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冒雨观看!

检方提前介入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黑鹰"完全体!

2019年11月19日 03:31


  知识的丰富,认识的提高,情感的加深,习惯的养成……都要经历天长日久的坚持:一点一滴的积累。请以“日积月累”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1)将题目抄写在答题卡上。
  (2)文体不限(除诗歌外)。
  (3)字数在600-1000。
  (4)作文中不要出现所在学校的校名或师生姓名。
  
  “快!起床了。”还在熟睡中的我被奶奶从梦中唤醒。“今天不是要考试吗?”妈妈提醒着。我一下子坐起来,飞快地穿上衣服,洗漱完毕,就要走。“还没吃饭啊!”奶奶拦住我。“今天中考!”“什么考,也得吃了饭,时间不是还早着吗?”奶奶分不清考试和中考,但她却记得每天做好早饭,准时叫我起床。我来到桌前,显然今早奶奶更精心准备了早饭——几片烤好的面包,一个煎得金黄的鸡蛋,一碗香香的苞米粥。在这饭菜的香气里凝聚着多少奶奶的爱啊!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就把我送到郊区奶奶家。奶奶为了照顾好我,每天都会变着样做饭给我吃。每天早晨那散发着苞米香的粥就会把我从梦中唤醒,“奶奶!我要喝三大碗。”在我的呼喊中奶奶乐颠颠地给我端上苞米粥,当然少不了一碟自家腌的小菜,还有那来自“草源”纯绿色的鸡蛋。端午时,奶奶会把那散发着淡淡苇叶香的粽子塞进我的嘴里。“奶奶!怎么这么甜?”当我吃到一颗有枣子时,我会惊叫起来。“我孙子真有福气,吃到枣子甜一年啊。”奶奶乐呵呵地说,慈祥的脸上满是浓浓的爱。
  在奶奶的呵护下我渐渐长大,那温馨的饭菜香让我难忘。
  为了上学,我随父母来到了市里。都市的繁华,父母的呵护,令人垂涎的快餐,这些都不能让我忘记奶奶,多少次在梦里我都会大喊着奶奶,“奶奶!我想你,我想吃你做的菜。”
  终于有一天,我呜咽着打通了奶奶的电话。“好孩子,别哭,奶奶给你做饭吃。”奶奶那边也有些哽咽。谁想第二天奶奶就来了,还拎着大大小小的布袋。“快!尝尝,今年的枣特甜。”红红的大枣如玛瑙,浓浓的枣香醉了我的心。奶奶在我们家住下了,虽然奶奶并不喜欢住在城里,但奶奶还是住下了。每天都会有香甜的饭菜,都能看到奶奶慈祥的脸。
  “快吃吧!饭菜快凉了。”奶奶催促着。“嗯!”我低头吃起来,满口的清香。是奶奶的爱化作这无限的饭菜香,我便是在奶奶的爱中快乐成长。
  
  点评:
  1、时间集中,内容充实。文章从奶奶做好早餐叫“我”起床吃饭写起,然后从香香的饭菜中回想起以前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光,以及后来离开了奶奶,再以及如今为何又与奶奶在一起等,这些均是在“我”吃早餐时所想,然后文章又以奶奶催“我”吃饭止,时间上紧凑,而容量极大。
  2、细节描写,生动传神。本文的不少人物描写都可圈可点,笔下的人物立体感很强。比如写第二段的回忆中,写奶奶“乐颠颠地给我端上苞米粥”,其中“乐颠颠地”这一神态描写准确地表现了奶奶为孙子做早餐的快乐,表现了奶奶的爱。文中诸如此句的还有很多。
  3、剪裁恰当,真情动人。本文从祖孙间的大量故事里仅选取了一类素材,就是与饭菜相关的素材。从香香的饭菜这一独特的角度来表现奶奶对“我”的爱,以及“我”对奶奶的依恋,视角独特,切入点具体而巧妙,真情动人。
  (潘喜凤 宋文刚)


  知识的丰富,认识的提高,情感的加深,习惯的养成……都要经历天长日久的坚持:一点一滴的积累。请以“日积月累”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1)将题目抄写在答题卡上。
  (2)文体不限(除诗歌外)。
  (3)字数在600-1000。
  (4)作文中不要出现所在学校的校名或师生姓名。
  
