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林凤修饰全案整顿装当代当世万端骈干风壹样的觉得

丰田考斯特郑州店报价考斯特标价12座

李成宇:微信发递送原图会表露团弄体信息?试验证皓:不比定

2019年11月19日 13:24


  秋,城市的雨季到来。
  傍晚时分,也许是为了与这场雨相遇,我匆匆从老家赶回。进门半个小时后,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又是一年,四季轮回。如今,熟悉的味道再次充满空气,炎热躁动的土地在雨水的滋润下,渐渐沉静,萌发出生命的原始气息,潮湿、新鲜,带着些许的朦胧,像极了婴儿出生后呼出的第一口气息。
  晚饭很简单。推车的卖奶人踏着雨声送来了鲜奶。奶桶的盖子一掀开,一股模糊的奶腥气冲入鼻腔。这味道让人觉得温暖与熟悉。我端着奶锅,行走在细雨中,步履轻盈。混合在空气中的淡淡奶味,使我仿佛回到了不谙世事的童年。我闻到了母亲年轻时的气味、姥姥怀抱中的气味,闻到了童年的风中,火车经过后散发出的焦灼味。那时的我,有着简单的想法和朴素的欲望。
  打火,坐锅,煮奶。鲜奶平静的表面开始有了细小的泡。间隙,我切了两只小号的台芒,用勺子将果肉刮下,碾成泥状,再加入一勺剔透的西米。此时,奶锅中已经沸腾,细小的泡开始焦躁,不断膨胀,再破裂。关火,撒些细砂糖,待融化,再慢慢将这丝滑的液体倒入芒果碗中,混合。
  简单的食物总会让人安心,就如同这简单的雨,直爽地来,轻轻地走。没有暴烈,没有执着,没有纠缠。它简单到也许你无法察觉,但总会在过后留给你一丝回味。
  如果今天是晴天,那么此刻,太阳就要下山了。落叶飘零,昼夜开始分明,于是我格外关注每天日出与日落的时间。那对我来说,是生命的萌发、蓬勃与蛰伏、复苏。越是简单的事物,越具有特殊的意味,比如这容易让人忽略的日出与日落。
  我们的生命中有很多类似于符号的东西,它们标记着一些事物——我们可以改变,抑或不能改变。比如我从未亲近的老家。陌生的街巷,陌生的乡音,还有倾颓的老屋。这些都是属于父辈的记忆,到了我这里,继承开始断裂。它义无反顾地从所有——曾经它所拥有的实际意义中脱离,来到我这里,变成了一个符号:老家。直至我离开这个世界,它依然不变。
  这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形式,从过去的炊烟袅袅,到如今的杂草丛生,你说它的生命是否还存在?是的,存在。时间的伟大在于,它可以将生命以一种更为永恒的方式凝固在洪荒之中。脱离了实际意义,不再鲜活,却拥有了永恒。我于“老家”,只是一个承担者。对它的过去及未来不负责任,然而,它却必须要通过我,传承下去。我自豪,同时带有无限的失落。
  我在这世上走一遭,却没有比那些符号更为坚韧。时间从未平等地对待人类,它更加青睐那些用亿万年衡量长度的生命。似乎只有那些,才足以匹配时间的无垠。
  夜幕降临,我决定停止这样无头绪的絮叨,把剩下的时间,交给这简单的夜晚。晚风裹挟着湿气,轻轻吹开了卧室的窗。


  子衿说:张宇笔下的大侠不是金庸大师笔下忧国忧民的“郭靖”,也不是《三侠五义》中仗义疏财的侠士。这位“大侠”没有星眸剑眉的长相,也没有仗剑行天下的潇洒,通过张宇的描述,我更愿意将她看作一位江湖中柔情似水的女儿:长长的卷发,红色的裙子,直爽的性格,对待每一个人真诚的态度。这一次,张宇从想象回归现实,用轻松幽默的语调向读者娓娓道来她与这位“侠之师者”的美好往事。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一两位无法忘怀的师长,他也许和蔼可亲,也许不苟言笑,但他们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帮助我们成长。借此文向全天下的老师致一声:“您辛苦了!”
  上她的课,我总是最积极的。有一种莫名的、不可言状的、难以捉摸的热情在鼓噪着我展现自己。 ——题记
  正如你在题记中所看到的那样,打上她的第一堂课起,我的心里就有种奇妙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了。她像夏日来得那么突然而又炽烈,霸道地横在我的生命里,从此再也无法割舍。
  “……关于黛玉的爱情,有浪漫的邂逅,有相识相知的宝玉,却在封建社会被蹂躏,被践踏,被黑暗拉进深渊。这样寄人篱下的爱情你要么?所以,要想支配、改变一切,先要让自己变得强大……”
  “风流才子——青莲居士,或许你曾看到过他狂放不羁的豪情,或许你曾沉迷于他瑰玮绚烂的浪漫,但无论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他,还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他,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个会拿起笔杆子,卖弄那么几下笔墨的凡人,他的华丽辞藻是流传千古的,可在盛唐,他对家室、对工作真的也如他的诗作一样名垂青史么?事实证明,小资、清高都是折腾人的玩意儿,想要享受生活,先给我挤过高考那座独木桥!”
