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壹建市政公用工程办与实政真题及恢复案(案例题4)

NBA赛程:胆怯鬼客战凶龙,真核拥有限接近骈出产,要带球队翻盘

张松桥:文旅研讨舍|文旅融合背景下,目的地营销的趋势和意图–执惠

2019年11月13日 18:10

一湾蛾眉淡扫, 
装点了眉下的家。 
两坡小草, 
点缀着的野花。 
  
细小的脚丫, 
柔软的沙。 
稚嫩伴着执着, 
盼着游鱼靠近。 
水把脚底慢慢地掏空, 
脚一点点地沉下, 
心一点点沉下。 
只留下 失望的小手, 
脸上溅落的水花。 
一代代小脚丫, 
踩碎了多少朝阳晚霞, 
白云月华。 
踩白了多少胡须、黄发, 
一张张年画。  
她独守着, 
淡淡的炊烟, 
夕阳里被拉长的牵挂。 
  
独守中, 
容颜已改。 
往日的那一丝甜, 
淹没在记忆中, 
浑浊在苍老中流淌, 
不知是泪水, 
还是汗水。 
咸咸的滋味, 
品尝着人间的繁华。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西风惨淡,再无力卷起半烛香帘,一任忧郁的鹅黄爬满秋的画布。乍暖还寒,最难将息。它独坐窗前,两三杯酒。长风一阵阵斜过,撩起她青色的纱衣——和她寂静的情愫。大雁飞过深浩的天际,影落碧水,她的泪一阵阵滑落,思绪渺过万里层云:旧时也是此时相识吧!那地上到处零落的菊花,这正值菊花当令之时,盛开的花一团团,一簇簇,铺满了庭院,可惜零落的花,憔悴,枯损,到了今天谁能与我共赏,共摘这花啊!看到这些憔悴的花,想到自己,真是愁上加愁啊。喝着小酒,更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急风欺人,淡酒无用,雁逢旧识,菊惹新愁,这真是比“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深远多了。日长难熬,度日如年,青衣女子孤孤单单的靠着一扇窗,如此无味,怎么才能挨到天黑呢?窗外,那梧桐叶落,细雨霏霏,微风拂动,细雨在梧桐上,又点点滴滴轻轻地洒在地面上,发出令人心碎的声音,微风缭乱她的青丝,吹起了她的纱裙,愿细雨和风,将我的一杯愁绪带向远方,这情景,又怎么是一个“愁”字能表尽我的心意呢? 
  这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张松桥我正郁闷呢,柳儿又来了。她说:“公主,今天是什么日子,您还记得吗?”我才没心情理柳儿的问题。柳儿说:“公主,奴婢给您拿洗脸水吧。”“好吧,柳儿,等一下。今天是什么日子?”柳儿笑了笑,说:“今天是大年三十啊,除夕啊!您怎么忘记了?”“柳儿,你敢这么说我,你,气死我了。”我倒摆起公主架子了。柳儿赶紧跪下,“奴婢不敢了……”我的气消了,说:“柳儿,起来吧。带我去见见皇上,我倒想看看唐高宗李治长什么样子。”“公主,皇上是您的父皇啊。”对了,我现在是太平公主啊。  
  我被一大堆人簇拥着,随着人流,我来到了唐高宗李治的身旁,也就是我现在的父皇。我走着,很难受,因为成为公主也不是很好玩的事情。 
  见到了唐高宗李治,我知道古代的礼节,赶紧请安:“太平参见父皇。”“平身,免礼。”唐高宗李治让我起了身。他说:“太平啊,你这名字可真吉祥,太平太平,天下太平。今天是辞旧迎新的大年三十,你要让大家多多吉祥啊!”父皇调侃、打趣地说。 
  根据我平时学到的历史知识,我知道我目前的母亲是武则天。武则天正好在逛御花园,碰见了我和父皇。她就走了过来,我等了好久,心想:这古代人走路,怎么这么讲究礼节,就一百多米,走了整整一炷香的功夫。哎,古代人真麻烦。 
  我是你们最小的女儿,那我就是最受你们宠爱的咯,那我就要提要求咯。 
  母后走过来后,我又请了个安,说:“太平参见母后。”母后赶紧把我扶起来了。我说:“父皇,母后,我好无聊啊。能不能给我找几个会变戏法的戏子给我表演一下?”我原以为会遭到拒绝,因为作为公主,应该是最高贵的,哪能这么随随便便。可是没想到,他们一口答应了。“太平,没问题,只要你喜欢,别说几个,我给你请几百个。”我真的是他们最宠爱的孩子啊!真好玩,我不想回去了,这儿真舒服,既有佣人,又有金银珠宝,真是爱不释手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篇作文。 
  PS:知道写不好,请多多指教。  

