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叁壹八防治所专业重庆防治所治水疗违反眠

云集儿子牵顺手融融好货,共创两岸跨境电商新业态

奚梦瑶再上维密:震撼匪遗—打铁花,官方绝技的前世今世。

2019年11月16日 06:46


  ◎写给自然
  初夏的黄昏没有风
  鹅黄的云想要落下她的第一滴泪
  我就在那金黄色的海洋
  油菜田的浪花铺天盖地
  柔软的风夹杂着故乡的回忆
  淡青的炊烟拖着乡音
  袅袅升起
  我就在那碧透的河流
  竹排漾起心头的涟漪
  河底的水草又厚又软
  耳边不经意传来
  鹧鸪的声音
  我就在那温软的草地
  泥土的芬芳带着花骨朵的气息
  蝴蝶振翅空气亦在颤动
  万物皆无声地诉说着
  生命的意义
  初夏的黄昏起了风
  衣架上洁白的裙摆飘起
  是不是风在试穿
  她的嫁衣?
  ◎写给古镇
  脚下踏的
  是潮湿的青石板
  抑或手里握的
  是印花的油纸伞
  抑或涂抹着的
  是浓妆淡彩
  她就是这样
  无声,暧昧,哀伤
  她在那儿
  和着雨滴落下的节奏
  滴答,滴答
  身后温存着悠长的情意
  空气里氤氲着
  罗曼蒂克的气息
  她在那儿
  听着雨滴落下的声音
  滴答,滴答
  眼神里掠过湿淋淋的忧郁
  能与之对视的只有
  楼阁里猫的眼睛
  有人归来,有人老去
  有人离开,有人降临
  她静默地看着每一个人的足印
  还有那些
  不了了之的情意
  只是叹息
  叹息
  ◎写给圣地
  你是一方净土
  纯净得让人顿生敬意
  你是一种大气
  磅礴得令人无不畏惧
  你是红土上的崇拜
  人类用叩首来表达对你的敬意
  你是大地间的传奇
  浑厚的历史在你面前苍白无力
  酥油灯火苗跳跃
  是你永不熄灭的眼睛
  朝圣的祷告呢喃
  诉说你永不褪色的传奇
  你给予我震撼,你恩赐我灵魂的洗礼
  你恩赐我灵魂,你赐予我生命的意义
  你赐予我生命,你给予我永恒的叹息
  无论是风吹过经幡念起的神圣经文
  或是沧桑壁画里的远古沉思
  没有什么能与你相比
  连生命的轮回都要向你致敬
  贴吧展播
  蘑菇丁丁:突然产生了严重的厌学情绪,求破 !不想上学,不想再看书。 新作文中学版主编:走远一点看看自己,给自己预设几条路,想想哪条路可以通向你想去地方。

