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加征关税!

现场组图来袭!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血液内硫离子严重超标!

2019年11月15日 21:22

一出来,感觉好温暖啊,我从来不知道夏天也这么让人舒爽。可过了一会儿,夏天的可怕炙热又回来了,让人烦燥。

每当到了花开的季节,当风儿拂过大地,蒲公英便四处飞舞,而随它飘落的港湾,一定会有着它最爱的人。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手心那温暖的气息!


  天地合而万物生,大自然厚德载物,却从不以造物主而自居。雨水润物无声,海水笑纳百川,水——以天下之至柔驰聘天下之至坚,却从不居功。清风徐来,带来阵阵花香,你甚至感觉不到空气的存在。这些自然万物无处不在,却温柔敦厚,不事张扬,而在自然中生长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骄傲呢?因此人要学会将自己“边缘化”,即不以自我为中心。
  只有当你不把自己当做世界中心的时候,你才能正确认识自己,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有跳出自我,才能认识自我。“天朝上国,物产丰盈,本不必与外夷互通有无”,清朝几百年来以“天朝上国”自居,闭关锁国,没有认识到自身各种弊病,从而日益落后于世界。后人再看历史,无不扼腕叹息,因为此时的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东西方的差距。故跳出自我并审视自我,才能认识自我,并完善自我。
  不以自我为中心是一种谦卑的姿态,是一种优雅的风度。在三月份的日本九级特大地震中,日本民众充分展示出了这种姿态和风度。几千遇难灾民等待救援物资,可以想象当时他们心中的恐惧,以及生理上的饥饿、口渴等,令人惊讶的是,整个等待过程一直井然有序,十分安静,领取物资时也没有一个人插队,最后整个场地没有任何垃圾。他们没有一个人以自我为中心,每个人的生命,需求都是平等的。而在中国一些地方,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他人、集体的例子屡见不鲜。无论是个人还是民族,都需要学会尊重他人,不以自我为中心,保持自身的风度与姿态。
  不以自我为中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学会以不同的眼光看待世界,而不单从自身出发。或许你以为自己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是舞台的焦点,可在一个农民眼里,你只是个行为怪异的年轻人,远不及他的庄稼重要。或许你正逼着自己的孩子去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殊不知在他们的眼里,蓝天、白云、草地、游戏才能构成最美的童年。所以,在别人眼中你不一定耀眼,你要用他人的眼光看到自己的卑微。在孩子眼中你奉为金科玉律的东西可能一文不值,所以你要以孩子的眼光去找回自己的童真和快乐,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你将看到更绚丽的色彩。
  当你不再是世界的中心,你将明白众生平等,从此不再轻视一只蝴蝶,一片落叶,你将以谦卑的姿态、优雅的风度去生活,你将读懂无言的自然。
  