叹龄 
  岁月流转不留慕, 
  乌发渐银光阴剑。 
  昔日佳人早已去, 
  只留亿箱满乾坤。 
  诗意:岁月流走而不因为羡慕红尘留下,乌黑发亮的云鬓也因为光阴似箭变得银灰。 
  昔日的美丽佳人早就不在了,只留下了满满许多箱的回忆转乾坤。 
  另外注明:此诗出自我之手,我叫王丽沁,切记,不许转载或抄袭!张松桥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究竟是什么让我念念不忘。 
  -----:)------分割线------------:)-------------:)--------- 
  几乎是用一种安静到像不在的姿态看外面的风景。我把门打开,透着黄色油漆刷过的铁门,斜下半层陈旧的楼梯,才可以隐约辨析渗透下来的、尊贵地挤过铁栏的阳光。我捧着厚厚的外国文学,慵懒得像一只猫。在不自然的日光灯的光明下愈来愈莫名又温顺。 
  吃完芥菜泡饭,随手拿了父亲的手机去登录同学的日志。很旧的日志,我不习惯地按弹出来。是这样写的: 
  “雨点打在伞上,路还是那条路。没有的是两个形影不离的影子,只剩我独自在泥土中徘徊。 
  文体路啊。好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你了。 
  在雨中,双脚轻抚着曾经熟悉的土地。那一家家没有变化的杂货店,卖游戏机的胖子,门口摆个饮料机的阿姨,脸庞至今还是那么亲切。 
  在母校门口伫立了许久,望着电母独自撑伞在铁栅栏变守望,似乎在等雷公的到来。虽然小学的时候对他们没有多少好感,但这对恩爱老夫妻的笑脸,还是从前那么甜。 
  继续往上走,看到传说中的小太阳杂货店。小主人商店是它的前身…自从校门换个方向以后,就很少来这里踩点。店主的脸似乎生疏了许多,那条活蹦乱跳的小狗也不见了踪影。 
  雨点打在伞上,还是那条路,没有的是总是比我高半头的人在右边陪伴我。 
  或许是因为留恋了太久,故地重游的感觉,与单纯怀念有很大的不同,多的是一份陌生的熟悉,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感觉。总之是文字无法全部抒发的。 
  雨点打在伞上,还是那条路。不过心,不再是那个心。” 
  伟大的局长,如果你看到这段话,我想你也许会熟悉,或者带着陌生的探险新鲜感就会很容易找到。 
  我是怕这段文字的。曾经忽略地看它的开头,我想这种忽略很正确——没有任何违背我如今的意愿。简简单单地叙事,除了那个有些岑寂的题目外,就没有可以值得我流连的了。可是今天,我却看到那个词——文体路。 
  “自从离开实小以后,我的心就开始背叛它。的确,这个愈来愈漂亮的小学袭着华丽的长袍飘忽而至地成为我来历的昭示。我把它狠狠地挫下,拒绝它停留为我记忆的一部分。我承认我有一点点恨它。 
