瓦灰墙,屋子里光线不好,所以白日里木质大men往往大敞着,调皮的风儿光着脚丫路过时,它便“吱呀吱呀”地咳喘着。
  爷爷干瘦,lian颊上的肉长年呈现一种凹陷状态,镶了几颗银牙,笑起来亮晃晃的。爷爷有一个菜园,我和弟弟喜欢在那里撒野,刨刨土挖蚯蚓或者拿着水壶胡乱洒水。爷爷会弯着腰,拿着锄头卖力地松土,但是松一会儿会直起腰来看看我们,见我们身上湿洼洼的也任我们胡来,因为午后的太阳雄赳赳气昂昂的。然后他抹一把汗,随手擦在土蓝色的衬衣上,嘿嘿笑着又弯下腰。
  奶奶常年扎着一根松松垮垮的麻花辫,喜欢穿棕红色的衣服,偶尔会戴一些亮晶晶的首饰——那是姑姑从上海寄来的,姐姐有时会偷偷戴起来臭美,竟也挺好看。
  姐姐是姑姑的女儿。奶奶常常搬一条板凳坐在门口,在腿上放一个大圆碗,边剥豌豆边和我叨念,姑父不喜欢女儿,他想让姑姑生一个儿子,就把姐姐寄养在这里,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女儿似的。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总避着不让姐姐听见,然后叹一口气,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
  弟弟是我的亲弟弟,小小胖胖,黏着我像是一个忠实的小影子。
  2
  老屋门前有一棵枣树,秋天的时候,枣子们都穿上了枣红缀着青绿的旗袍,被虫子咬了一口的像上了黑色的玛瑙珠。但是这些枣子却都不好吃,涩涩的,我和弟弟就把奶奶的小板凳偷来,踮得老高,把枣子摘下来扔进后屋的石井里,喂给里面游来游去的红田鱼吃,然后我们就像踩着幸福的云舞着,异常满足——虽然我们从来没见它们吃过。
  比起涩涩的枣子,我们三个小孩子都更爱吃香梨。奶奶经常削好一个大梨,切成大小不一的块状,放在蓝色的瓷盘里,插上几根牙签,放在后院一块较为平坦的石头上,唤我们来吃,然后自己叼着梨心,满足地啃着。
  弟弟年龄小,吃得慢,觉得自己吃亏,就耍赖,盘里还剩下四五块的时候就不让我们吃了。他会自己抢过来端在胸前,退后几步,警惕地看着我们,看我们没动作才插起一块,生怕被我们抢去。
  弟弟第一次耍赖完胜。我们也觉得他的确吃亏些,就同意让着他。
  弟弟第二次正准备端起盘子独吞剩下的四五块梨时,姐姐的嘴角勾起一抹窃笑:“慢着!这几块我吃过了!”
  弟弟忙低下头,我也凑过头去,真的,剩下的四五块梨上都有几个凹凸不平的缺口,有一块缺口特别大,齿印格外清晰。
  弟弟把盘子重重地往石头上一放,肥嘟嘟的手掌一抹眼睛,泪簌簌地流出来,越哭越大声,跺脚踢鞋,吸气的声音巨大,我和姐姐都担心他突然背过气去。奶奶听到哭声忙跑出来,听我和姐姐前言不搭后语地讲完,又忙跑进屋子里去,削皮切梨,端了一整盘给弟弟,哄弟弟不哭了才回屋里去。
  弟弟开始默默地吃梨,我和姐姐干站在一旁。
  “姐姐哥哥,你们也吃吧!”弟弟突然跑过来,慷慨地端着他的一整盘梨。我们倒显得怪不好意思,姐姐就跑回她房里去,拿了一包薯片。
  弟弟的嘴里塞满了薯片和梨子,鼓嘟嘟的,看着我们笑。午后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衬衫上的小奥特曼红闪闪的。
