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雄安地下管廊

大妈爬树上拍照!

枫榆路:环球网记者香港机场被打

2019年11月19日 05:09

尘雾四溅, 
  路犹可见。 
  心雾茫茫, 
  何以得。见? 
  大路遥遥, 
  出路何乎?


  爸爸休息的时候,他的几位老友总会聚在一起。摆好茶具,烧上一壶水,慢慢地泡着功夫茶,有滋有味地品着,海阔天空地谈论着。书房里时而争论,时而有人慷慨激昂,时而又传来他们的开怀大笑。
  每逢这个时候,我就会凑过去,看大人们泡功夫茶,听大人们谈话。他们谈话的内容十分广泛,古今中外,文学诗歌,天文地理,时事政治……无所不包。
  最精通茶道的人是黄伯伯。只要他在,几乎都是他“表演”只见他先将紫砂壶和茶碗儿用沸水通淋一遍,我刚开始想的是为了卫生消毒,其实还另有奥妙。黄伯伯告诉我说。:“记住了,丫头。这样做,不但讲卫生,而且使茶具内外温度均衡,泡出的茶,味道更好”噢!原来第一道工序就有讲究,下面不知还有什么玄机。接着黄伯。伯用竹镊子把小茶碗儿逐个摆好,又用茶匙从茶桶儿中把茶叶拨到砂壶里,然后倒入开水。听爸爸说,水温也是有讲究的。
  “可以喝了吧?”我问黄伯伯“哈哈!这是洗茶,不能喝”黄伯伯一边笑着一边把水倒出,又淋回到紫砂壶上“这又是干什么?”我好奇地问“这啊,一是保持壶内温度,另外是把你爸爸的宝贝紫砂壶“养”得光润润的,比你妈还漂亮。哈哈哈!”黄伯伯的笑声总是那么爽朗。原来,这茶壶也要喝功夫茶啊,有意思!
  到了第二次冲水的时候,他执砂壶的手还上下晃动,听黄伯伯介绍说,这叫“金鸡三点头”泡了有一分钟,黄伯伯将泡好的茶水倒入带滤网的“公平杯”中,再将滤网从杯中取出,这才给每人面前的小茶碗儿里倒上一杯香气宜人的功夫茶。如果喝茶的人,品罢说声:“爽!”黄伯伯就会满脸堆着笑,再给你续上一杯。
  经常来聚会的还有一个邱叔叔,只要他一来,爸爸总说:“老黄,给老薛换大杯子,他用不惯这个”“老薛?”我纳闷,“他不是姓邱吗?”一天邱叔叔又来了,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他为什么?邱叔叔刚把一口水喝进嘴里,我话一出口,他“噗”地一声把水喷出老远,满屋顿时一阵大笑“你们父女俩合伙欺负我!”邱叔叔指着爸爸一边咳嗽一边笑着说。黄伯伯这时已经笑得躺倒在沙发上,把我笑得是莫名其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笑过一阵后,黄伯伯说:“你邱叔叔喝水习惯用大杯,但喝功夫茶讲究用小杯。你爸爸就说他像《红楼梦》里的薛蟠,喝茶似饮驴,就称他老薛啦!哈哈哈!”“哎哟!邱叔叔,我不知道!对不起”我扭头就从书房里跑了出去“你个死丫头!”邱叔叔看着我跑出去的背影佯装生气地说。书房里面又传出一阵大笑。
  慢慢地,我发现,爸爸他们在泡茶时极少谈到工作方面的话题。有时不知哪个叔叔刚有个话头,就被别人岔开了。妈妈告诉我:“爸爸他们平时太累了,这时是他们靠港休息的时候,是他们放松的时候,你不要去添乱”
  慢慢地,我也发现,爸爸他们不仅仅是在泡功夫茶,也是在泡文化,是在泡情感,是在泡生活……我也要跟着大人们学着泡“功夫茶”枫榆路1、最近,虫虫迷上了电脑,成天泡在网上,都快成网虫了,他近视的度数由250度飞速涨到了600度,这可把妈妈急坏了,她为了虫虫,设置了个超难的电脑密码。虫虫虽说是个破解密码的高手,可这个密码也花了他半个小时,他刚输入正确密码,只听一个声音:“密码时代已被解密,准备进入密码时代,倒计时:十、九……六、五……三、二、一!” 虫虫还没反映过来,就被一个密码手一下子拉进了电脑。 
   
  2、虫虫站在密码时代的大街上,目瞪口呆,他心里正纳闷儿呢,自己怎么就不明不白的进入了密码时代,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密码密码密码!”虫虫吓坏了,连忙后退了几步,这个声音又响起。了,并且越来越大:“密码密码密码!密码密码密码!!”虫虫是个胆小鬼,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密码密码密码!!”这个声音再度响起,并且震耳欲聋,虫虫尖叫一声:“啊!”“密码密码密码密码!”这个声音又来了,虫虫仔细听了听,这声音竟然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发出的!他的嘴巴成了“O”字形,这时,警车打着“密码密码密码密码……”的铃声来到了虫虫跟前,一个警察走出车来,嘴里还一边说着:“密码密码密码密码,”并把手指向另外两个警察:“密码密码密码密码,”虫虫一头雾水,只见两个警察把虫虫抬上警车,警车又打着“密码密码密码密码……”的声音回到了警察局。 
  3、警察局是个气派的大楼,上面写着“密码密码”,虫虫被这宏伟的大楼震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气派的大楼。他刚走到门口,只听:“密码密码密码,”警察也说:“密码密码密码!”门打开了,里面的地板是上了蜡的朱红地板,能照得见人影。虫虫被押到一张沙发上坐着,警察对虫虫说:“密码密码密码!”虫虫不懂,那人着急了,又说:“密码密码密码!”虫虫还是不明白,这个警察急了,脸上暴出青筋:“密码密码密码!”虫虫全身到出都打着问号:这什么意思啊! 
