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在线看【梦里花落知多少】

【一件有趣的事高中作文】高中作文暑假有趣的事800字

柬埔寨货币:黄昏独坐海风秋 独坐黄昏里

2019年11月19日 10:12



啊!妈妈,我现在终于读懂了您的爱,原来,妈妈的爱就像一把遮雨的伞,像一阵清凉的风,像阳光雨露一般不断滋润着我;妈妈的爱是温暖的,更像是一个甜甜的吻,我们天天都在爱中成长。妈妈呀我忘不了您的爱抚和教诲,您的爱我会终生铭记!

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且毫不避讳地当众小便。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 
  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在石料场子干活被机器绞断了左手,又因家穷,一直没娶媳妇。奶奶见那女子还有几份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下她给我父亲做媳妇,等她给我 家“续上香火”后,再把她撵走。父亲虽老大不情愿,但看着家里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父亲一分未花,就当了新郎。 
  娘生下我的时候,奶奶抱着我,瘪着没剩几颗牙的嘴,欣喜地说:“这疯婆娘,还给我生了个带把的孙子”只是我一生下来,奶奶就把我抱走了,而且从不让娘靠近。 
  娘一直想抱抱我,多次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奶奶没理她。我那么小,像个肉嘟嘟,万一娘失手把我掉在地上怎么办?毕竟,娘是个疯子。每当娘有抱我的请求时,奶奶总瞪起眼睛训她:“你别想抱孩子,我不会给你的。要是我发现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撵走”奶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儿含糊的意思。娘听懂了,满脸的惶恐,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尽管娘的奶胀得厉害,可我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说娘的奶水里有“神经病”,要是传染给我就麻烦了。 
  那时,我家依然在贫困的泥潭里挣扎。特别是添了娘和我后,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奶奶决定把娘撵走,因为娘不但在家吃“闲饭”,时不时还惹是生非。 
  一天,奶奶煮了一大锅饭,亲手给娘添了一大碗,说:“媳妇儿,这个家太穷了,婆婆对不起你。你吃完这碗饭,就去找个富点儿的人家过日子,以后也不准来了,啊?”娘刚扒了一大团饭在口里,听了奶奶下的“逐客令”显得非常吃惊,一团饭就在嘴里凝滞了。娘望着奶奶怀中的我,口齿不清地哀叫:“不,不要……”奶奶猛地沉下脸,拿出威严的家长作风厉声吼到:“你这个疯婆娘,犟什么犟,犟下去没你的好果子吃。你本来就是到处流浪的,我收留了你两年了,你还要怎么样?吃完饭就走,听到没有?”说完奶奶从门后拿出一柄锄,像余太君的龙头杖似的往地上重重一磕,“咚”地发出一声响。娘吓了一大跳,怯怯地看着婆婆,又慢慢低下头去看面前的饭碗,有泪水落在白花花的米饭上。在逼视下,娘突然有个很奇怪的举动,她将碗中的饭分了一大半给另一只空碗,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奶奶。 
  奶奶呆了,原来,娘是向奶奶表示,每餐只吃半碗饭,只求别赶她走。心仿佛被人狠狠揪了几把,奶奶也是女人,她的强硬态度也是装出来的。奶奶别过头,生生地将热泪憋了回去,然后重新板起了脸说:“快吃快吃,吃了快走。在我家你会饿死的”娘似乎绝望了,连那半碗饭也没吃,朗朗跄跄地出了门,却长时间站在门前不走。奶奶硬着心肠说:“你走,你走,不要回头。天底下富裕人家多着呢!”娘反而走拢来,一双手伸向婆婆怀里,原来,娘想抱抱我。 
  奶奶忧郁了一下,还是将襁褓中的我递给了娘。娘第一次将我搂在怀里,咧开嘴笑了,笑得春风满面。奶奶却如临大敌,两手在我身下接着,生怕娘的疯劲一上来,将我像扔垃圾一样丢掉。娘抱我的时间不足三分钟,奶奶便迫不及待地将我夺了过去,然后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当我懵懵懂懂地晓事时,我才发现,除了我,别的小伙伴都有娘。我找父亲要,找奶奶要,他们说,你娘死了。可小伙伴却告诉我:“你娘是疯子,被你奶奶赶走了”我便找奶奶扯皮,要她还我娘,还骂她是“狼外婆”,甚至将她端给我的饭菜泼了一地。那时我还没有“疯”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长什么样?还活着吗?没想到,在我六岁那年,离家5年的娘居然回来了。 
  那天,几个小伙伴飞也似地跑来报信:“小树,快去看,你娘回来了,你的疯娘回来了”我喜得屁颠屁颠的,撒腿就往外跑,父亲奶奶随着我也追了出来。这是我有记忆后第一次看到娘。她还是破衣烂衫,头发上还有些枯黄的碎草末,天知道是在那个草堆里过的夜。娘不敢进家门,却面对着我家,坐在村前稻场的石磙上,手里还拿着个脏兮兮的气球。当我和一群小伙伴站在她面前时,她急切地从我们中间搜寻她的儿子。娘终于盯住我,死死地盯住我,裂着嘴叫我:“小树……球……球”她站起来,不停地扬着手中的气球,讨好地往我怀里塞。我却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我大失所望,没想到我日思夜想的娘居然是这样一副形象。一个小伙伴在一旁起哄说:“小树,你现在知道疯子是什么样了吧?就是你娘这样的” 
  (转载)柬埔寨货币