  “快!起床了。”还在熟睡中的我被奶奶从梦中唤醒。“今天不是要考试吗?”妈妈提醒着。我一下子坐起来,飞快地穿上衣服,洗漱完毕,就要走。“还没吃饭啊!”奶奶拦住我。“今天中考!”“什么考,也得吃了饭,时间不是还早着吗?”奶奶分不清考试和中考,但她却记得每天做好早饭,准时叫我起床。我来到桌前,显然今早奶奶更精心准备了早饭——几片烤好的面包,一个煎得金黄的鸡蛋,一碗香香的苞米粥。在这饭菜的香气里凝聚着多少奶奶的爱啊!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就把我送到郊区奶奶家。奶奶为了照顾好我,每天都会变着样做饭给我吃。每天早晨那散发着苞米香的粥就会把我从梦中唤醒,“奶奶!我要喝三大碗。”在我的呼喊中奶奶乐颠颠地给我端上苞米粥,当然少不了一碟自家腌的小菜,还有那来自“草源”纯绿色的鸡蛋。端午时,奶奶会把那散发着淡淡苇叶香的粽子塞进我的嘴里。“奶奶!怎么这么甜?”当我吃到一颗有枣子时,我会惊叫起来。“我孙子真有福气,吃到枣子甜一年啊。”奶奶乐呵呵地说,慈祥的脸上满是浓浓的爱。
  在奶奶的呵护下我渐渐长大,那温馨的饭菜香让我难忘。
  为了上学,我随父母来到了市里。都市的繁华,父母的呵护,令人垂涎的快餐,这些都不能让我忘记奶奶,多少次在梦里我都会大喊着奶奶,“奶奶!我想你,我想吃你做的菜。”
  终于有一天,我呜咽着打通了奶奶的电话。“好孩子,别哭,奶奶给你做饭吃。”奶奶那边也有些哽咽。谁想第二天奶奶就来了,还拎着大大小小的布袋。“快!尝尝,今年的枣特甜。”红红的大枣如玛瑙,浓浓的枣香醉了我的心。奶奶在我们家住下了,虽然奶奶并不喜欢住在城里,但奶奶还是住下了。每天都会有香甜的饭菜,都能看到奶奶慈祥的脸。
  “快吃吧!饭菜快凉了。”奶奶催促着。“嗯!”我低头吃起来,满口的清香。是奶奶的爱化作这无限的饭菜香,我便是在奶奶的爱中快乐成长。
  
  点评:
  1、时间集中,内容充实。文章从奶奶做好早餐叫“我”起床吃饭写起,然后从香香的饭菜中回想起以前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光,以及后来离开了奶奶,再以及如今为何又与奶奶在一起等,这些均是在“我”吃早餐时所想,然后文章又以奶奶催“我”吃饭止,时间上紧凑,而容量极大。
  2、细节描写,生动传神。本文的不少人物描写都可圈可点,笔下的人物立体感很强。比如写第二段的回忆中,写奶奶“乐颠颠地给我端上苞米粥”,其中“乐颠颠地”这一神态描写准确地表现了奶奶为孙子做早餐的快乐,表现了奶奶的爱。文中诸如此句的还有很多。
  3、剪裁恰当,真情动人。本文从祖孙间的大量故事里仅选取了一类素材,就是与饭菜相关的素材。从香香的饭菜这一独特的角度来表现奶奶对“我”的爱,以及“我”对奶奶的依恋,视角独特,切入点具体而巧妙,真情动人。
  (潘喜凤 宋文刚)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米莉吃完早餐,就来到街上逛街。 
    “快来看看啦!免费的钢琴演奏啦”几个女生一边喊,一边发广告。米莉拿着一张广告一看,竟然有免费的钢琴演奏,天上怎么会掉下一个这么大的馅饼呢?算了,还是去看看吧!米莉心想。 
     吃过早饭,米莉就来到了钢琴演奏的会场,一个女孩在舞台上弹琴。听了一会了,米莉有点儿头晕。突然,周围的人都向米莉走来,看上去好可怕。米莉差点儿被他们捉住了。“哈哈哈,人鱼公主终于现身了!”在舞台上弹琴的女孩突然笑了起来。“橙色珍珠歌星。”米莉变身了。“七彩的微风……”米莉唱完了歌,对水妖一点用处都没有。“呀!你唱完了,那好,轮到我反击了。去吧,大水蛇。”那个水妖喊着。水蛇把米莉捆得紧紧地,米莉差点透不过起来。“救命呀!”“没有人会来救你。哈哈哈哈。”“紫色珍珠歌星。”一个漂亮的女孩就变身了。“七彩的微风……”歌唱完了,水蛇立刻逃走了。“可恶,你怎么可以逃得比主人还快呢!”说完,那几个水妖也逃走了。 
     “快醒醒。”“我…我刚才不是被水蛇捆住吗?”“切,那条大水蛇已经被我赶走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呢?”“你也是人鱼公主吗?”“没错。”“这次谢谢你救了我。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雪儿。你呢?”“我叫米莉。是米莉的米,米莉的莉。”“哈哈哈,你可真会开玩笑。”“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对了,你是哪个海洋的人鱼公主呀?”“我是印度洋的人鱼公主。”“我是北冰洋的人鱼公主。”“好了,我要回家了。诶,不如你也来我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好吗?”“没问题。”“那好,我们回家吧!”“好!”话音刚落,两位人鱼公主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太阳差不多下山了,米莉和雪儿沉浸在欢乐之中。 