“幸福在哪里啊?幸福在哪里?幸福在那青翠的山林里……”儿时的小调一直萦绕在我的耳旁。小时候总在憧憬着长大后的幸福,长大后却又常常想起儿时的快乐时光。幸福到底是什么?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奚梦瑶再上维密
  什么可以变化成蝴蝶?散乱堆积的菜叶、乌足之叶、树叶,懵懵懂懂的木囊虫、尺蠖茧,阴暗潮湿的朽麦,光亮温暖的钱币。还有什么?还有滋生野间的小虫,色彩鲜艳的花树,女人遗弃的裙幅,带来灾难的辟邪玉香,爱情之水浇灌的男女,三更阶前的盗贼,无限浪漫的庄周。飞、飞、飞,万物萌发的季节,尘埃浮动的阳光,春天里的小马驹儿。春驹,告诉我们,这一个的你由何而来,那一个的它由何而来,告诉我们你们的前世,虚幻缥缈的前世——
  骑着马匹飞驰东洲的许敬迁,看到低凹的野间一望无际的蝻,蹦蹦跳跳往来穿梭。沴气、鱼卵、蝻、螽斯。性急的将军挥摔马鞭一头扎进,繁乱的蝻变为白色蝴蝶,惊慌飞去。难道将军的眼睛花了?当他回到朝廷向双眼微睁的皇帝描述此景,柱廊之下的臣子们窃窃私语。(事见《太平广记》)
  年年春天,每枝媚草蔓生的浅紫茎叶间,总会产生两只小虫。只以草叶为食的小虫,被越地的女子细心捡回,像蚕一样养在妆盒中,摘下媚草昼夜喂养。小虫老了,慢慢蜕变成赤黄色的蝴蝶。越女捉住带在身上,叫作媚蝶。那像鹤子贴为面魇的媚草,招摇过市蛊惑众人。媚蝶,你做什么用呢?
  有个叫张周封的工部员外郎,一次对喜欢四处收集琐碎物事的段成式讲述,当百合花的花瓣合拢时,如果往缝隙里撒一把黄色细土,静静地等待,在漆黑的夜晚,第二天黎明,当花瓣绽开,就会看到成片的硕大蝴蝶从中飞挤而出。
  摇摇晃晃的隋都长安禁苑,冬天的雪中,一株大树忽然抽叶发花,葳蕤壮观。不久花叶凋落,疏勒的枝丫结满灿烂耀眼的小小树籽,好像一树火起。几天之内,树籽纷纷变为红色蝴蝶,漫天而逝。第二年,李渊从并州攻破长安。不知变蝶之树,叫个什么名字?
  张周封刚刚说完,沉浸在回忆之中的顾非熊告诉段成式,小的时候,他曾亲眼目睹奇怪的变蝶过程。那是在一次玩耍时,他碰到一块丢弃的破烂绿色裙幅,伙伴们用鞭杆挑开,那裙幅立刻化作碎片,变成大小不一的蝴蝶,铺地而起。(事见《酉阳杂俎)》
  不惜重金三十万,鱼朝恩从李辅国嬖奴慕容宫手中,购得两盒香气环绕不绝的玉辟邪之屑,藏在家中。家中香气满上下,人宛若身处云雾承接的瑶池銮殿。鱼朝恩被诛那天,盒中玉屑凝为白色蝴蝶,冲天而去。先前,唐肃宗赐予李辅国香玉辟邪两只,一日一笑一哭,李辅国碎为粉末倒于厕中,而慕容宫截留两盒。(事见《杜阳杂编》)
  遥远山中读书的祝英台,任凭爱情之水一滴一滴滋润心田。当绝望的花轿途经梁山伯坟墓,轰然声起,坟墓裂开,祝英台纵身跃入。顷刻,两只形影相连的蝴蝶,悠然飞出。多么飘忽的蝴蝶,怨恨满腹的蝴蝶,飞离沉重的死亡,飞离沉重的人间,愿你们在无碍的空气和风里获得幸福。
  黑暗闪烁的晋代,混乱不宁的乌伤(今浙江义乌),葛辉夫留宿妻子家里。三更时分静悄悄,突然两个紧握火把的人,影子一样一前一后来到台阶上。火把映红窗户,葛辉夫从门后抄起木棍,推门而出。正要举手打下,两人忽然变成蝴蝶,翻墙而逸。(事见《搜神后记》)
  庄周在梦里、在梦里变成蝴蝶,翩翩起舞,自由自在。此谓物化,庄周指点我们,仿佛是总结,其实是预言,这就是事物的变化。是啊,一切事物都会变化,也都将合而为一。不管大的小的,有生命的无生命的,可感知的不可感知的,都将变成一体。