  3
  奶奶是老屋旁边一家算是气派的敬老院的特邀厨子,偶尔去烧几顿饭食,不收人家钱,就是去时带上我们仨孩子一起吃。
  奶奶会做漂亮的翡翠汤,几张翡翠色的生菜,一小勺盐,几颗清油,末了加几片香菜,搅一搅,顿时让人清香溢满唇齿。我最爱喝奶奶做的“杂汤”——汤料太多,取不来名字,大致工序是炖锅慢慢熬煮清汤豆腐,然后把清汤豆腐舀进一口铁锅里,打两个嫩嫩的荷包蛋,还有虾干青菜之类,有时玉米火腿chang也会跳进杂汤里打打酱油。
  奶奶会在厨房里添三个小碗,各盛满美味的汤,再分给我们仨人手一双筷子,大蒸锅里的肉包子菜包子也随我们夹着吃。我和弟弟每次都狼吞虎咽,姐姐吃得文雅些,她呼呼地吹凉小勺子里的热汤,脸上的小酒窝轻轻打转,如果放上一颗小糖果,一定会跟着小酒窝稳妥地转。
  4
  我见过的最美的烟花是在某一年小年夜的前夕,就在敬老院的上空。
  奶奶还在厨房里忙这忙那,但我们三个肚子却早已鼓得像是一块发酵的面包。我打了声招呼,说要去附近透透气。
  奶奶却还担心我们没吃饱,硬塞了三根糯玉米棒给我们,拿在手里温温的,玉米须chu在掌心,像是一个酥痒的吻。
  我们坐在敬老院后院的低矮栏杆上,灯光美得像是一个橙黄色的童话世界。弟弟像一只可爱的仓鼠,磨牙似的啃着玉米棒。姐姐的动作里有一种属于夜晚的闲适和慵懒,她一颗一颗地把玉米粒掰下来,淡淡的灯光下,颗粒饱满的玉米粒与淡黄色的珠宝确乎可以攀得上亲戚。
  “噼噼啪啪”,忽然,天空响起富有节奏感的爆破音。仰头,天空盛开着一朵红绿相间的微笑。那种红红得通彻,红得亮堂;而那种绿,绿得干净,绿得安详。
  姐姐胆怯,使劲捂住耳朵,眼睛却瞪得圆溜溜望向天空,那一对小酒窝像是维尼熊踩着舞步。弟弟傻愣愣地看向天空,嘴巴大张着,忘记啃食他的玉米棒。
  流光溢彩中,我仿佛看见了爷爷干瘦的脸上亮晃晃的微笑,我们撒野的菜园,奶奶松垮垮的马尾辫,那几尾不吃枣子的红田鱼和浓香满溢的杂汤。
  不久,天空安静下来,像是一个浅眠的孩子。
  “真可惜,这么美的烟花。”姐姐轻攥着裙角。
  “长大了我要买几百箱烟花,放起来比刚刚的还漂亮!”弟弟啃着玉米棒,豪言欢快地从他的嘴里蹦出来。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多姿多彩的秋天 
  夏天悄无声息地走, 
  去召唤那美丽的秋姑娘liao。 
  带着秋的钥chi, 
  打开秋的大门。 
  啊,一阵风吹过,真凉爽。 
  秋天是美丽的。 
  那金黄的稻田就如金灿灿的hai洋。 
  那高粱又举起了快乐、热情的火把。 
  秋天不美ma? 
  秋天是辛勤的。 
  农民bo伯men扛着锄头干活。 
  “滴滴” —— “滴滴” 
  汗水从他们的额头滚了下来! 
  秋天不忙吗? 
  秋天是芬芳的。 
  那桂花弥漫着沁人的香味。 
  梨香香的,菠萝甜甜的。 
  秋天不香吗? 
  秋天是五彩的。 
  黄色是给落叶的, 
  飘啊,飘啊,真想几只蝴蝶。 
  红色是给果子们的, 
  红红的,水灵灵,一定很美味。 
  紫色、白色、金黄色是给菊花的, 
  紫的、白的、金黄的,真好看。 
  秋天不是五颜六色吗? 
