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3-2-l.jpg
  魔法书的二元空间一个周期是二十一年,每年都有一个二元人从空间走出,去找下一间屋。
  【流行屋】
  他戴着鸭舌帽,穿着牛仔衣,混搭着英伦风,走进流行屋。
  屋主端了一杯淡红色高脚玻璃葡萄酒。
  “欢迎你来流行屋。”屋主缓缓行了一个礼。屋主穿着黑色燕尾服,把酒杯端到他的面前。“流行屋有最蓝调的音乐,最爵士的舞蹈。”屋主微微一笑。他面部表情疑惑:“你认识我?”
  “你是二元人。”屋主说。“你怎么认识我?”他问。
  屋主指着魔法书的图片,转身离开。
  流行屋的夜晚,没有星星,因为每天都会下起蓝色绚丽的雨。他伸手去触碰,雨在指尖化成一阵音乐消失在空气里。
  当二元人离开一间屋子,屋主便会失去一件东西……第二天,他发现流行屋居然没有太阳,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星星,它们在遥远的空中跳起华美的舞姿。
  他摘下鸭舌帽,离开流行屋,蓝色的雨不见了。
  【微笑屋】
  漫天飞舞的蒲公英,像精灵一样微笑。
  他走向草场,一位白衣少年向他走来。在温暖的阳光下,少年嘴角扬起了淡淡的微笑。
  “我是微笑屋屋主。”少年说。
  “你在等我。”他说。
  “我不认识你,但是我知道你是二元人。”少年笑容依旧。他看着屋主:“魔法书没有告诉你?”少年:“我是魔法书遗忘的屋主,所以我不认识你,只是知道你是二元人。”“为什么?”他问。少年回答:“这是一个秘密。”
  “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忧伤屋,屋里住了一个喜欢穿碎衣裙的忧伤女孩。”少年说。
  “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个?”他有些急迫。
  屋主朝着阳光的方向离开,面带微笑:“以后你会遇见她。”
  “哦。”他也开始离开,微笑屋屋主走远了。
  【车站屋】
  他在人群中,行人来来往往。
  地铁周围都是等车的人,他走向一个穿着工作制服的行人。“你知道这是在哪里?”他礼貌地向人问道。“这是车站屋。”行人说完又匆匆离开。
  车站屋是快节奏的城市屋,每一个人的脚步都很有节奏。
  地铁逐渐靠近,在长鸣中停了下来,等车的人很有秩序地排队上车。
  他也跟着走上了地铁,开车司机说:“我是车站屋屋主,你是去哪一站?”他说:“我要去下一间屋。”
  车站屋屋主摇了摇头:“你下车吧,我不知道下一间屋。”
  他走下地铁,看着地铁迅速驶过,转眼便消失在视线中。他朝自己的方向走去,城市中许多建筑不见了。
  【上一间屋】
  这一间屋很空旷,周围天空都放映着记忆的画面。
  他走在天空下,上一间屋屋主望着回忆的天空,目光投入,表情丰富,仿佛又在上一次某个场景中。
  “你是屋主?”他问。“嗯,我是上一间屋屋主。”屋主走到他的面前。
  屋中各种场景变化很快,就像一部电影进行快镜头切换。
  在天空的一个角落,他看见车站屋的场景,很多上班族还在等待地铁,却不见了一些摩天大楼。
  “你是想回到你来的上一间屋吗?”屋主问。“不,我要去下一间屋。”
  “你是第十八个我遇见要去下一间屋的二元人。”
  “不是二十一个吗?”他追问。
  屋主没有声响就离开了,一阵杂糅了过往的风吹来,转眼,他和风一起走了。
  【流浪屋】
  遍地开放的薰衣草,看不见一座房子。蓝白色帐篷,遍地分布。一群群牧羊人。他四处张望。
  遥远地方,薰衣草,帐篷,牧羊人,都在变动位置。
  牧羊人中一个年轻小伙主动向他走来:“二元人和我们一起流浪吧。”他摇摇头,看见周围的一切都在流浪,牧羊人也不是在牧羊,而是和羊一起在流浪。他对年轻小伙儿说:“你们中有谁不会去流浪呢?”年轻人回答:“流浪屋屋主不会去,他要等下一批流浪者。”
  夜晚,天空也流浪走了,月亮流浪走了,其他月亮又流浪来了。
  他又看见年轻人:“你怎么没有去流浪?”