  美丽的蝴蝶,作为选择之一,被那么多的一代又一代人选择。
  地下的动植
  地下之羊,名叫贲羊。春秋鲁国大夫季桓子打井,挖出的就是它。是不是传说中的地下之狗呢?看看又不像。季桓子迷惑极了,派人询问无所不知的孔子。孔子说:“以我所知,是羊。我听说木石之怪,夔和蝄蜽;水中之怪,龙和罔象;土中之怪,名叫贲羊。”
  孔子也太武断了,地下之怪,不独贲羊,还有其他。
  地下之猪,名叫邪。
  介于贲羊与邪之间的地下动物,名叫媪,或媪述,也叫媦。秦穆公时,陈仓人掘地,碰到这个东西。什么样的宝贝?小心翼翼的陈仓人不敢收留,牵着献给穆公。路上碰见两个童子,告诉他说,这是媪,住在地下,专以死人脑子为食。如果杀它,应该先用柏枝插进它的脑袋。常吃人脑的媪有着人一样的聪明,它略施小计,使陈仓人伸手前去捕捉童子,自己却乘机钻入地下,溜了。(事见《列异传》)
  最多见的是地下之狗,名字有地狼、贾、犀犬几个。因为不少人见过,所以给我们留下比较完整的形象。综合起来,地狼比家中的小狗大一点,白色皮毛,常常雌雄一对,好像人间的相思木、鸳鸯鸟永不分离。人们发现它们,不像上面三种偶然破地相遇,而是循着它们的声音寻去的。类似家犬的地狼也像家犬一样,爱吠。不知它们居住在黑暗的地下,有什么值得狺狺不停的。是贲羊、邪、媪,还是地下之人无伤(又名聚)或者别的什么惊扰了它们?由于身处地下,地狼的声音到达地面,只能隐隐约约,贴耳于地才能听清。从发生的几件事情来看,地狼不会给人们带来祯祥,相安无事倒不错了,更多时候带来的是性命之虞。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也许地狼也和人间树上的枭鸱一样,只是预言凡人的不幸。晋时吴郡怀瑶家中,挖出两个,眼睛都没睁开,又放入地下,第二天早已不见,而地下并无洞孔。明代一位长洲令,一连几夜听见官署地下发出狗声,却没有挖出什么。或是地上杂乱的声音被它们听见,逃跑得无影无踪了。(事见《五杂俎》)地狼走失,他们二人既无祸端,又无福瑞,倒也还好。下面两个很是不幸,谁叫他们要收而养之呢。晋时将军孙无终既阳家中地陷,地狼出来,取养,死去,后来无终被桓玄灭族。(事见《晋书》)仍是那时,吴郡太守张懋听见书房床下地狼声音,和无终一样,地陷,地狼出来,取养,死去,不过戮杀他的,换成沈充。(事见《搜神记》)
  从两个个案抽出一般规律,取养仿佛还在其次,地陷才是天意授之,灭顶血灾难以躲过。
  地下之虫,名叫谢豹。居于地下而于地上常见的,不能称之地下之虫。相传蜀地谢家子弟,相思成疾,听到子规怨啼,怔忡若豹死去,化作谢豹,深藏土中。而子规因此呼为谢豹鸟。谢豹出地,但闻子规之声,顷刻脑裂而死。谢豹蛤蟆大小,浑圆如球,见人,即用两只前脚挡住面首,一副害羞的样子,残留生前不愿见人的情形。唐时司马裴沈的儿子,曾在虢州境内获得一只。
  相比起来,地下植物极少。有一种在地上人看来倒着生长的草花,地日红。殷红的枝叶伸入地下,一点一点往里扎。在我们看来也许觉得不可思议,但要想想,地下的植物当然要以地面为落脚点了。厚厚的土层之于它,仿佛流动的空气之于地上花木,根本无碍它柔软枝叶和艳丽花朵的萌生。啊啊,地下的草花,你发出什么芳香,天上的太阳之于你又有何益?
  ——那么地下的动物,在我们看来,也是倒着行走了。
  地下的鸟儿,没有留下任何记载。大概迅捷翱翔的鸟儿,一不小心,破土而出,误落地上。所以地下的世界,并不适宜鸟儿的居留。


