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不好的人,用它泡水喝,每天但1杯,养护胃养胃,毒斋也缓缓没拥有了

近3万游者体验父亲唐中秋民俗

周朝都城:五神物锋打天下!最拥有价的球队,打最腐败的战绩!下夏季日依然摆腐败!

2019年11月16日 07:02

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三年,逝去的美好似乎忘记带走我,它给予所有人相聚,却将我带离那个人的身边。也许你会笑我这个想法很傻很天真对不对?但是你有没有尝试过跟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分离的那种感觉,如若遇见了却要假装不认识,那种感觉只能苦苦一笑。 
  我把那张照片很好的保存在我的钱包里,一个少年身穿白色的演出服,栗色的头发被亮晶晶的彩带点缀得闪闪发光,嘴边有恬静的微笑,这是我在他不经意的时候拍下来的,真的很漂亮,慕少爷真的美得不像人。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想起一个叫柳歌妤的小丫头也同样在想他呢?指尖轻轻抚摸着那张照片,七手八脚地塞进包包里,今天可是开学仪式呢。 
  辰楼学院还真是气派呢,里面汇聚了来自各地的贵族子弟,所以说校内的二世祖还是蛮多的。 
  “歌妤你不要跟那个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老土。”末染咬着一根阿尔卑斯含糊地说道,虽然说是麻吉吧,更加准确来讲就是毒舌=损友。 
  “你不觉得好奇吗?这可是辰楼?G,才不像以前那个三流学校,可以安心读书了,呵呵。”拢了拢散下来的发丝,瞄到了一个我躲避了三年却思念了三年的面孔,他还是那么绝美,浓密的睫毛从远处就清晰可见,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高挺的鼻梁掺杂着一丝少有的桀骜不驯,薄薄的嘴唇如那年的鹅卵石般润滑,些许发丝贴在脸上就像刻着的花藤。他似乎察觉到有人在很专注地看着他,把眼神安在我身上似乎把从前千丝万缕的记忆一一勾出来。他慌忙朝我们的方向跑过来,我把末染的棒棒糖扔掉,抓紧她的手仓皇而逃,那一定是少爷吧,如果不是他,又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喂喂!柳歌妤,你是不是嫉妒我啊?扔我糖干嘛?”末染高分贝的嗓子似乎提醒了慕函茗什么,他更加确信,那就是柳歌妤,就是他三年苦苦寻找的人。 
  我忐忑地跑进女生厕所,随后跟来的末染正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末染,不要这样子,好吗?不就是一根棒棒糖嘛,我买给你不就是了。” 
  “歌妤,别瞒我了,我见你是望见一个男生以后那男生追过来,你才带着我跑的吧?Why?好姐妹分享分享吧?”末染整了整耷拉下来的衣领,我下意识观察了每一个马桶,都没有人,才懊丧地说道,“其实,他就是慕函茗,就是我告诉你的那个……” 
  “OH my god!柳歌妤,我说你怎么会有这种不平凡的经历啊?跟演偶像剧似的。那你现在要怎么办?等等,我帮你看看他有没有跟来。”末染蹑手蹑脚地走到拐弯处,随即捶着脑袋进来。 
  看样子,他还在外面等,为什么没想到走进厕所等于走进死胡同了呢?“末染,你掩护我出去可以吗?”事到如今,冲也得冲出去了,慕函茗的位置大概离厕所也有一段的距离吧,我就不相信,我短跑第一名的柳歌妤和末染的马拉松冠军会跑不出一个巴掌大的厕所?!末染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跨出厕所,躲闪地望了一眼那个执着的少年,他的眼神里只有悲伤,就像我第一次看见他的那种悲伤那种绝望。 
  “你不跑吗?他快过来了!”末染扯了扯我的衣角,可是,如果我跑了,那不就等于在他原本即将愈合的伤口再捅一刀吗?但是,如果我停下脚步等他过来,那么就违背了条约……装作不认识,让我好好看他一眼可以吗?如果今日没有遇见,那么他在我的心里会越来越模糊的。 
  “末染,你先回去吧,我跟他谈谈。”末染木讷地点点头,消失在长长的走廊上。 
  “妤儿,是你吗?”如此憔悴的声音,让我忍不住替他担心,见我一脸茫然,他解释道,“你是柳歌妤吗?” 