  ……
  有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对,这就是“大侠”的讲课风范,充满活力与激情,带着情绪与想象,永远语出惊人却含着满满的正能量,轻易就俘虏了你那常常不在状态的注意力,告诉你社会的险恶,强迫着你去成长,去接受这个并不完美却又不失风韵的世界。
  依旧清晰地记得第一堂课,她穿着一件火红的长T恤步入教室,恣意散落在背上的长长的卷发这时却应景地飘起,令我眼前一亮:“侠女!”于是,我的语文老师——贺学琴从此就被冠上这么一个独特的外号!也难怪,她每天都踩着铃声风风火火地进教室,每一堂课都像是一场声情并茂的演讲摄人心魄。语文世界里的她变得招摇、狂放而又自负,她像个王者一样轻易拿捏着一切。她将古典与时代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带来纯粹澄澈的文化之流;她赋予时尚与青春最独到的见解,像灿烂的太阳花,盛开在那个聒噪不断的夏日,暖暖的,香气四溢。
  好吧,我承认我是被这朵“美好”的花儿给荼毒了思想,她的一颦一笑,无不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影响着我,鞭策着我。于是,我对文学有了最初懵懂的追求,就像不经意间跌落到了一场太过华丽的梦境,即使有着连肌肤纹理都清晰可辨的清醒,也都不再醒来。语言质朴的《诗经》,辞藻华丽的汉赋,平仄有致的唐诗,雅俗兼具的元曲……它们疯狂地渗透到那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满满当当。我微微皱眉,然后,语文成绩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蹭蹭蹭”长起来,在分班考试中,我的语文稳稳成为班里第一。
  第一?分班?是啊,在饱尝了N次语文成绩雄踞榜首的甜头后,“分班”这两个字就大剌剌地摆在了高一的尾巴上,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
  再没有课上那抹精神抖擞的身影,再没有激情处轰轰烈烈的爱情观。她像狂风暴雨般呼啸而来,却又倏地消失不见,空留一地的回忆,突兀、空虚,却霸道、强势,让我忘不掉,摆脱不掉。她像融进了我的生命,又被硬生生地扯出来,真真切切的疼痛,双眼清晰了又模糊,离开——最终我还是带着不舍与愧疚离开,我想说其实我能考得更好,其实我是那么不想离开您……
  那个夏日,阳光明亮、干净却匆匆流逝。2013年的夏日,语文时间被一位留着“地中海”式发型的老男孩所代替,也许“老男孩”这个名词不怎么适合他,因为他是那么沉稳、内敛和不善言辞。可我还是习惯这么叫,大概因为这偶尔还带有点儿大侠不羁的味道吧。再次提笔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那么想她,那么想,那么想。
  其实,在校园里偶尔还是能碰到她的,依旧是火红的长T恤,恣意披散的卷发,只是随着越来越少的问候过后,我的心里会有莫名的失落,生疼。我想我的夏年锦时是要翻到下一页新的篇章了,带着我那么敬、那么爱的“贺大侠”落幕,留下一个不算完美却也并不糟糕的圆点结束。
  第一次,我对着镜子深呼一口气,然后那么难看却又放肆地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回荡,回荡,经久不散。
  夏日在,梦想在,那个侃侃而谈的“贺大侠”似乎正微笑着阔步走来。
  创作谈
  张 宇
  其实,写这篇文章是缘于校园的一次征文活动,当看到要写自己熟悉的老师且必须表达出其个性魅力来时,我就笑了,有谁能比贺大侠更独具个性呢?瞧她那正气凛然的步伐,气宇轩昂的神态,简直风度翩翩,具有侠者风范。于是乎,在鄙人的鬼斧神工下,一个睿智、豪放的“侠女”形象就诞生了……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独具慧眼呢!当然写作的过程还是不那么轻松的,在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基础上,想当初我可是熬过了多少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浪费了多少宝贵的美容觉才换来了它。不过将文章变成铅字真的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还是希望以后能再接再厉多多投稿,不辜负子衿姐姐的一番美意!