  它没有给我一个美丽的开始。小学同学该都忘记,在一年级的时候,因为跳级的关系,我是那么吃力地拖着班级行走,曾有多少通老师的电话在质疑我的能力。甚至我也忘了说了什么,我只记得我坐在床边哭了很久,母亲也沉默不语。她对我的稚嫩总是那么宽容,刚才与班主任相对的微怒平息成了波澜不惊的湖泊。我总是跑到父亲的办公室抄报纸,用上面生硬的报道文字练语感。我做很多很多的练习题。爱是成长的氧气,可是那个时候,我却觉得在学校里好难呼吸。那时的同桌不安分,又坏又黑,后来成为班主任又娇宠又愤恨的对象。他每欺负我一下,我就用叫喊来回应他。在小学之前,从来没有人会欺负我的。幼儿园的时候,我就像骄傲的公主被光环围绕着,所有的比赛都理所当然地让我去参加。我是班上最高的孩子,坐在最后一桌,每一次老师都会走过教室让我发玩具,让我组织大家吃午饭。一下课我就去学画画,我的画在中班就获全国一等奖。园长看见我总是把我抱起来,问我过得开不开心,老师在下课的时候让我坐在她的膝盖上,微笑着教我弹钢琴,或者给我的歌唱伴奏。可是小学却给了黑??的噩梦,让我第一次学会笨笨地去努力。现在我都觉得后怕,当时的我是怎样在母亲温柔的鼓励下,用磐石一样有点坚硬的执着去努力奋进。 
  它没有给我一个精彩的过程。我现在戴着副主席的冠冕无数次地进政教处开会,做学生会各种活动甚至教师比赛的评委,用骄傲地步伐走过中学校园的时候,就有一点点怨恨当初小学的我那么平庸,似乎生活总是在战战兢兢里度过的。有懦弱,又有填充起来的小光荣。” 
  很久很久以前的文字,我想可以在这里做一个无谓的插叙。 
  其实毕业以后,我有很多次路过那个校门。约我去打羽毛球、参加各种比赛,无数的理由让我走过那里。甚至在一次书法赛,我彻彻底底地大方地走进去。我还在当初的教室那里停留,尽管,那个的班牌已经换了班级的序号。 
  好吧,我承认,每当我走进文体路,甚至只是在南越粉的招牌下伫立的时候,我的心就会很软,无数被我埋得很深刻的记忆涌出来成了清澈的泉。《还珠格格》里有一个“回忆城”,那这里,可不可以成为回忆路呢。 
  我记起所有和我走过这条路的人,我曾经在晨曦、午后、黄昏走过这里,还曾经因为出板报而载着夜色穿梭而过。我看到那个新校门,却忘不了曾经的雷锋塑像,忘不了那天不相识的学长给我们戴上红领巾,忘不了每一个老师的模样。我还记得雏鹰起飞的第一节。我记得那么多那么多,都是那六年挥抹不去的记忆。 
  我总是尽量用自己笨拙的方式真诚地看待现在同班的小学同学。每一次在路上恰巧遇到同校的老同学,总是鼓起勇气打招呼,害怕他们忘记了我。还是会偶尔在阳光铺陈得绚烂异彩的时刻悄悄地想念,想念当初白驹过隙不肯回头的时光。会想念啊,想念每一个人,惊叹他们和我度过的漫长岁月。会想念他们的音容笑貌。会想念他们每一个人,默默祈祷可以在街上安静地遇到,尴尬地看他们走过去,然后转头在心里荡漾出一轮轮的喜悦。 
  很晚很晚了。今天有些冷,那种针一样的触觉刺进去,像回忆的感觉。要睡了。等下次可以悠闲地在电脑前敲打时,再继续吧。 
  如果你认识我的话,比如局长。好好照顾自己。晚安,做个好梦。

