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泰联合空军演习

高校新生阅兵场军训

礼仪的重要性:五角大楼纪念911恐袭

2019年11月15日 10:49


  比尔·克利亚是美国犹他州的一位中学教师,有一次他给学生布置了一道作业,要求学生就自己的未来理想写一篇作文。
  一个名叫蒙迪·罗伯特的孩子兴高采烈地开始写,用了整整半夜的时间,写了七大张,详尽地描述了自己的梦。梦想将来有一天拥有一个牧马场,他描述得很详尽,画—了幅占地200英亩的牧马场示意图,有马厩、跑道和种植园,还有房屋建筑和室内平面设计图。
  第二天他兴冲冲地将这份作业交给了克利亚老师。然而作业批回的时候,老师在第一页的右上角打了个大大“F”(差),并让蒙迪·罗伯特去找他。下课后蒙迪去找老师:“我为什么只得了F?”
  克利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毛头小伙,认真地说:“蒙迪,我承认你这份作业做得很认真,但是你的理想离现实太远,太不切实际了。要知道你父亲只是一个驯马师,连固定的家都没有,经常搬迁,根本没有什么资本,而要拥有一个牧马场,得要很多的钱,你能有那么多的钱吗?”克利亚老师最后说,如果蒙迪愿重新做这份作业,确定一个现实一些的目标,可以重新给他打分。
  蒙迪拿回自己的作业,去问父亲。父亲摸摸儿子的头说:“孩子,你自己拿主意吧,不过,你得慎重一些,这个决定对你来说很重要!”
  蒙迪一直保存着那份作业,那份作业上的“F”依然很大很刺眼,正是这份作业鼓励着蒙迪,一步一个脚印不断超越创业的征程。多年后,蒙迪·罗伯特终于如愿以偿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当克利亚老师带着他的30名学生踏进这个占地200多英亩的牧马场,登上这座面积达4000平方米的建筑场时,流下了忏悔的泪水。“蒙迪,现在我才意识到,当时我做老师时,就像一个偷梦的小偷,偷走了很多孩子的梦,但是你的坚韧和勇敢,使你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
  
  素材运用:
  老师的自以为是对于蒙迪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打击,正是因为这种判断,刺激、激励了孩子,更坚定地确立了他人生努力的方向。是的,有梦才会有期望,有期望才会有拼搏和激情,守住自己的梦,勇敢地走下去,你就会比别人提前到达成功的彼岸。
  话题拓展:谁偷走了我们的梦想


  日本江户时代,有一位名叫大愚良宽的禅师,他一生致力于参禅修行,不曾松懈过一天。
  他年老之际,一日,家乡捎来消息,他的外甥不务正业,成天吃喝玩乐,快要倾家荡产了,家乡父老希望这位和尚舅舅能大发慈悲救救外甥,劝他回头是岸,重新做人。
  于是,良宽禅师不辞辛苦,走了三天的路,回到久违的家乡。外甥见到和尚舅舅回来,十分高兴,恳请禅师留宿一晚。
  良宽禅师在俗家的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准备告辞离去,坐在床边穿鞋,两手却一直发抖,很长时间都系不好草鞋的绳带,外甥见状,蹲下来帮舅舅将草鞋绑好。
  这时,良宽禅师慈祥地对外甥说:“谢谢你了,你看,人老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好好保重自己,趁年轻的时候好好做人,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说完,良宽禅师头也不回地走了,对于外甥先前放荡的生活没有一句责备。那天以后,他的外甥再也不过花天酒地的浪荡生活,从此洗心革面,奋发向上。
  禅宗的教学法,有时是当头棒喝,有时是反诘追问,有时是有无不定,有时则暗示含蓄。总之,禅的教育,就是不说破,不说破才能全都是自己的。
  