然而愉快的心情并不能抵御腹中的饥饿,早餐还没吃,我只好放弃享受阳光的沐浴,向四周望了望。终于发现在不远处有个卖小馄饨的小吃摊。于是,我推着自行车向前走去。

三、 
  【下课后…】 
  “听说转来了新的同学诶”大家讨论着,不巧被梦馨他们听见了,梦馨他们走到了樱花树下,见到了雪琉璃,她和一位女孩坐着,梦馨走过去问:“琉璃,他是谁啊!”琉璃回答梦馨:“她叫菲雪”菲雪见到他们很高兴,对他们笑了笑,大家就一起坐下来聊起天了。 
  过了一会儿,梦蝶突然站起来,对大家说了个笑话,大家开怀大笑,冰雪心见到了他们,走过去,对真诚筱和丹璐说:“真诚筱,丹璐我告诉你,你不许欺负奇德,哼”然后对梦馨他们微微一笑,就走了。丹璐生气了,站起来,使出魔法:“你别太过分了,提琴魔法—沙拉露啦—提琴歌声。(外带小提琴声)”雪心被攻击了一下,他怒气冲天:“电子琴魔法—低啦达—攻击。(外带电子琴声)”丹璐和他吵了起来。 
  菲雪看到他们这样,用魔法把他们制止了:“古筝魔法—沙亚力—和平”他们不吵了,做了好朋友。   “叮铃铃…”上课了,大家跑到教室里,老师对大家说:“我们这节课考试”老师把大家带到了考场,雪心上去了,她跳过了木桩,但是不幸被钉子扎了一下,奇德飞上去救了雪心,顺便带雪心去疗伤。 
  第二个是梦馨,梦馨敏捷地跳了一个又一个的木桩,通过了考试,老师还送了一个大礼品给他呢(抱她起来,把她飞起来,梦馨可从来没玩过呢)。 
  接着,梦伤,梦颖,梦蓝,梦希,梦蝶,梦可,梦仪,筱,丹璐,菲雪都通过了,她们和梦馨一样,都是那么敏捷。 
  梦伤对我们说:“那些东西能难得到我们吗?”“不能”说完之后我们一起笑起来(想到雪心的样子)…柬埔寨货币我是一双运动鞋,名叫“帮登”,意思是能帮你登上高耸入云的险峰。上高山,我能毫不费劲地登上去,走平路就身轻如燕,轻飘飘地用凌波微步飞奔,多帅啊! 
   我被人摆放在专卖商店的橱窗里,悠闲度日。每天都有许多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因为我美观高贵,所以人们都渴望得到我,但又被我的身价吓跑了。拜托,二百一十八元,218,我要发耶!这么吉利的数字,干吗不买我呢? 
   有一天,来了一个穿着很气派的小男孩,他在店里逛逛后,盯住了我。他二话不说,甩给店主二百五,脱下脚上的黑皮鞋换上我,边跑边说:“不用找了”跑出店,路过一个垃圾箱,他把那双黑皮鞋扔了。 
   小男孩跑到一座华丽的别墅前,打开门进去了。看来这是他的家。这小男孩跑到桌子前,握着只“老鼠”摆弄“真怪!”在鞋架上的我说“一点都不怪”角落里一双红舞鞋回答我,“他在玩电脑,那个叫鼠标。我是他妹妹的鞋子,他们兄妹俩从来不做作业,只知道玩。爸爸妈妈也不管,只知道给他们钱”红舞鞋叹了口气。 
   这房子富丽堂皇,但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几天后,红舞鞋不见了,取代它的是一双宝石绿的新鞋。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尽量让自己显得可爱。然而一个月后,我也被扔进了垃圾箱。可叹我英年早逝,终生只能与垃圾为伍了。 
  这天傍晚,一个衣着朴素的妇女发现了我,那时的我已经乌迹斑斑、脏乱不堪。她欣喜若狂,把我擦得干干净净,真舒服!然后提着我跑了回家。 
  在一座破旧的木屋里,正中的板壁上贴着“三好学生”、“好习惯标兵”、“学习积极分子”……满满的全是奖状。一个小男孩在做作业,他面色苍白,脚上穿着一双打着补丁的破球鞋。寒风从屋角的破洞里灌进来,小男孩不禁抱紧了身子“娃,妈捡破烂的时候看见双鞋,挺好的,穿去吧!”“太漂亮了!谢谢妈妈!”小男孩亲了亲妈妈的脸,迫不及待地试穿鞋子。 
  我在这个家里受到特别的优待,在节日或学校的重大活动时,小男孩才会穿上我。平常我被擦得一尘不染,舒舒服服地躺在一个大鞋盒里睡觉。我觉得在这个家中特别温暖。 
  从此,我就长住了下来。 