  贴吧展播
  柚鸟:2013年7、8合刊收到了,可是6月份的还没收到,这个现象正常吗?求解。 子衿:不太正常,可以把你的地址留下,编辑部补寄给你。
  精美书摘
  怀念是生命中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并非卑微。然而让我牵挂的人,我选择去忘记。在这个把回头看作软弱和耻辱的世界上,走得再远,也终究达不到想要的永远;走得再近,也终究回不到想要的梦境。
  ——《远镇》李成宇
  十九
  很久以后人们谈论起那场疾病,又兴奋又侥幸。
  一如台风过境后人们又有了新的谈资。那个人心惶惶的春天里,发烧感冒过的人将铭记一生中最慌乱的流感,同时也最为侥幸。尽管在长亭镇这样的地方没有出现过病例,人们依旧恐慌,仿佛世界突然间变了一个样,而再也不是人们以前熟知的那个样子。
  有些东西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无论你是谁,生活在哪里,没有人能躲避。今天是一场疾病,明天是什么,无人知道。但毕竟有着漫长的生活累积,几千年来不曾变化,人们仍在觉得理应的生活中做着该做的,一如聚谈过后便各自归家。大抵那就是生活。
  那场疾病过去后只留下一个后来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非典。像是一个标记般停留在人们生活深处的某一段,类似某段记忆。
  留给我的便是那段躁动的时光。
  那天从杨婷家回来后毫无愉快可言。本是毫不必要的小事,却像鞋子里的石子一样令人难受。
  回到家里的时候,客厅里竟坐着一个陌生男人,他见了我,有点诧异地站起来。母亲此时正从厨房里出来,她一脸平淡地说了句“回来啦”,又若无其事地将水壶放在茶几上。
  “放假了?”她坐下来。
  “嗯。”
  “饿不饿?热一下饭?”
  “不饿,吃过了。”
  一时间有些尴尬,我便赶紧到房间里把东西放好,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再出来。这么些年来,家里除了陆伯和陆明偶尔进出以外,几乎没有过别的客人。在我幼时,印象中陆伯母还是经常到家里来和母亲寒暄一番的,后来随着动荡和变故,大抵出于避免流言或别的什么,记忆中除了一次给陆明送寒衣外,她再也没有跨进过我们家。更不提其他的远亲近邻。
  可见“客人”之于我们是多么陌生和遥远的字眼,让人不安。
  “这位是陈叔叔。”她说完后那个男人又一次站起来,尴尬地做出握手的姿态。那是我第一次以成年人的姿态与人握手,仿佛是某种仪式。有那么一些瞬间,我清晰地感到父辈传承的某些东西已经毫无察觉地渐渐长在自己身上,那是一种无法触摸和控制而又言不由衷的东西,仿佛在那一刻与白森、与父亲站在了一起。
  他是个木讷的男人,不知道是否因为我在的缘故,他话很少。大部分时间他沉默地坐在客厅里。母亲做好饭后招呼我们过去,三人坐在灯下沉默地吃饭,对着眼前这个陌生男人难免有些怪异。妈妈努力地使气氛缓和,虽然话题也只是饭桌上的菜,但与过去沉默冷静地吃饭相比,她显然在极力地讨好我们。
  吃过晚饭后他便离开,出门前客气地道别,依旧是掩饰不住的木讷。剩下我和母亲两人,向来就没有过多的话语,又遇上今日这样的情景,我更无话可说。虽心有不悦,但更多的是平静,隐约中觉得那更像是成年人之间的对峙。
  想来以往何尝不是这样。这些年来在我身上的成长想必她也看在眼里,而她更像一个旁观者,而少有阻挠。如今我也努力只作为旁观者站在一旁。原来,很早以前彼此已习惯以这样的姿态相待,岁月中所有的事情都是水到渠成。
  天将黑的时候陆明来了。在屋里坐了片刻我们便出门,车子绕着街道转了一圈,没有可去的地方,最后停在寻令河的桥头。
  坐在河边的石板上,陆明摸出烟,闻着一阵阵淤泥的腥味两人默默地吐着烟雾。暮色越来越浓,河边鲜有行人。两岸灯火阑珊,眼前的这座桥渐渐沉浸在夜色中,模糊了轮廓。三年前杨婷推着自行车从上面走过,我和大春站在岸上有意无意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时间如此飞快地过去了。
  “大春给你打过电话吗?”我问陆明。
  “很少,部队里不让随便打电话。听说不好受,熬日子。”
  他弹了弹烟头。
  “当初他爸让他开个店子什么的做点小生意,他不肯,叫他跟我开车也不愿意,这日子还真有得熬。”
  “走,”陆明扔了烟头,“咱喝几杯去!”