  素材运用:
  禅师对外甥这种不说破的感化,应可给天下爱护儿女的父母们一些启示。吾人能否懂得这样的禅机呢?
  话题拓展:信念 勇气
礼仪的重要性
  日本江户时代,有一位名叫大愚良宽的禅师,他一生致力于参禅修行,不曾松懈过一天。
  他年老之际,一日,家乡捎来消息,他的外甥不务正业,成天吃喝玩乐,快要倾家荡产了,家乡父老希望这位和尚舅舅能大发慈悲救救外甥,劝他回头是岸,重新做人。
  于是,良宽禅师不辞辛苦,走了三天的路,回到久违的家乡。外甥见到和尚舅舅回来,十分高兴,恳请禅师留宿一晚。
  良宽禅师在俗家的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准备告辞离去,坐在床边穿鞋,两手却一直发抖,很长时间都系不好草鞋的绳带,外甥见状,蹲下来帮舅舅将草鞋绑好。
  这时,良宽禅师慈祥地对外甥说:“谢谢你了,你看,人老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好好保重自己,趁年轻的时候好好做人,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说完,良宽禅师头也不回地走了,对于外甥先前放荡的生活没有一句责备。那天以后,他的外甥再也不过花天酒地的浪荡生活,从此洗心革面,奋发向上。
  禅宗的教学法,有时是当头棒喝,有时是反诘追问,有时是有无不定,有时则暗示含蓄。总之,禅的教育,就是不说破,不说破才能全都是自己的。
  
  素材运用:
  禅师对外甥这种不说破的感化,应可给天下爱护儿女的父母们一些启示。吾人能否懂得这样的禅机呢?
  话题拓展:信念 勇气


  有一个人到山里去旅游,他坐在山路边休息时,脚腕被一只黄蜂蜇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发现那只黄蜂。他摸着脚腕上那个肿胀的包,心中感到非常恐惧。他曾经听人说过,这座山里生长着一种毒虺(huǐ,古书中的一种毒蛇)。它总是躲在暗处,只要有人从它旁边经过,它会突然跃起朝行人噬上一口,令人防不胜防。而且,他还知道被毒虺咬了之后,只要走出十步,便会丧命。
  想到这儿,那人的脚腕愈加肿痛了,开始传遍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他肯定自己是被毒虺咬了。幸亏当时他在听人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曾跟人家请教过解救的办法:只要原地不动,在心里默念“毒虺、毒虺”的咒语,到日落西山时,虺毒会自然解除。
  于是,他就站在那儿,默默地念着咒语。但是,他的内心仍然非常恐惧,因为他不敢肯定这个咒语是否灵验。从他身旁经过的那些游客,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他头晕目眩,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念了多少遍咒语,只是急切地盼望着日落。结果,还未等到日落,他就晕倒了。
  他被送入山下的医院救治,医生们经过检查后发现,他是因为中暑晕倒的。待他醒过来之后,医生问他中暑的经过,他告诉医生,他在山上游览时,可能是被毒虺咬了,所以他就用前人传下的那个办法,默念咒语解毒。
  医生听完忍不住笑了,告诉他:毒虺只是一个传说,而默念咒语解毒更没有科学依据。
  那个人惊讶地问:“难道山里没有毒虺吗?”
  医生说:“凡是居住在这座山里的人,包括他们的祖祖辈辈,还没有一个被毒虺咬伤的,更不用说是见到它了。”
  恐惧,是一种极容易传染的病菌。如果你的心理稍一脆弱,它就会趁机侵入你的身躯,使生活变得忧郁和怯懦。有许多失败者就是输在内心的恐惧上。
  
  素材运用:
  一个人只有学会抗拒恐惧,用正确的思想和自信的观念来做“解毒药”,才能够坦然面对脚下的路。
  话题拓展:战胜恐惧 心灵的解药
礼仪的重要性
  按下面的题目和要求写一篇文章。
  十五六岁,正值花季。我们率真;我们自信,我们积极进取,我们充满希望。在与亲人、同学、老师的交往中,在获取知识、参加活动的过程中,我们开始明白,生活中有成功,也有挫折、有欢乐,也有忧伤。我们学会了理解和分享,懂得了感恩和担当……在这个年龄,我们正书写着自己的人生篇章。
  请以“在我们这个年龄”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
  (1)可以写你的经历、见闻,也可以写你的思考、感悟。
  (2)可以大胆选择你能驾驭的文体,进行写作。
  (3)文中不要出现真实的地名、校名、人名等,否则会被扣分。
  (4)抄袭是一种不良行为,相信你不会照搬别人的文章,否则会影响你的成绩。
  (5)考虑到内容的充实,文章不少于500字。
  