  点评:
  本文没有文采飞扬的诗词,没有信手拈来的名句,也不见刻意运用的修辞,然语言依然光彩夺目。如开篇的“雨水润物无声,海水笑纳百川”,整齐对应,大气生辉;“温柔敦厚,不事张扬”等句子,用词妥贴,概括精准;“后人再看历史,无不扼腕叹息”之类的句子,直指问题,犀利深刻;收束的一句“从此不再轻视一只蝴蝶,一片落叶”,则言辞华美,意旨鲜明。能信笔写出如此老到文字,可见考生功底较为深厚。
  (何艳辉)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
  1974年,我从美国回大陆探亲,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除和家人亲属欢聚外,也想找老朋友话旧。我听说丰子恺住在上海,自然想看看他。但我不知道他的住址。我便要陪同我的同志,带我去看他。那位同志却回答说,他从未听说过此人,无从问讯。我返美的翌年,在报纸上看到丰子恺在上海逝世的噩耗,深惜在上海时未能见到他,机会失之交臂,抱恨何如!
  我现在手头还保有他的两件纪念品:一是他在1939年从广西桂林到四川乐山的一帧小像;二是他在1947年从上海寄到台北,题为《好音》的一幅漫画。
  1936年我在英国进修,在上海和子恺分别,等我三年后返国时,已是遍地烽烟。我既不能回上海,只好直赴战时首都的重庆,再转往乐山武汉大学任教,而子恺也避寇到了桂林。我们好不容易重又取得联系,所以子恺信中便附寄一幅近照,以当晤面。那时,大家流离颠沛,在逃警报声中过日子,但心情都很愉快,抱有抗战必胜的信心。果然,八年抗战,由日本无条件投降而结束。
  胜利还都,台湾光复,我在1946年接受了台湾大学陆志鸿校长之聘,前往台北创立台大文学院。随后子恺也来到台湾举行个人画展。记得那时,我从上海带去一坛三十斤的绍兴酒,要请子恺来家便饭时开怀痛饮一回。他听说有好酒,便欣然接受我的邀请,但提出意见说,那坛酒打开就得吃完,单只我们两人恐无法消受。他劝我不如把那坛酒搬到开明书店(他下榻的地方),邀范寿康和开明的同人共饮,一次把它吃完。我只好遵照办理。他回上海的翌年,便寄给我这幅现在还挂在客厅中的《好音》。画的是两个人坐在茶馆品茶,前头挂着一个鸟笼,中有鸣禽正报好音。题款是“寄歌川琴如兄,子恺,丁丑春”。这是我所宝藏而未毁于战火的,唯一的子恺的画。子恺在1975年作古,这画也就变成了一幅古画。对物怀人,使我不禁想起我生平的事业,是和子恺的提携分不开的。
  现在让我从头细说吧。我在五四运动的第二年秋,前往日本求学,企图考上最后一年的公费。子恺迟我一年东渡。我考取东京高师,获得省公费,可以安心读书,完成学业。子恺进入川端洋画学校,学习西洋绘画。我原来也是想学画的,因为没有公费,只得放弃。子恺自费留学,不能居留太久,学了一年多便回国了。我们因所学不同,在东京时竟没有机会互相结识。
  我考取公费后,入学一年,到1923年暑假,便回国省亲。在上海遇到高师毕业的同学黄涵秋,他那时在新创办的上海立达学园任教,便介绍我给立达学园创办人之一的丰子恺相识,并邀我在学园便饭,同席除丰子恺外,还有朱光潜等人。席间,大家谈到章锡琛脱离商务印书馆,正计划另创开明书店,子恺邀我入股,所以我就成了开明天字第一号的股东。
  开明成立后,由子恺的老师夏丏尊任总编辑,丰子恺、王文川等人任编辑。初期以出版中学生读物为主,发行定期刊物《中学生》及综合性的《一般》杂志。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一般》上发表的。那是一个短篇小说,题名《诞生日》,由子恺采用,才有问世的机会,对我有莫大的鼓励作用,而引我走上文学的途径。
  我的第一本书,是英汉对照的《娱妻记》(英国哈代原作),也是子恺给我介绍到开明出版的,在排版时他亲任校对,为我的译文润色不少。以后我不但继续在开明出书,而且到1930年,夏丏尊还把我介绍到中华书局任编辑。这样一来,我有了固定职业,可以在上海留下来,投身出版界,开始了我的文笔生涯。这一切都是由子恺的热心援手而获致的。
  我在台湾一住就是十七年。1949年以后,台湾与大陆完全隔绝,连与家人通信的权利都被剥夺,当然留在大陆的子恺,也无法一通音问。1964年我应聘往新加坡教书,可以自由与家人亲友通信,但因不知子恺的通信处,也一直无法和他联络,满以为我亲自回大陆,一定可以看到许多隔别三十年的老朋友,不料在十年动乱中,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许多人受到摧残,有的甚至受到折磨,含冤死去。我们从海外回去的人,连自己的家属在和我们见面之前,都受到警告,不许透露生活实情,朋友更是不相见,所以我说要去看子恺,他们只好假装不知此人了。
  其实,在解放前,子恺已是“天下儿童识姓名”的,到解放后,他又任上海美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文联全国委员,上海国画院院长等职,在上海说不知此人,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听说子恺因为名气不小,目标也大,挨打挨斗,受了不少折磨,到1975年9月15日,病逝上海华山医院,终年77岁。
  子凯以漫画名世,文名为画名所掩。我很欣赏他的散文,从他的笔下透露出他的思想感情,真挚而富人情味。郁达夫评语说:“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灵达处反远出他的画笔之上。”
  他除了写散文随笔之外,又介绍了西洋美术和音乐,阐述了现代艺术的内容。他受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也是留日学西画和音乐的,后在杭州出家,世称弘一法师)的影响,信奉佛教,长年吃素(有次眼睛看不见了,吃黄油拌饭才好),绘有五部(护生画集》行世。
  子恺一生从25岁开始,直到逝世为止,都没有放弃过他的画笔,实实在在画了五十年的漫画。我们不能忽视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他以儿童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他由细心观察,体会儿童的感情,了解儿童的心理,进入儿童的世界。他认为成人想进入儿童的世界,必须要“真心地爱他们,他们笑了,我觉得比我自己笑更快活。他们哭,我觉得比我自己哭更悲伤。他们吃东西,我觉得比我自己吃更美味。他们跌一跤,我觉得比我自己跌一跤更痛”。
  他认为画儿童画时,要跳出自己的成人世界,进入儿童的天地,这时就会发现儿童生活中,有丰富多彩的题材,可供作画之用。尽管琐屑平凡的事,也可成为好题材,但无论何种题材,最好是不仅给人看看而已,还要能够使人看了要去想想。有他的一首小诗为证:
  泥龙竹马眼前情,琐屑平凡总不论。
  最喜小中能见大,还求弦外有余音。
  
