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灶房的房梁上,黑灰色的由烟雾结合而成的东西,有时会掉落下来打在人身上,让人很难清洗干净。然而,奶奶正是在这样的灶房中,做了一辈子的饭,烧了一辈子的柴火。
  如今,奶奶还在坚守着“岗位”,她习惯了在灶房里烧火做饭,尽管我们多次叫她烧“电”。对于家里早已配齐的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等厨房百货,奶奶都显得不屑一顾,她还是觉得,烧柴灶好些。
  灶房的年龄和奶奶差不多大,也许是奶奶对它产生了感情了吧。奶奶基本上在灶房里忙碌了一辈子,算得上一个恪守本分而地道的“家庭主妇”了。
  然而,因为灶房的原因,奶奶也没少吃苦头。也许当时修建灶房出了点问题,一到烧火做饭的时候,便会产生浓烟。整个灶房,便在这样的烟雾中,让人喘不过气,甚至让人涕泗横流。
  此外,家里的灶房还没有窗户,这让烟雾更加放肆,如洪水猛兽般卷土而来。那烟让人睁不开眼睛,有时会让人生发这样的感慨,吸烟者如果到这里来,那么,烟卷市场岂不会崩溃?奶奶已经被烟熏得习惯了,一张老妇人的黄脸,而目光却明亮有神。奶奶是最不怕苦的一个人,灶房中,总堆满了谷草或者干柴,以及一些干树叶。我知道,这都是奶奶跑到很远的林子去背回来的“战绩”。
  奶奶是极其节俭的一个人,总说用电烧太贵,不划算。也许,在奶奶的那辈人看来,时代的发展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依旧以保守的眼光观察着这个世界,他们受过苦难,受过摧残,深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
  奶奶也常说,灶房有灶房的好,一口大锅下放上两块柴木,饭菜都好。但谁又知道其中的艰难与痛楚呢?每当泪水被烟熏出来的时候,我总想,奶奶要是少点固执,那该多好。
  奶奶是忙完山上忙灶房,无论是喂猪还是煮饭烧火,灶房都是奶奶必经之地。
  几十年了,奶奶在灶房里忙忙碌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把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做到近乎极致,却从没有抱怨过。
  反而我却在不断地埋怨,这样的灶房,早该取缔。从灶房出来,我很少不是泪人儿。灶房照样在旁边一声不吭着,让浓烟熏黑房梁,熏黑墙壁,熏黑奶奶的脸与时光。然而,奶奶之于灶房,那种相依相伴的情感,又岂是我辈能够理解的呢。
  又到过年,灶房很热闹。尽管被烟熏,也不能赶走一家人的笑谈。
  奶奶坐在灶头前的小凳上,用火钳夹着柴木往灶头里送。
  火熊熊地燃烧起来,火光照亮了奶奶满是沧桑的脸庞。那看上去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却依旧在红色的火光下衬托其美丽的一面。
  父亲与其他两弟兄在烟雾中仿佛找到了更多的话题,整个灶房,不再是奶奶一个人情感的寄托,而今已蕴藏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温暖。
  只是灶房,我恨你不得,爱你也不得,你教我如何是好?
  车 站
  车站里,很闷。伤感,比人还多。
  我和母亲站在车站的最边缘,候车。距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母亲便说要去给我买一点东西。虽然我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硬要去。一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母亲变得如此执着。
  怎料,母亲一去,便不见回来。我看着墙上的时针疯狂转动,越来越紧张,母亲啊,你到底去了哪里。车站里离别的味道越来越浓,浓得快让人窒息。
  流动的人潮,源源不断。门口的那台机器不断重复地说着“大包小包请过安检”。一切都好像事先安排了似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离别。
  车站里,送行的人多于离开的人。
  我看到许多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舍,眼角淌满了泪水。我却不见我的母亲,我在人群里搜索了很久很久。她不是去买东西么?我开始担心起来,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我开始惶恐,抓紧手中的旅行箱,开始惧怕。我多么希望,她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要惊喜,妈,你就出来吧。难道,你是怕我看到你伤心的样子?
  车站依然很闷,让人透不过气。
  我想起了这些年来母亲辛苦打拼的岁月,想起了母亲脸上开始泛起的皱纹与日渐花白的头发,想起了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各种不易。此刻,母亲一词再一次在我心底烙下深深的印痕。所有感动,都汇聚于此。今生今世,我当用我全部的爱与感恩去回报我的母亲。
  车站开始变得更加拥挤,母亲怎么还不回来?
  车站如同发脾气一般,扇了我一个又一个耳光,扇得我心里深疼。直到,我看到母亲出现在车站门口。我急忙跑过去,母亲笑着,笑得很暖。我遇到过无数次离别时的悲愁,而此时,母亲的笑容,让我沉醉。她手中还提着一个塑料袋,我十分敏感地闻到了从塑料袋里飘出的荷包蛋香味。原来,母亲回家了。
  母亲说,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荷包蛋,我帮你拿了来。话音刚落,我一把抱住母亲,热泪盈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比泪水更来得直接,温暖。
  最后一分钟,我冲向列车。我不知道母亲以怎样的心情目送我的离开。我终究没有坐到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看到母亲最后的挥手。我终究带着母亲的祝福与爱走远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梦想。
  当我真正远离了车站,远离了村庄,远离了母亲,荷包蛋的清香也认真地开始漫起在空中,而我闻到的却是母亲深沉的爱。
  车票的烦恼
  每次离家,母亲总会唠叨良久。然而,一纸车票,却在母亲的唠叨里湿透了,我竟不知,湿透车票的是泪水还是汗水。
  就这样离开了。一次,又一次。
  从泸州到南充,只有一个站,买票时,你总在我身边。我目睹了你湿润的眼神,而我终将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说一句话。面对这如此静默、如此陌生的你,我想,离别有些突兀。
  车票还是那张,泸州到南充。一程,又是一程。
  到南充后,我发现箱包里塞满了泸州的特产,桂圆、黄粑,以及白糕等等。我又一次感到眼眶里暗潮汹涌。我把车票牢牢地拽在手心,忍着疼痛来到学校。我会记住母亲的话,好好奋斗。" />