  “嗯,是啊,你认识我呀?”茫然地眨眨眼睛。 
  “妤儿,你不要装了,我知道是你!我是慕函茗!”他的双手箍住我的肩膀,嵌得我生疼。 
  “好好好,慕同学,我真的不认识你,你弄疼我了。”我牵强地微笑着。 
  慕同学……三年过后,我们的关系就变成了陌生人吗?妤儿,这一次我不会让你离开了。陌生人也好,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我的。他故作轻松地松开手,很抱歉地笑着,“啊哈,同学,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再见。”他离开了。 
  认错人,这样也好不是吗? 
  蹲下抱住自己,小声抽泣着。

塔罗牌游戏 
  (一)游戏开始,进去就别再出来 
  夜深了,古老的博物馆里,静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有一种特别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 
  博物馆里的展示台上,三张精致的纸牌安静地躺在透明的玻璃隔板里,那奇妙的图案在隐隐发光,就像在预示着,这里将发生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故事……… 
  又是一个湿淋淋的阴天,典型的伦敦天气,然而这凉飕飕的雨却阻碍不了孩子们热情高涨的心情。这是一所学校的小学生,他们坐着校车,准备到伦敦郊外的一所博物馆里参观。车内,孩子们正激烈地讨论着,对于每天都在沉闷学习的孩子们来说,博物馆完全是崭新的事物,就像一个意外的生日礼物。 
  在这吵闹的环境里,一直沉默地看着窗外的女孩赫莎·塔罗尔真是格格不入。在老师和同学眼里,赫莎·塔罗尔是整个年级里最古怪的学生。她有着一头俏丽的栗色短发,宝石般的凤眼与白皙的皮肤,只不过她很少说话,比起交朋友更喜欢研究塔罗牌和黑暗的东西。经常有孩子这样说: 
  “赫莎真像是个女僵尸!” 
  校长也只知道赫莎当初是一个身着古典的女子带来的,其他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
这个孩子也不愿意开口,校长只能对老师说她是一个惜字如金的女孩子,并非另类只是不想表达。 
  浓密的雾气,阴暗的天空,颠颠簸簸的校车,时间在无意中偷偷溜去,林立的商铺不见了,换成了一排排低矮的红砖房。又经过一片更古旧的地方,孩子们终于来到了神秘的博物馆——一座废墟的后方。这是一个很老很旧也很大的建筑物,浓厚的乌云垂在高塔上,充满死气沉沉。旁边的灌木丛已经很高了,弯弯曲曲的树枝在寒风中颤抖,歪歪斜斜地扭动着发黑的身躯。赫莎想到了阴森森的恐怖城堡,说不定,那里面还藏着什么怪兽呢!它的大门由四根粗大的柱子支撑着,每根柱子上都有一条盘踞的银龙,简约的勾画,细腻的笔风,还散发着一种木头独有的檀香气,甚至,连空气中的灰尘都有这么一股味儿,仿佛让人回到了上个世纪。 
  “好了,孩子们,这里就是蕴含着神秘力量的——伦敦最古老的博物馆,”赛米老师把孩子们带到博物馆大堂里,开始嘱咐今天参观的规则,“好吧!你们不会被束缚,今天就以小队的方式参观,请和你们的朋友们一起行动,注意不要到危险的地方,下午四点到这里集合。”尾音刚落,孩子们忙活起来,寻找自己的好朋友开始参观,一波又一波的学生蹦蹦跳跳地走了。渐渐地,大堂里差不多所有的学生都走光了,只剩下3个孩子,赫莎、麦米琪和安。赫莎不用说了,一个喜爱塔罗牌的怪孩子;
米琪则是新生,自然没有什么朋友;
安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已经痊愈了却留下了后遗症——左手不能自由支配,他沉默寡言,只喜欢带着厚厚的眼镜在角落里看书。 
  如此不同的三人,僵在空荡荡的大堂里,大眼瞪小眼。 
  可是,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难道等到集合? 