  车子在狭窄的街道上又兜了一圈,停在一家夜总会门口,闪烁的霓虹灯光彩刺眼。这几年镇上不断有这样的馆子倒闭,又不断有新的开张,眩晕的彩色灯光像爪般伸延。
  “现在这种情况,到这种地方不好吧?”我有点犹豫。
  “怕什么,流感不会连这儿都不放过,人怕你怕罢了,死不了。”
  那是灯红酒绿乌烟瘴气的地方,在小镇夜幕降临的时候这里才暧昧地张开眼睛。里面一片嘈杂,满耳是的士高的振动。陆明在服务台说了些什么,我们便进了一个包间。
  陆明拿起话筒就跟着屏幕吼起来。她们提来啤酒,开了几瓶,就顺势坐下来。陆明拿起瓶子,我们碰了一下便自顾自喝起来。他很兴奋,喝了几口又顾着唱歌去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对那几位姑娘说,好好陪我兄弟喝酒。她们便提起瓶子。
  我注意到她们大概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统一的白纱裙子,打扮光鲜。每个人手里握着一张小票,不久后一个类似主管之类的女人便进来把小票收走。她们看似娇弱,但喝起酒来毫不马虎,提起瓶子就不见半瓶。而且一个接着一个上前来,让人难以应对。
  我转身看陆明,他只顾着唱歌,偶尔回头碰一下瓶子。我说我不行了得缓一下,让她们找陆明喝,但仍被缠着不放,一轮没过去肚子便难受起来。
  陆明说,今晚得把哥俩搞开心了,来来来,玩点别的。其中一个便抽来一片纸巾,说要玩撕纸游戏。一个人咬着,另一个人用嘴撕去一半,不能掉,一圈轮下来直到撕完为止。我不愿加入,但陆明催促着说不能坏了兴致,他却在自顾自地唱歌,而这边的纸片已经传了过来。这把戏的后果是撕到最后无异于两人接吻,我越是祈祷赶紧在她们中间结束却越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就这么折腾了几回,那便算是所谓的初吻。没想过是在这样的地方触碰在那些陌生人的唇上,没有特别的感觉。几轮下来游戏便变得索然无味,喝酒便是解决这种局面的唯一手段。又是新一轮的对碰,最后实在顶不顺,非找来陆明不可。他一进来就变了一个人,好像专门为带我而来而又事不关己一般。

放寒假了,爸爸买了一辆小汽车,具体什么车说了我也不懂,但有一个事情使我很困惑,那就是交朋友税。李成宇
  子衿说:张宇笔下的大侠不是金庸大师笔下忧国忧民的“郭靖”,也不是《三侠五义》中仗义疏财的侠士。这位“大侠”没有星眸剑眉的长相,也没有仗剑行天下的潇洒,通过张宇的描述,我更愿意将她看作一位江湖中柔情似水的女儿:长长的卷发,红色的裙子,直爽的性格,对待每一个人真诚的态度。这一次,张宇从想象回归现实,用轻松幽默的语调向读者娓娓道来她与这位“侠之师者”的美好往事。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一两位无法忘怀的师长,他也许和蔼可亲,也许不苟言笑,但他们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帮助我们成长。借此文向全天下的老师致一声:“您辛苦了!”
  上她的课,我总是最积极的。有一种莫名的、不可言状的、难以捉摸的热情在鼓噪着我展现自己。 ——题记
  正如你在题记中所看到的那样,打上她的第一堂课起,我的心里就有种奇妙的东西在蠢蠢欲动了。她像夏日来得那么突然而又炽烈,霸道地横在我的生命里,从此再也无法割舍。
  “……关于黛玉的爱情,有浪漫的邂逅,有相识相知的宝玉,却在封建社会被蹂躏,被践踏,被黑暗拉进深渊。这样寄人篱下的爱情你要么?所以,要想支配、改变一切,先要让自己变得强大……”
  “风流才子——青莲居士,或许你曾看到过他狂放不羁的豪情,或许你曾沉迷于他瑰玮绚烂的浪漫,但无论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他,还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他,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个会拿起笔杆子,卖弄那么几下笔墨的凡人,他的华丽辞藻是流传千古的,可在盛唐,他对家室、对工作真的也如他的诗作一样名垂青史么?事实证明,小资、清高都是折腾人的玩意儿,想要享受生活,先给我挤过高考那座独木桥!”
  ……
  有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对,这就是“大侠”的讲课风范,充满活力与激情,带着情绪与想象,永远语出惊人却含着满满的正能量,轻易就俘虏了你那常常不在状态的注意力,告诉你社会的险恶,强迫着你去成长,去接受这个并不完美却又不失风韵的世界。
  依旧清晰地记得第一堂课,她穿着一件火红的长T恤步入教室,恣意散落在背上的长长的卷发这时却应景地飘起,令我眼前一亮:“侠女!”于是,我的语文老师——贺学琴从此就被冠上这么一个独特的外号!也难怪,她每天都踩着铃声风风火火地进教室,每一堂课都像是一场声情并茂的演讲摄人心魄。语文世界里的她变得招摇、狂放而又自负,她像个王者一样轻易拿捏着一切。她将古典与时代融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带来纯粹澄澈的文化之流;她赋予时尚与青春最独到的见解,像灿烂的太阳花,盛开在那个聒噪不断的夏日,暖暖的,香气四溢。