  秋天是悲哀的。 
  小树叶们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却不忘把美丽献给大地。 
  果树们的花儿谢了, 
  却不忘把果实带给人们。 
  秋天难道不悲哀吗? 
  秋姑娘真的来啦! 
  她是那么的美丽、无私。 
  她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献给了人间! 
  浙江省海宁市实验小学五(5)班 
  张剑锴


  生活本来就是丰富多样、多姿多彩,不是一句话就能总结出的。所谓su语,不是凭空产生的,是我们的古人对自己的经验、想法的总结。而人和人的性格、脾气、阅历、知识都是不一样的,不tong的人对相同的事物的总结,看法完全有可能不一样甚至矛盾。所以由不同的人群总结出来的俗语,有着不同的侧重点,也就不奇怪了。
  精通中庸之道的中国人,长期以来对这些俗语采用“拿来主义”的态度,懂得怎样在矛盾的局面中寻找平衡点,这是一种生存的智慧,更是一种自我安慰式的tuo协。这种智慧和妥协,可以像真理一样,广为传播和使用,但我们应该明白俗语本身替代不了真理。一般的聪明人善于折中妥协,在谬误下生活,真正的智者则能保chi清醒,在是非曲折面前始终能保持自己的底线。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
  余秋雨和三毛先生是我最敬佩的两位作家。蝭i诠槔吹牧谐瞪峡赐阬iao余秋雨先生的《行者无疆》,同样在旅途,我一lu能捕捉的只有落日的余晖。我从中学时代就开始迷恋三毛系列中那个撒哈拉沙漠中的长发背影,都是游记,不知道是由于天生的性别差异还是身份心境的不同,三毛的每一篇文章都能与读者的心产生共鸣,她笔下的每一处风景都能引人遐想,勾起我们的过往。而余秋雨先生的旅行却更像是在和历史对话,不同于三毛处处散发着的人情味,他是理性的。他经历的威尼斯并不浪漫,慕尼黑的啤酒节尽是失态。在序言中,余秋雨这样写道:“我曾经花费多年时间钻研过欧洲从古希腊开始的历史文化,几乎已经到了沉溺的地步。我在心里早就熟知那些精神老宅,那些神圣长髯,那些黄铜般的誓言,那些被黑色披风所裹卷的诗情。但是,这一切在以前都风干了的记忆碎片,现在眼见他们衍生成一种综合生态弥漫在街市间时,我不能不深深思考。”
  是的,每一座城都有它专属的故事与记忆。欧洲的许多城市都在历史的长河中创造了璀璨的文化,但历史在变迁,古国如今也充满着现代感,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已成为一座雕塑静静伫立。发展给如今的欧洲带来了忧虑,早年过于精致的社会设计成了一种无法面对现代挑战的体制性负担,以往远航万里的雄心壮志成了一种自以为是的心理狭隘,高福利的公平理想成了制约经济发展的沉重滞力。总之,许多一直令我们仰慕不止的高塔,已经敲起了越来越频繁的警钟,有时钟声还有点凄厉。所以,当阅读《行者无疆》时,我感觉每一座城市都像一位眉目严肃、气质威严的长者,它们默默转身以显示他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我不得不感叹余秋雨先生的博学,读万卷书,理应行万里路。
  行者,行走的人;无疆,杳无边际。所谓的行者无疆便是没有任何边界限制的远游之人。壮阔的自然,壮阔的人生,使得人在世界自由地游走,即使天地苍茫,景物疮痍,心中却满是豪情而无凄凉。这便是人生,这才是自由。