  “嘿!伙计们,”米琪拉了拉赫莎和安的袖子,“我叫米琪。我们来组成一个小队,怎么样?总呆在这里可不是办法。” 
  “…同意,我是安”安怯生生地说,他总是把身子缩得紧紧的,一副柔弱小狗的模样。 
  赫莎没有说话,低下头看自己的靴子,慢慢地吐出两个字:“赫莎同意。”。 
  “好的!我们先来看看地图。”米琪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羊皮纸,安和赫莎都围上去,琢磨着接下来的路程。从大堂进去后,分为三个区域——古埃及区——武器区——植物区,是相当常见的分类;
博物馆共有三层,现在所处的第二层,有一个天塔和地下室,如果按最近的路程,就是古埃及区——可以从楼角的转梯直接到地下室。赫莎看向转梯处,那是一个非常小的洞口,黑黑的,什么都看不清,但看那样子应该还没有学生从那里下去,他们都太胆小了! 
  赫莎很想去古埃及区,她一向喜欢神秘的东西,她还感觉的到,有什么东西——那转梯下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物体!赫莎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三张塔罗牌,分别是:隐者、魔术师和节制,象征着影藏之物、创造和净化。除了赫莎的好奇心,这两张出乎意料的塔罗牌更是牵扯着她的思想,她一定要去哪里! 
  “我想去古埃及区。”赫莎抬起头,怔怔地说。 
  “嗯!是个满新鲜的地方——虽然阴森森的,我也想去看看。”米琪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安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两个女生,带点恐惧地说:“可…可以啊。” 
  赫莎带着米琪和安向前走去,按下了转梯的开关。 
  门……缓缓地开了,抱着强烈好奇心的三个孩子,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残忍的游戏,也慢慢拉开了帘幕,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呼吸着这人间新鲜的、纯净的、没有血腥和铁链味的空气。 
  (二)第一张牌出现,抓狂的野兽 
  “啊,真是太破烂了,我估计这里有几十年没有人来了!”米琪一手捏着鼻子,一手使劲拍着牛仔裤,不满地抱怨着。 
  这里的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又黑又暗,什么都没有,还有一股子刺鼻的铁链味道,跟刚才外面的空气截然不同,的确很难接受。 
  “已经…10分钟了。”赫莎皱了皱眉头,按常理来说,转梯通往下层的长度应该不会很长,但是现在的前方,10分钟了却什么也看不见,根本不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 
  他们不禁加快了脚步,气氛有点奇怪,每一次呼气,稀奇,都有种窒息的感觉,这里是不通风的。赫莎的脖子后面冒出了一股嗖嗖的冷气。 
  “咚!咚!唔……” 
  “唉,你听,有什么东西在接近。”安最先发现了动静。 
  赫莎俯下身子看着石阶,竟然在震动!那石阶上的灰尘、沙砾被巨大的脚步声震得跳起来。 
  “是从下面传来的,它在向我们走!天!快跑!”米琪惊叫着。可身体听不了指挥,米琪根本抬不起脚。 
  突然,石阶突然变得光溜溜的,三人一下子跌在石阶上,开始向下飞快地滑动。皮肤和身体挂在尖锐的石头上,真疼。 
  “救命啊!”米琪喊了一句,“有人吗?” 
  尖厉的声音在转梯里回荡。却没有回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盘绕的石阶突然转了一个大弯,弯转得太急,赫莎有种想呕的感觉。她眯了眯眼睛,看到一丝幽暗的光线,越来越近,是一扇铁门。 
  “啊!”三人都撞在了铁门上,一阵晕眩,他们急忙推开沉重的铁门,真费力。 
  “呼…呼……呼…”米琪和安使劲地喘气,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 
  赫莎则手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她希望看到的是平滑的水泥地板,宽敞的房间——可事实是残酷的——他们来到了一个比转梯更为恐怖的地方。弯曲的走道上全是崩溃的泥沙,油灯微弱的光若隐若现,红色的墙壁上刻着大大小小的古埃及图画和文字,空气又潮湿又寒冷。 
  这里是古埃及区? 