  年轻人说:“我要等着下一批流浪者。”他听着点点头,也要出发了。
  他离开时,如海的薰衣草正跟着他消失不见。年轻人看看有些不舍,但是又开始迎接下一批流浪者。
  【旧书屋】
  四周寂静,到处都是旧书。
  “你喜欢看书?”他问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白发老人。
  “我什么旧书都有。”老者有些自豪地说。他问:“你有魔法书?”老者摇了摇头:“那不是旧书,但是我有预言书。”
  老者拿出一本灰白封面的书。“这是一本预言书?”他看着。忽然书上出现了一幕场景:一间屋子开满了薰衣草,有一群孩子的笑声,有淡淡的风,还有蓝色的雨……
  他问老者那是什么,老者说:“预言书可以预见你的未来。”
  他不信。
  “预言书可以帮我找到下一间屋吗?”他问。“不知道。”老者有些失望地往书中走去,背影在书中变淡。老者在书中看见了预言书的未来。
  他不解地走出了旧书屋,这天老者少了一本书。
  【说谎屋】
  “屋主,为什么我们说谎就会眨眼睛?”一群人问一个女生。
  女生说:“因为我们生活在说谎屋。”
  他来到了说谎屋,看着正在说话的女生。他从来没有看见这种感觉的女生,不禁多看了几眼她水汪汪的、干净的大眼睛。
  他有些羞涩地和她打了声招呼,女生看见他,脸居然有些红了。“原来二元人也会脸红。”她调皮地说道。“我没有脸红。”说着他的眼睛不禁眨了一下。
  女生问他:“去玩吗?”他摇头说:“要去下一间屋。”女生嘟起了嘴。他问:“你生气了吗?”女生摇了摇头,眼睛也眨了一下。" />

微信特点说说心气短语,句子句子入心

上料机等塑料辅机市场展开前景预测

lexus:2019年老考干文题目预测:家道

2019年11月13日 15:21


  王宇昆,厦门大学大一新生
  左北,曲阜师范学院大一新生
  姜杨,西安石油大学大三学姐
  在你眼中,世界是什么样的?
  王宇昆:花花绿绿,充满欲望和希望。
  左北:我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因为我是个理想主义者。
  姜杨:世界是充满机关的,是一座我不能完全了解的迷宫。我只能调整自己的行事规则去探索并适应,最后了解它。
  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王宇昆:吃饱睡足,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爱有恨,回忆时不觉得乏味!
  左北:我想开一个小店,写一些温暖故事,和最爱的人在一起,那就是幸福。做自己喜欢的,不受约束。
  姜杨:经济上富有(这样会更自由),没人管我,做自己喜欢的事。
  你如何看待风险?
  王宇昆:风险是让人成长的土坑。
  左北:风险是有的,谁也不会一生一帆风顺,当它来的时候,就当作一次旅途中的冒险,尝试一下或许会有yi想不到的收获。
  姜杨:风险是机会的副产品,完全可以规避。有些人觉得规避风险是软弱的表现,我不这么觉得。规避风险是一种表现智慧的能力,包含在我的“流程优化强迫症”里。
  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王宇昆:我爸妈。
  姜杨:我没有最崇拜的人,大家都有可取之处。mei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没办法拿来比较。借鉴其他人的优点来改进自己,要专注于自身建设而不是崇拜别人。
  ·你会怎样消减压力?
  王宇昆:睡觉,想别的事,吃!
  左北:看电影。找一些治愈系的电影,让自己哭一次,好好发泄一下,然后就会有灵感去写文章,再去把别人搞哭,那样就没压力了。
  你是怎样看待友情、爱情、亲情的?
  姜杨:友情是我待人接物的自然流露。对所有人我都很友好,如果对方也觉得我不错,那就是朋友了。
  爱情是“lian习跟一个人保持长久关系”的机会,你不得不忍受对方的各种缺点,有时候还会把自己气死什么的。没有恋爱过的人是不会考虑到对方各种微妙的情绪的,社交能力不完整。
  亲情我不知道,die妈从小对我很严苛。我对“家”的感情,也只是正常的“友好”而已。哦对,我喜欢房子。我觉得我跟我爹妈也只是室友关系……
  左北:友情可以成为爱情,爱情可以成为亲情。我不缺友情,不缺亲情,可现在就是没有中间的爱情,把它们连起来。我不够强大,我需要爱。
  你追求怎样的物质与精神?