  而我们,不论贫穷富有,不论年轻苍老,都应该去看世界。看世界,绝对不是去马尔代夫、毛里求斯看看海,也不是去罗浮宫或者在东京铁搭一个人眺望,当然也不是徒步去西藏感受一下自然的洗礼,更不是去丽江找家酒吧喝杯风花雪月。看世界,重点在路上,思考需要思考的事情,享受的是过程。世界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刺激,有些路在没有走的时候,以为它一路铺满了玫瑰花,可以让我们激情愤慨,高歌猛进,但真正踏上这条路时,我们却发现它布满荆棘,甚至有着深不见底的阴沟。但每一条路都在那里,如果觉得危险,你可以放弃,可以视而不见,一生都停留在柴米油盐之间。当然,你也可以冒险去探索,慷慨地为自己的决定买单,没有疯狂过可能会一生后悔,遗憾永远比失败更让人悲伤。虽然回过头来看,平凡安然一生的人可能过得更好,但勇敢过的人前生无憾,余生无悔。
  每本游记都让我想起三毛,那个浪漫的、潇洒的行者。只看到一张照片就感应出自己前世的乡愁,只为了这飘忽不定的感觉就洒脱地抛下一切,奔走天涯。我曾以为背上一把木吉他,揣着诗集跳上远方的列车就是流浪。其实,附加的物质都是肤浅的,真正决定旅行为何意义的是心境。世上有很多奇女子,我却独爱她。纯真属于任何年龄阶段,不应被世俗喧嚣所渲染,也不应岁月蹉跎而殆尽。所以三毛即使已为人妇,历经风霜,声音也依旧如未经世事的少女,会为着一件快乐的小事雀跃,和孩子聊天也能欢快地度过一个下午。或许,她就是一个永恒的行者。三毛像飞行着的鸟,而荷西是她的脚,“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沐浴阳光,一半洒落阴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如果有来生,有没有人爱,我都要做一个可爱的人,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很多东西太珍贵,能够拥有就是庆幸,所以即使失去也无须苦苦追寻。这是一个不求深刻,但求简单的女子,她的一生走走停停,随性却不盲目,自己历经苦痛却向所有人传递着温暖的力量。人的一生至少要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我很佩服那些说走就走的人,他们像黑夜中的星星,在异乡的天空也足够耀眼,即使有人畏惧,前路未知,路途险恶。出生是最浪漫的一场旅行,死亡难道不是另一场出发?拥有丰富人生体验的三毛又像孩童一般,逃离到没人知道的远方,继续以自由不羁的灵魂浪荡天涯。人会有前世今生吗?如果有的话,你一定要成为茫茫天地中的一粒沙,尽情飞扬。
  生活无所谓长短,无所谓欢乐哀愁,一切都会过去。愿每一颗流浪的心,在一盏烛光下,都能得到永恒。

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写建议信


  老家灶房de房梁上,黑灰色的由烟雾结合而成的东西,有时会掉落下来打在ren身上,让人很难清洗干净。然而,奶奶正是在这样的灶房中,做了一辈子的饭,烧了一辈子的柴火。
  如今,奶奶还在坚守着“岗wei”,ta习惯了在灶房里烧火做饭,尽管我们多次叫她烧“电”。对于家里早已配齐的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等厨房百货,奶奶都显得不屑一顾,她还是觉得,烧柴灶好些。
  灶房的年龄和奶奶差不多大,也许是奶奶对它产生了感情了吧。奶奶基本上在灶房里忙碌了一辈子,算得上一个恪守本分而地道的“家庭主妇”了。
  然而,因为灶房的原因,奶奶也没少吃苦头。也许当时修建灶房chu了点问题,一到烧火做饭的时候,便会产生浓烟。整个灶房,便在这样的烟雾中,让人喘不过气,甚至让人涕泗横流。
  此外,家里的灶房还没有窗户,这让烟雾更加放肆,如洪水猛兽般卷土而来。那烟让人睁不开眼睛,有时会让人生发这样的感慨,吸烟者如果到这里来,那么,烟卷市场岂不会崩溃?奶奶已经被烟熏得习惯了,一张老妇人的黄脸,而目光却明亮有神。奶奶是最不怕苦的一个人,灶房中,总堆满了谷草或者干柴,以及一些干树叶。我知道,这都是奶奶跑到很远的林子去背回来的“战绩”。