  日本江户时代,有一位名叫大愚良宽的禅师,他一生致力于参禅修行,不曾松懈过一天。
  他年老之际,一日,家乡捎来消息,他的外甥不务正业,成天吃喝玩乐,快要倾家荡产了,家乡父老希望这位和尚舅舅能大发慈悲救救外甥,劝他回头是岸,重新做人。
  于是,良宽禅师不辞辛苦,走了三天的路,回到久违的家乡。外甥见到和尚舅舅回来,十分高兴,恳请禅师留宿一晚。
  良宽禅师在俗家的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准备告辞离去,坐在床边穿鞋,两手却一直发抖,很长时间都系不好草鞋的绳带,外甥见状,蹲下来帮舅舅将草鞋绑好。
  这时,良宽禅师慈祥地对外甥说:“谢谢你了,你看,人老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好好保重自己,趁年轻的时候好好做人,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说完,良宽禅师头也不回地走了,对于外甥先前放荡的生活没有一句责备。那天以后,他的外甥再也不过花天酒地的浪荡生活,从此洗心革面,奋发向上。
  禅宗的教学法,有时是当头棒喝,有时是反诘追问,有时是有无不定,有时则暗示含蓄。总之,禅的教育,就是不说破,不说破才能全都是自己的。
  
  素材运用:
  禅师对外甥这种不说破的感化,应可给天下爱护儿女的父母们一些启示。吾人能否懂得这样的禅机呢?
  话题拓展:信念 勇气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
  体系博大、思虑精纯的哲学名家不少,但是文笔清畅、引人入胜的却不多见。对于一般读者,康德这样的哲学大师永远像一座墙峭堑深的名城,望之十分壮观,可惜警卫严密,不得其门而入。这样的大师,也许体系太大,也许思路太玄,也许只顾言之有物,不暇言之动听,总之好处难以句摘。所以翻开任何谚语名言的词典,康德被人引述的次数远比培根、尼采、罗素、桑塔耶纳一类哲人为少。叔本华正属于这澄明透彻易于句摘的一类。他虽然不以文采斐然取胜,但是他的思路清晰,文字干净,语气坚定,读来令人眼明气畅,对哲人寂寞而孤高的情操无限神往。夜读叔本华,一杯苦茶,独斟千古,忍不住要转译几段出来,和读者共赏。我用的是企鹅版英译的《叔本华小品警语录》:
  “作家可以分为流星、行星、恒星三类。第一类的时效只在转瞬之间,你仰视而惊呼:‘看哪!’——他们却一闪而逝。第二类是行星,耐久得多。他们离我们较近,所以亮度往往胜过恒星,无知的人以为那就是恒星了。但是他们不久也必然消逝,何况他们的光辉不过借自他人,而所生的影响只及于同路的行人(也就是同辈)。只有第三类不变,他们坚守着太空,闪着自己的光芒,对所有的时代保持相同的影响。他们属于全宇宙,不像别人那样只属于一个系统(也就是国家)。正因为恒星太高了,所以他们的光辉要好多年后才照到世人的眼里。”
  叔本华用天文来喻人文,生动而有趣。叔本华的天文倒令我联想到徐霞客的地理,徐霞客在游太华山日记里写道:“未入关,百里外即见太华兀出云表;及入关,反为冈陇所蔽”。太华山就像一个伟人,要在够远的地方才见其巨大。世人习于贵古贱今,总觉得自己的时代没有伟人。凡高离我们够远,我们才把他看清,可是当日阿罗的市民只看见一个疯子。
  “风格正如心灵的面貌,比肉体的面貌更难作假。模仿他人的风格,等于戴上一副假面具;不管那面具有多美,它那死气沉沉的样子很快就会显得索然无味,使人受不了,反而欢迎奇丑无比的真人面貌。学他人的风格,就像是在扮鬼脸。”
  作家的风格各如其面,宁真而丑,毋假而妍。这比喻也很传神,可是也会被平庸或懒惰的作家用来解嘲。这类作家无力建立或改变自己的风格,只好绷着一张没有表情或者表情不变的面孔,看到别的作家表情生动而多变,反而说那是在扮鬼脸。颇有一些作家喜欢标榜“朴素”,其实朴素应该是“藏巧”,不是“藏拙”,应该是“藏富”不是“炫穷”。拼命说自己朴素的人,其实是在炫耀美德,已经不太朴素了。
  “‘不读’之道才真是大道。其道在于全然漠视当前人人都热衷的一切题目。不论引起轰动的是政府或宗教的小册子,是小说或者是诗,切勿忘记,凡是写给笨蛋看的东西,总会吸引广大读者。读好书的先决条件,就是不读坏书:因为人寿有限。”
  叔本华漫长的一生,在学界和文坛都不得意。他的传世杰作《意志与观念的世界》在他三十一岁那年出版,其后反应一直冷淡,十六年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滞销书大半是当作废纸卖掉了的。叔本华要等待很多很多年,才等到像瓦格纳、尼采这样的知音。他的这番话为自己解嘲,痛快的背后难免带点酸意。其实曲高不一定和寡,也不一定要久等知音。不过这只是次文化的现象,至于高文化,最多只能“小众化”而已。轰动一时的作品,虽经报刊鼓吹,市场畅售,也可能只是一个假象,“传后率”不高。判别高下,应该是批评家的事,不应任其商业化,取决于什么排行榜。这其间如果还有几位文教记者来推波助澜,更据以教训滞销的作家要反省自己孤芳的风格,那就是僭越过甚,误会采访就是文学批评了。
  