  好吧,我承认我是被这朵“美好”的花儿给荼毒了思想,她的一颦一笑,无不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影响着我,鞭策着我。于是,我对文学有了最初懵懂的追求,就像不经意间跌落到了一场太过华丽的梦境,即使有着连肌肤纹理都清晰可辨的清醒,也都不再醒来。语言质朴的《诗经》,辞藻华丽的汉赋,平仄有致的唐诗,雅俗兼具的元曲……它们疯狂地渗透到那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满满当当。我微微皱眉,然后,语文成绩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蹭蹭蹭”长起来,在分班考试中,我的语文稳稳成为班里第一。
  第一?分班?是啊,在饱尝了N次语文成绩雄踞榜首的甜头后,“分班”这两个字就大剌剌地摆在了高一的尾巴上,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
  再没有课上那抹精神抖擞的身影,再没有激情处轰轰烈烈的爱情观。她像狂风暴雨般呼啸而来,却又倏地消失不见,空留一地的回忆,突兀、空虚,却霸道、强势,让我忘不掉,摆脱不掉。她像融进了我的生命,又被硬生生地扯出来,真真切切的疼痛,双眼清晰了又模糊,离开——最终我还是带着不舍与愧疚离开,我想说其实我能考得更好,其实我是那么不想离开您……
  那个夏日,阳光明亮、干净却匆匆流逝。2013年的夏日,语文时间被一位留着“地中海”式发型的老男孩所代替,也许“老男孩”这个名词不怎么适合他,因为他是那么沉稳、内敛和不善言辞。可我还是习惯这么叫,大概因为这偶尔还带有点儿大侠不羁的味道吧。再次提笔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那么想她,那么想,那么想。
  其实,在校园里偶尔还是能碰到她的,依旧是火红的长T恤,恣意披散的卷发,只是随着越来越少的问候过后,我的心里会有莫名的失落,生疼。我想我的夏年锦时是要翻到下一页新的篇章了,带着我那么敬、那么爱的“贺大侠”落幕,留下一个不算完美却也并不糟糕的圆点结束。
  第一次,我对着镜子深呼一口气,然后那么难看却又放肆地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回荡,回荡,经久不散。
  夏日在,梦想在,那个侃侃而谈的“贺大侠”似乎正微笑着阔步走来。
  创作谈
  张 宇
  其实,写这篇文章是缘于校园的一次征文活动,当看到要写自己熟悉的老师且必须表达出其个性魅力来时,我就笑了,有谁能比贺大侠更独具个性呢?瞧她那正气凛然的步伐,气宇轩昂的神态,简直风度翩翩,具有侠者风范。于是乎,在鄙人的鬼斧神工下,一个睿智、豪放的“侠女”形象就诞生了……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独具慧眼呢!当然写作的过程还是不那么轻松的,在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基础上,想当初我可是熬过了多少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浪费了多少宝贵的美容觉才换来了它。不过将文章变成铅字真的是我很久以来的梦想,还是希望以后能再接再厉多多投稿,不辜负子衿姐姐的一番美意!
  贴吧展播
  柚鸟:2013年7、8合刊收到了,可是6月份的还没收到,这个现象正常吗?求解。 子衿:不太正常,可以把你的地址留下,编辑部补寄给你。
  精美书摘
  怀念是生命中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并非卑微。然而让我牵挂的人,我选择去忘记。在这个把回头看作软弱和耻辱的世界上,走得再远,也终究达不到想要的永远;走得再近,也终究回不到想要的梦境。
  ——《远镇》

李成宇:黄芩的成效和主治水病证

现在我觉得我们身边生活着许许多多活“雷锋”,不管大事小事能够帮助别人都是快乐的事!李成宇淅淅沥沥的小雨整整下了一个上午,午饭后雨停了,我觉得外面的空气很好,就和妈妈一起去江边散步。


  【看见的,看不见的。夏风轻轻吹过,在瞬间消失无踪;记住的,遗忘了的,只留下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
  镜头一:忆·曾经
  童年,就是有糖吃就笑嘻嘻的岁月;童年,就是看蚂蚁就像看动画片一样开朗的日子。还曾记得自己为了逞能,“点石过河”,结果弄湿了一整条裤腿;也曾记得把手插在米中练“铁砂掌”,结果被外婆臭骂;还记得与表弟一起上学,路上互相踩着彼此的影子……时间在流逝,我们在成长,但成长的不只是人,还有那颗心,一颗曾经满怀好奇与梦想的心。此刻已被生活所累,累得已经忘却照片中的那个小孩是曾经的自己。
  皓月当空,夏风轻拂,树影婆娑。还记得那个晚上,坐在前庭乘凉,我望着月亮问外公:“为什么我走到哪里,月亮就跟到哪里?”外公笑着说:“因为月亮很大很大,以至于每一个角落都有她的影子。”
  原来,不是月亮跟着我在走,而是她太过伟大,把整个夜晚都照亮了。
  风轻轻地吹,而我曾经忘却……
  【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也许只是被浓云遮住,也许刚巧风沙飞入眼帘。看不见你,却依然感到温暖。】
  镜头二:却·原来
  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前,也许就是昨天,我已记不清你是什么时候离开我的。也许因为时间太久,我已无法分辨时间的界限,身边的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几乎都不怎么提及你。其实,我还是相当自豪。印象最深的,就是小学三年级时,你来学校接我,班上同学都在那里惊叹你的帅气,只是可惜我没有长得像你,不过总算和你一样有着阳光般的微笑。遗憾的是,家里连一张你的照片都没有,只能让你活在我的心里。