  奶奶是极其节俭的一个人,总说用电烧太贵,不划算。也许,在奶奶的那辈人看来,时代的发展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依旧以保守的眼光观察着这个世界,他们受过苦难,受过摧残,深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
  奶奶也常说,灶房有灶房的好,一口大锅下放上两块柴木,饭菜都好。但谁又知道其中的艰难与痛楚呢?每当泪水被烟熏出来的时候,我总想,奶奶要是少点固执,那该多好。
  奶奶是忙完山上忙灶房,无论是喂猪还是煮饭烧火,灶房都是奶奶必经之地。
  几十年了,奶奶在灶房里忙忙碌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把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做到近乎极致,却从没有抱怨过。
  反而我却在不断地埋怨,这样的灶房,早该取缔。从灶房出来,我很少不是泪人儿。灶房照样在旁边一声不吭着,让浓烟熏黑房梁,熏黑墙壁,熏黑奶奶的脸与时光。然而,奶奶之于灶房,那种相依相伴的情感,又岂是我辈能够理解的呢。
  又到过年,灶房很热闹。尽管被烟熏,也不能赶走一家人的笑谈。
  奶奶坐在灶头前的小凳上,用火钳夹着柴木往灶头里送。
  火熊熊地燃烧起来,火光照亮了奶奶满是沧桑的脸庞。那看上去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却依旧在红色的火光下衬托其美丽的一面。
  父亲与其他两弟兄在烟雾中仿佛找到了更多的话题,整个灶房,不再是奶奶一个人情感的寄托,而今已蕴藏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温暖。
  只是灶房,我恨你不得,爱你也不得,你教我如何是好?
  车 站
  车站里,很闷。伤感,比人还多。
  我和母亲站在车站的最边缘,候车。距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母亲便说要去给我买一点东西。虽然我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硬要去。一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母亲变得如此执着。
  怎料,母亲一去,便不见回来。我看着墙上的时针疯狂转动,yue来越紧张,母亲啊,你到底去了哪里。车站里离别的味道越来越浓,浓得快让人窒息。
  流动的人潮,源源不断。门口的那台机器不断重复地说着“大包小包请过安检”。一切都好像事先安排了似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离别。
  车站里,送行的人多于离开的人。
  我看到许多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舍,眼角淌满了泪水。我却不见我的母亲,我在人群里搜索了很久很久。她不是去买东西么?我开始担心起来,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我开始惶恐,抓紧手中的旅行箱,开始惧怕。我多么希望,她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要惊喜,妈,你就出来吧。难道,你是怕我看到你伤心的样子?
  车站依然很闷,让人透不过气。
  我想起了这些年来母亲辛苦打拼的岁月,想起了母亲脸上开始泛起的皱纹与日渐花白的头发,想起了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各种不易。此刻,母亲一词再一次在我心底烙下深深的印痕。所有感动,都汇聚于此。今生今世,我当用我全部的爱与感恩去回报我的母亲。
  车站开始变得更加拥挤,母亲怎么还不回来?