  赫莎的眼睛向四周扫瞄,看到了一个破旧的木牌,几乎被磨掉的字只能模糊地看见“古埃及区”四个字。突然,赫莎看到了什么 
  “这是……”审判的塔罗牌? 
  “我们在那儿?”米琪回过神来了。 
  “古埃及区。”赫莎扶起两个同伴。 
  “真是古怪,”米琪说,“刚才那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也说不定是幻象。”安嘴上这么说而已,他在麻痹自己恐惧的心。因为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披着斗篷的人,他非常高、壮,大约有3米高,满身是肌肉;
安海看见了他的脸,那是一张扭曲的、怒气冲冲的脸。血红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安,眼神像剑一样凌厉、冷酷,那长长的、鹰勾一样的鼻子冒着白色的气,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只抓狂的野兽。 
  “呜呜呜呜……”低沉的怒吼从铁门后传来,把刚喘过气的三人吓得脸色苍白。他们脑海里只有一个字——跑!赫莎扶着冷冰冰的墙壁,从污水、沙坑上跨过去,现在最重要的是逃跑。 
  “我在前面找出路,你们跟上!”赫莎紧张极了,她很担心,自己以及同伴的生命。 
  奔跑的鞋子在啪啪地敲打着地面,但身后的野兽人脚步声更响,每一步都像劈开了天,炸开了地,小小的通道几乎被震得变了形。 
  赫莎看到墙壁上方有一个巨大的铁把手,它是通向上层的唯一出路。 
  “爬上去!快!”赫莎奋力一跳,抓住把手的钩子,顺手把米琪和安也拉了上来。几个引体向上,终于爬到了上面。赫莎看了看把手,这是个可以拆除的把手,只要扭开大螺丝钉,把手落下,就可以暂时摆脱野兽人。不过,螺丝钉离地板可有一段距离,如果不小心滑倒,就可不是擦破这么简单了!赫莎想了想。 
  “谁有粗的绳子?”冰冷的语气却带着一丝紧张。 
  米琪摇摇头,一脸疑惑。 
  “啊…我有…”说着安打开了书包,拿出一条长长的粗绳子,赫莎接过绳子,紧紧地绑在把手的钩子上,又把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 
  “米琪,看好野兽人;
安,你的右手能用,抓紧绳子。我去放倒把手。” 
  米琪和安坚定地点点头。 
  赫莎打量了一下高度、野兽人的位置以及螺丝钉的位置。 
  嗯!必须快一点,按这个高度来讲,野兽人接近3米,把手离地板的距离是5米左右,野兽人是绝对抓不到的,扭开螺丝钉需要20秒,野兽人也不会在下面傻等,算上爬过去的时间,一共是1分钟……不行!时间太长了!一定要快!赫莎盘算着。 
  她用力一蹬脚,紧紧抓住了钩子,又使劲摇晃着身子,却怎么也够不到螺丝钉。 
  “!”赫莎看着下面异常兴奋的野兽人,它的眼睛猩红得滴出了血,野兽的特点再也隐藏不了,它怒吼一声,鬃毛全部竖立起来,扎穿了宽大的斗篷,尖利的狼牙闪着寒光,后面的尾巴对着赫莎一阵乱拍乱打。 
  赫莎不得不用两只手抓紧钩子,现在放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很显然野兽人不会乖乖地等赫莎去放把手。 
  野兽人又一次怒吼,这次更加有野性,更加危险,它野蛮地卷起尾巴,向赫莎扫去,想把她卷下来,然而…… 
  “彭!” 