  素材运用:
  丰子恺,一位游弋在诗书画的奇才,一生带有拳拳童心的赤子,一个学识渊博的艺术大师。他的漫画简易朴实,讽刺起来像一把温柔的弯刀;他的散文隽永含蓄,平淡之处又不乏深刻的感悟和哲理。
  回忆故人,本文没有波澜壮阔的事件,没有捶胸顿足的悲号,只是通过一支简洁朴实的笔,饱蘸着感情,便描绘出一个亲切丰满的形象。
  话题拓展:抹不去的记忆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逾13万人受灾!

仲夏时节,您因积劳成疾,身患重病,不得不在家休养,我也理所当然地担起照顾您的重任,每天陪在左右,不曾远离。在你休息时,我也会看电视来打发时间,晚上便会跟你说起今日在电视里看见的有趣事情,你总是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
  1974年,我从美国回大陆探亲,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除和家人亲属欢聚外,也想找老朋友话旧。我听说丰子恺住在上海,自然想看看他。但我不知道他的住址。我便要陪同我的同志,带我去看他。那位同志却回答说,他从未听说过此人,无从问讯。我返美的翌年,在报纸上看到丰子恺在上海逝世的噩耗,深惜在上海时未能见到他,机会失之交臂,抱恨何如!
  我现在手头还保有他的两件纪念品:一是他在1939年从广西桂林到四川乐山的一帧小像;二是他在1947年从上海寄到台北,题为《好音》的一幅漫画。
  1936年我在英国进修,在上海和子恺分别,等我三年后返国时,已是遍地烽烟。我既不能回上海,只好直赴战时首都的重庆,再转往乐山武汉大学任教,而子恺也避寇到了桂林。我们好不容易重又取得联系,所以子恺信中便附寄一幅近照,以当晤面。那时,大家流离颠沛,在逃警报声中过日子,但心情都很愉快,抱有抗战必胜的信心。果然,八年抗战,由日本无条件投降而结束。
  胜利还都,台湾光复,我在1946年接受了台湾大学陆志鸿校长之聘,前往台北创立台大文学院。随后子恺也来到台湾举行个人画展。记得那时,我从上海带去一坛三十斤的绍兴酒,要请子恺来家便饭时开怀痛饮一回。他听说有好酒,便欣然接受我的邀请,但提出意见说,那坛酒打开就得吃完,单只我们两人恐无法消受。他劝我不如把那坛酒搬到开明书店(他下榻的地方),邀范寿康和开明的同人共饮,一次把它吃完。我只好遵照办理。他回上海的翌年,便寄给我这幅现在还挂在客厅中的《好音》。画的是两个人坐在茶馆品茶,前头挂着一个鸟笼,中有鸣禽正报好音。题款是“寄歌川琴如兄,子恺,丁丑春”。这是我所宝藏而未毁于战火的,唯一的子恺的画。子恺在1975年作古,这画也就变成了一幅古画。对物怀人,使我不禁想起我生平的事业,是和子恺的提携分不开的。
  现在让我从头细说吧。我在五四运动的第二年秋,前往日本求学,企图考上最后一年的公费。子恺迟我一年东渡。我考取东京高师,获得省公费,可以安心读书,完成学业。子恺进入川端洋画学校,学习西洋绘画。我原来也是想学画的,因为没有公费,只得放弃。子恺自费留学,不能居留太久,学了一年多便回国了。我们因所学不同,在东京时竟没有机会互相结识。
  我考取公费后,入学一年,到1923年暑假,便回国省亲。在上海遇到高师毕业的同学黄涵秋,他那时在新创办的上海立达学园任教,便介绍我给立达学园创办人之一的丰子恺相识,并邀我在学园便饭,同席除丰子恺外,还有朱光潜等人。席间,大家谈到章锡琛脱离商务印书馆,正计划另创开明书店,子恺邀我入股,所以我就成了开明天字第一号的股东。
  开明成立后,由子恺的老师夏丏尊任总编辑,丰子恺、王文川等人任编辑。初期以出版中学生读物为主,发行定期刊物《中学生》及综合性的《一般》杂志。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一般》上发表的。那是一个短篇小说,题名《诞生日》,由子恺采用,才有问世的机会,对我有莫大的鼓励作用,而引我走上文学的途径。