  4、这时,走来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警察们都行他致敬,他大概是一个上司。他也对虫虫说:“密码密码密码!”虫虫摆摆手,于是,这个老头儿用汉语说:“小朋友,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吧?”虫虫点了点头,接着,老头儿给了虫虫一个密码翻译器,有了他,虫虫就能听懂别人说话了,老头儿又给了虫虫一本厚厚的书,虫虫透过翻译器看到上面写着: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共8888条),老头儿告诉虫虫,必须阅读完这本书才能出门,老头儿念虫虫是个外乡人,便让虫虫暂时在警察局住下。 
  5、虫虫在警察局仔仔细细地翻阅了一遍《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密码时代过了六个月了,可他每天都在看《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这天,来了个送信的人,他给了虫虫一封信:亲爱的虫虫,我是你的朋友冰雪儿,知道你来了密码时代,我非常欢迎,请输入密码,来到我家,虫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了半天才想起《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上写着要去谁家,就得说密码密码密码,可虫虫的声。调不对,(密码翻译器只能翻译,不能教你说话。)密码保安以为它是小偷,但念在他是初犯,只把他暴打一顿,贬到了密码地狱第二层,这里的生活才是苦不堪言,每天都靠喝稀饭来维持生计,还得输入密码,虫虫全然不知,因为《密码时代法律规则大全》上没写,他痛苦不堪,都快饿成火柴棍了。 
   6、这时,密码时代首领(冰雪儿的爸爸)、虫虫的大救星——冰王修改了密码时代规矩,发给了密码时代每一个公民一本新的法律规则书——《密码时代法律宝典》,并且,给了密码时代公民三天的时间阅读,这三天,所有的人都可以不遵守法律规则,当然虫虫也得到了,并且,被释放了。 
   7、虫虫谢天谢地,他一路走一路问,问到了冰雪儿家,冰王以为是那些拥簇他的密码人民,便大门敞开,让虫虫进去,谁知,虫虫连密码语都不会说,冰王非常生气,要把虫虫赶走,虫虫正准备空手投宿到警察局是,冰雪儿走了出来,她还是老样子,没变!冰雪儿一眼就认出了虫虫,只见她低声对冰王说了几句,冰王便开始对虫虫刮目相看,没想到他竟然是自己宝贝女儿的朋友,冰王与冰雪儿一起欢迎着虫虫的到来,并让虫虫在他们加住下来。 
   8、冰雪儿家住的是豪华别墅,这让虫虫这个小娃娃大开眼界,有好多东西虫虫别说见,就是闻也是闻所未闻。虫虫为之震惊,他一边感叹着,一边在密码时代住了下来,冰雪儿每天都要教虫虫一口地道的密码语,最让虫虫惊讶的是密码时代的饭菜,那简直比山珍海味、满汉全席还美味(用重庆话来讲,就是巴适惨了!)虫虫在冰雪儿家过得有滋有味。 
   9、快到秋天了,虫虫得回去上学了,他恋恋不舍地向冰氏家族一一告别,说实话,虫虫还真有些不想走呢,可要怎么才能回去呢?坐飞机?可已经没有票了,没办法,可怜的虫虫只能在机尾后面栓个绳子,飞回家了!