  往年清明总是雨纷纷,今年却有一缕暖暖的阳光了。我来到你的墓前,许多事一下子全部涌现脑海,人也一下子变得感伤了。妈妈把一件件物品拿出来,嘴里还叨念着:“你爸在世时,很喜欢穿布鞋,你多烧一点给他……”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我错了,我以为,妈妈已经从那样的悲愁中走了出来,却不知她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温习那段无法放下的真爱。
  其实这一点我本该意识到的。记得每次妈妈要我去剪头发,我都会嫌麻烦不想去,妈妈就说:“这点真像你爸,你爸当初也是不喜欢剪头发的……”这时,只要看到妈妈的眼神我都会妥协,因为那种眼神让你无法去拒绝,无法去逃避。
  生活中已再也没有了你的影子,但那温暖的感觉却依旧存在……
  【他们在无意间相遇,却为幽暗的生命带来温柔美好的光亮。】
  镜头三:念·过往
  林夕的《百年孤独》中有这样一段话:“风属于天的/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人间烟火/天属于谁的/我借来欣赏/却看到你的轮廓。”我觉得我们俩之间的相识应该就是这种不经意间的事,来得毫无征兆,但很快便形影不离。
  我们时常一起走在林间小道,尤其是秋天。因为在秋天,风一吹,叶就纷纷落下,让人不禁联想起疲倦的蝴蝶。我们俩很喜欢踩在铺满落叶的道路上,那种踩上去的声音很微妙,能够触到我们的心灵。每当走累了,我们就坐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云。我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仰望时而放晴的天空,乌云卷来散去,日与月东升西沉,草与木岁岁枯荣,一瞬一季,一季一年,若是每天都能如此,那该多好!”我当时什么话都没说,因为我觉得人不应该时常伤感。
  后来,你转学了,临行前,你送给我一串风铃,告诉我你会开开心心的,让我记得想你。我听着你说的话,也笑了。
  现在,每当你送我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就会想起你说的,让我想你,然后微笑……
  【记往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我守护如泡沫般脆弱的梦境,快乐才刚开始,悲伤却早已潜伏而来。】
  镜头四:叹·彼年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总感觉以往的毕业典礼更有韵味,所有人在那一天都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情感,彼此间做最后的道别,让大家都有一个美好的念想。而我们唯有一张照片,但照片上的我们全然不像别离的人那样依依不舍,也许,那个时刻还没有到该那样的时候。可就是在最后一天毕业典礼的晚上,我们大家也没有表现出来那样依依不舍或是很受感动的样子,而我静静地端坐着,看着身边熟悉的脸庞。也许我会这样,只是因为我太在乎,怕一切都变了样。
  典礼结束后,大家就匆匆离开了。我独自回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路上少有行人,只有路灯还不知疲倦地亮着。
  后来那几天,我终于耐不住寂寞,把还在当地等分数的同学叫出来一起游逛。路上,我和他们说:“读书的时候想着放假,现在放假了又想读书了。”他们一听就笑了,原来他们也说过一样的话。
  如今,我依旧感叹那年,我们一起度过的毕业典礼……
  【看不见的,看见了。夏风轻轻吹过,草丛上树叶翻舞飞扬。遗忘的,记住了,乌云渐散。】
  镜头五:惜·永恒
  纳兰曾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纳兰没有等到一个懂他的人,或者不是他没等到,而是他曾经错过。
  有人也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已走远,再也回不去遥远的昨天。到现在才发现一切都没有变,而是走得太快没看见。”
  正因为如此,席慕蓉在《印记》中写道:“不要因为也许会改变,就不肯说那句美丽的誓言;不要因为也许会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临近9月,回到学校,一切让我既熟悉又陌生,让我既期待又害怕。但当我看到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我才发现原来一切看似已变却又未曾改变。变的是我已经成了高中生,大家都分布在各个班级;不变的是那份友谊,那份真情,还依然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永恒不一定要永存,永恒也不一定要永远。也许只是蓦然间让你感动的画面,或是刹那间让你感动的言语,抑或是那亘古不变的纯真,都可以永恒,只要我们有那颗坚守的心,永远爱,永远奉献。
  哲思睿语
  一般人的信心,时有时无,若有若无,或是时过境迁,就淡忘了,或是有求不应,就怀疑了。这是一般人的常态。没经锻炼,信心是不会坚定的……一辈子锻炼灵魂的人,对自己的信念,必老而弥坚。
  —— 杨绛
  贴吧展播
  非常可乐:想对稿费问题说两句话。写文章还是比较高尚的一件事情,不能单纯地拿钱的多少来衡量自己的才华,自然也不能作为鼓励自己写作的动力。李成宇晚上,我正要睡觉,看见妈妈还在灯下写着什么,我心想:“难道妈妈在加班?”