  我的第一本书,是英汉对照的《娱妻记》(英国哈代原作),也是子恺给我介绍到开明出版的,在排版时他亲任校对,为我的译文润色不少。以后我不但继续在开明出书,而且到1930年,夏丏尊还把我介绍到中华书局任编辑。这样一来,我有了固定职业,可以在上海留下来,投身出版界,开始了我的文笔生涯。这一切都是由子恺的热心援手而获致的。
  我在台湾一住就是十七年。1949年以后,台湾与大陆完全隔绝,连与家人通信的权利都被剥夺,当然留在大陆的子恺,也无法一通音问。1964年我应聘往新加坡教书,可以自由与家人亲友通信,但因不知子恺的通信处,也一直无法和他联络,满以为我亲自回大陆,一定可以看到许多隔别三十年的老朋友,不料在十年动乱中,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许多人受到摧残,有的甚至受到折磨,含冤死去。我们从海外回去的人,连自己的家属在和我们见面之前,都受到警告,不许透露生活实情,朋友更是不相见,所以我说要去看子恺,他们只好假装不知此人了。
  其实,在解放前,子恺已是“天下儿童识姓名”的,到解放后,他又任上海美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文联全国委员,上海国画院院长等职,在上海说不知此人,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听说子恺因为名气不小,目标也大,挨打挨斗,受了不少折磨,到1975年9月15日,病逝上海华山医院,终年77岁。
  子凯以漫画名世,文名为画名所掩。我很欣赏他的散文,从他的笔下透露出他的思想感情,真挚而富人情味。郁达夫评语说:“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灵达处反远出他的画笔之上。”
  他除了写散文随笔之外,又介绍了西洋美术和音乐,阐述了现代艺术的内容。他受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也是留日学西画和音乐的,后在杭州出家,世称弘一法师)的影响,信奉佛教,长年吃素(有次眼睛看不见了,吃黄油拌饭才好),绘有五部(护生画集》行世。
  子恺一生从25岁开始,直到逝世为止,都没有放弃过他的画笔,实实在在画了五十年的漫画。我们不能忽视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他以儿童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他由细心观察,体会儿童的感情,了解儿童的心理,进入儿童的世界。他认为成人想进入儿童的世界,必须要“真心地爱他们,他们笑了,我觉得比我自己笑更快活。他们哭,我觉得比我自己哭更悲伤。他们吃东西,我觉得比我自己吃更美味。他们跌一跤,我觉得比我自己跌一跤更痛”。
  他认为画儿童画时,要跳出自己的成人世界,进入儿童的天地,这时就会发现儿童生活中,有丰富多彩的题材,可供作画之用。尽管琐屑平凡的事,也可成为好题材,但无论何种题材,最好是不仅给人看看而已,还要能够使人看了要去想想。有他的一首小诗为证:
  泥龙竹马眼前情,琐屑平凡总不论。
  最喜小中能见大,还求弦外有余音。
  
  素材运用:
  丰子恺,一位游弋在诗书画的奇才,一生带有拳拳童心的赤子,一个学识渊博的艺术大师。他的漫画简易朴实,讽刺起来像一把温柔的弯刀;他的散文隽永含蓄,平淡之处又不乏深刻的感悟和哲理。
  回忆故人,本文没有波澜壮阔的事件,没有捶胸顿足的悲号,只是通过一支简洁朴实的笔,饱蘸着感情,便描绘出一个亲切丰满的形象。
  话题拓展:抹不去的记忆