  得知我提琴过了十级,父亲十分高兴,把“镇家”的老陈酿拿了出来,豪气地揭开红绒布的酒盖,一股酒香肆虐地窜入鼻间,蔓延进心间。耳畔猛然响起了一阵少年清脆的吟诵:“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脑中浮现出一个酒香横陈的地方,隐约看见在桃花林间闪现出一角若隐若现的男子背影。
  如痴如醉
  桃花坞里桃花庵,
  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
  又摘桃花换酒钱。
  唐伯虎,因为满腹的才气而被镌刻入历史,其实我更爱唤他另一个名字,唐寅。想象中的他,衣袂飘然,风流儒雅,随手携一把折扇,上面必定会刻着六个桀骜不驯的狂草——江南第一才子。可惜,这只是我的臆想。历史上真实的他,是个生活潦倒,内心落寞的人。满腹才华为他招来的不是顺风顺水的仕途,而是科举舞弊的悲哀和一生的屈辱。
  唐寅自幼天资聪敏,熟读四书、五经,并博览史籍,16岁秀才考试得第一名,轰动了整个苏州城,29岁到南京参加乡试,又中第一名解元。正当他踌躇满志,第二年赴京会试时,却因牵涉科场舞弊案而交厄运。但不论历史如何记载那场考试,我却固执地坚信这其中肯定有着不可言说的内幕。这如一场噩梦萦绕在他的梦里,还有我的梦里。之后,他的诗中大抵都透着深深的悲戚和无奈。落魄的他用尽他所有卖画而得的钱财建了一个简陋草堂,这草堂有个梦呓般轻柔的名字——桃花庵。
  一醉方休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
  花落花开年复年。
  年复一年的贫困和四处碰壁磨灭了他年少的心性,抚平了他初出茅庐尖利的棱角。满心期许归家得到安抚,换来的却是乡民们无尽的鄙夷。到此,他所得的,除了他不曾改变的才华,还有阅尽世事的沧桑。在那竹篱茅舍的方寸之地,用仅有的钱财换取美酒,美酒入口,陈香浸齿,无限辛酸真真是应了那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得到了最好的、最洒脱的宣泄方式:饮酒。他愿意把他所有的愁苦都寄托在酒中,在酒香四溢的地方宿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寻求解脱。
  闲处度日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与其为了荣华富贵奔波劳碌屈膝人下,何似在花间酒间快活逍遥。是啊,这一切终归都是命,是你的总是你的这种“公平条约”在那个封建社会中不复存在。我将我的满腔才学去绘画,去写诗,卖得了钱来买酒,在我的桃花庵里休憩,闲适自在地过着我自己的生活。花与酒,注定要和这样孑然一身的才子结缘。现如今的我,不是富二代,不是毫无愁苦的少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卖画而生的小贩,我没。有玩世不恭,我也没有梦里才会出现的秋香。
  我还有酒
  别人笑我忒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我笑他人看不穿。难道你们没有看到,昔日叱咤风云富贵至极的君王将相,如今又如何呢?不但身已没,势已落,连花和酒这些在他们生前不屑一顾的东西都无法奢望了,甚至连坟茔都不保。而我呢?纵使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但我还有酒,我还可以在这酒香横陈的地方过完我的日子。即使我的生活历经坎坷,即使前路茫茫,你们无法了解一壶酒于我的感情。
  他把他的酒当作他心灵的寄托,那个酒香横陈的地方饱含着每个冰凉月光下他的落寞与孤寂;饱含着每个蝉鸣的夏夜里他被燥热包裹下一颗最为平静的心。
  尾声
  “在想什么呢?”爸爸的声音把我从如梦似幻的桃花庵拽回现实。
  “在想啊,在想……我能喝酒吗?”
  “行呀,咱爷俩来一口呗,一起来庆祝庆祝。!”
  “真能喝?”
  “那是。唉,闺女,你可别真喝啊!”
  在那酒香横陈的地方,有着最为真实的唐寅,有着最美的桃花庵,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和唐才子共饮一杯,可惜,没有这个机会。枫榆路
  得知我提琴过了十级,父亲十分高兴,把“镇家”的老陈酿拿了出来,豪气地揭开红绒布的酒盖,一股酒香肆虐地窜入鼻间,蔓延进心间。耳畔猛然响起了一阵少年清脆的吟诵:“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脑中浮现出一个酒香横陈的地方,隐约看见在桃花林间闪现出一角若隐若现的男子背影。
  如痴如醉
  桃花坞里桃花庵,
  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
  又摘桃花换酒钱。
  唐伯虎,因为满腹的才气而被镌刻入历史,其实我更爱唤他另一个名字,唐寅。想象中的他,衣袂飘然,风流儒雅,随手携一把折扇,上面必定会刻着六个桀骜不驯的狂草——江南第一才子。可惜,这只是我的臆想。历史上真实的他,是个生活潦倒,内心落寞的人。满腹才华为他招来的不是顺风顺水的仕途,而是科举舞弊的悲哀和一生的屈辱。
  唐寅自幼天资聪敏,熟读四书、五经,并博览史籍,16岁秀才考试得第一名,轰动了整个苏州城,29岁到南京参加乡试,又中第一名解元。正当他踌躇满志,第二年赴京会试时,却因牵涉科场舞弊案而交厄运。但不论历史如何记载那场考试,我却固执地坚信这其中肯定有着不可言说的内幕。这如一场噩梦萦绕在他的梦里,还有我的梦里。之后,他的诗中大抵都透着深深的悲戚和无奈。落魄的他用尽他所有卖画而得的钱财建了一个简陋草堂,这草堂有个梦呓般轻柔的名字——桃花庵。