李成宇:《任政号召唤:当代当世战斗》单人战斗全关卡疑似曝光尽共14个


  超时空互动
  忍,不是一种压抑,而是一种适应却不迷失。不迷失在一成不变中,不迷失在时间的假象中,不迷失在看似静止的前进中。忍,是为了来年更好地萌发。
  编者按:告别2013,过去的一年,有欢乐,有喜悦,有拼搏,有努力,有错过,有遗憾。回首这一年的学习与生活,有哪些关键词能成为你这一年成长的最佳注解呢?欢迎你把你的关键词和它背后的感悟写下来。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时代,希望独而不孤的你和我能够拥有秘而不宣的相同标志,作为这一年成长送给我们的最佳礼物。
  聚散·成长
  再与她擦肩而过时,我们都没有说话,彼此仿若对方只是空气,默然走过。孙君吃饭时对我说,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所谓的三人行,终会变成互不相识。
  一年前高一上学期,我们分到了一个班,她是爽朗的女生,在宿舍里很快和众人打成一片。后来我们每天放学一起去食堂,还有同宿舍的孙君,一起组成了三人行。她跑800米总过不了,留下来最后测,最后100米时我们陪她跑到终点,笑她的发型跑成了中分,然后扶着她到老师那里登记成绩。
  高一下学期分科了,我们都填了文科,却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孙君在二楼,我们每天在楼梯口等孙君。后来孙君常与她的新同学一起走,再后来我们再也没有等过孙君。她和我一直绕着校园散步,她说早知道孙君会有新朋友,淡忘也好。我点点头,从此见孙君而不语。
  和她出现分歧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但那之后她却再也没理过我。那时临近期末,我晚上背着书包一个人回宿舍,此时我们已不再是同宿舍。行人不多,路灯下寥寥几个人影,突然有种不适应的感觉。从前相伴着回宿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暑假时我与孙君和好了,我本觉得互相交新朋友也没什么不可。只是她太喜欢专属的感觉,觉得既然与别人同行,何必再理我们,最后也自嘲地说总会各奔东西的。
  2013年要结束了,恍惚间只能感叹时光流逝。回想去年此时,她还坐在我旁边抱怨物理太难,过年后来学校报名时,我和孙君在路上帮她拿行李回宿舍,然后一起去吃饭买东西找班级。
  再回首时已过一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现在我与孙君偶尔遇见还会打招呼,没有非要互相等待一起吃饭。这聚散也本是平常之事,我们都在流逝的时间和友谊中成长。
  路过不语,但回忆尚在。向有你的2013告别。
  真 实
  怎样的关键词能捕捉我这一年的奔忙?我选择了“真实”。一年前,我在意众人对我的评价,却不曾想这些行为背后的矫揉造作。故意装扮美丽向温润儒雅的男生展现,穿着迷你短裙走在纷飞的大雪中,要求自己保持形象笑不露齿,在众人面前伪装配合。这是一年前的自己。后来,一个笔友在信中告诉我要做真实的自己,于是我开始改变。真正做一次自己,活得无比真实。把心情记录在坚固的文字城堡里,以孩子的眼睛看世界会更快乐。
  世界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喜欢的事物不再永恒,讨厌的也没有暂时。我有喜欢的人,我有想要保护的人们。我想要与所有人成为朋友,我心里朋友的那个位置,已经不止一位。我在心里揣摩着身边人的思想感情,然后以真实的一面对待他们。所以我一直努力做真实的自我。今年春天,新的季节,不一样的一切,我爱上了一个不一样的男孩。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我是一个普通的存在。我很矛盾,也不矛盾。我有过那些最纯真的感情。没有故意伤感地假扮着成熟,不考虑太多的事情。在受到太多责骂后,心慢慢变得平静了。既然没有人可以保护我,我就尝试去保护别人。我告诉朋友们我累了,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都不要问我。我得到了他们的理解。就在朋友和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中,我努力、幸福、小有收获地过完了这一年。这是我十几年人生中走过的最充实的一年。2013年,我真实地走过,你们呢?
  顾
  当时光消逝于岁月的尽头,当曾经的习以为常终成记忆,当我们摈弃幼稚褪去青涩,你我还会不会想起这个2013?