  素材运用:
  哲人的思想之光点亮了哲人的思想。作者以智慧的目光寻觅一位睿智哲人的思想精华,抒发了对一位伟大学者的无比景仰之情。
  叔本华是一位思想精纯、文笔清畅的哲人。“他虽然不以文采斐然取胜,但是他的思路清晰,文字干净,语气坚定,读来令人眼明气畅,对哲人寂寞而孤高的情操无限神往。”作者读出了叔本华的文章风格,读出了他高尚的人格,读出了他的品德,读出了他的思想光芒。
  在写法上,本文先引述后评议,平实的语言中蕴藏着深邃的思考。精当的类比,巧妙的比喻,荡气回肠的语言,使文章独具神韵。文章风格朴素,平中见奇,内涵丰富。
  话题拓展:高尚的人格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土耳其出兵叙东北部

失眠 
唉, 
月色灌满了整个房间, 
窗外的枝叶正悄悄的绽放, 
是在趁别人不留意的时候, 
可我注意到了。 
旁边的老妹已经在打着隔呢。 
路边的灯似乎也沉沉的睡过去了。 
这是第几次失眠呢? 
板着指头:“1次,2次,3次……” 
已经记不得是几次了。 
唱歌吧! 
“失眠的夜漫漫飘过来……” 
我停下来,静静聆听我的回声, 
像哀怨的女鬼在唱歌似的。 
“啊……” 
马上钻进被窝,熬过这令人窒息的时刻吧。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开学仪式我是最后一个去的,整个露天场地闹哄哄的,都在议论着新学期的美男和美女。 
  “那个伊氏集团的伊末染纯种御姐!瞧,在那儿呢!性感不?” 
  “学生会会长紫大人!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帅哥呢!” 
  “才不是咧!我家慕小孩才是王道。” 
  “紫大人!” 
  “慕小孩!” 
  …… 
  看来,末染还是像从前那样光彩夺目,虽然在别人面前她是个无人能敌的冷美人,但在我的面前却像一个??碌陌㈡帧 
  “大家好,我是紫微烨,今天由我来主持开学仪式……”台上那个熠熠生辉的少年没有吐露出任何表情,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捏着长长的线,他的轮廓在太阳的照耀下镶上了一圈银边,好似从漫画跳出来的美少年呢。 
  “歌妤,跟我来一下。”在拥挤的人群里,末染不得不伪装自己,她高傲地昂起下巴,从我身边走过,我怔怔地跟着她到人烟稀少的地方。 
  “我发现,我对那个紫微烨那个家伙一见钟情了。那家伙那么的帅,谈吐那么的清晰,着装那么的有品味……”说实在的,平时末染看男生不超过三眼,她说过,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有钱就劈腿,有了新欢忘了旧颜。这次应该是真的吧,这样也好,让她尝尝爱情的滋味,这样天天黏在紫会长身边,就不会来??挛伊恕 
  “喂喂,歌妤,我还没问你呢,那事儿怎么样了?” 
  “……” 
  “哎哟~不要那么那个啦,说一下啦,好歹也是好姐们。” 
  “我说我不认识他,他……相信了。”手指慢慢收紧,在眼角轻轻一点,将即将落下的泪抵住。 
  “歌妤,你认为,他对你仅仅只是友情这样吗?”末染慢慢严肃起来,踩着高跟鞋绕着我走一圈。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可能到如今,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 
  “好了,不跟你扯这个对我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再见。”末染再一次消失了。 
  “末染,不管怎么样,我会忘了他的。”拾起一片飘落的绿叶,轻轻抚摸着它的纹理,叶尖冰凉的露珠滴落在干涸的泥土中扩散……