  王宇昆:小资却不粗俗。
  姜杨:物质上,希望能买得起我喜欢的东西;精神上,我尽力把自己培养成“百科全书”,因为我有很强的探索精神!
  左北:我需要生存,我也是要面对社会的人,所以物质上我需要人民币;至于精神上,那必须是从书里寻找到的,虽然到现在我还没找到谁能给我这种享受。
  你怎样看待社会上各种负面新闻?
  王宇昆:一个让我们用辩正思维看问题的机会。
  左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我现在的感觉,我还小,不想去找那些来承担。或许以后自己也会遇到,到那时我想回答会更加深刻。
  怎样评价你以及与你共同长大的这一代人?
  王宇昆:是时代洪流的推动者或者阻碍者。
  姜杨:我跟“我这一代人”其实并没有很多共同点。一开始,我读很多书建立自己的秩序,不关心别人怎么飞扬跋扈。后来住校,发现问题很多,每个人都有弊病,我们之间需要的是润滑。我不认为“一代人”是划分人群的标准,我很理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时代性格”并不是做坏事的借口。
  左北:我觉得我就是矫情。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我认为是强大的,虽然社会上对90后的评价不怎么样,但是并不能否认我们有足够的创造力。我骄傲,我是90后的一员。

fangzi由yi台电脑guan理,可以说它是这chuang房子的“管家”。其它事情它不管,它只顾及主人的安全问ti。lexus我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喉咙不shu服,以及自己的鼻息hen灼热,看来我比起清晨起床后更加严重了,也许我这几天有yige痛苦的生活,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问题,毕竟感冒不是一个人可以控制的!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6-1-l.jpg
  我时常会想,我为什么活着。
  我活着的这漫长时光里,会遇见什么样的人,发生怎样的事。
  以前遇见的人,同学、老师,曾经一起生活过的,我一ge一个忘记了,记bu起他们的脸,记不清与他们发生过什么。那些勉强能想起来的事情,就好像在记忆的大海里舀起一捧水,不知能在手心存留几时。
  我在路上走着,在教室里坐着,在寝室里生活着。有时候一恍神,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我走在路上,一个一个路人从我身边走过,我就想自己为什么要与他们相遇。他们每一个人,有时候我能看见他们的脸,他们的穿着,看他们的举止,听到只言片语的交谈。我觉得我能透过他们的脸,看到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到他们即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一个一个的人,他们长着相同的嘴脸,过着相似的人生。
  我觉得自己好像心如止水了,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明显的痕迹,没有一个人能在我的心湖里泛起片刻涟漪。
  我会与怎样的人相遇,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我会不会也有为了什么事情疯狂的那一天,我是否也能拥有,刻骨的、沸腾的、喷涌的爱恨。
  他叫少年A。
  在街上汹涌的人潮里,他穿着校服,没有穿外套,衬衫、长裤,头发遮住脸颊。他把书包挎在左肩,没有表情,百无聊赖。他从人群里向我这边走来,我看见他走来,我看着他的脸,看他的刘海朦胧了他的眼睛。
  人群静默着。
  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了声音。
  我听见细小的“嗡嗡”声。是我的耳朵在鸣叫。
  我和他交错走过。他漠视了汹涌的人潮,正如我漠视了汹涌的人潮。
  我没有回头去看。仗着寂寞与自傲,这样的相遇于我不过是偶然,这个少年,他在喧嚣的大街,他在汹涌的人潮,他路过我,我也路过他。
  我们都不需要再多的相遇与交谈。
  我沿着原路往前走。
  世界的声音都回来了,嘈杂如日常。
  而我这样走着,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走出很远很远,我觉得好像下雨了,我的脸已经浸湿。
  我能感觉到的,那些悲伤不知为何汩汩而来,它们侵袭我的内心,从眼眶逃逸而出。
  我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呢?