张松桥:“优衣库X急雪”合干款T恤图案颁布匹希女王、D.Va款超美不清雅

叹龄 
  岁月流转不留慕, 
  乌发渐银光阴剑。 
  昔日佳人早已去, 
  只留亿箱满乾坤。 
  诗意:岁月流走而不因为羡慕红尘留下,乌黑发亮的云鬓也因为光阴似箭变得银灰。 
  昔日的美丽佳人早就不在了,只留下了满满许多箱的回忆转乾坤。 
  另外注明:此诗出自我之手,我叫王丽沁,切记,不许转载或抄袭!张松桥月光舞鞋(小说 一) 
  小天鹅舞蹈团到学校来挑选舞蹈女生啦! 
  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时间,红树林小学的女学生们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下子可不得了了,高的、矮的、瘦的、胖的、漂亮的、难看的…。全都蜂拥到报名处。 
  她们知道,被小天鹅艺术团选中意味着什么:小天鹅艺术团是全国最著名的艺术团之一,被选入艺术团,参加国际巡演的机会是百分之90! 
  所以,报名处被围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素有“杨丽萍第二”之称的林雨晨和“美少女”欧阳楚楚也一起报名了。果不其然,她们被录取了。 
  但是,参加艺术团需要购买专业的舞鞋,价格是1000元。这会儿欧阳楚楚可犯了难了。她家十分的不富裕,1000元,可不是个小数目。 
  “楚楚,怎么啦?不开心啊?”平日里和她最要好的林雨晨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就问道。 
  “嗯。。我。。我。。”欧阳楚楚一脸窘迫,她不想让林雨晨知道她家的经济情况,她一直把这看做是一种耻辱,“没什么。”她摇了摇头。 
  林雨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欧阳楚楚,说:“你一定有心事的!你快说啊。是不是,买不起鞋子啊?” 
  欧阳楚楚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眼泪“扑扑扑扑”地一直落着。 
  “哦。明白了!”林雨晨撑着头想了想,“啊!我有办法了!你不是买不起吗?我可以叫我爸爸跟他们说一下,然后我带你到外面去买一双一模一样的。你说怎么样?” 
  欧阳楚楚抬起头,点了点。她知道林雨晨爸爸是省长,权力很大的。她终于破涕为笑。 
  林雨晨爸爸确实很厉害,一下子就搞定了。 
  而林雨晨也给欧阳楚楚买了一双名叫“月光舞鞋”的雪白鞋子。她们都不知道,就是这一双普普通通的鞋子,改变了她们一生的命运。 
  (待续)

那个冬天破旧的门前 
有些痕迹深入大地 
麻雀在树梢议论纷纷 
雪花不情愿的四处飘 
从内部而来的事物 
最脆弱的温柔 
每寸肌肤都不相同 
每天的心情也是一样 
走在城市陌生的角落 
往事依稀跟随身后 
就像迷茫在前方闪亮 
有关那个冬天依然风光 
那是我爱的冬天,我爱的肌肤与肌肤之间的亲近。张松桥或许是对家乡有着太多的眷恋,以至于我来到这浩大的城市连天空都看不清。 
  ??题记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来到这里??上海。本是凄凉,枯燥的的冬季。转眼,春天又来了。 
  在过年的这一天,一切,一切。如往常一样,还是那么的憔悴。连爆竹声也没有,连在路上嬉戏的小孩子也没有。我回忆着,这一切都没有家乡那样淳朴的美。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哪有这番,有的只是默默工作的人们,和默默哀悼的房屋们。 
  明媚的阳光洒下来了,我贪婪的吮吸着,还带着苦涩。虽然说我很热爱这里,但是这里参杂着太多的迷茫。或许我不该呆在这里,我应该回家去,好好地,快乐的,静静地,会过上一个大年。还有春天,也都参杂在这急促的的呼吸中了。 
  或许,在新的一年里,我应该有个新的目标,向着美好的未来进发,奠定结实的基础。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岁月催人心,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向前跑去了。 
  ……。

