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干用好怎么调理6招帮你轻松养护肝

何以排毒畅通便此雕刻几个单方必看

大禹治水教案:区域乳企的困局:村儿子园牧场纯利年到来下滑副尽忽然告退

2019年11月20日 15:33

站在芙蓉花前,琉璃星光渐渐模糊了我的眼眶。“师法自然”我们真应该向一株芙蓉花学习,学习她的精神,学习她的永不言弃,学习她的默默积累,学习她始终拥有着努力向上、花开满树的梦想……


  “鬼,鬼又来了——”
  随着一声变了调的呼喊,叶府陷入了这个月第三次的恐慌中。庭院里满是纷乱的脚步声,晃动的暗红色手提灯笼后,闪过张惶跑出的幢幢黑影。厢房边骤然传来婴孩撕心裂肺的哭声,不知谁手里的油灯碰翻在地上,燎着了半条走廊的惊叫。
  “叶家啊,怕是招了什么东西了……”临街的老人坐在家门口,看着占了小半条街的叶府中一片慌乱,眯着眼,说得意味深长。
  叶府闹鬼的事儿已经传了半个月了,第一个撞见怪事的倒霉蛋是上夜的老王头。那晚老王头敲着梆子,望见水井里一轮明晃晃的满月,心生欢喜。他刚想过去照照,那黄澄澄的月影里突然浮出一个黑影,大约是庙里壁画上看到过的火焰纹样,像是巨大的巴掌上长着扭曲的手指,一挥摆就把井里的月亮打碎了。老王头骇得刚想喊,身边就起了一阵大风,有什么东西拔地而起冲天而去,他周身汗毛也跟着拔了起来冲天直立,一下子闭过了气去,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阳光灿烂地照在他身上。
  府里的人不是说他老眼昏花,就是说他肯定是在井台子上做了个梦。直到新来负责扫洒的小张说看到花丛里有五根巨大的镰刀样的东西一闪而过,吓得他丢下笤帚就跑,众人才有七分信了。但是还有人坚持是小张听了老王头的事儿瞎想,谁知道他是不是看见树枝里挂着的花剪子了。
  这次是第三次了,都说事不过三,可是众人心里的阴霾却越发阴沉得像要滴下水来。下人里私下传着,叶府是触了什么霉头,让这些各门各路的牛鬼蛇神都纷纷找上门。胆小的人已经开始试探着找账房结上个月的工钱,打算卷铺盖走人了。
  清晨,叶家所有的下人都聚集在庭院里,窃窃私语,人群最中间是昨夜撞了鬼的菜园子阿四。阿四瘫坐在地上,当时支撑他从后院跑出来的力量在见到第一个活人的那个瞬间就一下子从他身体里消失了。“阿四,那怪物是不是真的头上长着五根刺,尖尖的闪着光,每根都有镰刀那么大?”“老王头不是说他看到的是只水鬼么?鬼影似的,一转眼就没了,阿四你看见没?”阿四只是软在地上像一摊泥,两眼发直地摇着头。
  “大家不要听信谣言,都回去吧,啊。老爷日日夜夜供奉神龙,祥瑞天佑,必无鬼怪作祟……”府里的大管事出来安抚人心,“散了罢,散了罢,啊,老爷现在就在焚香祝祷呢……”这些话显然太单薄,人群躁动着,突然又围住了倒霉的阿四。
  “蛇,双头蛇……”这是阿四失了魂的嘴唇里翕动出的呓语,一夜来的第一句话。众人暗自疑惑,双头蛇?怎么又出来一个长条的怪物?
  “老爷!一道黑影往小小姐房间里去了!”
  这句远远传来的惊呼,比大管事一清早的苦口婆心管用多了,有人小声地喊:“蛇怪来了!”人群“嗡”地一哄而散。
  人群散尽的空旷庭院,一场大雨,瞬间倾盆。
  佛堂里是缭绕的沉水香,香炉顶上盘踞着鎏金的瑞兽,这种昂贵的香料正化成四爪蜃龙口中吞吐的云雾,穿过银线绣成的祥龙探海的帘幕,绕过蟠龙的立柱和二龙戏珠的画梁,飘进叶公的鼻端。叶公面前摆着龙形的酒爵,他恭敬地跪在神龙塑像的面前,焚香祝祷。谁都知道叶公是爱龙爱得发了痴的人,最近家宅不宁,叶公认定是自己对神龙的供奉还不够诚心,他跪倒在自己的神面前,喃喃自语,祈求神龙予他宽恕,赐他安宁。
  在叶公深深磕下第三个响头的时候,屋外响起宏大的水声。几乎是同时,一个侍卫的惊呼远远地传过来:“老爷!一道黑影往小小姐房间里去了!”
  他猛地站起来,衣袖拂倒了条案上的酒爵,酒从龙口里歪歪扭扭地淌了出来,从案上滴下,敲在蒲团前面那块他总是把前额虔诚地抵上去的地方,一声一声的。
  当然,叶公已经闯进浩大的雨声中,比起大雨,这点声音自然微小得听不到。