  一醉方休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
  花落花开年复年。
  年复一年的贫困和四处碰壁磨灭了他年少的心性,抚平了他初出茅庐尖利的棱角。满心期许归家得到安抚,换来的却是乡民们无尽的鄙夷。到此,他所得的,除了他不曾改变的才华,还有阅尽世事的沧桑。在那竹篱茅舍的方寸之地,用仅有的钱财换取美酒,美酒入口,陈香浸齿,无限辛酸真真是应了那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得到了最好的、最洒脱的宣泄方式:饮酒。他愿意把他所有的愁苦都寄托在酒中,在酒香四溢的地方宿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寻求解脱。
  闲处度日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与其为了荣华富贵奔波劳碌屈膝人下,何似在花间酒间快活逍遥。是啊,这一切终归都是命,是你的总是你的这种“公平条约”在那个封建社会中不复存在。我将我的满腔才学去绘画,去写诗,卖得了钱来买酒,在我的桃花庵里休憩,闲适自在地过着我自己的生活。花与酒,注定要和这样孑然一身的才子结缘。现如今的我,不是富二代,不是毫无愁苦的少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卖画而生的小贩,我没有玩世不恭,我也没有梦里才会出现的秋香。
  我还有酒
  别人笑我忒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我笑他人看不穿。难道你们没有看到,昔日叱咤风云富贵至极的君王将相,如今又如何呢?不但身已没,势已落,连花和酒这些在他们生前不屑一顾的东西都无法奢望了,甚至连坟茔都不保。而我呢?纵使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但我还有酒,我还可以在这酒香横陈的地方过完我的日子。即使我的生活历经坎坷,即使前路茫茫,你们无法了解一壶酒于我的感情。
  他把他的酒当作他心灵的寄托,那个酒香横陈的地方饱含着每个冰凉月光下他的落寞与孤寂;饱含着每个蝉鸣的夏夜里他被燥热包裹下一颗最为平静的心。
  尾声
  “在想什么呢?”爸爸的声音把我从如梦似幻的桃花庵拽回现实。
  “在想啊,在想……我能喝酒吗?”
  “行呀,咱爷俩来一口呗,一起来庆祝庆祝!”
  “真能喝?”
  “那是。唉,闺女,你可别真喝啊!”
  在那酒香横陈的地方,有着最为真实的唐寅,有着最美的桃花庵,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和唐才子共饮一杯,可惜,没有这个机会。

枫榆路:警方破获网络交友诈骗案

第三章 
  客厅里摆放着一排排的大箱子,周雪轩把它们搬到书柜的中间,她得花全身的力气才能把重重的箱子给抬起,她小心翼翼的站上一张凳子上,努力取得平衡。橘子色的箱子内的粉红色彩带被她取了出来,她用蓝色的绳子把它紧紧绑在墙边,又在天花板系上了鲜艳的丝绸带。一串串红色与紫色的皱纹纸条扫过枫凌的灰色的裙边。  
   听到皱纸声的羽希偷偷摸摸地走下楼梯,躲在楼梯旁的墙壁看着。心里好兴奋,好兴奋!我的夏天要出现了吗? 她想着。还是装不知道好,呵呵。然后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方式步回楼梯。 
   一月十三日,她居然会记得。她脑海里一直呈现着这一句话。每年的这个日子,从来没有像过其他同学一样吃着蛋糕,吹着蜡烛的庆祝。而今年,生她出来的那位伟大的人,记住了“她永远都是个伟大的人,全世界最好最好的人!”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用娟秀的字迹写着,她的人生终于重现灿烂的阳光了。但实际上,连一次的温暖也没有吧。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只要是一点点,或许一瞬间也好,只要有过快乐,她就很满足,很满足了。 
   她的日子到了,原本是令她兴奋到不得了的日子,对她来讲,其实是个悲剧…… 
   她以前最不期待的早晨到了,但是这天,她觉得她是幸福的。她下到厨房,看到雪轩满头大汗的在准备早餐。 
   她走到她的身后,伸出长长的双臂拥着周雪轩。 
好久都没有那种感觉,以前雪轩总是不让她抱着,总会狠狠的修理她一顿。但这次,她不怕,她觉得,雪轩已记住了自己的生日。羽希曾经有过无数次的幻想,也许她的母亲会转过身来,温柔的抱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儿,轻轻地把唇贴在她的额头上,,然后亲切地叫她一声:“小希!” “小希”这个名称,这两个字,从来都没从周雪轩的口中发出,她只会说:“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不去死啊?生了你真是我倒霉啊!”   
   周雪轩用力的甩开那两只抱得腰紧紧的臂环,生气地瞪着她,眼睛里仿佛有一团热热的火焰“臭女,给我滚开!!”她朝着羽希指着。羽希顿时感到一股震惊,“你不是要…?”她问不出口,想说的话都哽咽在喉咙了。为何只是一个爱的拥抱,都要这么难呢? 
   她缓慢地把手放贴在腰的两旁,低下头,长长的刘海把眼睛和眉毛都遮住了“对不起……”她轻声道歉,接着沮丧的走去玄关。 
  “死败家女,你很烦耶!”周雪轩手拿着桌布步出厨房骂,“我警告你,以后别来这套!要不然的话我就扔了你!”羽希背起了书包,头依然是低着的。 
“我走了”说完这句话,羽希就走了。羽希努力克制住不让这不争气的眼泪流出,可最终……突然,一个宽大的肩膀搂住了她。羽希想:“这种感觉…多么的熟悉,莫非是…爸?” 