张松桥:白富美此雕刻些表比你的车贵VCA梵克雅珍顺手表标价以及二顺手行情

神色举动。”我说。   
  “哈哈哈,那小姑娘,你到底不明白什么呢?”祖母大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好疼啊,不过,令我陌生的是,她始终不叫我外孙女。   
  “祖母,我从小到大,都从未见过您,您在我12岁生日也就是今天意外的来到我家,我很高兴,也很奇怪。为什么偏偏在今天来我家呢?找我,又有什么事吗?”我说道。“哈,问得好!”祖母一下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好想要大说一番。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她抚摸着我的额头,“今天,我的一言魔咒起灵了!”祖母语重心长。“在12年前的这一天,我对天发咒:‘我要让我的外孙女有一天翻起身来,重建紫兰!’于是我便离开了你,在这12年里,为你重建紫兰做了充分的准备,好帮你重建紫兰啊。”说道这里,她的喉咙嘶哑了,眼里透出了几分亮晶晶的东西,那是泪。她继续说:“你是紫兰乡的人,你要为紫兰乡尽力,你是紫兰乡最后的希望啊!”说到这里,她用袖擦了擦眼睛。   
  说到这里,我更糊涂了,什么紫兰乡?什么最后的希望?我的思维乱成一团浆糊,这个巫婆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呀?!我想转身到厨房里去,不想被她一把抓住,她那泪还未干的脸上充满了期待,碧绿色的眼神里透着无法抑制的盼念,她对我悄声说道:“孩子,跟我走吧!”“不行!我母亲还…”    
  “叮咚-叮咚”我的话还没说完,门铃就响了,我像听到了救星一样快速挣脱了祖母,那个诡秘的女人,飞奔到门口,刚准备开门,突然祖母出现在我面前挡住了我,用强大的身体挡住了我,脸上一副凶相:“我带你去紫兰乡,只要一会儿工夫,就送你回来。你同不同意,那可由不得你了!”说完,她用右手食指在空中划了一条横线,我的嘴好像被缝上了一般,说不出话来。“一会儿好好配合我!”她狠狠瞪了我眼。我真想哭,可是那个女人拿了一把刀子在我背后顶着,我不敢哭。   
  门开了,母亲进来了,她没注意到祖母的手戳着把刀子,看也不看我和祖母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并把两袋子水果放在茶几上。这时候,祖母发话了:“    
  铃娃想让我带她出去玩,正准备走,就碰上你了,也好,跟你打个招呼。”外祖母轻松的说,而这时,我的心已经以每秒10万次的速度跳动着,好恐怖啊!   
  “当然可以!您带玲娃出去吧。”这时,母亲把头转向我,对我说:“玲娃,跟着祖母要乖啊!不许让祖母费心!”接着就扭身走进厨房了。   
  得逞了的祖母一把推开家门,带着失语的我飞速向前奔跑,不,是飞,在一个梦幻通道里。飞的时候,祖母用魔法把我的声音恢复了,我又可以说话了。张松桥第二章 
  回到家里,那些佣人告诉我:“小姐,您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您父亲找您半天了!”“哦?那他现在在哪儿呢?”“他正在餐厅等您呢!”我来到餐厅,爸爸便对我说:“雅啊,爸爸在粉荔大学给你报了名呢!”“我知道,佣人已经告诉我了,听说凌和杰他们也在这所学校读书呢!” 
  “是啊,要说粉荔大学,那可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大学啊!,距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爸!”我打断了爸爸的话,“你又开始了!”“呵呵,雅,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爸爸故作生气状,“好啦,走,去吃晚饭吧,我让他们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柠檬奶茶呢!”“谢谢爸,还是爸爸最了解我!”吃完了饭,我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便上床睡觉了。 
  “叮铃铃”闹钟响了,我一看,哇,7点30分啦,便赶快起来了。佣人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早饭,当然少不了我最爱喝的柠檬奶茶啦!我坐在餐桌上,一边吃一边问:“爸爸哪儿去啦?”“小姐,您父亲到他的公司去了!”他又去公司了!我不满的嘀咕起来,没办法啊,诶! 
  这时,凌(郑哲饰)和杰(无人,还不快抢!)来找我了,“我说,雅大小姐,你还在吃饭啊?快来不及啦!”凌指着餐厅里挂着的大时钟,不满起来。我喝了一口柠檬奶茶,“走吧,催什么催啊!”杰开着奔驰来到了粉荔大学的大门前,我们刚下车,大门口那些早已等不及的学生们终于爆发了。“啊,他们不会在我们学校读吧?”“好羡慕他们啊!”“新一届的校花校草诞生了!”我晕,这些人也太疯狂了吧?杰带领着我们进入班级,老师便让我们站在讲台上,对同学们说:“同学们,今天有3位同学转到我们班来读书,他们就是凌、杰、雅!大家欢迎!”热烈的掌声响起,台下议论纷纷,我感觉好不自在啊!“你们就坐在第一桌吧!”老师挤出了笑容。我坐在最左边,凌在中间,杰在右边。坐在我左边的那个女生对我说:“你好,我叫芸(小鲶鱼饰),你是雅吧?”“恩!”“她是我的好朋友,颖(端木雪欣饰)。”“哦,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恩,你好!”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很帅的男生看着这边,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芸,颖那个男生是谁啊?”“他叫鸣(慕容潇饰),不知为什么,他的性格非常孤傲,而且不愿与人交往。”颖告诉我。这样啊。我正在沉思,听到了一句话“你好,请问你是雅吗?”一个男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面前。“是啊!请问你是……”“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宁(无人,还不快抢!)。”凌听见了,以为在叫她,便回过头来:“谁在叫我啊?”“大小姐,你真是孔雀开屏耶,谁叫你啦!是这个男生的名字叫宁!”我告诉她。“哈哈,凌,你真是自作多情啊!”杰嘲笑着凌。“呵呵!” 
  想知道凌、雅、杰会在班级发生什么事吗?那个鸣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请看下集!