  叶公推开房门的时候手在抖。小玉是他最小的孩子,还不到四岁,是家中所有人的心头肉,软软糯糯的,话还说不清楚。这儿真的有怪物闯进去过吗?房门口的水晶珠帘颤也不颤一下,一颗颗安安静静地闪着光,像是小玉亮晶晶的充满稚气的眼睛。而阿四的眼睛,失了神,灰蒙蒙的,几乎没了人气儿……府里的老人们传言,有些妖怪是最嗜食童男童女的,尤其是公府侯门里娇生惯养的孩子……叶公不敢再想,冷汗混着雨水从他的额头流下去,流进眼睛。模糊中,他看到身后追随而来的侍卫们刀斧的寒光,坚硬的冷肃的光,是自己一贯的尊严和力量。他挥手示意侍卫和家丁跟紧自己,率先推门冲了进去。
  掀帘,推门,扑鼻而来的不是血腥气,而是孩童暖暖的奶香。他的小玉穿着前两天绣娘新做的粉色小绸衫,尚未束起的头发软软地垂着。她倚在窗下,正聚精会神地把一个拇指大的白色圆球往嘴里塞。看到爹爹来了,她眼睛一亮,嘴一咧,伸出两只肉乎乎的小手要爹爹抱,那个光润的圆球沾着她湿哒哒的口水,从绣着粉红小桃花的衣襟上滚落下来。
  屋里静极了,只有那颗珠子自顾自“啪嗒啪嗒”一弹一跳地滚到了屋角。叶公怔怔地站在门内一步,近乡情怯般不敢再动一下。他的小女儿甩着两条小短腿欢天喜地跌跌撞撞地朝他跑了过来。
  大胆的侍卫把屋角的珠子捡了回来交到主子手里,珠子触手冰凉,华光流转,不似凡尘俗物。
  “神龙啊——”叶公一见这颗珠子,双膝一屈,骤然直挺挺地跪在地上。
  在重重兵刀包围的房间里,往日威严的主人跪倒在空地上,跪倒在还不及自己小腿高的女儿前面,一贯束得整齐的长发在背后胡乱地散开,被暴雨淋湿成一缕缕的,狼狈地黏在皱成一团溅了泥点的衣衫上。他朝着还在微微晃动的窗扇发出从胸腔迸出的感激呼喊,背影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悲怆又喜悦,像是困兽得生的嘶吼。
  没有人看到,他一手把吓呆在自己面前的小人儿搂在怀里,一手紧紧攥着那颗异乎寻常的明珠,攥得青筋凸起,被雨水浸湿的脸上热泪纵横。那是失而复得和如愿以偿,他的神,终于真的眷顾他了。更无人注意,伴着叶公跪下的,恰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中最震颤最悠长的一声惊雷。
  “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骊龙颔下”,这句《庄子》里文绉绉的话,上至幕僚门客,下至扫洒仆妇,传遍了整个叶府。人人都知道,那几日里的双头蛇妄图袭击小小姐,是神龙感念老爷虔诚祈愿之心,现身赶跑了怪物,还将项下龙珠送予小姐护身。这是惊天的大荣耀,叶府中人将这当作一件奇事讲给自己的街坊好友听:“神龙的法力那是个大呀!老爷刚听说有妖怪,赶过去的时候那妖怪和神龙就什么也不见了。什么,您不信?那您去我们老爷佛堂里看呀,那龙珠就在香案前面供着呢!”大禹治水教案
  你相信眼缘吗?这个世界上有些人,虽然你只关注过她一眼,可你对她的感情却胜似多年相处。我曾经在一次户外活动上遇见过一个女孩,清爽干净的笑容,人瘦瘦的,话也很少,可我就是被她吸引,心里满是信赖的感觉。活动结束后,我以为我们会像两条相交直线,从此再无交点,还曾为此伤怀了好久。可就在一个普通的早晨,当我睡眼惺忪地在公交车站等车时,却又遇见了她,从此,我们像最亲密的朋友,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我们看过彼此为追赶公交车,像女汉子一样奔跑;笑过彼此在公交车上左摇右晃把果酱吃得满脸都是;也曾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傍晚,感受到彼此隐忍的心和晶莹的泪。可是,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也从未正式打过一次招呼,只有相遇时了然于心的相视一笑。我不知道是否是默契,我们也许都在猜测彼此的生活,但却从不试图打破这份美好。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机缘巧合陪伴着彼此。冬日里,再不情愿的早晨,我也不忍心辜负这场不曾约定的聚会;委屈苦恼时,一想到还有她这样默默守候,便觉得释然;迟疑颓废时,一想到她还在这里,便又信心满满。她是我生命里的陌生人,也是我生命里最亲密的朋友。如果你也遇见这样一个她,并能在某个不经意间和她重逢,恭喜你,你是幸运的。