  在我们这个年龄,节日是绿色的,梦想是红色的,笑是开心的,哭是认真的,心是真挚的,愿望像星星——很多很多,但也很容易陨落。
  在我们这个年龄,开始注意父亲的背影,开始留心母亲的面颊。我们早已脱离了他们的怀抱,却总也走不出他们的情怀。有时虽有叛逆,但更多的时候是理解了他们的期盼与希望。
  在我们这个年龄,不希望有人管却总有人来管;需要别人管时,又没有人管。喜欢跟着心走,然而总是碰壁。时间慢慢流逝,理智渐渐积累,挫折慢慢累积,经验渐渐铸就。
  在我们这个年龄,心底有爱,心头有伤。有理不清的情绪,有解不开的情网。或坐在窗前忧郁,或立在江边彷徨。那翻过山冈的风,吹动满山的树叶,独不能驱散我们满怀的怅惘。
  在我们这个年龄,是寻找翠绿的田野以备耕种的时候。这世上阡陌交通,而我们往往感觉无路可走。可我们很快就会知道,自己是命运的主人,自己是灵魂的舵手。在我们这个年龄,许多理想和期望也许总没有结果。然而,再高的山峰也挡不住我们理想的翅膀,再深的大海也淹没不了我们信念的帆舵。
  也许,终究会有一天,我们老了,睡思昏沉的时候,我们会倾听从儿童那里传来的春天般的歌声,渐渐地明白我们曾唱过的那支歌。
  在我们这个年龄,亲爱的朋友,不要什么都看破。生命苦短,路途坎坷。地平线总在遥远的地方,灯塔从不放弃诱惑。我们就向那里,坚强地走,勇敢地奔,仔细品尝生活,总有一分收获!
  
  点评:
  1、选取生活琐事,真实细腻。本文写青春期学生的种种矛盾的心结,显得真实生动,在情感表现上,体现出作者年龄段独有的纠结心绪,细腻真挚。
  2、文章形质兼美,和谐共生。本文每段开头都以“在我们这个年龄”起笔,形式基本相同,有重章之美,整篇段落排比的结构背后是小作者的惨淡经营,形式美与内容美的和谐有时就是这么简单。
  3、运用表现手法,文采斐然。本文运用排比、比喻、对比、对仗等表现手法,这些表现手法使得全文形象生动,文采飞扬。
  (刘磊)

礼仪的重要性:航拍甘肃张掖玉米晾晒场!

学习压力已经施加到不能再加了,可老师偏偏还要给我们增加压力,身为学习委员的我更是感到几分紧张。天天上下课端本子,发本子已让我厌倦,可有时我甚至嚼着一口饭就跑向办公室。可回去后,那喋喋不休的家长群里还在声称我们不给力。那到底怎样才叫给力?