   果然,羽希把头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这像梦境一般,似乎只要一醒就会破灭一样。羽希的嘴里不停念着:“爸!爸!” 
   顾小扬瞄了一下新买的黑色手表,“五点,终于放学了!”他说。经过的女同学像蜜蜂一样围绕着他,与他聊天,就像围着一罐又香又甜的蜂蜜一样。他转过身来,看到她没有表情的脸“嗨,徐小姐,又是你啊?”他脱离了女生的团队走去“呵呵”“你的脸好丑哦!”只是无意的开个玩笑。羽希的脚步停住了,她慢慢的转过头,视线定格在他的眼珠上。顾小扬看到她的眼珠里,似乎在闪着泪花。 
   他不敢再讲下去了,只是昂然地看着她离开的样子。她的背影看起来很孤单,很寂寞,那种感觉看起来很哀愁,连他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天空上乌云很密,一把又长又亮的刀忽然在天空上划过,随后的就是那宏亮的雷声,无数雨点开始像箭头一般的落下。羽希把沉重的书包摘下,用手指提着书包的肩带。她已经知道那装饰是怎么一回事了,那是她为了庆祝一些与她无关的节日吧。她并不失望的猜测着,早上的期待与重见快乐的心没了,全都消失了,那美好的幻想也破灭了! 雨下得越来越大,羽希的心也越来越痛。雨点直接打在她的脸上,她的头发,她的衣服,都湿透了。她走到一块岩石面前,岩石的右面有一个水池,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她坐在水池上的小岩石上,治疗自己心中的伤痛。天上的雨水都落在这个小水池上,羽希闭上双眼仰着头向着上空,她已经忍不住,脸上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流下的泪水了。这是她人生里最悲惨的一个生日,正因为她太期待,所以造成。了无比的失望。徐羽希累了,她朝着天空大喊,她只是想要幸福,只想要一点点点的温暖,也只想要爱,母亲的爱,难道这有错吗?她流下的泪珠滴到她旁边的水池,而水池里有些东西在听,在看,也在感受着她的悲哀……枫榆路昨天晚上,我作了一个神秘的梦。 
  我变成了一个特工,我的任务是打败陆遥(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既可以变成兽,又可以变成人。)。 
  我来到花园里,这座花园特别古老,里面有很多珍贵的动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花园里怎么会有珍贵的动物?)。我坐在水池边,等待着陆遥的出现。 
  大约过了2小时,我要起身去别的地方寻找的时候,突然,在一个花坛里出现了一个跑动的身影,我仔细一看,是陆遥!我急忙拿出电棒,说:“电!”第一下没有打中,第二下还是没有打中,因为他变成一个大耗子,十分灵活。 
  “定!”陆遥显出了原形,原来是一个穿着黑色短袖、黑色长裤、黑色斗篷的潇洒男孩。 
  “糟,他有定向棒!”我低语道,“我得小心点” 
  “电!”我一下电中了他的肩膀,却不知为什么,我有点内疚。 
  陆遥捂着肩膀,逃走了。 
  我急忙呼叫总部:“总部总部,陆遥手里有定向棒,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总部把我的电棒升级了,又给了我一条绳子,并告诉我怎么用。 
  第二天,我又来到公园等着陆遥。 
  陆遥来了,这回,他是变成人出来的,而且手里还抱着一只小猫。 
  “哼,上次是你走运,这次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陆遥说,“去吧!” 
  只见那只小猫一落地,也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 
  令我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少女手里居然拿着绝版的银光电光棒,只要稍稍一对准,人马上会被烤熟! 
  “大家快跑!。!!”我大喊。 
  大家注意到了少女和陆遥,吓的纷纷逃脱。 
  我趁着混乱,加入了逃跑的人群中(我有点窝囊啊,呵呵)。 
  突然,有一个勇敢的男人,用绳子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陆遥和少女抓住了。 
  我问少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少女回答:“是陆遥逼我这么做的!” 
  “陆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 
  “哼,不为什么,因为我是特工!”陆遥冷淡地说。 
  我不在说话了。 
  大约过了1小时,到达了目的地,陆遥突然挣脱绳索,跳了起来:“哈,今天你们全得完蛋!定定定定定定定!” 
  我们(包括那个少女)都被带回了陆遥的城堡,关进了监狱。 
  我问那个少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陆溪,是陆遥的妹妹,我们的家族都是会变身的”少女说。 
  我又问她:“你恨你的哥哥吗?” 
  陆溪说:“我不恨,但是,我一看见他无辜伤害人,我就恨他!” 
  “那……那咱们逃跑吧!”我试探着问。 
  “谁说要逃跑啊!” 