  智利诗人列拉·米斯特拉尔 194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柔情》。
  获奖理由:“她那由强烈感情孕育而成的抒情诗,已经使得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世界渴求理想的象征。”
  瑞典诗人奈莉·萨克斯 196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伊莱》等。
  获奖理由:“因为她杰出的抒情与戏剧作品,以感人的力量阐述了以色列的命运。”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唯一一次由两位作家共享同一届诺贝尔文学奖,另一位得主是以色列作家萨缪尔·约瑟夫·阿格农。
  南非作家内丁·戈迪默 1991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七月的人民》。
  获奖理由:“以强烈而直接的笔触,描写周围复杂的人际与社会关系,其史诗般壮丽的作品,对人类大有裨益。”
  美国作家托尼·莫里森 199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为长篇小说《苏拉》。
  获奖理由:“其作品想象力丰富,富有诗意,显示了美国现实生活的重要方面。”
  波兰诗人希姆博尔斯卡 199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主要作品有诗集《结束与开始》等。
  获奖理由:“由于其在诗歌艺术中警辟精妙的反讽,挖掘出了人类一点一滴的现实生活背后历史更迭与生物演化的深意。”
  奥地利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 2004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钢琴教师》。
  获奖理由:“因为她的小说和戏剧具有音乐般的韵律,她的作品以非凡的充满激情的语言揭示了社会上的陈腐现象及其禁锢力的荒诞不经。”
  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 200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金色笔记》。
  获奖理由:“她以怀疑主义、激情和想象力审视一个分裂的文明,她登上了这方面女性体验的史诗巅峰。”
  罗马尼亚裔德国作家赫塔·缪勒 2009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呼吸钟摆》。
  获奖理由:“专注于诗歌以及散文的率真,描写了失业人群的生活图景。”奚梦瑶再上维密