礼仪的重要性
  1974年,我从美国回大陆探亲,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除和家人亲属欢聚外,也想找老朋友话旧。我听说丰子恺住在上海,自然想看看他。但我不知道他的住址。我便要陪同我的同志,带我去看他。那位同志却回答说,他从未听说过此人,无从问讯。我返美的翌年,在报纸上看到丰子恺在上海逝世的噩耗,深惜在上海时未能见到他,机会失之交臂,抱恨何如!
  我现在手头还保有他的两件纪念品:一是他在1939年从广西桂林到四川乐山的一帧小像;二是他在1947年从上海寄到台北,题为《好音》的一幅漫画。
  1936年我在英国进修,在上海和子恺分别,等我三年后返国时,已是遍地烽烟。我既不能回上海,只好直赴战时首都的重庆,再转往乐山武汉大学任教,而子恺也避寇到了桂林。我们好不容易重又取得联系,所以子恺信中便附寄一幅近照,以当晤面。那时,大家流离颠沛,在逃警报声中过日子,但心情都很愉快,抱有抗战必胜的信心。果然,八年抗战,由日本无条件投降而结束。
  胜利还都,台湾光复,我在1946年接受了台湾大学陆志鸿校长之聘,前往台北创立台大文学院。随后子恺也来到台湾举行个人画展。记得那时,我从上海带去一坛三十斤的绍兴酒,要请子恺来家便饭时开怀痛饮一回。他听说有好酒,便欣然接受我的邀请,但提出意见说,那坛酒打开就得吃完,单只我们两人恐无法消受。他劝我不如把那坛酒搬到开明书店(他下榻的地方),邀范寿康和开明的同人共饮,一次把它吃完。我只好遵照办理。他回上海的翌年,便寄给我这幅现在还挂在客厅中的《好音》。画的是两个人坐在茶馆品茶,前头挂着一个鸟笼,中有鸣禽正报好音。题款是“寄歌川琴如兄,子恺,丁丑春”。这是我所宝藏而未毁于战火的,唯一的子恺的画。子恺在1975年作古,这画也就变成了一幅古画。对物怀人,使我不禁想起我生平的事业,是和子恺的提携分不开的。
  现在让我从头细说吧。我在五四运动的第二年秋,前往日本求学,企图考上最后一年的公费。子恺迟我一年东渡。我考取东京高师,获得省公费,可以安心读书,完成学业。子恺进入川端洋画学校,学习西洋绘画。我原来也是想学画的,因为没有公费,只得放弃。子恺自费留学,不能居留太久,学了一年多便回国了。我们因所学不同,在东京时竟没有机会互相结识。
  我考取公费后,入学一年,到1923年暑假,便回国省亲。在上海遇到高师毕业的同学黄涵秋,他那时在新创办的上海立达学园任教,便介绍我给立达学园创办人之一的丰子恺相识,并邀我在学园便饭,同席除丰子恺外,还有朱光潜等人。席间,大家谈到章锡琛脱离商务印书馆,正计划另创开明书店,子恺邀我入股,所以我就成了开明天字第一号的股东。
  开明成立后,由子恺的老师夏丏尊任总编辑,丰子恺、王文川等人任编辑。初期以出版中学生读物为主,发行定期刊物《中学生》及综合性的《一般》杂志。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一般》上发表的。那是一个短篇小说,题名《诞生日》,由子恺采用,才有问世的机会,对我有莫大的鼓励作用,而引我走上文学的途径。
  我的第一本书,是英汉对照的《娱妻记》(英国哈代原作),也是子恺给我介绍到开明出版的,在排版时他亲任校对,为我的译文润色不少。以后我不但继续在开明出书,而且到1930年,夏丏尊还把我介绍到中华书局任编辑。这样一来,我有了固定职业,可以在上海留下来,投身出版界,开始了我的文笔生涯。这一切都是由子恺的热心援手而获致的。
  我在台湾一住就是十七年。1949年以后,台湾与大陆完全隔绝,连与家人通信的权利都被剥夺,当然留在大陆的子恺,也无法一通音问。1964年我应聘往新加坡教书,可以自由与家人亲友通信,但因不知子恺的通信处,也一直无法和他联络,满以为我亲自回大陆,一定可以看到许多隔别三十年的老朋友,不料在十年动乱中,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许多人受到摧残,有的甚至受到折磨,含冤死去。我们从海外回去的人,连自己的家属在和我们见面之前,都受到警告,不许透露生活实情,朋友更是不相见,所以我说要去看子恺,他们只好假装不知此人了。
  其实,在解放前,子恺已是“天下儿童识姓名”的,到解放后,他又任上海美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文联全国委员,上海国画院院长等职,在上海说不知此人,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听说子恺因为名气不小,目标也大,挨打挨斗,受了不少折磨,到1975年9月15日,病逝上海华山医院,终年77岁。
  子凯以漫画名世,文名为画名所掩。我很欣赏他的散文,从他的笔下透露出他的思想感情,真挚而富人情味。郁达夫评语说:“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灵达处反远出他的画笔之上。”
  他除了写散文随笔之外,又介绍了西洋美术和音乐,阐述了现代艺术的内容。他受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也是留日学西画和音乐的,后在杭州出家,世称弘一法师)的影响,信奉佛教,长年吃素(有次眼睛看不见了,吃黄油拌饭才好),绘有五部(护生画集》行世。
  子恺一生从25岁开始,直到逝世为止,都没有放弃过他的画笔,实实在在画了五十年的漫画。我们不能忽视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他以儿童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他由细心观察,体会儿童的感情,了解儿童的心理,进入儿童的世界。他认为成人想进入儿童的世界,必须要“真心地爱他们,他们笑了,我觉得比我自己笑更快活。他们哭,我觉得比我自己哭更悲伤。他们吃东西,我觉得比我自己吃更美味。他们跌一跤,我觉得比我自己跌一跤更痛”。
  他认为画儿童画时,要跳出自己的成人世界,进入儿童的天地,这时就会发现儿童生活中,有丰富多彩的题材,可供作画之用。尽管琐屑平凡的事,也可成为好题材,但无论何种题材,最好是不仅给人看看而已,还要能够使人看了要去想想。有他的一首小诗为证:
  泥龙竹马眼前情,琐屑平凡总不论。
  最喜小中能见大,还求弦外有余音。
  