从此,我与芙蓉结缘。她的每一种姿态,每一朵花骨朵儿,都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记忆。遗憾的是,芙蓉花开得极其缓慢。秋天,已渐渐深入。她依旧如初见般安静,宛如青涩的少女,眉宇间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不紧不慢,安安稳稳地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岁月静好。我有点为她着急,每次放学总会绕路去看看,盼望着可以拂得满身芬芳。可不管你急不急,每次相见,她总是固执地捂着脸,不紧不慢,不急不燥。相比之下,她的叶就活泼多了,新的叶子,一片接一片地抽出。作文http://www.zuowen8.com微风轻拂,每一片叶子都似有一个新的生命在颤动。她们交接在一起,手拉着手,将满身的绿,不间断地传递下去,无尽无穷。大禹治水教案一天清晨,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芙蓉花开了!是被晨风吹开的!她开得悄无声息,却没有一丝丝大意。洁白的花瓣向着阳光伸展着,露出了嫩黄的花芯,娇娇艳艳、不骄傲、不张扬,依旧保持着初见时的含蓄,却令人过目难忘。我被深深地震撼了!这就是“不喧哗,自有声”吧?我轻轻地低下面颊,深深地嗅着那清芬而醉人的花香。

大禹治水教案:疯了吧?巴盟壹女性车身加以装8组强大光灯夜里行车全程开展!

时光飞逝,光阴荏苒。直到10岁了,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感恩。参天大树不能没有根,万丈高楼不能平地而起,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大禹治水教案一出地铁口,我就看到了高大的东方明珠就像一根擎天柱一样矗立在远处。它被一群高楼大厦簇拥着,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挺拔。