于是,我开始怀念那些没有压力的日子,不用以拼命复习考试取得好成绩,讨得家长的欢心;不用以时刻攀比,获得老师的青睐;不用以不断的竞争,得到在同学心目中的地位。那时的我无忧无虑,不担心一切考试复习补习班。但是,现在的我,每一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天天没完没了的作业,接二连三的上补习班、考试,使我感觉喘不过气来。因此,我也觉得自己很不幸福,直到我偶然中看到这样一段文字:

奚梦瑶再上维密:叁巨万头臻!利弹奏道德+CJ+父亲白边,斯托茨:开辟者新赛季尽冠军

第一次出门,心里难免有些小激动,我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一切。我来到门外的大花园中,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上下翻飞,玩的不亦乐乎!我一会儿去花仙子姐姐家里做客,顺便带些蜂蜜回家,一会儿到别的蜂窝去串门,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我都不想回家去了。

奚梦瑶再上维密

复杂的人脉关系一级套一级,纠结在一起,越缠越多,终不得解,只好一刀斩断。人人都深知这个道理,但仍有很多人为此纠结,不得解脱。


  新生活读本
  于是有许多人有条不紊、大张旗鼓抑或无声无息地就进入到我的视野中,成为了“温暖”的代名词。哪怕他们大多数只是一瞬间的闪现,生于青春,又死于青春。
  子衿说:如果你经常看杂志,那么你一定会对这个女孩的名字和文章很熟悉。黄雨帆很少写如此长的文章,她的文章大多数情况下会出现在杂志的“读书”或者“电影”栏目,篇幅适中,充满思考。的确,雨帆是一个不停思考的女孩,所以,通过她写的读书笔记或者影评,你能读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样的思考也延续到了这篇文章里,分段式结构,每一小节以一本书或者一首歌的内容作为引入,引起下文关于友情、青春、成长、感情、时代的思考。读这篇文章会让你有一种关于成长的感同身受的体验:那种受伤之后的假装无所谓,那种面对遥不可及的梦想时的无所适从,那种面对青春蜕变无所事事的心境。
  因为我是开心的一个人
  悲伤也会有 不过不会让你看到
  我是幸福的一个人
  不幸也会有 我习惯藏在我身后
  我是骄傲的一个人
  爱上你之后 我却不会稍作停留
  我是自卑的一个人
  爱上你之后 我也不会说出口
  ——《因为》
  年轮划过生命,落满尘埃。头顶阳光肆虐,折射成每一段留有痕迹的光,明亮抑或黯淡。在那些起承转合中,少年逆着风前行。然后在某个春末夏初,碧绿开始拔节成长,伴随着时间被炸开的声音,不停地向上。我们花去太多的时间用来长大,却依旧害怕没有结果。
  每当度过一段兵荒马乱的时光,我都要决定和什么告别。而这一次,我要把真心话全都讲出来,哪怕我总是习惯藏在自己身后,口是心非。
  要知道,我们都不得知晓这整个世界,却要始终怀着向往。
  你说,谁的传奇将会在岁月里散发光芒,最终又会改写为怎样的篇章?
  【生命中的痛与歌】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泰戈尔
  北欧的神话里说,世界只有冰雪与火焰,是巨人与神族的战争。冷与热的不断交替,让人们在严酷的环境中终于学会了有关命理的抗争,学会加倍珍惜温暖。
  于是有许多人有条不紊、大张旗鼓抑或无声无息地就进入到我的视野中,成为了“温暖”的代名词。哪怕他们大多数只是一瞬间的闪现,生于青春,又死于青春。
  小方曾是温柔对待过我的女子。
  她说过:“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存在,让我如此欢喜。”
  就在那一刻,我觉得她会做我一辈子的朋友。血液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曾沸腾了,对于周围停下或行走的路人甲乙丙丁没有厌恶,也没有过多的喜欢。就这样突然地发现,自己被托在了柔软的掌心,干燥而温暖。过久的对于爱的渴望,被拉伸到一个满心欢喜的弧度。不会再去刻意遏制,即使会有绷断的那一天。
  你有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个人?令你不得不打破常规,变得手足无措。
  即使害怕未知,害怕没有结果,却依旧想去试一试,知道自己也曾被人在意过。
  你可以不相信一个人对你说爱,但你一定要坚信对你说珍惜的人。爱的保质期可能不长,能学会珍惜的人,却可以许你一个牢不可破的未来。
  我亲爱的小方,我不过是不想再看到你我也会走向奔赴结局的道路,像过去的太多次。你当时骂我为什么对你对自己没有信心。我说请原谅我,我是真的不再有重蹈覆辙的勇气。太多的情感不是有了信心就能一直维持下去,我想表明,我再也输不起。更重要的是,我是那么的在乎你,那么那么的在乎你,不想失去你。为了这个理由,我可以收回所有燃起的烟火,投入海底,不再燃烧。
  我还说:“小方,我要你做我的岛;而我,会成为你的帆。”
  你看,你一定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写进梦里。
  可是现在,小方,我叫着你的名字,却看不清你的模样。从相互欢喜到两看相厌,我知道这是最常规的结局。时常觉得友谊与恋爱在技巧方面是异曲同工,相恋时的幸福生活以及彼此折磨,朋友间也都是存在的。感情有温度,就像被温水煮沸的青蛙,过久的温存让我们之间的感情迷失直至死亡。过去那些被泪水浸得透明的日子,以为自己会挺不下去的日子,我看过那么多人都经历过,包括因它们而成长的自己。年年的打磨,终于可以成为在被握住时不刺痛他人的鹅卵石。
  我们就这样度过,这样度过了。不知从何时开始,彼此之间不会再有更多能使对方开心的话语,常常出现冷场的尴尬。我不会再去为她改签名,她在QQ上也很少回我的话,经常选择置之不理。中午我不再和她一起吃饭,因为不想勉强自己去迁就她。我说过的话她不会在意,甚至会当作玩笑。我们有更多的话要和除对方以外的人讲。有些谎言在最初就已经以原始的姿态呈现在我眼前,可那时我还是头脑发热的热血青年,偏偏就选择假装看不见。“滴答滴答滴答”,我们为彼此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但引爆后不知爆炸的是炸弹还是我们自己。彼此不再相依,不再信任对方,不再尊重对方的一切,仿佛初见时共同经历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只是做了一场太真实的梦而已。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真的是这样呢。在很多时候,朋友的界限是那么模糊,所以它们容易在不经意间被抹杀,或是染上其他不同于友情的羁绊。其实,在我看来,愿意为你做他不愿为陌生人做的事情的人就是朋友,哪怕只有一件。回头来想,这么多年来竟没有一个人能陪我走得久一点。即使害怕未知,害怕失去,却依旧想去试一试,知道自己也曾被人在意过。但那也只是浅尝辄止,我从不轻易说爱,因为那更像是一个诺言。而我爱得太过单薄,无力承担后果。对于做不到的事,我不会妄下诺言。
  于是为了让自己更轻松地活过,我认真地调侃自己,自称皇上,你们谁谁谁都是朕的爱妃,在游刃有余间也落得一个风趣的美名。但我庆幸自己能拥有现在拥有的,感谢这些女孩暂时的陪伴,让我觉得快乐。我所说的快乐,足以抵过任何一个大晴天。也许在不久以后,更可能是现在,我们将有各自的路途,但我们在生长期里为对方播下的关于幸福的种子,一定会被细细珍藏。在将来一个散发着青草清香的下午,它会教会我们白头如新。奚梦瑶再上维密

青春就像一条小溪,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得青春。我们摇着楫桨疑惑着,是留在左岸沉醉,是登上右岸忙碌,还是随着波浪漂浮,忽左忽右,摇摆不定?

奚梦瑶再上维密:禁用瘦脸/摒除揪针?医美行业或将当着到来最严接管?