  素材运用:
  丰子恺,一位游弋在诗书画的奇才,一生带有拳拳童心的赤子,一个学识渊博的艺术大师。他的漫画简易朴实,讽刺起来像一把温柔的弯刀;他的散文隽永含蓄,平淡之处又不乏深刻的感悟和哲理。
  回忆故人,本文没有波澜壮阔的事件,没有捶胸顿足的悲号,只是通过一支简洁朴实的笔,饱蘸着感情,便描绘出一个亲切丰满的形象。
  话题拓展:抹不去的记忆


  天地合而万物生,大自然厚德载物,却从不以造物主而自居。雨水润物无声,海水笑纳百川,水——以天下之至柔驰聘天下之至坚,却从不居功。清风徐来,带来阵阵花香,你甚至感觉不到空气的存在。这些自然万物无处不在,却温柔敦厚,不事张扬,而在自然中生长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骄傲呢?因此人要学会将自己“边缘化”,即不以自我为中心。
  只有当你不把自己当做世界中心的时候,你才能正确认识自己,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有跳出自我,才能认识自我。“天朝上国,物产丰盈,本不必与外夷互通有无”,清朝几百年来以“天朝上国”自居,闭关锁国,没有认识到自身各种弊病,从而日益落后于世界。后人再看历史,无不扼腕叹息,因为此时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东西方的差距。故跳出自我并审视自我,才能认识自我,并完善自我。
  不以自我为中心是一种谦卑的姿态,是一种优雅的风度。在三月份的日本九级特大地震中,日本民众充分展示出了这种姿态和风度。几千遇难灾民等待救援物资,可以想象当时他们心中的恐惧,以及生理上的饥饿、口渴等,令人惊讶的是,整个等待过程一直井然有序,十分安静,领取物资时也没有一个人插队,最后整个场地没有任何垃圾。他们没有一个人以自我为中心,每个人的生命,需求都是平等的。而在中国一些地方,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他人、集体的例子屡见不鲜。无论是个人还是民族,都需要学会尊重他人,不以自我为中心,保持自身的风度与姿态。
  不以自我为中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以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而不单从自身出发。或许你以为自己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是舞台的焦点,可在一个农民眼里,你只是个行为怪异的年轻人,远不及他的庄稼重要。或许你正逼着自己的孩子去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殊不知在他们的眼里,蓝天、白云、草地、游戏才能构成最美的童年。所以,在别人眼中你不一定耀眼,你要用他人的眼光看到自己的卑微。在孩子眼中你奉为金科玉律的东西可能一文不值,所以你要以孩子的眼光去找回自己的童真和快乐,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你将看到更绚丽的色彩。
  当你不再是世界的中心,你将明白众生平等,从此不再轻视一只蝴蝶,一片落叶,你将以谦卑的姿态、优雅的风度去生活,你将读懂无言的自然。
  
  点评:
  本文没有文采飞扬的诗词,没有信手拈来的名句,也不见刻意运用的修辞,然语言依然光彩夺目。如开篇的“雨水润物无声,海水笑纳百川”,整齐对应,大气生辉;“温柔敦厚,不事张扬”等句子,用词妥贴,概括精准;“后人再看历史,无不扼腕叹息”之类的句子,直指问题,犀利深刻;收束的一句“从此不再轻视一只蝴蝶,一片落叶”,则言辞华美,意旨鲜明。能信笔写出如此老到文字,可见考生功底较为深厚。
  (何艳辉)
礼仪的重要性

那是一个妹妹自己“加工”后的“礼盒”(其实是个鞋盒)。女孩打开一看愣了,里面的东西都那么似曾相识……女孩拿出里面的一张卡片,只见上面写着:to刘小希,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姐姐生日快乐!