  他一定异于常人,他跟我一样,不想循规蹈矩,也不会按部就班。
  他跟我不一样,他不会放任,他不会一直百无聊赖,他不会在寂寞与悲伤面前束手无策。
  他一定很疯狂。
  他聪明,他有一颗叛逆的心,他从不咄咄逼人。
  他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情,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谁能进入他的生活。他看每一个人如同死物,他嘲讽世人的无知,渴求人世的认ke。
  他笑起来会有酒窝,眼睛是浓重的黑色,眼神明亮,薄嘴唇抿出可爱的弧度。
  我知道的。
  我什么都知道。
  我无法抵挡他的寂寞与孤独,他的灵魂在我眼里发出淡光。他每晚在我梦里,色调是冷的,天空永远阴沉,路灯的光是幽幽的蓝。
  他笑起来,他的手里握着刀。
  我看着他,我居然在笑。我想他的刀会不会刺过来,插进我的心脏里,然后我流出血,流出一地的血。
  我倒在地上,眼睛睁开着。我的瞳仁不再是浑浊的棕色,我在冷色调的梦里,我的皮肤苍白,眼睛是浓重的黑色,睫毛一根一根向上翘着,眼皮的皱褶那么明显。
  有谁会有那样的力量,颠覆这个世界。
  我每天每天,百无聊赖地生活,我想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一些人,他们能够做出疯狂的事。
  而我,能不能够遇见,那样疯狂的人。
  我一定没有办法抵挡。
  我一看到他,就会深切地爱上他。
  所有的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啊?
  有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
  那些说不出口的解释不清的阴郁的悲哀,它绑架了我,侵袭了我,让我感到痛苦,让我感到,难以言说的隐秘的痛苦。
  我想大声地叫喊,想哭,想用一些决绝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一直存活着。
  我爱上一个人,他在冷色调的梦里,在不存在的虚空里,在无法伸手触及的无尽的悲伤里哀愁。
  生命和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我活在人群里,时刻感受着噬骨的孤独与悲伤。
  我想伸出手就能抓住他,可是我知道的,我抓不住他。因为他是那样孤高与哀愁,是我所仰慕的模样。我仰慕着、爱恋着,所以我永远不可能伸出手,把他抓住。
  就如同他手里握着一把刀,我站在他的面前,我的剧本里他一定会,把刀刺入我的心脏,然后我流出血,流出一地的血。
  我爱他这个样子。穿着校服,衬衫、长裤,没有穿外套,书包挎在左肩。两侧的头发遮住他的脸颊,刘海把他的眼睛变得朦胧。他对一切视若无物,而此时眼瞳却会染上浓重的红色。
  那正是我想要的颜色。
  他叫少年A。
  他与我的交集背负着寂寞与杀戮,如果我们不是交错路过的陌生人,一定会牵扯出浓重的关于孤独与血液的颜色。
  所有我爱上的都是不可获得的,带着噬骨的悲愁,沾染伤痛,遗憾而终。
  我知道的。
  清扬点评:寻找一个与你的灵魂有一瞬间默契的人,收获这个世界上短暂的共鸣,这一刻,孤独与寂寞便绽放出花朵。在渐渐长大的道路上,人不仅要寻找生活,还要寻找自我,寻找生命,在生活的空间里寻找,更在广阔神秘的宇宙里寻找。静默的人群中,你与一个人擦肩而过,相视一笑,也许就在那一刹那,你领悟、释然。你以为是上帝的恩赐,其实是此刻的自己与另一个自己的交汇。那一刻,你是多么爱着另一个自己,那个更美好、更勇敢的自己。lexus(zuozhe:fu)

lexus:音拥有范丨主播萧然:喜情爱需寻求仪式感

【pianshi:weilaideqi车】lexus小朋友们,未lai的fangwu是不是很神奇呢?好了,未来的房屋看完了,那就让我们去实现它吧!