  “呜啊……” 
  一声枪响,野兽人呻吟地倒下。 
  赫莎惊奇地看着安,不知哪来了一股勇气,当看到赫莎将被害时,安飞快地从包里抽出一把麻醉枪——这是安的哥哥送给他的。 
  “快…快,扭开螺…螺丝钉!”安激动地脸色泛红。 
  赫莎一脚踏在墙壁的突起处,用一只手臂夹着螺丝钉的圆头,往左费力扭着。终于,螺丝钉扭下了,把手往开始下坠。 
  “赫莎!抓紧绳子。”米琪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绑在钩子上的绳子,正和安一起拉着,他们必须得把赫莎弄过来,不然会被把手一起被埋掉。 
  “抓住我的手!!!”安吼着向赫莎伸出手。 
  终于,野兽人跟把手一起淹没,三个孩子用他们勇敢的心和友谊战胜了第一个困难。也就是说,第二张牌也该出现了,在某个黑暗的角落,名为恶魔的纸牌闪着殷红的光,就如同下面发生的故事,多么可悲…… 
  (三)最残忍的塔罗牌,安的失踪 
  赫莎、米琪和安终于到了一个看起来较为安全的地方,不过有点奇怪——这里全是武器:有巨大的斧头,沉重的铁锤,锃亮的叉和戟,锋利的刀和长剑,土色的盔甲,令人毛骨悚然的枷锁…… 
  看着这些足以毁灭一个城镇的死亡之物,三个孩子感到寒气逼近。 
  “怎么就没有一个暖和的地方?”米琪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了一个极冷的笑话——现在可不是讲笑话的时候,这里还是不能久留,他们得马上寻找下一个出口。谁也不能保证那个野兽人、甚至更可怕的东西会盯上他们。 
  幽暗诡异的火光,三人走在没有尽头的长廊里,要说是噩梦,也肯定是一个最真实可怕的噩梦。 
  “米琪,地图还在吗?”赫莎想知道现在的位置。 
  “哦……这应该是博物馆的第二层。”赫莎思索着。 
  “那,我们离其他同学应该也不远?”米琪觉得有点希望了。 
  “可以这么说,地图上还讲,从这个路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出去到二楼的大堂,可以和其他人碰面了。” 
  赫莎这样说,心里却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她认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反而越来越复杂了。 
  “那走吧,嘿!安,该走了。”米琪说,“快点啊!你想呆在这儿吗?” 
  米琪转过身去:“安?” 
  安不见了。 
  “安?安!”赫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安什么时候不见的?安去那儿了?安是怎么不见的?为什么没有动静和声音? 
  “走,去找安。”她对米琪说,“不能抛下他就走。” 
  两个女孩又向回路奔跑,安失踪得无声无息,这也让米琪和赫莎感到惊惶。 
  太奇怪了! 
  (四)逆位“死神”,神秘的女子 
  “咚!”一阵声响,赫莎回头,看到一束刺眼的光,她用手挡住了眼睛,她模糊地看见那光束里站着一个女子,乌黑的直发垂到脚边,华丽的红色哥特式礼服典雅而高贵,奢华的金色服饰把女子照得光彩动人,赫莎望了一眼女子绝美而苍白的脸,惊讶地长大了嘴,这张脸是…… 
  女子扬手拂袖,赫莎顿时没有知觉,直直地倒下,女子轻轻接住了赫莎,把她抱在怀里,对赫莎轻声低语:“欢迎回来,我可爱的—赫莎·塔罗尔—塔罗牌公主殿下。” 
  女子温柔地看着赫莎,玉手轻轻抚摸着赫莎光滑的额头,像在催眠般窃窃私语了很久,然后,女子念了一声咒语,地面出现一个六芒星塔罗牌阵,她就和赫莎一起消失在了这紫色的六芒星里,最后留下一段话: 
  “你们也会来的,米琪、安,不过要过一段日子了,到时候就请野兽先生带你们来好了!呵呵,我们一定热烈欢迎,可爱的孩子,爱上这个博物馆吧……” 
  第一部End周朝都城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那些人们精心培育的花只是在炫耀自己,而那些人们从没有留意,也没有刻意去浇水的树,在上天的“不确定”中努力生长,变成了一排排又高又大的战士。因为你们的强大,太阳都要敬仰三分。因为你们的无私奉献,人们找到了避阳之处。

人物介绍: 
冰雪瑶:最漂亮的女孩,既聪明又漂亮。武器:冰雪之剑。性格:温柔。精灵:瑶儿。(我) 
紫梦蝶:雪瑶的朋友,魔法中等。武器:梦之剑。性格:不定。精灵:蝶儿(无人) 
心丽晴:雪瑶的朋友。武器:睛之剑。性格:太温柔。精灵:晴儿。(无人) 
"梦蝶,快来捉我!:"我对梦蝶说。她笑笑说:"雪瑶,我听说。最近有桃子!;
我上了当,说:在哪儿?"跟我来!。没想到,梦蝶在后面偷袭我。我生气的说:梦蝶,你太过分了!。我说:守护之心,雪瑶攻击!。梦蝶被我打了一下,正准备以牙还牙时,丽晴出现了,说:雪瑶,梦蝶。快过来。!"什么事啊?""我们要去星月学校了!"""为什么?我们要去那儿学习!"""哦,那走吧!"""嗯"" 
下集更精彩! 