  车站如同发脾气一般,扇了我一个又一个耳光,扇得我心里深疼。直到,我看到母亲出现在车站门口。我急忙跑过去,母亲笑着,笑得很暖。我遇到过无数次离别时的悲愁,而此时,母亲的笑容,让我沉醉。她手中还提着一个塑料袋,我十分敏感地闻到了从塑料袋里飘出的荷包蛋香味。原来,母亲回家了。
  母亲说,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荷包蛋,我帮你拿了来。话音刚落,我一把抱住母亲,热泪盈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比泪水更来得直接,温暖。
  最后一分钟,我冲向列车。我不知道母亲以怎样的心情目送我的离开。我终究没有坐到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看到母亲最后的挥手。我终究带着母亲的祝福与爱走远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梦想。
  当我真正远离了车站,远离了村庄,远离了母亲,荷包蛋的清香也认真地开始漫起在空中,而我闻到的却是母亲深沉的爱。
  车票的烦恼
  每次离家,母亲总会唠叨良久。然而,一纸车票,却在母亲的唠叨里湿透了,我竟不知,湿透车票的是泪水还是汗水。
  就这样离开了。一次,又一次。
  从泸州到南充,只有一个站,买票时,你总在我身边。我目睹了你湿润的眼神,而我终将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说一ju话。面对这如此静默、如此陌生的你,我想,离别有些突兀。
  车票还是那张,泸州到南充。一程,又是一程。
  到南充后,我发现箱包里塞满了泸州的特产,桂圆、黄粑,以及白糕等等。我又一次感到眼眶里暗潮汹涌。我把车票牢牢地拽在手心,忍着疼痛来到学校。我会记住母亲的话,好好奋斗。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当我看到jia教的两篇日志时 
  我bu在乎ta是否教了我多少知识 
  我也不在乎他第一次来教我说他是大学生 
  而其实他只是大专而已 
  我在乎的是他对梦想的追求 
  想象着他当初来到这里 
  对生活美好的憧憬 
  对梦想的追求 
  200元的吉他对他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 
  对音乐的执着追求让我潸然泪下 
  比起他的倔强 
  我的梦想是多么幼稚。 
  他的挚爱他不能拥有 
  我的梦想却一文不值。 
  我能想象他的大学梦 
  但现在对他却是这辈子不再实现的事情。 
  我惭愧嘛? 
  连惭愧都算不上吧。 
  天天玩电脑 
  在网上花钱 
  fu母的钱天上掉下来的嘛? 
  我承认父母在体力上确实没有多少劳累 
  可换来的却是爸爸双鬓的白发。 
  我以为自己有多努力 
  比起一个少年来大城市的努力的打拼 
  我是不是应该钻到地下?

中国招标投标服务平台:冬日的童话


  老家灶房的房梁上,黑灰色的由烟雾结合而成的东西,有时会掉落下来打在人身上,让人很难清洗干净。然而,奶奶正是在这样的灶房中,做liao一辈子的饭,烧了一辈子的柴火。
  如今,奶奶还在坚守着“岗位”,她习惯了在灶房里烧火做饭,尽管我们多次叫她烧“电”。对于紋i镌缫雅淦氲牡绱怕⒌绶轨摇⑽⒉瘸堪倩酰棠潭枷缘貌恍家还耍故蔷醯茫詹裨詈眯Ⅻbr>  灶房的年龄和奶奶差不多大,也许是奶奶对它产生了感情了吧。奶奶基本上在灶房里忙碌了一辈子,算得上一个恪守本分而地道的“家庭主妇”了。
  然而,因为灶房的原因,奶奶也没少吃苦头。也许当时修建灶房出了点问题,一到烧火做饭的时候,便会产生浓烟。整个灶房,便在这样的烟雾中,让人喘不过气,甚至让人涕泗横流。
  此外,家里的灶房还没有窗户,这让烟雾更加放肆,如洪水猛兽般卷土而来。那烟让人睁不开眼睛,有时会让人生发这样的感慨,吸烟者如果到这里来,那么,烟卷市场岂不会崩溃?奶奶已经被烟熏得习惯了,一张老妇人的黄脸,而目光却明亮有神。奶奶是最不怕苦的一个人,灶房中,总堆满了谷草或者干柴,以及一些干树叶。我知道,这都是奶奶跑到很远的林子去背回来的“战绩”。
  奶奶是极其节俭的一个人,总说用电烧tai贵,不划算。也许,在奶奶的那辈人看来,时代的发展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依旧以保守的眼光观察着这个世界,他们受过苦难,受过摧残,深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
  奶奶也常薲an罘坑性罘康暮茫豢诖蠊路派狭娇椴衲荆共硕己谩5种榔渲械募枘延胪闯兀棵康崩崴谎萄隼吹氖焙颍易芟耄棠桃巧俚愎讨矗歉枚嗪谩Ⅻbr>  奶奶是忙完山上忙灶房,无论是喂猪还是煮饭烧火,灶房都是奶奶必经之地。
  几十年了,奶奶在灶房里忙忙碌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把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做到近乎极致,却从没有抱怨过。
  反而我却在不断地埋怨,这样的灶房,早该取缔。从灶房出来,我很少不是泪人儿。灶房照样在旁边一声不吭着,让浓烟熏黑房梁,熏黑墙壁,熏黑奶奶的脸与时光。然而,奶奶之于灶房,那种相依相伴的情感,又岂是我辈能够理解的呢。
  又到过年,灶房很热闹。尽管被烟熏,也不能gan走一家人的笑谈。
  奶奶坐在灶头前的小凳上,用火钳夹着柴木往灶头里送。
  火熊熊地燃烧起来,火光照亮了奶奶满是沧桑的脸庞。那看上去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却依旧在红色的火光下衬托其美丽的一面。
  父亲与其他两弟兄在烟雾中仿佛找到了更多的话题,整个灶房,不再是奶奶一个人情感的寄托,而今已蕴藏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温暖。
  只是灶房,我恨你不得,爱你也不得,你教我如何是好?