太阳公公笑眯眯地戴上了云帽子,火辣辣的大地一下子变凉快了。小猴子从屋里溜出来,“噌”地跳到了大树上;小鸟欢快地唱起了歌,歌声是那样悦耳;小花和小草也展开了笑脸。大禹治水教案
  不想在乏味的冬日里刻意地去寻找阳光,每一汪水和每一株草都变得吝啬。干巴僵硬的冻土被踩在脚下,敏感的疼痛透过脚心直钻心底。呼啸的寒风里夹杂着恶魔要吞并万物的决心,沙尘四起,像是要抹煞我的单纯。空气干燥而冰冷,洁白纯净的雪花始终没有降下,要不然她也会为我补给能量,把浑浊的寒风抵挡在外。
  今日阳光竟是格外地好,穿过薄薄的雾气直达地面,照射在身上会有一种暖暖的得意。坐在广场空荡的亭子里,四周格外寂静,除了几位古稀老人下棋发出的声响,就再也捕捉不到任何讯息了。冥冥之中,冬天似乎总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慵懒:空气凝结,植物枯萎,生灵长眠……这种慵懒好似建立在冬天自身的领域,好多时候,或许这也是一种特有的别致风景。
  马路对面雄赳赳地矗立着一排高楼,不知道是谁家的窗户没有关严,几枝粉红的梅花俏皮地探出头来,为单调的世界平添了一丝光彩。记得上一次见梅花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在农村,屋前屋后都种满了梅花,每到寒冬时节,当万物凋零的时候,唯独它们还生机盎然、芬芳四溢,这里成了大人和孩子们的天堂。倘若在梅花旁驻足良久,梅花必定会无私地把自身怡人的香气给予你,那是一股飘荡在寒风里的暖流。
  母亲对梅花的喜爱是借助在照相上的。母亲说,这么美丽的花,要是能用它们来做布景照相该多好啊!可是那时候没有数码相机,照相成了一种难以实现的奢望。即使有机会到镇上赶集,母亲也只是会在照相馆的门前停留片刻,欣赏完摄像师摆设在门前的彩色照片后便黯然离去。记得那时候,柯达胶卷卖得相当昂贵,几张照片就要花上一二十块钱,而母亲的工资只有一两百元。母亲舍不得用几十块钱把自己的微笑定格在四方的照片里,她说,不照就不照了,那玩意儿不管吃不管喝,照了也没用。母亲虽这么说,可是我知道她心里难过,因为母亲也是女人,是个爱笑爱闹的姑娘。
  一天我刚从梦中醒来,就听到母亲对我说:“咱们去照相吧!”
  我向来是一个不爱照相的人,像讨厌被人冤枉一样讨厌照相,更何况那还得花一笔不小的费用,所以我一口否决了母亲的提议,还大嚷道:“要照你自己去照!”母亲再三请求,我还是没有答应,最后母亲黯然地离开了。吃晚饭的时候,母亲没有什么言语,三两下吃完后就回屋去了,我知道是我下午的言行伤害了她。晚上我躺在母亲的枕边,母亲竟轻轻地把我搂进她的怀里。母亲微微一笑对我说:“没事的。其实花多少钱都没关系,妈妈只是想和你一起照相,如果真让妈妈一个人单独照,我才不花那冤枉钱呢!”是啊,母亲只是想单纯地跟自己的孩子来张合影,而我却没有满足她这个小小的要求!
  很多年以后,游学在外,每当我看到梅花,就会想起我的母亲来。我后悔当初没有跟母亲在梅花下合影,后悔没有完成母亲最渺小的梦想,后悔用了呵斥的言语伤害了那位单纯的姑娘。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当时我跟着母亲拍了照,那么现在一定有一张照片藏在我的身边:一位慈祥的母亲半蹲在地上,旁边站着一位少年,正用单薄的嘴唇亲吻母亲微笑的脸颊,周围朵朵梅花开得正艳,犹如母亲无瑕的笑。
  这一年的冬天,我买了数码相机带回家,想尽情地给母亲拍照,只可惜老屋与梅花都早已不复存在了。可是母亲见到相机,还是像当年一样高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美丽极了。有时候我觉得,母亲就是为了照相而生的。我假装把相机架到眼前给她拍照,母亲竟自然地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来,每一种姿势都恰到好处,我根本无须多言。
  我问母亲这附近哪有梅花,母亲不解,我说:“我想让您站在梅花里照相……”母亲说,乡政府大门的广场前有。于是我们一同前往。
  到达乡政府的时候,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这是我和母亲没有想到的。洁净的雪花一片一片地飘洒着,此刻,一切都静得安详。
  乡政府大门前的梅花是种在花盆里的,大约有上百盆,被摆放成各种造型。我和母亲不约而同地选中了一个“心”字状的梅花圈。我让母亲进去。母亲很听我的话,乖乖地走了进去,站在梅花围成的爱心中央,露出质朴的微笑。我赶忙架起相机,“咔嚓”一声,母亲的身影定格在了我的画面里。母亲问:“照完了?”我说:“嗯。”她说:“真快。”我又让她换了一些姿势继续拍。拍着拍着,母亲不乐意了。母亲说:“我们能一起照吗?”这是时隔十几年后我再一次听到母亲对我说的话,我一口答应:“能啊,只不过谁来帮我们俩拍呢?”母亲东张西望,顺势从路边拉来了一位姑娘,夺去我手中的相机直接转交给了她,我摇摇头笑起来。
  母亲率先进了爱心梅花里,然后冲我喊话:“快进来呀!”看着母亲可爱的表情,我突然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把照相作为奢望的年代,还有,一位母亲最简单的梦想。我赶忙跑了进去,搂住母亲的肩膀,把头紧紧地贴住她的脸庞,和母亲一同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雪花依旧纷纷扬扬地飘洒着,梅花更加具有了韧性与芳香。伴随着“咔嚓”的声响,我完成了母亲十几年没有完成的梦想。还是当年那位疼爱孩子的母亲,那位爱闹爱笑的姑娘,还有她,潜藏了十几年的最美的微笑,如今一并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伴着鲜艳的梅花一同绽放。