大家快报名啊!自己写报名表也行。千万别退稿!周朝都城交流无处不在,老师与学生之间需要交流,儿女与父母之间需要交流,长辈与长辈之间需要交流……只要你去交流。体会从中的可贵,你就能够做得更好。 
   老师与学生之间互相交流,师生之间会更加融洽。在交流过程中,给老师提几个意见,谈谈我们做学生的体会,让老师交接我们。这难道不好吗? 
   儿女与父母之间互相交流,能使儿女与父母的关系更进步,步步高升,从而能使父母了解你,做什么事也会想想孩子的感受,再做打算。因此在孩子心中的父母也会日益增好。这难道不是孩子、不是父母所希望的吗? 
   当孩子和父母之间产生了矛盾,也可能是父母的错,但也不排除孩子的错。但是,如果孩子与父母之间经常交流,经过沟通,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不会的,因为你在和父母的交流过程中,流露出了许多自己的感想。父母都谨记在心。在做出某些事情的同时,自然会仔细想想,想想做出这件事的后果和感受一下孩子的感受,这样的儿女与父母之间才能相处得更好。 
   交流是多么可贵,能够促进友谊,涌现亲情,更能体现出师生之情。交流,让我们多一次交流,多一份情感,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让我们把交流充满人生。

周朝都城:智能洗碗机商洗碗机壹小时洗万套餐具

再往里走是迎春花,花朵是黄色的,就像几个小太阳在树上玩呢。再看那个树干,就像一个人在弯着腰迎接春天的到来。周朝都城交流无处不在,老师与学生之间需要交流,儿女与父母之间需要交流,长辈与长辈之间需要交流……只要你去交流。体会从中的可贵,你就能够做得更好。 
   老师与学生之间互相交流,师生之间会更加融洽。在交流过程中,给老师提几个意见,谈谈我们做学生的体会,让老师交接我们。这难道不好吗? 
   儿女与父母之间互相交流,能使儿女与父母的关系更进步,步步高升,从而能使父母了解你,做什么事也会想想孩子的感受,再做打算。因此在孩子心中的父母也会日益增好。这难道不是孩子、不是父母所希望的吗? 