  我一向是个念旧的人。时间冲刷不了我对过去的执念,正因为如此,我几乎用了12个月在2013年选择留恋。在写下这些文字的今天,我才猛然发现这一年已经快走到尽头,而这一年的回忆却可悲得与其本身鲜少关联。我用一次一次回头张望过去那个骄傲的自己来充盈此时少得可怜的自信心。我记得2009年初秋时,自己是如何自信满满地步入初中;我记得2012年的盛夏,我对那座生我养我十五年的小城有多么恋恋不舍。刚入高中时的豪言壮志在耳畔不断回响,期末时的失败疼得无以复加。当我望见迎春花,我会想起初中随笔中时常提起的“满墙嫩黄”;当我吃着冰西瓜,我会想起那些夏日同女孩们咬着白糖冰在大街小巷中张狂的样子;当我嗅到桂花香,我会忆起小学校门外的糖炒栗子香气扑鼻;当我凝视纷纷扬扬的飞雪,我会不禁念叨那远处校园中腊梅是否动人得一如从前。
  我在逃避残酷的现实,在用往事麻痹神经,在用“想当年”为自己鼓足勇气,却忘了频频回头的人是走不了远路的。
  顾,回头看。
  这个字占据了我2013年的全部,但我保证我的未来会与其减少联系。2014,我期待演出新的精彩。
  不可思议
  时光总是在不停地往前走,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以前只是想想就觉得很遥远的地方,面对着一个曾经被称为“以后”的挑战。尤其是今年在写日记,一页页翻过去,变化明显。彼时写下那些字的自己,现在已经不可思议地和“未来”合二为一了。
  作为高三党,一年总结不得不说成绩的事。天气慢慢冷起来,离大学也就越来越近了。好像从来没有离梦想这么近过,近得像是面前的一盘至尊披萨,就差刀叉上齐大快朵颐了。考年级200名左右的时候,虽然我心有不甘,却几乎接近承认了别人说的“怎么可能”。之后跌跌撞撞地上升,直到可以稳在前二十,最近终于考进了前十。庆幸当初面对渺茫的未来,没有放弃最后一点点微光,却也隐隐地不可置信:这段日子,我到底在以什么样的姿态努力着?到底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当初的自己会想到有这样一天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最重要的原因,大概是自己要一直相信,哪怕在梦里相信,哪怕只是试试看不放弃。李成宇“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好像抽出宝刀去砍流水一样,水不但没有被斩断,反而流得更湍急了。诗人举杯痛饮,本想借酒消去烦忧,结果反倒愁上加愁。

李成宇:专家提示:垢染器度过滤后的水最好也要烧开喝


  读者可发关于本期内容的任何问题至编辑邮箱:1368626204@qq.com
  01 夜礼服假面
  哪本书是你一口气读完的?
  @子衿:必须是上学时候的语文书啊。一开学发了新书,于是昼不能食,夜不能寐,一口气读完,然后,就再也不想读了……
  @明灯:说起“一口气读完”这么一个苛刻的条件,印象中都是一种漫画、小人书。若说稍微有一点内涵的,是多年前看过的一本官场小说:王跃文的《国画》,虽然几乎只看过这一本官场小说,但一本书几乎说尽了中国官场文化的精髓。有志于仕途且“早熟”的孩子们,千万不要错过啊。
  02 可爱的阿狸
  如果让你穿越回古代你会干什么呢?我先说一个,希望能考科举第一,改变历史!
  @子衿:亲,你的问题以及你的回答都太牛了。不过身为爱幻想第一名的我,还是可以跟大家描绘一下我假如穿越回古代会做什么。首先,如果这是有意而为之的话,我一定会带一项可以在古代挣钱的现代技术回去,比如做豆腐乳。然后回去以后,当然是白手起家卖豆腐乳啦,说不定还会被封一个“豆腐乳西施”什么的美丽称号啦。然后,有一天,我的豆腐乳越卖越好,越卖越好,可能就弄个连锁呀,然后再涉足一下其他调味品行业,比如海鲜酱油、蚝油汁什么的。或许在几千年之后,会有人吃到子衿牌千年老店的豆腐乳!
  03 你好墨尔本
  古人吵架吗?古人吵架会骂脏话吗?如果会骂,又是怎么骂的呢?
  @子衿:你好“墨尔本”,我相信古人和现代人一样,都是会闹情绪的,吵架、打架也是很平常的,这才是人之常情嘛。至于吵架时会不会骂脏话,我想应该是会的。其实我们现在所学的文言文并不是古人日常生活的语言,而是一种书面语。古人日常对话也是用白话,类似于我们现在的普通话,所以脏话就在所难免了。
  @砖家团:古人骂人那都是很“文艺”的。《诗经》里面就有:
  鄘风·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怎么样?这样的“骂”够深入人心的吧?
  再举个例子,《战国策·燕策》:“荆轲怒,叱(燕)太子,曰:‘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不宰了他再回来我就是孙子!)够给力吧?
  特价邮购信息
  本社尚有少量由杂志社作者和编辑所著的长篇小说、散文集、诗集,杂志社代办邮购业务,数量不多,欲购从速。
  《如果我是彼得潘少女》 朱紫嫣 著 原价27元 优惠价22元
  《假侦探》 王唯州 著 原价30元 优惠价24元
  《忍冬》(诗集) 萧泊零羽 著 原价25元 优惠价20元
  《会唱歌的蝴蝶》 张勇耀 著 原价40元 优惠价28元
  免收邮寄费。打包邮购以上四种,共90元。
  汇款地址:030001 山西省太原市柳巷南路云路街小区2号楼新作文杂志社。
  附言栏里请注明所邮购的书名。
  贴吧展播
  LWX淡:走到了现在,越长大,越觉得自己有好多漏洞。害怕看见那么不堪的自己。弱小的,无用的,胆小的。无时无刻,想要逃离这个世界。逃离……逃离……兜兜转转,跌跌撞撞。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洛阳市皓白早年环保办重心,红旗包锁运用5亿元弃置不顾资产购置保本型理财富品,最新端午节发对象圈的祝福语端午节动态图片2019|最新|端午节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