天魔神谭15作文3000字 天魔神谭

冰冷公主VS冰山王子 [公主宝贝VS冰山?恶魔!(转载)作文2400字]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离群的小鸡,作文【离群的小鸡作文300字】"

2019年11月14日 06:31

zai小区里走liao一圈,又回到了矮牵牛旁。作文http://www.zuowen8.com再一次看向它们,但它们已重xin抬起头。花瓣bu在合在一起,一颗颗露珠顺着花瓣向下滑着,好似它们de眼泪,一duo朵小花不在东倒西歪,全部昂着头,向世界绽放出它们的笑容。

“哐哐当当”的洗碗声闯入我的耳朵,抬起疲惫的眼皮,模糊间看见了你nabu再年轻的背影。望着望着,思绪回到了很多年以前。那时的我是多么地依lai你啊。当你做家务时,我总是跑前跑后地跟在你脚边,追着你,跟你讲诉在学校中发生的趣事。你总是微笑地听着,时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你的背总是那么温暖,当你骑车送我上学时,我总是把头埋在你背后,即使北风再凛冽,也有爱的gao墙为我挡住寒风。两颗寒冷的心,在风中紧紧挨着,互相依偎取暖。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

如果你愿意,陪我去旅行吧,闭上眼睛,让我men一起神游在这一片无可替代的魅力之中吧。黑幕上,点点繁星闪现,伴着海浪的呼声作文http://www.zuowen8.com,戴上耳机,聆ting着属于这沙滩的古朴悠扬,婉转缠绵,沉醉吧,让这清澈凉爽的海水,抚过你内心的浮躁,这是繁杂世界中的一抹宁静,再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我要看清这海的真面目。夜朦胧,月光下的洗礼,回忆随feng飘零,思念很重,在这里重要的不仅是风景,还有你……