  日本北海道出产一种味道奇特的鳗鱼,海边渔村的许多渔民都以捕捞鳗鱼为生。然而鳗鱼的生命非常脆弱,离开深海区,用不了半天就会死亡。奇怪的是,有一位老渔民捕捞的鳗鱼在返回岸边后还是活蹦乱跳的。而其他捕捞鳗鱼的渔民,无论如何处置捕捞到的鳗鱼,返回后都是死的。由于鲜活的鳗鱼价格要比死亡的鳗鱼几乎贵出一倍以上,所以没几年工夫,老渔民便成了远近闻名的富翁。周围的渔民却只能维持简单的温饱。老渔民在临终之时,把秘诀传授给了儿子。原来,老渔民的秘诀就是在整舱的鳗鱼中,放进几条叫狗鱼的鱼。鳗鱼与狗鱼是出名的“对头”。几条势单力薄的狗鱼遇到成舱的鳗鱼,便惊慌地在鳗鱼堆里四处乱窜,这样一来,反倒把满满一舱死气沉沉的鳗鱼全给激活了。
  
  素材运用:
  通常情况下,人都不喜欢对手,许多人甚至把对手视为心腹大患、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然而站在另一个角度想想,你会发现拥有一个强劲的对手,反倒是一种福分。因为一个强劲的对手,会让你时刻有危机四伏的感觉,会更好地激发起你的精神和斗志。
  话题拓展:对手的作用 精神和斗志 智者的选择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

即使明年,树叶会重新长出来,可这也不再是今年的树叶,它们是新生命的诞生。但迟早,它也会飘落。这不正是人奇妙的轮回吗?每一片树叶的飘落,不就是为了另一片树叶的新生吗?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美军二战名机还能飞


  80分是很多人热爱的扑克游戏,可是,为什么是80分,不是70分,也不是90分?
  有科学家曾经将人生的感受设定为从0到7的8个等级:0代表一无所有,生活绝望;7代表十全十美的人生感受。然后科学家们走访不同层次的人群,询问他们的人生感受。结果是:印度加尔各答的流浪汉的平均分值为2.9;而美国的百万富翁阶层的平均分值为5.8分。
  这说明绝大部分人很难走到悲喜两个极端。你以为流浪汉的生活很惨,感受应该是0分,他却顽强地活着,而且生活评价并不算特别低;你羡慕富翁的生活,但他们也没人认为自己的生活是满分。
  大致说来,人到了中产阶级以上,物质与金钱就与快乐脱钩了,即一个人月收入5000元时肯定比月收入1000元时快乐,月收入5000万元时却不一定比月收入1000万元时快乐。在金钱与快乐的关系上,满分为7时,5.8分是最合适的点——抛物线的顶点。
  