  现在已经有许多人都不再用笔写作了。我所说的“笔”,是指在电脑未出现之前,人们通常意义上所使用的那种书写工具。现在大家都在忙着换笔,铅笔钢笔原子笔统统都过渡到电笔——就是那么一个通电的、浑身连了许多线的四四方方的带玻璃壳的玩意儿。电子信息化的初级阶段,对于许多在这方面半盲或全盲的写作者来说,架构复杂外形丑陋的电脑仅仅形同一只巨额电笔或稍显高级一点的电子游戏机,手指往健盘上软软一搭,机器里就自动往外吐出字来了,屏幕上的小飞机也被炮弹打得直起火,一架接着一架地往海里掉。手指再往盘上轻轻一搭,“刷——”写好的稿件就被传真走了,第二天就能在当地或外埠报刊上看见它以印刷体的正经面目招摇上市。
  多么的不可思议!比起昨天的笨笨磕磕的从打腹稿到起草再到誊抄的手稿时代来,电脑创造出了多么不得了的人间奇迹!它使一切复杂的创造都变得便利快捷了,从此到彼,从这儿到那儿,从书写到印刷,易如反掌,仿佛不费吹灰之力。可是,对于一个习惯了用手指在光洁的纸张表面滑行书写的人来说,用机器敲打的写作与用笔写作的感受是多么的不同呵!手写出来的东西有一股手味儿,拿过一部手稿,会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生命气息,那上面的字仿佛都是活的,在那一笔一画一横一捺的涂抹勾画里,都带上了书写者运笔凝思时发自内在的一股“气”,一股生命的气脉和潜流,和着汗水,还有泪滴,都会一同不经意地留在纸里。首先我们略一瞻仰作者的字迹,就可以断定他的智识高下,品性高低。当然不仅仅是看他字写得好坏,而是看他字里潜藏的一股人气,看他的运腕和走笔的气韵生动。
  而机器写的东西有一股机器味儿,千人一面,千篇一律。所有整整齐齐敲打出来编辑好的印刷字体里,处处都是虚张声势,外强中干,好像多么臭的字体一经敲打出来就已经具备了发表资格似的,使作者不禁沾沾自喜,在将它散播传发出去时,还怀有一股对受众者进行信息轰炸的生蛮强悍,以及文化垃圾克隆复制时的百造不厌的快感。轰轰烈烈大规模的“换笔”热潮过后,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从前我们所尊敬仰慕的老作家一经换笔,再读他笔底吐出来的东西时,我们简直就不敢相信那还是他老人家写的。初出茅庐的写作生手,在将所有杂志都普遍用他署名的作品轰炸一遍后,我们发现花费好大经历跟在他屁股后面追星拜读,却原来只在读他的一篇文章的无数次自我复制而已。
  机器书写的时代是一个普遍匿名的时代。我们已经感受不到字后面的作者存在了,感受不到他的思想,他的气质,他的艺术追求和他的个性的熠熠光彩。为此我们不免随之黯然。这种现象不仅发生于汉语方块字的书写者身上,拉丁语系的书写者,同样也要接受电脑信息时代的残酷考验打磨,不过那已经是另外一个范畴的困窘,是电子媒介高度发达形态下的所谓“多媒体作家”的烦扰,他们只能按要求在网上提供一个字数有限的粗陋故事框架,不需要什么想象力,也没有什么艺术感觉,只有对大众口味的屈就和迎合。
  有什么办法呢?假如不这样的话,我们就要遭受被信息高速路甩下去的威胁。手稿时代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过去的东西,毕竟还是有它过去的好,尽管新的更时髦的东西已经来临。因为在那过去者的身上曾经萦绕倾注了我们很大一部分情感。对于过去了的情感,我们总是感到敝帚自珍,舍不得丢弃,但是新的一天,又不容人喘息地迫切来临。我们不得不锁好愁肠,打点起行装,硬起心来,假装轻轻松松地上路了。
  