其实这间房子最神奇dedi方不在这里,而shi在与ta的环保,它可以利用阳光发电,提供我们需要的电。我们ri常用的shui是前一天的废水经过净化得来的。我们日常生活垃圾它也会回收再利用,把它再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lexus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9-1-l.jpg
  ◎mu亲的牙shua
  一把牙刷
  母亲用了十年
  整整十年哪
  母亲的牙刷越磨越秃
  母亲越来越老
  我越长越大
  可是,在这十年间
  住在乡下的母亲
  牙齿一直雪亮
  而客居在城市里的我
  牙刷每个月换一把
  蛀牙越来越多
  牙色越来越黄
  ◎拾春的人
  她始终没有注意到我
  我一直站在桥上看风景
  堤上的少女又在伤春了
  但不知堤下的她
  是否偶尔也会回首一下往事
  废纸、易拉罐、塑料瓶
  几片失意少女烧残的心字织锦
  她把仅属于她一个人的春天,一一装jin
  唯独装不进的
  是留在岸边的两行蹒跚的脚印
  如果这个三月的河岸
  不长春草,只生垃圾
  或许足以令她幸福一春
  怎奈东风一催
  两岸衰草渐绿,她却蓬发先银
  ◎一把锄头将一派诗意丰收
  也该让它歇歇了
  那把在晨曦里出发时磨得锃亮
  暮色里归来时使钝了的锄头
  为了尝尽百草的血液
  啃不尽顽石也舔不尽腥土
  我向上帝祈求一场甘霖
  只为人们的心田焦渴得太久
  在山头锄地的那位老农
  像是锄着一地的心事
  累了就“依着锄头看云”
  而自诩为诗人的我呢
  久居于山间的一片幽林里
  把一卷诗书读得津津有味
  也不及那位老农
  还没到秋天就已将一派诗意丰收
  ◎乡村夜景
  群鸟归林的时候
  蝉也缓缓歇了歌声
  渐浓的暮色里
  蝴蝶也徐徐敛了舞翅
  隐在花底
  隐入庄周沉酣的香梦
  羊牛下来 鸡栖于埘
  这时候 最动听的
  莫若这一池蛙声了
  伴着草际的zhe鸣
  而最令檐下的燕雏儿入迷的
  依旧是母燕叽咕不休的
  一千零一夜的童话故事
  但不知荒郊野岭里
  那些身价不菲的蝎子们
  现在怎么样了
  院子里纳凉的人越来越少
  而此刻
  月白如练 夜凉如水
  对岸的半山腰上
  峦色如墨 灯火如萤
  ◎远致母亲
  母亲,这许多年了
  不知您能否记得每年今天的这个日子
  今天是那些年轻的、漂亮的
  或者高贵的母亲的节日
  也是属于您的节日——
  我的贫穷苍老的、没有多少wen化的母亲
  我的刚刚做完子宫手术的母亲
  母亲,我至今没能忘记您第一次听说
  每年还有这么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时
  您幸福得呆滞的表情——
  那是几年前的母亲节
  您接到弟弟的电话后,喃喃自语了好几遍:
  “我的二小子长大了……长大了……”
  您说着说着,就忍不住脸上老泪纵横
  可是母亲,请原谅您从不善于表达的大儿子
  每年的今天,天下的子女都在践行着感恩
  每年的今天,我从来没有亲自问候您一声
  母亲,您要知道
  在这个信息泛滥的社会
  不是儿子不孝,也不是儿子忘记
  只是儿子越长越大了
  越来越不想看到您日益增多的泪水
  ——不管是心酸的,还是幸福的泪水
  越来越不忍碰触您那根脆弱的神经
  ——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神经
  母亲,我又想起了今年的2月14日
  您打电话询问我身边有中意的人没有
  如果有的话一定要给她买点礼物
  一定要学会哄女孩子开心
  可是母亲,请再次原谅您木讷笨拙的儿子
  他至今依旧孑然一身……

lexus:为什么睡眠缺乏会招致体重添加以?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7-1-l.jpg
  我总能很清晰地记得昨晚的梦,不,一两年前的也行。
  很多人认为梦是不切实际的代名词。同样一件夸张的事情,一个人说“做这件事情是我的梦”,另一个人说“做这件事情是我的理想。”那么大多数人便会觉得后者是实在的,是值得所有人视其为“为理想而奋斗”的辉煌榜样的,而前者浮夸,做梦也不知道掂一掂自己几斤几两。
  哪儿来那么多东拉西扯的偏见?