张松桥:央视直播!皇马拜仁将当着重磅会话,正西媒用登月烘衬阿扎尔首秀

月光舞鞋(小说 一) 
  小天鹅舞蹈团到学校来挑选舞蹈女生啦! 
  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时间,红树林小学的女学生们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下子可不得了了,高的、矮的、瘦的、胖的、漂亮的、难看的…。全都蜂拥到报名处。 
  她们知道,被小天鹅艺术团选中意味着什么:小天鹅艺术团是全国最著名的艺术团之一,被选入艺术团,参加国际巡演的机会是百分之90! 
  所以,报名处被围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素有“杨丽萍第二”之称的林雨晨和“美少女”欧阳楚楚也一起报名了。果不其然,她们被录取了。 
  但是,参加艺术团需要购买专业的舞鞋,价格是1000元。这会儿欧阳楚楚可犯了难了。她家十分的不富裕,1000元,可不是个小数目。 
  “楚楚,怎么啦?不开心啊?”平日里和她最要好的林雨晨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就问道。 
  “嗯。。我。。我。。”欧阳楚楚一脸窘迫,她不想让林雨晨知道她家的经济情况,她一直把这看做是一种耻辱,“没什么。”她摇了摇头。 
  林雨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欧阳楚楚,说:“你一定有心事的!你快说啊。是不是,买不起鞋子啊?” 
  欧阳楚楚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眼泪“扑扑扑扑”地一直落着。 
  “哦。明白了!”林雨晨撑着头想了想,“啊!我有办法了!你不是买不起吗?我可以叫我爸爸跟他们说一下,然后我带你到外面去买一双一模一样的。你说怎么样?” 
  欧阳楚楚抬起头,点了点。她知道林雨晨爸爸是省长,权力很大的。她终于破涕为笑。 
  林雨晨爸爸确实很厉害,一下子就搞定了。 
  而林雨晨也给欧阳楚楚买了一双名叫“月光舞鞋”的雪白鞋子。她们都不知道,就是这一双普普通通的鞋子,改变了她们一生的命运。 
  (待续)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类风湿性关键炎症忌口是患者日关怀的效实!忌口真的拥有必要吗?,NBA买进卖汇尽:按球队整顿理,篮网成最父亲赢家,胆怯鬼最出产人不测,蔡徐坤代言的vivox23正式颁布匹转转二顺手平台即兴加以价新机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