大禹治水教案:爽快保湿神物采立即兴h2o+水芝澳大陆水润男士系列|h2o|水芝澳|男士

这时,一只麻雀扑棱一声飞起像个小精灵一会儿飞到这个竹枝上做客,一会儿飞到那个竹枝上做客。竹枝随着摇动着,水珠掉在我脸上身上,凉凉的,特别清爽。雨后的竹枝越发青翠得出奇!那翠绿的是刚发出的新枝,翠色柔柔,看着可爱、亲切,像个小娃娃晃动着脑袋;那青绿的是已发出的旧枝,青色盎然,活力十足,像爸爸般举着任性的小娃娃。大禹治水教案时光飞逝,光阴荏苒。直到10岁了,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感恩。参天大树不能没有根,万丈高楼不能平地而起,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

大禹治水教案:伊朗挟持要对波斯湾的美国军事基地发宗带弹攻击


  放羊的小孩说:“每次看到星空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特别渺小。”
  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
  从深圳的火车上下来时,迎接我的是强大的热浪和满口“热死里冒”的萍乡话。在火车上吃了一顿泡面和几个面包,到了晚上居然不饿。后来还是随众人去吃了饭,菜很好吃,正宗的萍乡味道,又辣又咸。我把那碗香菜牛肉吃了个干干净净——当然香菜我是不吃的。
  我清楚地记得发生过的任何一个细节,然后坐在破旧的椅子上,摇着大蒲扇,慢慢回忆,在外婆家的日子。这里清静、安宁,满眼的绿色,淳朴,原汁原味。所有人都作息规律,六点半起床七点二十吃早饭。晚上准时看《新闻联播》,出来乘凉,九点睡觉。像最初的世界,简单,不复杂。很容易适应,但也很容易厌倦。
  睡前,我重新把在深圳写的那几段话看了一遍,突然觉得离现在的自己好遥远。那些不争气,那些莫名的愤怒,还有暗暗给自己的鼓励。从远方的海边城市扑打过来的气息,从膝盖一直冲到脑门顶上。看星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渺小。
  又这样,过了那么久,都不知道日子怎么就过去了。我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很无能的人。我站在城市之中,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街道,总是觉得无法融入。你在期待融入吗?我也问过自己。但我总是摇头,又摇头。不知道。我越来越害怕辜负爸妈对我的期望,越来越怕一不小心辜负别人。记得我念高二的时候有个男生对我说:“我活到二十五岁就去死。”我嘲讽地对他笑。他认真说:“人生没什么意思。但我现在舍不得,我要活到二十五岁还觉得没意思我就去死。”我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我一直记得他。
  去年我到深圳,孤零零的三个月。我深知孤独可耻,那时我想,我要有栋房子。你明白吗?对未来不抱有任何期待的感觉。我们哭,我们笑,悲伤或者流泪。我们走在路上,有时一个人,有时很多人,我们就是万家灯火中的那一抹夜色,灯光都不算。我们去爱一些人,去恨一些人,我们根本什么都不懂。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了很久,每到天亮的时候睁开眼睛,会觉得很无力。我们想要变得有力量,我想要变得有力量。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卑微。我甚至觉得自己活在别人的恩典里面。你不理我,我就很慌张。现在我敢认真承认,我很脆弱,真丢脸。炎热的午后,我不开风扇和空调,躺在床上,听《黑暗之光》。海浪的声音扑打而来,安静又清晰,缓慢而持久,我觉得很美好。前几天我去看了海,车开过高架桥、飞机场、轨道、路口红绿灯,弯弯曲曲像是没有尽头的山路。进入海峡时,远远望见沿海线,司机停下来问路,我们打开车门,闻到了海风的味道,又咸又腥。风很快吹乱了头发。海是绿色的海,更远处要蓝一点。宽阔,浩大,深远流长。那一刻我觉得,什么事情都不是问题。