“玉阶生白露,夜久浸罗袜,却不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瞧呵,多么有趣的月哈,gang刚还拥有壮志豪情,转yan间,就变成了一位闭月羞花、chen鱼落雁似的少nv,娇滴滴的,“绿水净素月,月明白鹭飞。”,“青女素娥俱nai冷zuo文http://www.zuowen8.com,月中霜里斗婵juan。”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
  太阳风吹过白昼
  花朵寂寂 花心黯然
  星星眨着恼人的媚眼
  抛洒温xin不绝如缕
  灵动的爱相随左右
  心头荡漾情爱物语
  最初的爱蛇行而来
  洞开尘封的甜蜜
  冰凉而外在的教化
  只能是脉脉一wo中
  不合时宜的俗礼
  口角留香 吐气如兰
  招摇掠过情爱腹地
  走进同一条河流
  世俗盾牌纷纷锈蚀
  点滴之间零落成泥
  手臂挽着手臂
  任海枯石烂
  在时空隧道
  坦然相对 共风共雨
  岁月不经意一个趔趄
  神秘果便嚼不出滋味
  潘多拉的盒子
  倾覆在情感的方位
  情爱苦难闪烁寒光
  流言利刃捕食孤寂
  生活的苦难掷地有声
  情感的苦难无痕无迹
  夜莺在树梢头
  吟唱迷人的夜曲
  情爱花园依旧交织着
  松针稀落的幽径
  神秘的诱惑
  融合在白昼的笑涡里
  融合在起落的chao头上
  生命的彼岸不是爱的尽头
  生命的真实是爱的回归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红猴子的故事700字——红猴子的故事作文500字

纯粹de蓝,美得令人向往,que永yuan也解不开它的mi密……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

aiwujuli!