   当孩子和父母之间产生了矛盾,也可能是父母的错,但也不排除孩子的错。但是,如果孩子与父母之间经常交流,经过沟通,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不会的,因为你在和父母的交流过程中,流露出了许多自己的感想。父母都谨记在心。在做出某些事情的同时,自然会仔细想想,想想做出这件事的后果和感受一下孩子的感受,这样的儿女与父母之间才能相处得更好。 
   交流是多么可贵,能够促进友谊,涌现亲情,更能体现出师生之情。交流,让我们多一次交流,多一份情感,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让我们把交流充满人生。

我绞尽脑汁,始终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周朝都城第二集 
  第一次开战,知道真相 
  今天,我又和莹晴去逛街了,只不过,尾巴甩掉了。突然,在一个小巷子里,窜出几个人,他们都说:“黑暗之王啊!请尊敬的您赐予我们力量,打败眼前的人,让她们从此消失吧。”那些人身上发出黑色的光,向我和莹晴扑来。莹晴说:“神族之王,我的力量,请让他们消失吧。”这时的莹晴,完全变了个人,难道这就是小说中的魔法,我吓呆了。忽然,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对我说:“璐雨恋陛下,您就是魔族的王,而现在在您面前的就是您的好朋友——神王莹晴。”“不可能吧,你在骗我,再说,你是谁啊?”我用心语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的。“您原来是喜欢捉弄人的,我是魔族的长老,您原来是以优异的魔法成绩当上了魔族公主,所以您就是魔王继承人。”说完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只感觉,过去的记忆突然又来了,口诀,场景。“啊!”我不禁叫了一声。莹晴以为我很怕,便马上把那些人解决了,过来安慰我,我的脑中产生了一个计划。“莹晴,你会魔法啊,教我嘛!”莹晴自己骂自己,怎么办,虽然是人类世界的好朋友,好吧,教她啦!“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不许告诉他人哦!”“好啊!”我的计划就是要学习魔法,她们肯定会找我的,隐瞒身份,到时候再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的作风。 
  一天下来,学了不少的魔法,莹晴跟我说:“现在你会魔法了,所以事事都得带着你。”我高兴极了。我的身上还有隐魔袋,当然她不会察觉我会魔法啦!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超级无敌坏蛋是会魔法的,反正我不怕。 
  莹晴说:“今天那些人是黑暗组织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统治地球,他们肯定在学校,我们要去上学了哦!”“好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向老爸提出要去上学,老爸开心死了,虽然自己的女儿学习成绩N好,但是去上学,那就更好了。我们去了枫樱中学,正好碰到了倒霉的家伙——洛宇辉,我心想,我今天是不是要倒霉? 
  进了班级,男生大叫起来,看来我和莹晴要化妆了,要不我会怎么样,对了,我还会魔法,马上把那些男生通通弄走了。洛宇辉察觉我会魔法,当然是刚学的。心里明白了,莹晴在教我的同时,教会我读心术了,我知道洛宇辉在想什么。 
  刚下课,我到洛宇辉的座位上,“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很愤怒的话语,“切,我当什么呢!只是人类世界的会魔法的家伙。”“喂!洛宇辉,你说话注意点,信不信我揍你。”莹晴帮我来了。“哇!神王都护着哎!你当你什么啊!”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上课时,可恶的洛宇辉把我的凳子上弄了图钉,我却不知道,还好,我的护身精灵玫瑰天使把凳子换走了,我坐下去才没事,要不,洛宇辉就要倒八辈子霉了。这时洛宇辉打了喷嚏。

周朝都城:林允示例换季穿架设军绿色造型豪气飒爽

接下来,我需要一个能高速旋转的东西。家中有什么能旋转的东西呢?电风扇?太大了。电脑主机的风扇?动力太小了。经过我三番五次地精挑细选,打蛋机是最完美的。我把家中的打蛋机拿过来,把木棒插进了打蛋机的双头……哇,旋转起来像龙卷风一样。周朝都城刚上四年级的我,总用那羡慕痴迷的眼光,看着那些弹琴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灵动敏捷的手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上下跳跃,紧接着如水的音乐便流淌出来,令人赞叹不已。那年暑假,我便让妈妈帮我报了钢琴班,年幼的我立下宏愿——我要当钢琴家。

周朝都城:放工情好老想找人口角架?怪办公室!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下。瞥了一下边上的同学,他们个个脸上带着微笑,我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只听民族排鼓敲了下鼓边,我们就开始打了,我们用力地挥舞着鼓棒。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18款雪佛兰科迈罗父亲黄蜂皓星超跑即兴车,GTX1070差点没拥有跑触动!《天国:挽回》露卡干用测试GTX1070差点没拥有跑触动!《天国:挽回》露卡干用测试,匪疾病苗期望落空,中药真能成为猪场的救命稻草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