  “是陆遥!”陆溪听了出来。 
  “不愧是我的妹妹,我的声音都能辨别出来。那么,你认识他吗?”陆遥指着一位少年说道。 
  “是陆羽!”陆溪又猜了出来。 
  “哼,没错,他就是我的弟弟,陆羽”陆遥说,“但是,你们也是白认识了,因为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大家躲开!”我大喊一声。 
  我用电棒狠狠地电了陆遥一下,又用绳子把定向棒拿了过来。 
  陆遥的胳膊被我的这一击点得特别麻,渗出了血迹。 
  “陆……陆遥,只要你弃暗投明,我就会给你解药的”我说,但是心里不禁后悔起来,我后悔对陆遥做的一切,也后悔刚才对陆遥说的话。 
  “哼,你们……休想,我,誓死,效忠,黑暗,总部!”陆遥铿锵有力的话却吓坏了我,忙说:“陆遥,请原谅我,我这就把解药给你” 
  “谁要你的解药!拿……拿走!”陆遥说,但是好像越来越难受了,血变成黑色了。 
  “我,宁死,不屈!”说完,陆遥头一歪,咽气了。 
  “陆遥!!”我用最大的力气掰开钢管,扑到陆遥身上,痛哭流涕:“陆遥!我真后悔,我恨自己。其实,我是喜欢你的,你很潇洒,你很聪明。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天天看见你,陆遥,你快点醒过来吧!!” 
  陆遥没有醒过来,但是我的眼泪却流成了河…… 


  很小的时候,爸爸对我说,我们是炎黄子孙,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
  于是,看黄河成了我的一个心愿!我痴迷地搜集着黄河的诗歌、图片。当读到王维《使至塞上》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时,我的头脑中就会映出落日下黄河的壮观场景。梦里,我一次次走近它,它却是那样的模糊,总是让人看不清它的面目。
  终于,中央电视台制作了大型电视节目《黄河》,我才在电视上领略了。黄河的风采。
  画面上:波涛滚滚的黄河壶口两岸,高山对峙,好像一把巨大的茶壶,奔腾的河水经50米宽的壶口飞泻而出,猛然跌落下来,坠入深潭中,激起束束水柱,十分壮观。空中黄浪奔涌,势若龙腾,浪花飞溅,水汽蒸腾,一条七色彩虹终年悬挂在黄河水入壶的上方。真是:“天下黄河一壶收”,“十里河滩闻惊雷”水柱、水珠、水雾,颜色由黄变灰,由灰变蓝,如云、如烟,形成“水底冒烟”的壮丽景观。唐朝诗人李白的著名诗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描写的不就是此景?“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就是在这景色的催生下,雄壮的旋律诞生了。
  有人说,“九寨沟的水显得太清秀,俏得有些洋味;太湖的水又嫌太小,不像是水,文人味太重,倒像是供人把玩的”黄河水,却是给人另一种感觉。听,耳朵渐渐聋了,只能看见人在张口,却听不见声音;看,眼睛也花了,望着旋转的黄色从河里蒸腾上升,又奋不顾身地下降。河底升起硝烟一样的黄雾,天地间充盈着黄色带水的颗粒,碰撞在脸上,弥漫在空中。生命,真正的生命在这里延续。
  让我魂牵梦萦的黄河,总有一天,我要真正站在您的面前,让您重现昔日的光彩!
  ■
  黄河被称为“母亲河”,作者小时候就对此有兴趣,于是,文章自然转入正题。虽然作者没有亲自到黄河边去看,但是从平时整理的关于黄河的材料来看,就能看出作者对黄河的痴迷程度。直到有一天,她在电视上看到了黄河,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作者文章的精彩之处在于平日积累的诗词佳句都派上了用场,加上作者的大胆想象,合理发挥,着实给黄河画了一幅精致的素描。结尾处,点出作者“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愿望一定要实现,紧扣文题,抒发情感。
  (指导老师:吴培光)枫榆路“你,你快放开我!”我吼道。   
  “我不会伤害你的”她突然变得温和起来,“我,我还是告诉你实情好了”这时,她的眼里含满了泪水:“我是一只泱奇啊!”“泱奇?”我问“是的,泱奇是妖兽。事情是这样的:   
  我是紫兰乡的一只泱奇,紫兰乡是圣蛇的王国,我是为蛇皇效力的,我尽心尽力地为蛇皇,为紫兰乡效力。一天,蛇皇有孕了!!全国上上下下都兴奋不已,我更是欢喜,我们有下代女皇了!刚出生的小蛇,她那眼,发着红光,是阳红,是血红,那鲜红色的双眼闪闪发光,充具妖性艳魅,绝色洪荒,醉色天仙!   