  淡淡de朝阳从远方升起,阳光照亮矮墙上的白雪。屋檐上滴落着雪水,“滴答、滴答”地落在款款流淌的千年运河之中。冬日,窄窄的河边小径上,三个身影在缓缓前行。漫步中,wo们正在寻找……
  冬日的早晨,恬静而美好,我拉着爸爸妈妈的手,相互依偎地走在运河河畔上。耳旁婉转的鸟鸣让宁静的清晨多了一丝活跃与热闹,零星的几只小鸟在空中飞舞,时而从空中滑下,时而向天空飞去,呢喃着,嬉戏着。它们放开歌喉,清脆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那可爱的身影在空中飞舞,在蓝天的衬托下,仿佛一幅美丽的春光图。
  跟着小鸟的脚步,我们走到湿润的泥土上,留下的脚印一浅一深,一大一小。我仔细凝视着身旁的小草:融雪过hou,晶莹的水珠伏在小草上,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柔柔的。清风拂过,水珠滚动着,从草中央一直滑到草尖上,摇摇欲坠地挂在上面,又悄然地落下,小草上留下一串银白。我欣赏着这微小的风景,它似一阵春风拂过心田,带给我久违的清新与自然。
  如此平凡之景,只因寻找而变得美丽,变得生动,它让我发现自然的爱,感动于与自然的融合。
  突然,一群小孩从远处跑来,嬉闹着,欢愉着,他们欢快地踩着泥地上残留的雪,“咔吱”“咔吱”,身后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他们三三两两地蹲下身,抓起一大把雪,揉成团,相互投掷,蓬松的雪球砸在彼此的背上、脸上,他们相互看看衣服上一朵朵盛开的“白雪花”,却丝毫不觉得疼和冷,笑声像快乐摇动的紫风铃,久久回荡。
  如此纯真活泼的画面,让我回忆起儿时的美好时光:跳皮筋,堆雪人,放风筝,踢毽子……小伙伴之间无话不谈,没有猜忌,没有欺骗,共同分享无忧无虑的快乐。天空收藏了我们纯洁的笑脸,微风拂去了我们欢乐的笑声,小溪送去我们美好的憧憬,雪地融化了我们活泼的天性。童年的生活就像细管里吹出的五彩泡泡,像沙滩边独一无二的贝壳,长大后,我们再次仰头欣赏,再次提篮寻找,才幡然领悟到,美好的日子已离开我们好久、好久。
  不知曾几何时,童年成了遥远,嬉闹成了回忆。如今的我,再也不能在暖阳下,美美地舔着棒棒糖,抚摸小猫咪暖暖的身子;再也不能偷戴爷爷的老花眼镜去寻找蜗牛留下的痕迹;再也不能去踩水坑,让溅起的水花打湿美丽的花裙子;再也不能……取而代之的,是繁重的学业,是厚重的书本,是鼓鼓囊囊的书包。伙伴之间不再亲密,“同学”一词又把我们推得好远,彼此之间似乎又变得陌生。“竞争”“淘汰”“考试”这些生硬的词语千百次地挤进我们的头脑,充斥着我们的心灵,让我们感到疲惫。生活麻痹了我们,使得我们的嘴角难以微微上翘,眼睛难以闪烁儿时的光彩。眼前的一幕,让我感到很矛盾,既欣喜眼前小孩嬉雪的场景,又担心他们长大之后会成为第二个“我”。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钱少不能买,买回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扎呀扎起来……”遐想之时,耳旁又传来了老爷爷老奶奶的歌声,他们正用独特的戏曲腔调歌唱生活,歌唱自然;以特殊的戏剧表演表达心情,表达情感。瞧!他们的剑舞静若伏虎,动如飞龙;他们的太极打得稳健有势;他们的腰鼓敲得欢腾热闹;他们的集体舞跳得节奏明快。运河两岸洋溢着老年人们幸福、自足的笑意,真可谓“夕阳无限好”啊!偶有一位老人哼着京剧,悠闲地踱着步,那振奋激昂、抑扬顿挫的旋律,那精神矍铄、惟妙惟肖的姿态,给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又抹上了一层厚重的历史沧桑感。