礼仪的重要性:最多拉300吨!

那个小家伙,一进门就哇哇乱哭,把我吓了个半死。令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他们过来的时候不和我说一声,后来我姐说要吓吓我,恶搞一下。我问她妈妈为什么又生一个,她妈说自己也不知道,就这么顺其自然地生下来了。我想姐姐已经初二了,弟弟还这么小,好奇怪的组合呀!

礼仪的重要性

看着爸妈出去上班,我立马打开了电视,歪躺在沙发上,但心里还在遗憾玩不成游戏。在心不在焉中,一个上午就悄然溜走了,吃午饭时也感觉不合口味,玩乐高更是无精打采,索性躺在床上睡午睡,可结果怎么也睡不着……

礼仪的重要性:美MV-22跨太平洋飞行


  1974年,我从美国回大陆探亲,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除和家人亲属欢聚外,也想找老朋友话旧。我听说丰子恺住在上海,自然想看看他。但我不知道他的住址。我便要陪同我的同志,带我去看他。那位同志却回答说,他从未听说过此人,无从问讯。我返美的翌年,在报纸上看到丰子恺在上海逝世的噩耗,深惜在上海时未能见到他,机会失之交臂,抱恨何如!
  我现在手头还保有他的两件纪念品:一是他在1939年从广西桂林到四川乐山的一帧小像;二是他在1947年从上海寄到台北,题为《好音》的一幅漫画。
  1936年我在英国进修,在上海和子恺分别,等我三年后返国时,已是遍地烽烟。我既不能回上海,只好直赴战时首都的重庆,再转往乐山武汉大学任教,而子恺也避寇到了桂林。我们好不容易重又取得联系,所以子恺信中便附寄一幅近照,以当晤面。那时,大家流离颠沛,在逃警报声中过日子,但心情都很愉快,抱有抗战必胜的信心。果然,八年抗战,由日本无条件投降而结束。
  胜利还都,台湾光复,我在1946年接受了台湾大学陆志鸿校长之聘,前往台北创立台大文学院。随后子恺也来到台湾举行个人画展。记得那时,我从上海带去一坛三十斤的绍兴酒,要请子恺来家便饭时开怀痛饮一回。他听说有好酒,便欣然接受我的邀请,但提出意见说,那坛酒打开就得吃完,单只我们两人恐无法消受。他劝我不如把那坛酒搬到开明书店(他下榻的地方),邀范寿康和开明的同人共饮,一次把它吃完。我只好遵照办理。他回上海的翌年,便寄给我这幅现在还挂在客厅中的《好音》。画的是两个人坐在茶馆品茶,前头挂着一个鸟笼,中有鸣禽正报好音。题款是“寄歌川琴如兄,子恺,丁丑春”。这是我所宝藏而未毁于战火的,唯一的子恺的画。子恺在1975年作古,这画也就变成了一幅古画。对物怀人,使我不禁想起我生平的事业,是和子恺的提携分不开的。
  现在让我从头细说吧。我在五四运动的第二年秋,前往日本求学,企图考上最后一年的公费。子恺迟我一年东渡。我考取东京高师,获得省公费,可以安心读书,完成学业。子恺进入川端洋画学校,学习西洋绘画。我原来也是想学画的,因为没有公费,只得放弃。子恺自费留学,不能居留太久,学了一年多便回国了。我们因所学不同,在东京时竟没有机会互相结识。
  我考取公费后,入学一年,到1923年暑假,便回国省亲。在上海遇到高师毕业的同学黄涵秋,他那时在新创办的上海立达学园任教,便介绍我给立达学园创办人之一的丰子恺相识,并邀我在学园便饭,同席除丰子恺外,还有朱光潜等人。席间,大家谈到章锡琛脱离商务印书馆,正计划另创开明书店,子恺邀我入股,所以我就成了开明天字第一号的股东。
  开明成立后,由子恺的老师夏丏尊任总编辑,丰子恺、王文川等人任编辑。初期以出版中学生读物为主,发行定期刊物《中学生》及综合性的《一般》杂志。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一般》上发表的。那是一个短篇小说,题名《诞生日》,由子恺采用,才有问世的机会,对我有莫大的鼓励作用,而引我走上文学的途径。