  可是…就在大家还未从欢快中清醒过来,蛇女竟然丢了!牡思是蛇法,就像人间的巫师。它用奇镜测出,妖艳无比的蛇皇公主已落入人界,已经离开洪荒界有七个钟头了!现在已经投胎入凡了。听到这个消息,紫兰乡的圣蛇无不哭丧垂颜,向来经百般风雨的蛇皇也病起来了。然而,这,还不是最惨的…    
  很快,仇国囚桑的雪狼打来了,而此时,病弱的蛇皇手无缚鸡之力,更不能指领千军万马了,囚桑国的狼男狼女很快攻进紫兰乡,但他们还不知道蛇皇病危的消息,所以还没敢猛打猛撞地战争。这时的我假意投奔雪狼,趁其不备杀死狼主,紫兰乡这才暂时保下命来。   
  然而,好景不长。狼主在生前竟留下一手:他的狼妻乳备。乳备暗地主宰下雪狼军并训好,没有先进攻,而是她己人先偷偷把病弱的蛇皇干掉,然后再让狼军血洗紫兰乡。最令我气愤的是,那些寄居。在紫兰宝地的泱奇、母焚…这类寄灵竟然都不管养育自己的紫兰乡,自顾自地飞走了!就这样,圣蛇,紫兰乡,从此灭亡了。而我,心里早有盘算,那就是你!我便从浴火洞飞到人界,来找蛇皇公主。唉,才来人界一百六十年,我这妖兽就承受不住寂寞了,收养了一个女孩子。抚养她长大成人,可中途并没有停止追寻你。在我的收养女儿结婚生子的时候,我去了,可我闻到了一股气味,香,邪,是一股妖气,却埋藏在很深很深的灵魂里,常人是闻不到的。   
  于是,我明白了,紫兰乡,有救了。我就发了那个誓,重建紫兰乡!”此时,他的眼睛变成了明黄色,手臂长出羽毛,呈棕色,而根羽是青绿色的,尾羽是雪白的,头是黑色的,颈羽是淡粉色的…她,变成了一只“泱奇”   
  “呜—吁—”它呜鸣着,接着,叼起我来,向前飞去。我突然感到后背火辣辣的痛,接着晕过去了。   
  “嗷呜~”

枫榆路:东海全面开捕

【前言】 
  2029年,生化病毒已经席卷了全球,政府开始修建隔离围墙,以防大批的僵尸涌进人类现在仅剩的1000多万平方千米的领土上,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的僵尸在人类的领土里。另一方面又拼命地隐瞒此事,在偶然的一次机会,由7名S.T.A.R.S特种部队的队员组成的一个小组,准备去执行一次神密的任务,这次的任务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呢?未知的黑暗中,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呢? 
           8月13日下午三点 天气:晴 
  正值炎炎夏日,尽管越野车打开了窗户依旧十分炎热,因为为了节省汽油我们没有打开空调。那坐在我旁边的是中国炎龙战木小队的队员——李翔,他可能是为了使自己凉快一点,而在那里“打坐”,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问我有没有听说过中国的一句话:“心静自然凉”这可真是荒谬,要是心静自然凉的话,人死了之后尸体变得冰凉也是因为“心静自然凉”了?我将自己的疑问讲给了他听,他笑得很厉害,他可真是个怪人。坐在我前面的是韩国大名鼎鼎的特工——崔志云,她翘着二郎腿哼着歌,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现在还能哼的出歌来,要知道,我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再看见一个村庄了,而且除了我们几个人,我们这几天没有再见到一个活人了,一路上只有僵尸,到处都是僵尸,遍地的僵尸,成群的僵尸,我们这几天闻到的味道除了僵尸身上的鲜血味,和遍地的腐尸味,还有自己身上的火药味,和那几块压缩饼干的淡淡香味以外,在没闻到其他的味道了,而且车上的食物也快不够了,汽油也非常少了。崔志云旁边的是格蕾丝这位博士,据说这次的任务是就是找到T病毒,G病毒的根本来源,而格蕾丝就是关键人物,她已经取得了化学博士和生化技术学博士这两个双重学位。坐在崔志云旁边的是S.T.A.R.S中著名的军花——娜塔莎,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位精英狙击手呢!坐在副驾驶的是707部队的一个家伙好像叫什么蔡明吧,那天出发时遇上的几只僵尸都是被他用刀干掉的!开车的就是我们的队长——以前海豹突击队的行动指挥官——史特尔。哎呀,一下写了这么多,手都酸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好了。 
  下集预告:史特尔带我们误打误撞来到了一个小镇,小镇上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是僵尸?是食物和汽油?还是救世主的到来?一切真相尽在——生化危机之杰拉德日记:杀机重重的小镇!枫榆路
  爸爸休息的时候,他的几位老友总会聚在一起。摆好茶具,烧上一壶水,慢慢地泡着功夫茶,有滋有味地品着,海阔天空地谈论着。书房里时而争论,时而有人慷慨激昂,时而又传来他们的开怀大笑。
  每逢这个时候,我就会凑过去,看大人们泡功夫茶,听大人们谈话。他们谈话的内容十分广泛,古今中外,文学诗歌,天文地理,时事政。治……无所不包。
  最精通茶道的人是黄伯伯。只要他在,几乎都是他“表演”只见他先将紫砂壶和茶碗儿用沸水通淋一遍,我刚开始想的是为了卫生消毒,其实还另有奥妙。黄伯伯告诉我说:“记住了,丫头。这样做,不但讲卫生,而且使茶具内外温度均衡,泡出的茶,味道更好”噢!原来第一道工序就有讲究,下面不知还有什么玄机。接着黄伯伯用竹镊子把小茶碗儿逐个摆好,又用茶匙从茶桶儿中把茶叶拨到砂壶里,然后倒入开水。听爸爸说,水温也是有讲究的。
  “可以喝了吧?”我问黄伯伯“哈哈!这是洗茶,不能喝”黄伯伯。一边笑着一边把水倒出,又淋回到紫砂壶上“这又是干什么?”我好奇地问“这啊,一是保持壶内温度,另外是把你爸爸的宝贝紫砂壶“养”得光润润的,比你妈还漂亮。哈哈哈!”黄伯伯的笑声总是那么爽朗。原来,这茶壶也要喝功夫茶啊,有意思!