  顺着这京剧的声音向前走,在运河的近水平台上,一对老夫妇相互搀扶着,阳光将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他们缓缓地走过一座又一座石桥,正如他们走过的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和着微润的河风,带给他们的是一段又一段幸福的回忆。此时,太阳四周闪耀着美丽的光环,正如一枚充满爱的戒指。
  在美丽的朝阳里,幸福因这对老夫妇而弥漫开去。爸爸和妈妈抱着我,我发现原来幸福就是如此简单。它也许只是tie心的呵护,耐心的倾听;也许只是温馨的陪伴,轻声的问候;也许只是回眸的微笑,转身的面容。它不需要金钱的过分堆砌,虚伪的华丽包装,只要简简单单,纯洁暖人就好,而这也正是亲情的根本所在吧!我们常说家是温馨的港湾,是风雨之中的避港,是起航前的滑行道,的确,家的概念就是充满爱与亲情的地方。我们每个人都会拥有它,一生都将陪伴它,既从中获取幸福,又给予它幸福;既为受者,又为施者。然而,如今的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冲淡了亲情的清香,让我们难以感受到它的存在。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因清晨的漫步而有所触动,觉得能就这样陪同父母一起慢慢地走,很好,很温馨。我真希望一生都能陪父母漫步,直到永远。
  清晨的恬静,一幅幅温馨的画面,让我深深陶醉其中。多久没有这样静静地陪父母散步了?多久没有这样亲近自然了?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出现了。是啊,现代化的生活里,我们拥有很多,同时也失去了太多。生活就像一架天平,左边是金钱、物质、名利、虚荣,右边是亲情、友情、感恩、奉献,起初天平是平衡的,但随着欲望的膨胀,人们开始擅自移动砝码,为物质牺牲快乐,为金钱牺牲幸福,彼此之间只剩下赤裸裸的金钱利益关系。我不敢想象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如何能把自己转变成一个没有情感,不会表达的冷血动物。我想起了《项lian》中的女主人公,为了一场贵族的舞会,为了一条丢失了的假项链,为了展现自己一瞬的光彩耀人,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虚荣,竟付出了大半辈子的时光。美好的青春。如今的人们正在演绎着她的旧路,在琐碎的市井生活中,无限地满足自己的欲望,膨胀着自我的虚荣,他们的表情已不再丰富,心灵充斥着浮华。当人们放弃所有精神上的慰藉的时候,这架生活的天平已承载不了重物,将永远失衡。而这当中的孰得孰失,就只有我们自己最为清楚。
  我漫步于古运河畔,欣赏千年运河的风采。试想倘若没有了水的滋润,青荷便不再纯洁,柳条便不再婆娑,就连阳光也不再灿烂,而我们的生活正是少了运河水的纯净与透彻,少了那一份澄明和洁净。
  溯游历史长河,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墨客带给我们生活的启示。
  我欣赏陶渊明的归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如此恬然质朴的躬耕生活,简单又不失乐趣,纯朴又不失淡雅。朝与晨阳、翠鸟相伴,暮与夕阳、明月相随,将身心与自然融合在一起,远离尘世的喧嚣。生活在这样自然、率真的生活意境之中,并拥有一种超脱世俗的思想,陶渊明真正达到了“大隐于市”的境界。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