  我的第一本书,是英汉对照的《娱妻记》(英国哈代原作),也是子恺给我介绍到开明出版的,在排版时他亲任校对,为我的译文润色不少。以后我不但继续在开明出书,而且到1930年,夏丏尊还把我介绍到中华书局任编辑。这样一来,我有了固定职业,可以在上海留下来,投身出版界,开始了我的文笔生涯。这一切都是由子恺的热心援手而获致的。
  我在台湾一住就是十七年。1949年以后,台湾与大陆完全隔绝,连与家人通信的权利都被剥夺,当然留在大陆的子恺,也无法一通音问。1964年我应聘往新加坡教书,可以自由与家人亲友通信,但因不知子恺的通信处,也一直无法和他联络,满以为我亲自回大陆,一定可以看到许多隔别三十年的老朋友,不料在十年动乱中,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许多人受到摧残,有的甚至受到折磨,含冤死去。我们从海外回去的人,连自己的家属在和我们见面之前,都受到警告,不许透露生活实情,朋友更是不相见,所以我说要去看子恺,他们只好假装不知此人了。
  其实,在解放前,子恺已是“天下儿童识姓名”的,到解放后,他又任上海美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文联全国委员,上海国画院院长等职,在上海说不知此人,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听说子恺因为名气不小,目标也大,挨打挨斗,受了不少折磨,到1975年9月15日,病逝上海华山医院,终年77岁。
  子凯以漫画名世,文名为画名所掩。我很欣赏他的散文,从他的笔下透露出他的思想感情,真挚而富人情味。郁达夫评语说:“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灵达处反远出他的画笔之上。”
  他除了写散文随笔之外,又介绍了西洋美术和音乐,阐述了现代艺术的内容。他受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也是留日学西画和音乐的,后在杭州出家,世称弘一法师)的影响,信奉佛教,长年吃素(有次眼睛看不见了,吃黄油拌饭才好),绘有五部(护生画集》行世。
  子恺一生从25岁开始,直到逝世为止,都没有放弃过他的画笔,实实在在画了五十年的漫画。我们不能忽视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他以儿童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他由细心观察,体会儿童的感情,了解儿童的心理,进入儿童的世界。他认为成人想进入儿童的世界,必须要“真心地爱他们,他们笑了,我觉得比我自己笑更快活。他们哭,我觉得比我自己哭更悲伤。他们吃东西,我觉得比我自己吃更美味。他们跌一跤,我觉得比我自己跌一跤更痛”。
  他认为画儿童画时,要跳出自己的成人世界,进入儿童的天地,这时就会发现儿童生活中,有丰富多彩的题材,可供作画之用。尽管琐屑平凡的事,也可成为好题材,但无论何种题材,最好是不仅给人看看而已,还要能够使人看了要去想想。有他的一首小诗为证:
  泥龙竹马眼前情,琐屑平凡总不论。
  最喜小中能见大,还求弦外有余音。
  
  素材运用:
  丰子恺,一位游弋在诗书画的奇才,一生带有拳拳童心的赤子,一个学识渊博的艺术大师。他的漫画简易朴实,讽刺起来像一把温柔的弯刀;他的散文隽永含蓄,平淡之处又不乏深刻的感悟和哲理。
  回忆故人,本文没有波澜壮阔的事件,没有捶胸顿足的悲号,只是通过一支简洁朴实的笔,饱蘸着感情,便描绘出一个亲切丰满的形象。
  话题拓展:抹不去的记忆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工程仅用22个月!,连云港渔船进港避风!,65岁老人与其冲突倒地致脑梗死!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