  素材运用:
  被时代荡涤的事物有可能被盖上“经典”的印章。
  话题拓展:不可改变的习惯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
  日本江户时代,有一位名叫大愚良宽的禅师,他一生致力于参禅修行,不曾松懈过一天。
  他年老之际,一日,家乡捎来消息,他的外甥不务正业,成天吃喝玩乐,快要倾家荡产了,家乡父老希望这位和尚舅舅能大发慈悲救救外甥,劝他回头是岸,重新做人。
  于是,良宽禅师不辞辛苦,走了三天的路,回到久违的家乡。外甥见到和尚舅舅回来,十分高兴,恳请禅师留宿一晚。
  良宽禅师在俗家的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准备告辞离去,坐在床边穿鞋,两手却一直发抖,很长时间都系不好草鞋的绳带,外甥见状,蹲下来帮舅舅将草鞋绑好。
  这时,良宽禅师慈祥地对外甥说:“谢谢你了,你看,人老了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好好保重自己,趁年轻的时候好好做人,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说完,良宽禅师头也不回地走了,对于外甥先前放荡的生活没有一句责备。那天以后,他的外甥再也不过花天酒地的浪荡生活,从此洗心革面,奋发向上。
  禅宗的教学法,有时是当头棒喝,有时是反诘追问,有时是有无不定,有时则暗示含蓄。总之,禅的教育,就是不说破,不说破才能全都是自己的。
  
  素材运用:
  禅师对外甥这种不说破的感化,应可给天下爱护儿女的父母们一些启示。吾人能否懂得这样的禅机呢?
  话题拓展:信念 勇气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作案动机尚不明确!


  1974年,我从美国回大陆探亲,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除和家人亲属欢聚外,也想找老朋友话旧。我听说丰子恺住在上海,自然想看看他。但我不知道他的住址。我便要陪同我的同志,带我去看他。那位同志却回答说,他从未听说过此人,无从问讯。我返美的翌年,在报纸上看到丰子恺在上海逝世的噩耗,深惜在上海时未能见到他,机会失之交臂,抱恨何如!
  我现在手头还保有他的两件纪念品:一是他在1939年从广西桂林到四川乐山的一帧小像;二是他在1947年从上海寄到台北,题为《好音》的一幅漫画。
  1936年我在英国进修,在上海和子恺分别,等我三年后返国时,已是遍地烽烟。我既不能回上海,只好直赴战时首都的重庆,再转往乐山武汉大学任教,而子恺也避寇到了桂林。我们好不容易重又取得联系,所以子恺信中便附寄一幅近照,以当晤面。那时,大家流离颠沛,在逃警报声中过日子,但心情都很愉快,抱有抗战必胜的信心。果然,八年抗战,由日本无条件投降而结束。
  胜利还都,台湾光复,我在1946年接受了台湾大学陆志鸿校长之聘,前往台北创立台大文学院。随后子恺也来到台湾举行个人画展。记得那时,我从上海带去一坛三十斤的绍兴酒,要请子恺来家便饭时开怀痛饮一回。他听说有好酒,便欣然接受我的邀请,但提出意见说,那坛酒打开就得吃完,单只我们两人恐无法消受。他劝我不如把那坛酒搬到开明书店(他下榻的地方),邀范寿康和开明的同人共饮,一次把它吃完。我只好遵照办理。他回上海的翌年,便寄给我这幅现在还挂在客厅中的《好音》。画的是两个人坐在茶馆品茶,前头挂着一个鸟笼,中有鸣禽正报好音。题款是“寄歌川琴如兄,子恺,丁丑春”。这是我所宝藏而未毁于战火的,唯一的子恺的画。子恺在1975年作古,这画也就变成了一幅古画。对物怀人,使我不禁想起我生平的事业,是和子恺的提携分不开的。
  现在让我从头细说吧。我在五四运动的第二年秋,前往日本求学,企图考上最后一年的公费。子恺迟我一年东渡。我考取东京高师,获得省公费,可以安心读书,完成学业。子恺进入川端洋画学校,学习西洋绘画。我原来也是想学画的,因为没有公费,只得放弃。子恺自费留学,不能居留太久,学了一年多便回国了。我们因所学不同,在东京时竟没有机会互相结识。
  我考取公费后,入学一年,到1923年暑假,便回国省亲。在上海遇到高师毕业的同学黄涵秋,他那时在新创办的上海立达学园任教,便介绍我给立达学园创办人之一的丰子恺相识,并邀我在学园便饭,同席除丰子恺外,还有朱光潜等人。席间,大家谈到章锡琛脱离商务印书馆,正计划另创开明书店,子恺邀我入股,所以我就成了开明天字第一号的股东。
  开明成立后,由子恺的老师夏丏尊任总编辑,丰子恺、王文川等人任编辑。初期以出版中学生读物为主,发行定期刊物《中学生》及综合性的《一般》杂志。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一般》上发表的。那是一个短篇小说,题名《诞生日》,由子恺采用,才有问世的机会,对我有莫大的鼓励作用,而引我走上文学的途径。
  我的第一本书,是英汉对照的《娱妻记》(英国哈代原作),也是子恺给我介绍到开明出版的,在排版时他亲任校对,为我的译文润色不少。以后我不但继续在开明出书,而且到1930年,夏丏尊还把我介绍到中华书局任编辑。这样一来,我有了固定职业,可以在上海留下来,投身出版界,开始了我的文笔生涯。这一切都是由子恺的热心援手而获致的。
  我在台湾一住就是十七年。1949年以后,台湾与大陆完全隔绝,连与家人通信的权利都被剥夺,当然留在大陆的子恺,也无法一通音问。1964年我应聘往新加坡教书,可以自由与家人亲友通信,但因不知子恺的通信处,也一直无法和他联络,满以为我亲自回大陆,一定可以看到许多隔别三十年的老朋友,不料在十年动乱中,知识分子成了“臭老九”,许多人受到摧残,有的甚至受到折磨,含冤死去。我们从海外回去的人,连自己的家属在和我们见面之前,都受到警告,不许透露生活实情,朋友更是不相见,所以我说要去看子恺,他们只好假装不知此人了。
  其实,在解放前,子恺已是“天下儿童识姓名”的,到解放后,他又任上海美术协会副主席,上海对外文化协会副会长,文联全国委员,上海国画院院长等职,在上海说不知此人,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听说子恺因为名气不小,目标也大,挨打挨斗,受了不少折磨,到1975年9月15日,病逝上海华山医院,终年77岁。
  子凯以漫画名世,文名为画名所掩。我很欣赏他的散文,从他的笔下透露出他的思想感情,真挚而富人情味。郁达夫评语说:“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灵达处反远出他的画笔之上。”
  他除了写散文随笔之外,又介绍了西洋美术和音乐,阐述了现代艺术的内容。他受浙江第一师范学校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也是留日学西画和音乐的,后在杭州出家,世称弘一法师)的影响,信奉佛教,长年吃素(有次眼睛看不见了,吃黄油拌饭才好),绘有五部(护生画集》行世。
  子恺一生从25岁开始,直到逝世为止,都没有放弃过他的画笔,实实在在画了五十年的漫画。我们不能忽视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他以儿童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他由细心观察,体会儿童的感情,了解儿童的心理,进入儿童的世界。他认为成人想进入儿童的世界,必须要“真心地爱他们,他们笑了,我觉得比我自己笑更快活。他们哭,我觉得比我自己哭更悲伤。他们吃东西,我觉得比我自己吃更美味。他们跌一跤,我觉得比我自己跌一跤更痛”。
  他认为画儿童画时,要跳出自己的成人世界,进入儿童的天地,这时就会发现儿童生活中,有丰富多彩的题材,可供作画之用。尽管琐屑平凡的事,也可成为好题材,但无论何种题材,最好是不仅给人看看而已,还要能够使人看了要去想想。有他的一首小诗为证:
  泥龙竹马眼前情,琐屑平凡总不论。
  最喜小中能见大,还求弦外有余音。
  