读书是多么惬意,又是多么地快乐。一盏孤灯、一本好书,就可以让我受到名家大师的熏醄,gan悟心ling成长的历程。这就像是一位好友,带你走近zhishi的森林,带你体验未知的新奇。坐看国家兴盛,笑谈人生沉浮,这zhong感觉美好、爽快。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祖国,生日快乐作文300字] 祖国生日快乐作文600字


  每年4月1日,除了愚人节的噱头,网上也会出现很多“哥哥想你”“哥哥安好”的话语。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会有一些人,似乎已在远去这个时代的路上,却总有人不停地请出他们来折射自己,寄寓哀思的同时更像是在重申一种信仰,比如黄家驹,比如张国荣。
  除了中途出去抽了根烟,我一下午坐在电脑前看完了这部长达171分钟的电影,这于我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是:电影时间虽长可每个画面都有血有肉,涉及的年代久却极具历史纵深感和代入感。几个核心人物的命运被大时代的变迁淘来洗去,有的依旧疯魔,有的渐渐偏离本心,有的在岸边跌入河中,有的苟活到十年hou继续唏嘘。也许陈凯歌也并非江郎才尽,只是这部片子标杆立得太高,他很难超越自己罢了。
  从师兄用烟qiang撬开嘴惩罚他、终于唱“对”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开始,程蝶衣也许就注定了自己的命运。刚进戏园子的时候,因为众人对他妓女母亲的嘲笑,他还可yi愤而烧衣,骨子里尚有少年的反叛和刚毅,但他给张公公的演出成功hou,他的心理状态就已经彻底失衡了,他对师兄的爱和师兄对他的爱,性质也就有了差异。画面闪过,小豆子和小石头变成了程蝶衣和段小楼。
  张国荣在尘土飞扬的民国北平第一次出现时,我们看到了一个风尘中顾盼生花的名优,全然不被世俗所侵。戏台之上,他是那个头戴玉簪、身着柔衣、腰飘锦绦的虞姬,四面楚歌的军帐中与霸王依依别离,人在戏中不辨雌雄,看得台下为之痴迷为之癫狂。可走下台来,他依然“不疯魔,不成活”。固然他也唱《贵妃醉酒》,也演《牡丹亭》,可想来他在现实中唯一想扮演的只有虞姬。当菊仙(巧的是亦是青楼女子)出现要抢走他的霸王的时候,戏服未褪的他摔门的动作直截了当地表现着他稚嫩的率真。而其后,某种意义上他出卖自己的灵魂给袁四爷,换回了那把多年前许下的定情信物剑,把剑送给段小楼的时候,对方却已经认不得了。
  近代史上的几次社会巨变轰然来临,优伶的命运在其中大抵浮萍不如。为了救段小楼,程蝶衣给日本人唱了戏,只是“戏痴”的他反而觉得青木是个懂戏的,日后的法庭上,他拒绝为自己辩护而说“他要是还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了。”他抽大烟麻痹自己,戒烟的痛苦过程中却慢慢与敌视的菊仙建立了亦姐亦母的感情。文革的那场批斗可谓是全片最后一个高潮。我们透过飘摇的火苗看着段小楼和程蝶衣的脸,一旁的红卫兵再三逼问,段小楼揭发了自己后,程蝶衣开始满嘴胡话,揭发了刚救出那把对自己意义重大的剑的菊仙。对他来说事实就是这样:自己爱的男人在身旁出卖自己,自己恨的女人却理解自己为他抢救物什,如此的心理落差他只有借助疯魔、借助戏中人物来逃避。而后来菊仙穿着出嫁的红衣吊死屋内,两个男人在屋外歇斯底里缠打的场景,触目惊心。
  十一年后,程蝶衣和段小楼为复出走台练习,还是那段如同他们人生的《霸王别姬》。段小楼逗他似的又让他背《思凡》,段故意唱,“我本是男儿郎。”他顺口地接道“又不是女娇娥”时,段只是说“错了,又错了”。强烈的逆光中程蝶衣似乎终于醒悟了,自己的一生即是在不断重复这样的错误。混淆了自己的性别,一次次妥协与选择。他拔出了那把曾是定情信物的宝剑,自刎。他和菊仙一样,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身着戏服的最美的时刻,将《霸王别姬》留在了最“风华绝代”的时候。
  其实演霸王的段小楼早有谶语:“唱戏得疯魔,不假。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这凡人堆里,咱可怎么活?”
  因为段小楼明白这一点,他走了一条与程蝶衣不同的路,正可应了那句“真虞姬,假霸王”。最初的时候,他风流机智地从妓院救下菊仙,国民军调戏台上的虞姬时他直接给人操家伙,得知蝶衣给日本人唱戏之后,唾他一脸,似真有几番霸王豪气,日后那个看见军人观戏不停下贱地鞠躬,当袁四爷以“反动戏霸”的身份被枪毙时、呆呆地说“就这么枪毙了”的他,似乎彻底沦为了一个平庸小市民的形象。矛盾冲突表现最激烈的仍是火堆旁的批斗会上,红卫兵揪着他的头逼他揭发程蝶衣时,他的揭发之语从支支吾吾到越说越顺,仿佛是他对这个时代的困惑与妥协。被逼问爱不爱菊仙时,他也只好说:不爱。动乱的时候他选择了一条现实的道路。在影片末尾,望着程蝶衣自刎的遗体,他撕心裂肺地喊出了“蝶衣”,末了又恍神地说“小豆子”,不知是不是他想起了少年时代,谁都没有变的最初时光,自己还是小石头,护着那个总唱错词的小豆子。
  文革毕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现象,产生了特定的戏剧般的冲突。而把段小楼那句话拿到当下来看,似乎具有更真实也更残酷的现实意义。少年时代的程蝶衣,有一颗纯粹的心,有一门以为自己会倾毕生之力去奉献的事业,有一个一直执着依恋的人。
  中年时代的段小楼,学会了向比自己位高权重的人妥协,学会了踩着别人保全自己,学会了圆滑与功利,可是在真实的人生里段小楼往往可以成为功利的既得利益者,而程蝶衣仍会被视作“戏痴”,被视为“疯魔”。
  其实年轻的时候未必不能搏一把,用少年意气冲散世俗浮气,也许就冲出了一片天地。倘若许久仍未成功,也不妨开始现实一点,哪怕略微功利一点,梦想的路毕竟是由现实铺就的,要唱霸王别姬,最好是在风华绝代的时候。
  可是疯魔者亦有之,他们的成就大都不在政坛商海,而在艺术界文化界,他们不迷恋成功学与人物传记,风华并没有随着风尘消散,绝代不成并不妨碍自吟一曲。
  我好像明白了本文开头的那个疑问,为什么有人每年都要纪念黄家驹和张国荣了。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