  当文学遭遇女性,你能想到的第一幅画面是什么?一段段厚重的文字仿佛变成了身披白衣的少女,她们手戴镣铐,舞蹈在书页上。沉重,引人怜惜,却充满了力量。这种力量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沉静却不能被忽视。
  “女性擅写性灵文字。一情一景一细一节,都能化出万千情思满腹感慨。”这是女作家素素评价台湾散文家张晓风时说的一句话。诚如话中所说,女性仿若一个个精灵,翩飞在世间,经历苦痛、挣扎与压抑,最终得到解脱,然后再用自己的精血编织出这世间或残酷或美好的故事,用以警醒、告诫、温暖世人。
  而女性文学的兴起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文学即人学”这一永恒的主题。在文学的世界中,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用笔写下文字、描绘世界的资格都是平等的。 (子 衿)奚梦瑶再上维密
  智利诗人列拉·米斯特拉尔 194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柔情》。
  获奖理由:“她那由强烈感情孕育而成的抒情诗,已经使得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世界渴求理想的象征。”
  瑞典诗人奈莉·萨克斯 196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伊莱》等。
  获奖理由:“因为她杰出的抒情与戏剧作品,以感人的力量阐述了以色列的命运。”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唯一一次由两位作家共享同一届诺贝尔文学奖,另一位得主是以色列作家萨缪尔·约瑟夫·阿格农。
  南非作家内丁·戈迪默 1991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七月的人民》。
  获奖理由:“以强烈而直接的笔触,描写周围复杂的人际与社会关系,其史诗般壮丽的作品,对人类大有裨益。”
  美国作家托尼·莫里森 1993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为长篇小说《苏拉》。
  获奖理由:“其作品想象力丰富,富有诗意,显示了美国现实生活的重要方面。”
  波兰诗人希姆博尔斯卡 199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主要作品有诗集《结束与开始》等。
  获奖理由:“由于其在诗歌艺术中警辟精妙的反讽,挖掘出了人类一点一滴的现实生活背后历史更迭与生物演化的深意。”
  奥地利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 2004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钢琴教师》。
  获奖理由:“因为她的小说和戏剧具有音乐般的韵律,她的作品以非凡的充满激情的语言揭示了社会上的陈腐现象及其禁锢力的荒诞不经。”
  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 200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金色笔记》。
  获奖理由:“她以怀疑主义、激情和想象力审视一个分裂的文明,她登上了这方面女性体验的史诗巅峰。”
  罗马尼亚裔德国作家赫塔·缪勒 2009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呼吸钟摆》。
  获奖理由:“专注于诗歌以及散文的率真,描写了失业人群的生活图景。”