  车 站
  车站里,很闷。伤感,比人还多。
  我和母亲站在车站的最边缘,候车。距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母亲便说要去给我买一点东西。虽然我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硬要去。一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母亲变得如此执着。
  怎料,母亲一去,便不见回来。我看着墙上的时针疯狂转动,越来越紧张,母亲啊,你到底去了哪里。车站里离别的味道越来越浓,浓得快让人窒息。
  流动的人潮,源源不断。门口的那台机器不断重复地说着“大包小包请过安检”。一切都好像事先安排了似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离别。
  车站里,送行的人多于离开的人。
  我看到许多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舍,眼角淌满了泪水。我却不见我的母亲,我在人群里搜索了很久很久。她不是去买东西么?我开始担心起来,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我开始惶恐,抓紧手中的旅行箱,开始惧怕。我多么希望,她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要惊喜,妈,你就出来吧。难道,你是怕我看到你伤心的样子?
  车站依然很闷,让人透不过气。
  我想起了这些年来母亲辛苦打拼的岁月,想起了母亲脸上开始泛起的皱纹与日渐花白的头发,想起了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各种不易。此刻,母亲一词再一次在我心底烙下深深的印痕。所有感动,都汇聚于此。今生今世,我当用我全部的爱与感恩去回报我的母亲。
  车站开始变得更加拥挤,母亲怎么还不回来?
  车站如同发脾气一般,扇了我一个又一个耳光,扇得我心里深疼。直到,我看到母亲出现在车站门口。我急忙跑过去,母亲笑着,笑得很暖。我遇到过无数次离别时的悲愁,而此时,母亲的笑容,让我沉醉。她手中还提着一个塑料袋,我十分敏感地闻到了从塑料袋里飘出的荷包蛋香味。原来,母亲回家了。
  母亲说,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荷包蛋,我帮你拿了来。话音刚落,我一把抱住母亲,热泪盈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比泪水更来得直接,温暖。
  最后一分钟,我冲向列车。我不知道母亲以怎样的心情目送我的离开。我终究没有坐到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看到母亲最后的挥手。我终究带着母亲的祝福与爱走远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梦想。
  当我真正远离了车站,远离了村庄,远离了母亲,荷包蛋的清香也认真地开始漫起在空中,而我闻到的却是母亲深沉的爱。
  车票的烦恼
  每次离家,母亲总会唠叨良久。然而,一纸车票,却在母亲的唠叨里湿透了,我竟不知,湿透车票的是泪水还是汗水。
  就这样离开了。一次,又一次。
  从泸州到南充,只有一个站,买票时,你总在我身边。我目睹了你湿润的眼神,而我终将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说一句话。面对这如此静默、如此陌生的你,我想,离别有些突兀。
  车票还是那张,泸州到南充。一程,又是一程。
  到南充后,我发现箱包里塞满了泸州的特产,桂圆、黄粑,以及白糕等等。我又一次感到眼眶里暗潮汹涌。我把车票牢牢地拽在手心,忍着疼痛来到学校。我会记住母亲的话,好好奋斗。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独自面对生活等,字母大“变脸”,假如……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