  素材运用:
  丰子恺,一位游弋在诗书画的奇才,一生带有拳拳童心的赤子,一个学识渊博的艺术大师。他的漫画简易朴实,讽刺起来像一把温柔的弯刀;他的散文隽永含蓄,平淡之处又不乏深刻的感悟和哲理。
  回忆故人,本文没有波澜壮阔的事件,没有捶胸顿足的悲号,只是通过一支简洁朴实的笔,饱蘸着感情,便描绘出一个亲切丰满的形象。
  话题拓展:抹不去的记忆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接上篇 
  繁闹的街市,各个摊位叫卖着,吸引着客人。还不少边界的商人,各式各样的商品是别的地方买不到的,果然烟都不仅是军事重地,还是商业重地呀!不过这一切都不关紫凌的事,只不过到了这里使她失去了唯一可以安静的,唯一属于她的地方。 
  走在路上,偶尔到摊位上看看什么稀奇的物品,顺便吓吓那个女人,几年来她一直没放弃赶跑她,若不是爹爹的阻扰,她早被她赶出去了,想到这里心里便生了一股闷气,手不知觉紧紧捏住了手里物品,知道耳边传来了小贩的哀嚎:“哎呦,这位小姐啊,我是做小本生意的,你这捏坏了我的东西叫我怎么卖呀,我……”絮絮叨叨的说着。紫凌皱了皱眉,看着手中被捏得不成样的竹编小鸟,原本栩栩如生的鸟儿,如今已经断肢残臂了,感觉有点对不起小贩,她从怀里掏出一大张银票递给他。拂袖而去,留下小贩惊呆的望着她背影,怕是他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吧,对小贩来说珍贵无比的钱,对于紫凌来说这是最憎恨的东西,当初如果不是它,她娘也不会无辜丧命了。她活着,就是为了败光她爹的所有钱,可是当这一切成为现实的时候她会高兴吗?她不知道。 
  走到了街的尽头,似乎没什么好看的了,她抿了抿嘴,有些失望的转头,回去。 
  一个小摊位吸引了她,摊位上没有好看的布料,艳丽的胭脂,稀奇的物品,上面有的只有些令人恶心的小虫子,一只只被关在竹编成的小笼子里,在笼子的胡乱的的转着,发出独特的叫声。笼子整齐的摆放在席子上,等着它们的主人。昆虫一向是被人们讨厌的,更何况是这些长相丑陋的,人们不都来不及,怎会买?这个摊位比起别的显得很冷清。可是就着这些别人避之不及的东西,却是她的至宝。她眼里闪烁着惊喜的光芒,快步走向了那个摊位,迫不及待拿起一个小笼子,看着里面的小虫子,嘴角轻扬。摊位主是一位边界(和古代的西域差不多)的人,胖胖的,留着两措小胡子,向上微翘,十分有趣。他看到眼前的小姑娘爱不释手玩弄着手中的笼子,露出了兴奋地笑,用蹩脚的语言对她说着:“你……喜欢……它?”紫凌对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何止是喜欢。 
  摊位主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指了指她手中的笼子“送你。”紫凌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他,咬了咬嘴唇,像是思考了什么,抬起头,对他一笑,拿出一把银票,指了指席子上的笼子,给了他一张地址,叫他送到府上。 
  一个绝妙的主意在紫凌的脑袋里浮现了,虫子,哈哈天组她也,她可是记着月娇姨可是最怕虫子的呢! 
  心情顿时大好,手把玩着小笼子,看着笼子里的小虫,她知道它叫“七夜”,因为它的寿命只有七个夜晚,但是却要在地里呆上七年才能破土而出,是一个极其美丽虫子。美丽的物品都是致命的,就像罂粟一样,七夜虽美丽,却有着剧毒,这也是它为何不受人们喜爱的原因。 
  (3) 
  望着天上点点繁星,已经这么迟了呀! 
  她吸了吸鼻子,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对着小虫说:“夜子,该回去,看看你的兄弟们的杰作了哦。” 
  岳府内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岳家夫人,向挂面一样挂在岳恒的身上,罪魁祸首则是那一地的虫子,或者说是岳大老爷的宝贝女儿吧!岳恒脸上写着愤怒,他怒拍了下桌子,桌上的杯子被震到了地上“啪”碎了,这使下人们吓了一跳,低着头,生怕一个不小心,老爷就把气撒到了资格的身上。其实老爷不是容易生气的人,只怪这次小姐做得太过分了,哎。岳恒将月娇安抚好,等到她熟睡后。他才返回大厅,吩咐下人等小姐回来就把她绑到到书房来!以往,小姐惹了祸,老爷只是骂了她几句就算了,这次要用到绑?小姐小姐啊!你这次惹的祸可大了。可是偏偏她却还没觉悟。