奚梦瑶再上维密:元谋县吹奏响乌东方道德外姓徙冲锋号


  我家世代耕田。我爹就是五癞子,我是方阿根。
  我们庄上都姓方。
  我有点儿笨,村里人都不太瞧得起我。我只有一个要好的朋友,但他比我还要傻。他算得上是村里最傻的,所以我们俩很要好。
  他有个奇怪的名字,叫方什么永。我老爹说那是“文化人”的名字,“文化人”就是读书人。那名字是村里一个秀才起的,读不顺口。我一向称呼他“永子”。
  对了,永子小时候是很聪明的,算得上全村最聪明的,可惜后来一点点变傻了。
  永子五岁就会写诗了(五岁我还不记事呢)。听人说他第一次写诗的时候全乡的读书人都去看了,都称赞他写得好。他爹又吃惊,又高兴,在一旁脸红通通的。
  没人教过永子写字,他第一次写字就写诗了。诗是读书人写的,我爹说写诗的读书人将来能做官。幸亏永子没去当官,不然现在村里就没有比我更傻的人了。
  从那以后永子每天都写诗,每天他家都围满了人。每次他写诗,我们一帮小孩子就在门缝里远远地看着,偶尔看到他的正脸闪过一下,我们都很兴奋,我爹就指着他说:“喏,这个就是写诗的神童。”
  后来永子他爸想出了个主意,拿永子的诗来换钱。
  我不知道诗能换什么钱,几个墨字,又当不了粮食。可我爹说,他亲眼看见县上的张员外坐着轿子来到永子家,掏出白花花的银子来换永子的诗。我爹在屋子外头看得眼都直了:那银子一拿出来,永子家整屋都银光闪闪,银子的“钱气”把几个人都罩住了。我爹半辈子也没见过几回银子,他一回来,眼睛闪着光,咽了两口老酒,一抹嘴,脸上又是羡慕又是愤恨。他教训我,要我以后上私塾,也要像永子一样写诗,不求写得他那样好,一半好也足够养我们全家了。
  永子的诗写得越来越好。他爸爸整天背着他上县城去写诗卖钱,很快家里就盖了新瓦房,三进三间,是我们全村最气派的。
  永子七岁那年,我九岁。我上了私塾,但功课是全私塾里最差的。上了一年学,我板子吃了不少,可一个字都没认全。于是我常常逃学,到溪滩上玩。
  那时永子还在写诗,不过名气没有前两年那样大了。
  有一天,我到溪滩上玩,看到溪边蹲着个人影。走近一看,我吓了一跳,竟然是永子。我想他不写诗到这边来干什么。永子回过头看见我,一笑,竟然主动跟我打招呼。我又吓了一跳,这是永子第一次跟我打招呼,以前他都没正眼看过我一眼。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靠近他一点。
  这是我头一次这么近打量他。永子的脸很白,脑门特别宽,眼睛却有点小。我看他的眼睛,又觉得跟一般乡下人不一样,他眼睛里有股“神气”。算命半瞎铁棍阿保说成大事的人“天庭饱满”,两眼有神,大概说的就是永子这样的人。想到这,我又慌张起来,我对面的可是能拿诗换银子的神童啊。
  此刻,他不理睬我,专心致志地在沙地上画着些奇怪的符号,这和他写的字并不一样。
  我不安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结巴着问:“你……你在写……写诗啊?”
  永子不看我,笑了一下:“不。”
  我更加不懂,然而他回答了我,我胆子就大了一些。再问:“那,这是什么?”
  永子愣了一下,似乎自言自语了一声:“这是个问题。”然后对我说:“嗯,我暂时把它叫……平面直角坐标系。”
  我一时半会儿没听清。
  永子一边低头画着符号,一边像是对我介绍:“这个叫二次函数……那个叫作多元二次方程,它的解可以表示为……你再看这个,这个是三角函数……”他讲了很多,尽是我不懂的话,还出现了“切线”“弦切角”之类的词语。
  说完,他看着我,我一直呆在那里。
  他苦笑了一下:“算了,你应该也不懂吧。”
  我半天才缓过劲来。我又想了半天,才想起我要问他的问题。
  我问:“你一个人待着这里,不写诗了?你爹不骂你?”
  他撇了下嘴:“写诗能干什么?”
  “能换银子啊!”我怀疑神童傻了。
  (而后来,他真的傻了。)
  他抬头看天,然后说:“我已经找到比写诗更有意义的事了!”
  接着问我:“你叫什么?”
  我一时间没准备,呆了一下,才说:“嗯……叫阿根。”
  他说:“嗯,你是我的朋友了。你是我第一个朋友,也将是最后一个。”
  说着他笑了。我看他的眼睛,又觉得那里有种“神气”之外的东西。
  当时我不懂永子那句话的意思,我到现在也没懂。
  之后,我和永子经常碰面,在溪滩。
  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溜出家门,但他总有办法。
  我渐渐知道他一直在小溪边的芦苇丛中做什么事。他对我说的话总在变,什么“原子”“分子”,又是什么“电”“磁”。又常常在地上摆着符号算着什么,像阿保算卦。我听不懂也看不懂,不过我一直静静地听,静静地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有一天村里出了大事,那一年永子十二岁。
  听说是京城叫王安石的大官来了,这是来这里的最大的官,连县太爷都在边上陪着。张员外这样的财主,都只能远远地跟着,陪的资格都没有。
  大官本来是到县上探亲的,听说这附近有个会作诗的小孩,起了好奇心,竟要来乡下专门看永子作诗。
  那时我早已经从私塾退学,大官的轿子进村时,我和爹正在村头锄地。见到大官的队伍,我爹扔下锄头就往过跑。见我愣在原地,我爹走了几步停住,不耐烦地喊:“根子,走啊!大官进村了,肯定有热闹,快跟过去看!”
  我和爹随围观的人群挨挨挤挤,一直走到永子家附近。路上、房顶上站满、坐满了人,几棵大树的枝头也被人占了。爹直骂我手脚慢,脑子不灵光,没出息。现在我们只能看到一大片黑乎乎的人头,还被挤得热死。我记得村子里原本没有这么多人,这么多看热闹的人是从哪儿来的呢?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汽轮机专家潘家成:技术花样翻新要面向市场、面向用户,日本700家金融机构早年10月搂团弄守陈旧顺手机顶付,蒸房接建-主力商家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