si月的春显然是微冷的,打哪er都有寒风袭过,引得一身瑟瑟。神速地踩着自行车,我走上“man漫”上学路。公路上虽不及车水马龙却也非寥寥无人。远望qian方,一个单薄而苍老的身影在微微颤抖,风中的他就像一个流浪汉,孤寂、伤怀。忽然,他的身体向右倒去。我惊于眼前这一幕,脚慢慢地改变了节奏。

顾维钧争夺山东主权:【琵琶弦外曲乱音作文1100字】 琵琶弦音


  每年4月1日,除了愚ren节的噱头,网上也会出现很多“哥哥想你”“哥哥安好”的话语。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会有一些人,似乎已在远去这个时代的路上,却总有人不停地请出他们来折射自己,寄寓哀思的同时更像是在重申一种信仰,比如黄家驹,比如张国荣。
  除了中途出去抽了根烟,我一下午坐在电脑前看完了这部长达171分钟的电影,这于我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是:电影时间虽长可每个画面都有血有肉,涉及的年代久却极具历史纵深感和代入感。几个核心人物的命运被大时代的变迁淘来洗去,有的依旧疯魔,有的渐渐偏离本心,有的在岸边跌入河中,有的苟活到十年后继续唏嘘。也许陈凯歌也并非江郎才尽,zhi是这部片子标杆立得太高,他很难超越自己罢了。
  从师兄用烟枪撬开嘴惩罚他、终于唱“对”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开始,程蝶衣也许就注定了自己的命运。刚进戏园子的时候,因为众人对他妓女母亲的嘲笑,他还可以愤而烧衣,骨子里尚有少年的反叛和刚毅,但他给张公公的演出成功后,他的心理状态就已经彻底失衡了,他对师兄的爱和师兄对他的爱,性质也就有了差异。画面闪过,小豆子和小石头变成了程蝶衣和段小楼。
  张国荣在尘土飞扬的民国北平第一次出现时,我们看到了一个风尘中顾盼生花的名优,全然不被世俗所侵。戏台之上,他是那个头戴玉簪、身着柔衣、腰飘锦绦的虞姬,四面楚歌的军帐中与霸王依依别离,人在戏中不辨雌雄,看得台下为之痴迷为之癫狂。可zou下台来,他依然“不疯魔,不成活”。固然他也唱《贵妃醉酒》,也演《牡丹亭》,可想来他在现实中唯一想扮演的只有虞姬。当菊仙(巧的是亦是青楼女子)出现要抢走他的霸王的时候,戏服未褪的他摔门的动作直截了当地表现着他稚嫩的率真。而其后,某种意义上他出卖自己的灵魂给袁四爷,换回了那把多年前许下的定情信物剑,把剑送给段小楼的时候,对方却已经认不得了。
  近代史上的几次社会巨变轰然来临,优伶的命运在其中大抵浮萍不如。为了救段小楼,程蝶衣给日本人唱了戏,只是“戏痴”的他反而觉得青木是个懂戏的,日后的法庭上,他拒绝为自己辩护而说“他要是还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了。”他抽大烟麻痹自己,戒烟的痛苦过程中却慢慢与敌视的菊仙建立了亦姐亦母的感情。文革的那场批斗可谓是全片zui后一个高潮。我们透过飘摇的火苗看着段小楼和程蝶衣的脸,一旁的红卫兵再三逼问,段小楼揭发了自己后,程蝶衣开始满嘴胡话,揭发了刚救出那把对自己意义重大的剑的菊仙。对他来说事实就是这样:自己爱的男人在身旁出卖自己,自己恨的女人却理解自己为他抢救物什,如此的心理落差他只有借助疯魔、借助戏中人物来逃避。而后来菊仙穿着出嫁的红衣吊死屋内,两个男人在屋外歇斯底里缠打的场景,触目惊心。