怀孕多少天能测出来:中国队不敌波兰队!

每一秒,都会有一个小生命降临到人世。人又好似一朵花,一棵草。 
  春,我落了地,扎了根,享受着阳光的沐浴,风雨的洗礼,酝酿一冬的梦,终于迎来春的呼唤。哦,我醒了,不再憔悴。我还在爱的呼唤下茁壮成长。 
  夏,把我的幼年夺去,又送来青春。哦?难道我还唯唯诺诺?让我哼着阳光编织的优美旋律,让我学着风儿的潇洒舞蹈,让我唱着雨儿的悦耳歌声。让我奔放,牢牢地锁住青春。去品尝青春的苦涩,青春的痛楚,青春的挫折。 
  秋,青春就是锁不住,青春就那么短暂,然而时间过得那么快,生活中的忧虑,但我还要求自己,要抓住时间啊!我所绽放的时间不多了!要给人们看我最艳、最美、最亮的姿态啊!所以我发出最美的色彩。“多么娇艳的一朵花儿啊!”人们赞叹着。可是他们有没有想到我经历了多少痛苦?但到,就为了得到这句话?这一句赞赏? 
  冬,然而,我慢慢的掉落了,花瓣一片一片随着风飘走。那上面记载我的年华,我的忧虑,我的憔悴。我把他们聚为一体,在土壤里埋下下一代的根,让它们朗读我的经历,再让它们绽放自我,奔放……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用掉400公斤炸药!,机器人排爆手到擒来!,身边的这些诺奖成果你发现没!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