  当人们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扶着额头揉揉眼睛准备疲乏地奔赴一天的工作,这时倘若有人问他们“你今天怎么了?”他们必定会名正言顺地解释说:“做噩梦了,没睡好。”而我总觉得这其间有借口的成分,倘若一个梦让我回忆起来都觉得既痛苦又可耻,那么我会抛开一切关于梦的杂念,安然地刷牙洗脸后便什么都忘记了。反之,一个像电影一般刺激的梦,哪怕是警匪片、动作片或是恐怖片,我也会随手拿张纸来记下几个关键词,然后即shi时隔多年也忘不了它。
  小时候,我总是做这样一个梦,梦见我买回了可以堆满一间卧室的玩具,仿真得可以让人产生食欲的冰激凌挂饰,或是成百上千只拇指大小动作神态各异的黑猫警长模型。那时候的我近乎贪婪地迷恋着这些小物件,所以在梦醒后总会怅然若失地抓一把空气,望着空空的手掌发呆。我觉得梦是一个可以窥视我们内心的物种,它躲在我们思维最敏锐的地方,知道我们想什么,需要什么,然后在冗长的睡眠中悄悄告诉我们。我乐观地想,虽然美梦醒来的时候会空虚会失落,但在梦里小小地甜蜜一把却也给生活涂抹了不少亮色,这一点在我升入初中后得到了尤为鲜明的印证,我再没做过买很多很多玩具、吃很多很多零食的梦了。而朋友开始时不时冒出一句:“昨晚梦见我坐在某某某的自行车后座上,环着他的腰,好青春校园的感觉。”“某某某在梦里和我穿的是情侣装耶!”我沉默了,我前些天还梦见暗恋的男生拽着我的胳膊边跑边说“走啦,我们吃饭去”呢,不知道在梦里有没有喜极而泣。
  我从来不相信解梦的说法,因为解梦是空洞的,它暗示我们可能会突发一笔横财,又或者在情感方面会遇到挫折,这和寺庙里的抽签没什么差别,只是更显得有凭有据而已。我只相信梦,它偶尔能预知未来,譬如梦见班里一个几乎没说过话的男生无论如何就是不准我交数学作业,结果第二天那个男生破天荒地和我说了一句话。或者梦见信息教室停电了,结果第二天老师通知我们信息课取消。但这毕竟是少数,与其指望自己获得先知的异能,不如相信梦能捕捉我们一点思想的触动和最细腻的情感。小学的时候,我经常梦见自己发疯一般地寻找一个转学了的朋友,而每当我历尽重重险阻,终于看见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都会迷茫地醒来,我终究什么都来不及说。我还梦见我在逛商场的时候与曾经的死党偶遇,我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而她只是说了句“我忙着呢”,就头也不回地和其他同学一起吃大餐去了。我在餐厅的玻璃幕墙外站了很久,但他们谁都没有看见我。不得不说这些都是伤心的梦,但梦挑明了我盼相见又不愿相见的纠结,我怕她们已经根本不想再见到我,我怕我已经不再重要。
  梦是无辜的,当人们以它为托词,解释自己之所以精神不佳的缘由的时候,我都想这么为它辩解。梦的好与坏,单纯取决于怎么看待它。而我已经彻底把它当成了我们身边的平行世界,由我们的思想拟zao,为我们捎来福音。谁能说梦是无声的,谁能说梦是无神的?它的画面像电影的柔光镜一样迷人,它的逻辑和构架像电影一样完整,它活在我们的笔下,蜕变成别人口中的赞美:“你这情节怎么想出来的?简直是神来之笔。”这些都是梦托付给我的。
  童喜喜的童话中编造过一个叫作“梦赏”的名词,玻璃球状,专门把美梦留存下来,然后把“奖励你一万个梦赏”作为赠予他人的礼物。当时我就向往能把我所有的梦都制造成梦赏,这样我就可以无数次地重温那些甜蜜、那些伤心、那些刺激。我执拗地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会遇见与梦中人相同的衣服或者相同的脸。那将是一个无形的隐喻,多么神秘而浪漫的事情。
  梦是黑夜赐予我们的一场冒险,我们在其中感知思想最脆弱的一部分。那是毛茸茸的思念,因易碎而妖娆美丽,不然怎么有那么多人在遇见一位旧友的时候,声线柔软地说“就像梦一样呢”?