  去看葵花那天,我和表妹两个人冒着大太阳走了很远的路,转了三趟车。其中有一趟车我跑上去问是不是去竹子林的时候,售票员白了我一眼,很是莫名其妙。过了一站,我跳下那辆车,重新走回上一个车站,又开始等车。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害怕起别人的不友善。到了目的地,所有的机械因为高温都停止了运作,我很失望,又累得不行,在路边的凳子上坐一会后,身上开始长红色的包。后来在教堂,我已经过敏很严重,迫切地想要回家。往外走的时候碰到一对情侣,男生拿了单反相机在拍照,女生浑身上下都是名牌,高挑又漂亮。我知道那个女生看了我一眼,很不经意的优越感。对,我背着打折买的运动包,我穿着六十块一件的T恤和廉价的帆布鞋,在这里随随便便买个太阳镜都一千好几的地方。我就是在那一刻意识到我什么都没有,我除了年轻什么都没有。我抱着廉价的青春,花着亲人的钱,景点里最便宜的十五块钱一只的冰淇淋我舍不得买。我没办法像之前一样说出“那又怎么样”。我在乎,因为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年轻多好,可年轻同样让人狼狈。
  我经常在想一个问题: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这是个不接受奇迹的世界。
  我把一切理清楚,心情好了很多,内心坦荡荡的。不好的东西,就让风吹干、晾制,日后变成最苦的一杯酒,在以后的日子慢慢回味品尝苦涩,但是回味无穷。
  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一步登天,任何风采后面,都有心酸;任何从容背后,都有一万次的手足无措。哭得泣不成声之前,也一定有让你笑得手舞足蹈之时。“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第一道光降临之前,一定都是无边黑暗。不能杀死你的东西,日后一定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回来后,短暂休息一日,就收拾东西来到了外婆家。好像快有十年了,我没在外婆家过过暑假。时间果然残酷流逝,不给人回头观望的机会。只是还好,这里一切都没有变。时间对我们残忍的同时,好像也对安宁的东西特别宽容,又或许是拿它没一点办法。
  早晨起床,外婆偷偷把我们的衣服洗了,做好饭,等我们睡到自然醒。午饭后半只西瓜,拿勺子挖着吃。外婆家除了种西瓜还种香瓜和圣女果,晚上有荔枝。凉风习习,暂且可以忽略掉烦人的蚊子。
  这里一切都很安静。房屋旁边有一口大塘,水面波澜不惊,鱼儿悄悄跃出水面,轻轻泛起涟漪。我在一片宁静中,清晰听到海水的声音,“哗——哗——”慢慢冲打着沙滩。
  我想给你一个晚风习习、潮来潮往的未来。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漯河市副市长徐汇川调研沙澧河二期景不清雅工程,违反掉落前锋,当着到来后卫,异样是保罗,同成员给的薪资差距此雕刻么父亲?,父亲装置街马草地脊社区展开环境保健整顿治水活触动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