  到了第二次冲水的时候,他执砂壶的手还上下晃动,听黄伯伯介绍说,这叫“金鸡三点头”泡了有一分钟,黄伯伯将泡好的茶水倒入带滤网的“公平杯”中,再将滤网从杯中取出,这才给每人面前的小茶碗儿里倒上一杯香气宜人的功夫茶。如果喝茶的人,品罢说声:“爽!”黄伯伯就会满脸堆着笑,再给你续上一杯。
  经常来聚会的还有一个邱叔叔,只要他一来,爸爸总说:“老黄,给老薛换大杯子,他用不惯这个”“老薛?”我纳闷,“他不是姓邱吗?”一天邱叔叔又来了,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他为什么?邱叔叔刚把一口水喝进嘴里,我话一出口,他“噗”地一声把水喷出老远,满屋顿时一阵大笑“你们父女俩合伙欺负我!”邱叔叔指着爸爸一边咳嗽一边笑着说。黄伯伯这时已经笑得躺倒在沙发上,把我笑得是莫名其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笑过一阵后,黄伯伯说:“你邱叔叔喝水习惯用大杯,但喝功夫茶讲究用小杯。你爸爸就说他像《红楼梦》里的薛蟠,喝茶似饮驴,就称他老薛啦!哈哈哈!”“哎哟!邱叔叔,我不知道!对不起”我扭头就从书房里跑了出去“你个死丫头!”邱叔叔看着我跑出去的背影佯装生气地说。书房里面又传出一阵大笑。
  慢慢地,我发现,爸爸他们在泡茶时极少谈到工作方面的话题。有时不知哪个叔叔刚有个话头,就被别人岔开了。妈妈告诉我:“爸爸他们平时太累了,这时是他们靠港休息的时候,是他们放松的时候,你不要去添乱”
  慢慢地,我也发现,爸爸他们不仅仅是在泡功夫茶,也是在泡文化,是在泡情感,是在泡生活……我也要跟着大人们学着泡“功夫茶”

枫榆路:香港市民登山高唱国歌!


  初中老师,蛇一般的冷血动物,伏地魔一般的可怕的存在,不知是否因为闲言碎语听多了,我心中对初中的老师有一种莫名的排斥感。至少,在我还未踏入初中之前是这么想的。
  可后来,我发现我彻底地错了,当我第一次接触他们时,我的排斥感,我的恐惧感,我的一切反感,都被他们那温暖的话语及无微不至的关心所融化了。原来,他们并不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他们也是有温度的。顿时,我的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勃发着想马上投入学习的干劲。
  有人说,老师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学生身上,对自己的孩子很少关注。听到这些,不仅是你们,就连我也是嗤之以鼻。可是当我听到下面这位老师的事迹后,才彻底推翻了我根深蒂固的偏见思想。
  那位老师的孩子,我觉得很可怜,因为他只能和她的学生去共同分享妈妈的爱。有个雨天,老师正要去接自己的孩子时,忽然发现班上有一个同学正在雨中无助地走着。望着那孩子孤单的背影,她心一狠,暂时放下自己的孩子,先把那个学生送回了家,这才去接自己的孩子。
  世上有哪个母亲会如此狠心,让自己的孩子在雨中等那么长时间?是老师,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难道这样就能说这位老师冷血吗?他们是为自己的职业而放弃家人、亲友的冷漠的人吗?抑或是他们只对自己的班级如此关心吗?不,绝对不是!
  上次,班里的粉笔用完了,我去负责分发粉笔的老师那里领粉笔。因为路不熟,我来来回回地走了几趟冤枉路,这才摸到那老师的办公室。当我打开门时,我愣住了,走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办公室没有人!眼看马上就要上课了,心急如焚的我只能在门外无奈地踱步。
  这时,隔壁一位正在改作业的老师走了过来,就是那个让自己的孩子在雨中淋雨的老师。我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冲了上去,激动不已地吐出了几个字:“老……老师,您好,您知道哪位老师那儿可以领粉笔吗?”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焦虑,笑了笑说:“你们班的粉笔用完了吧?”
  我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老师又笑道:“别急,我帮你打个电话”
  这位老师的热情无疑是给了我莫大的慰藉,试问,有谁愿意放下手中急着要赶的工作而去帮助一个学生!是老师!
  事实证明,一个真正懂得教书育人、知人冷暖的老师,是不会和“冷血”沾上边的!
  同学们,学会珍惜吧,珍惜自己的老师!
  ■
  文章有感人的事情,有感人的细节,也有感人的形象。开头的悬念设置也不错,语言比较成熟,结构比较精巧。
  (指导老师:周 华)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南宁一电动车和小车相撞1死1伤,现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英国夫妻跳伞庆祝结婚30周年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