  薛峰点评:文章行文细腻迷离,整体给人以温柔清冷的感觉。作者夹叙夹议,一边从各个方面谈论自己dui梦的喜爱,一边又举例描述生活中关于梦的具体的美妙感觉,显得有理又生动。区别于传统的议论文,文章类似感觉派,能把人的心绪引入作者构造的梦之妙旅,让人迷恋不已。
  文章观点尖锐而不极端,以一个中学生的角度娓娓道出自己对人生的思索,其中蕴含的哲理令人深思,这得益于作者长期的积累与理智的思考。lexus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xzwg/xzwg201404/xzwg20140419-1-l.jpg
  ◎母亲的ya刷
  yi把牙刷
  母亲用了十年
  整整十年哪
  母亲的牙刷越磨越秃
  母亲越来越老
  我越长越大
  可shi,在这十年间
  住在乡下的母亲
  牙齿一直雪亮
  而客居在城市里的我
  牙刷每个月换一把
  蛀牙越来越多
  牙色越来越黄
  ◎拾春的人
  ta始终没有注意到我
  我一直站在桥上看风景
  堤上的少女又在伤春了
  但不知堤下的她
  是否偶尔也会回首一下往事
  废纸、易拉罐、塑料瓶
  几片失意少女烧残的心字织锦
  她把仅属于她一个人的春天,一一装进
  唯独装不进的
  是留在岸边的两行蹒跚的脚印
  如果这个三月的河岸
  不长春草,只生垃圾
  或许足以令她幸福一春
  怎奈东风一催
  两岸衰草渐绿,她却蓬发先银
  ◎一把锄头将一派诗意丰收
  也该让它歇歇了
  那把在晨曦里出发时磨得锃亮
  暮色里归来时使钝了的锄头
  为了尝尽百草的血液
  ken不尽顽石也舔不尽腥土
  我向上帝祈求一场甘霖
  只为人们的心田焦渴得太久
  在山头锄地的那位老农
  像是锄着一地的心事
  累了就“依着锄头看云”
  而自诩为诗人的我呢
  久居于山间的一片幽林里
  把一卷诗书读得津津有味
  也不及那位老农
  还没到秋天就已将一派诗意丰收
  ◎乡村夜景
  群鸟归林的时候
  蝉也缓缓歇了歌声
  渐浓的暮色里
  蝴蝶也徐徐敛了舞翅
  隐在花底
  隐入庄周沉酣的香梦
  羊牛下来 鸡栖于埘
  这时候 最动听的
  莫若这一池蛙声了
  伴着草际的蛰鸣
  而最令檐下的燕雏儿入迷的
  依旧是母燕叽咕不休的
  一千零一夜的童话故事
  但不知荒郊野岭里
  那些身价不菲的蝎子们
  现在怎么样了
  院子里纳凉的人越来越少
  而此刻
  月白如练 夜凉如水
  对岸的半山腰上
  峦色如墨 灯火如萤
  ◎远致母亲
  母亲,这许多年了
  不知您能否记得每年今天的这个日子
  今天是那些年轻的、漂亮的
  或者高贵的母亲的节日
  也是属于您的节日——
  我的贫穷苍老的、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
  我的刚刚做完子宫手术的母亲
  母亲,我至今没能忘记您第一次听说
  每年还有这么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时
  您幸福得呆滞的表情——
  那是几年前的母亲节
  您接到弟弟的电话后,喃喃自语了好几遍:
  “我的二小子长大了……长大了……”
  您说着说着,就忍不住脸上老泪纵横
  可是母亲,请原谅您从不善于表达的大儿子
  每年的今天,天下的子女都在践行着感恩
  每年的今天,我从来没有亲自问候您一声
  母亲,您要知道
  在这个信息泛滥的社会
  不是儿子不孝,也不是儿子忘记
  只是儿子越长越大了
  越来越不想看到您日益增多的泪水
  ——不管是心酸的,还是幸福的泪水
  越来越不忍碰触您那根脆弱的神经
  ——不管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神经
  母亲,我又想qi了今年的2月14日
  您打电话询问我身边有中意的人没有
  如果有的话一定要给她买点礼物
  一定要学会哄女孩子开心
  可是母亲,请再次原谅您木讷笨拙的儿子
  他至今依旧孑然一身……

lexus:君地脊区国庆经典诵读深会相商会召开

未来de房子如宫殿一样华丽,里面有红色de地tan,宝石镶qian的黄金门柱,闪闪发亮的宝座……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肉芽肿性乳腺炎症中药能不能治水好?,呈献上财物事便成公装置局长踏上不归路,叁条松鼠2020届校园招聘信章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