  素材运用:
  80分的启示是:满分为7的测验,你得了5.8分,折成百分制,就是80分出头。有能力到5.8分的人,走到满分好像也不难,因为能力摆在那里,但该放手时放手,反而是快乐的本事。
  话题拓展:快乐的态度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
  体系博大、思虑精纯的哲学名家不少,但是文笔清畅、引人入胜的却不多见。对于一般读者,康德这样的哲学大师永远像一座墙峭堑深的名城,望之十分壮观,可惜警卫严密,不得其门而入。这样的大师,也许体系太大,也许思路太玄,也许只顾言之有物,不暇言之动听,总之好处难以句摘。所以翻开任何谚语名言的词典,康德被人引述的次数远比培根、尼采、罗素、桑塔耶纳一类哲人为少。叔本华正属于这澄明透彻易于句摘的一类。他虽然不以文采斐然取胜,但是他的思路清晰,文字干净,语气坚定,读来令人眼明气畅,对哲人寂寞而孤高的情操无限神往。夜读叔本华,一杯苦茶,独斟千古,忍不住要转译几段出来,和读者共赏。我用的是企鹅版英译的《叔本华小品警语录》:
  “作家可以分为流星、行星、恒星三类。第一类的时效只在转瞬之间,你仰视而惊呼:‘看哪!’——他们却一闪而逝。第二类是行星,耐久得多。他们离我们较近,所以亮度往往胜过恒星,无知的人以为那就是恒星了。但是他们不久也必然消逝,何况他们的光辉不过借自他人,而所生的影响只及于同路的行人(也就是同辈)。只有第三类不变,他们坚守着太空,闪着自己的光芒,对所有的时代保持相同的影响。他们属于全宇宙,不像别人那样只属于一个系统(也就是国家)。正因为恒星太高了,所以他们的光辉要好多年后才照到世人的眼里。”
  叔本华用天文来喻人文,生动而有趣。叔本华的天文倒令我联想到徐霞客的地理,徐霞客在游太华山日记里写道:“未入关,百里外即见太华兀出云表;及入关,反为冈陇所蔽”。太华山就像一个伟人,要在够远的地方才见其巨大。世人习于贵古贱今,总觉得自己的时代没有伟人。凡高离我们够远,我们才把他看清,可是当日阿罗的市民只看见一个疯子。
  “风格正如心灵的面貌,比肉体的面貌更难作假。模仿他人的风格,等于戴上一副假面具;不管那面具有多美,它那死气沉沉的样子很快就会显得索然无味,使人受不了,反而欢迎奇丑无比的真人面貌。学他人的风格,就像是在扮鬼脸。”
  作家的风格各如其面,宁真而丑,毋假而妍。这比喻也很传神,可是也会被平庸或懒惰的作家用来解嘲。这类作家无力建立或改变自己的风格,只好绷着一张没有表情或者表情不变的面孔,看到别的作家表情生动而多变,反而说那是在扮鬼脸。颇有一些作家喜欢标榜“朴素”,其实朴素应该是“藏巧”,不是“藏拙”,应该是“藏富”不是“炫穷”。拼命说自己朴素的人,其实是在炫耀美德,已经不太朴素了。
  “‘不读’之道才真是大道。其道在于全然漠视当前人人都热衷的一切题目。不论引起轰动的是政府或宗教的小册子,是小说或者是诗,切勿忘记,凡是写给笨蛋看的东西,总会吸引广大读者。读好书的先决条件,就是不读坏书:因为人寿有限。”
  叔本华漫长的一生,在学界和文坛都不得意。他的传世杰作《意志与观念的世界》在他三十一岁那年出版,其后反应一直冷淡,十六年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滞销书大半是当作废纸卖掉了的。叔本华要等待很多很多年,才等到像瓦格纳、尼采这样的知音。他的这番话为自己解嘲,痛快的背后难免带点酸意。其实曲高不一定和寡,也不一定要久等知音。不过这只是次文化的现象,至于高文化,最多只能“小众化”而已。轰动一时的作品,虽经报刊鼓吹,市场畅售,也可能只是一个假象,“传后率”不高。判别高下,应该是批评家的事,不应任其商业化,取决于什么排行榜。这其间如果还有几位文教记者来推波助澜,更据以教训滞销的作家要反省自己孤芳的风格,那就是僭越过甚,误会采访就是文学批评了。
  
  素材运用:
  哲人的思想之光点亮了哲人的思想。作者以智慧的目光寻觅一位睿智哲人的思想精华,抒发了对一位伟大学者的无比景仰之情。
  叔本华是一位思想精纯、文笔清畅的哲人。“他虽然不以文采斐然取胜,但是他的思路清晰,文字干净,语气坚定,读来令人眼明气畅,对哲人寂寞而孤高的情操无限神往。”作者读出了叔本华的文章风格,读出了他高尚的人格,读出了他的品德,读出了他的思想光芒。
  在写法上,本文先引述后评议,平实的语言中蕴藏着深邃的思考。精当的类比,巧妙的比喻,荡气回肠的语言,使文章独具神韵。文章风格朴素,平中见奇,内涵丰富。
  话题拓展:高尚的人格

桂林室内设计师培训班:持刀男子袭击巴黎警察总局

我真的是个没有良心的孩子吗?这个问题一直围绕着我。或许我作文http://www.zuowen8.com并不是没有“良心”,只是因为面对生死离别,我不喜欢用哭来诠释自己的悲伤。右脸的刺痛感伴我入梦。日子不停地往前走,我还是如往昔那般悉心照料您。只是不再提那个小女孩,也很少再跟您说起一天的见闻,我怕触碰到您的痛,我怕我的哪句话又不小心伤了您的心,让您再度认为我是一个“没良心”的孩子,就这样默默地陪伴,直到您生命的尽头。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中国队不敌波兰队!,近距离感受细节!,被围殴记者付国豪今日回京!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