  十一年后,程蝶衣和段小楼为复出走台练习,还是那段如同他们人生的《霸王别姬》。段小楼逗他似的又让他背《思凡》,段故意唱,“我本是男儿郎。”他顺口地接道“又不是女娇娥”时,段只是说“错了,又错了”。强烈的逆光中程蝶衣似乎终于醒悟了,自己的一生即是在不断重复这样的错误。混淆了自己的性别,一次次妥协与选择。他拔出了那把曾是定情信物的宝剑,自刎。他和菊仙一样,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身着戏服的最美的时刻,将《霸王别姬》留在了最“风华绝代”的时候。
  其实演霸王的段小楼早有谶语:“唱戏得疯魔,不假。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这凡人堆里,咱可怎么活?”
  因为段小楼明白这一点,他走了一条与程蝶衣不同的路,正可应了那句“真虞姬,假霸王”。最初的时候,他风流机智地从妓院救下菊仙,国民军调戏台上的虞姬时他直接给人操家伙,得知蝶衣给日本人唱戏之后,唾他一脸,似真有几番霸王豪气,日后那个看见军人观戏不停下贱地鞠躬,当袁四爷以“反动戏霸”的身份被枪毙时、呆呆地说“就这么枪毙了”的他,似乎彻底沦为了一个平庸小市民的形象。矛盾冲突表现最激烈的仍是火堆旁的批斗会上,红卫兵揪着他的头逼他揭发程蝶衣时,他的揭发之语从支支吾吾到越说越顺,仿佛是他对这个时代的困惑与妥协。被逼问爱不爱菊仙时,他也只好说:不爱。动乱的时候他选择了一条现实的道路。在影片末尾,望着程蝶衣自刎的遗体,他撕心裂肺地喊出了“蝶衣”,末了又恍神地说“小豆子”,不知是不是他想起了少年时代,谁都没有变的最初时光,自己还是小石头,护着那个总唱错词的小豆子。
  文革毕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现象,产生了特定的戏剧般的冲突。而把段小楼那句话拿到当下来看,似乎具有更真实也更残酷的现实意义。少年时代的程蝶衣,有一颗纯粹的心,有一门以为自己会倾毕生之力去奉献的事业,有一个一直执着依恋的人。
  中年时代的段小楼,学会了向比自己位高权重的人妥协,学会了踩着别人保全自己,学会了圆滑与功利,可是在真实的人生里段小楼往往可以成为功利的既得利益者,而程蝶衣仍会被视作“戏痴”,被视为“疯魔”。
  其实年轻的时候未必不能搏一把,用少年意气冲散世俗浮气,也许就冲出了一片天地。倘若许久仍未成功,也不妨开始现实一点,哪怕略微功利一点,梦想的路毕竟是由现实铺就的,要唱霸王别姬,最好是在风华绝代的时候。
  可是疯魔者亦有之,他们的成就大都不在政坛商海,而在艺术界文化界,他们不迷恋成功学与人物传记,风华并没有随着风尘消散,绝代不成并不妨碍自吟一曲。
  我好像明白了本文开头的那个疑问,为什么有人每年都要纪念黄家驹和张国荣了。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单翼天使作文 单翼天使【4】作文100字,唱歌600字-唱歌作文400字,樱花情缘(九)作文1400字 樱花作文300字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