柬埔寨货币:一朵朵浪花作文一年级 [一朵美丽的浪花作文600字]

“黑白”这本身就是一个经典,黑配白,两个境界,两个极端…… 
 黑被看作邪恶,魔幻里最恐怖的布景是黑,令人害怕的夜空是黑,尽管它有月亮的衬托,却永远除不去它带来的惧怕。黑甚至被认为是撒旦的变体,会带来灾难。 
 白则是另一个境界,就像黑夜之后是白昼。白是纯洁的,灵动的。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是美好的化身,会带来福音,洁白的天空给人以安详,白不会被任何杂质所玷污。白被视为圣洁,不可侵犯。白或许不会被黑的存在所影响,但,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不是吗? 
 当魅惑的黑配上圣洁的白又会怎样呢?这你也许永远也想不到,这是另一种定义,只是,黑配白,会有结局吗? 
                                    ——序 
 又是一个笼罩着暗光的世界,黄昏已至。 
 一个美丽的天使悄悄来到人间,她扑闪着那对洁白如雪的羽翼,踮着脚尖,轻轻飞到一个许愿池边,坐下。那双澄澈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许愿池,长长的睫毛像羽扇一般扇动着,轻轻闭上,嘴巴微微张开。双手合一…… 
 “听上帝叔叔说,在人间有个许愿池,如果真心许愿,愿望就会实现,那,雪茜希望,馨灵的翅膀能快点好,行吗?如果可以,把我的翅膀跟她的换,我愿意。行吗?”几滴眼泪轻轻落下…… 
 “你在干什么?”一个穿着黑衣的所罗门部下飞来,在一旁笑着看正在流泪的那个天使。 
 天使吓了一跳,张开眼睛,望向他。 
 他愣住了,她的眼睛怎么会那么美丽、纯洁,好像不被尘世所玷污。在无数次的梦中,他也曾期望有那样的眼睛,但地狱的黑暗不会容许他有,他早就不配有这样的眼睛了吧。他苦笑了一声:“你好,我叫寒凌”自己似乎连名字也那么冷呢。 
 “我叫雪茜,你好”天使眨着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 
 “这里很危险,会跌到水里的,以后不要再来了”他望着她的眼睛说。 
 “可我希望馨灵的翅膀快点愈合,她的翅膀折了……” 
 “我想如果许愿池能听见,馨灵的翅膀一定能愈合,你放心吧” 
 “谢谢,那我先回去了,要是让别人发现,我就完了,再见,寒凌” 
 天使扑扇着翅膀,向天空飞去,那抹圣洁的白辉映着这只有几丝暗光的世界。 
 “再见了,雪茜……”他望着那在黄昏下远去的背影,轻轻说道,嘴角微微上扬…… 
 从此,在一个许愿池边总会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驻足…… 
 寒凌似乎迷上了那双澄澈的双眸…… 
 几星期后,馨灵的翅膀好了,雪茜决定再来看看那个穿着黑衣的人。 
 又是一个黄昏…… 
 一个美丽的天使飞落在许愿池边,寒凌等到了。 
 “寒凌,馨灵的翅膀好了呢,呵呵,许愿池真的管用……” 
 寒凌凝望着雪茜的眼睛,笑了笑,自己好像陷进了那美丽的眼睛里…… 
 黄昏下,两个背影相望着,一个是白,一个却是黑…… 
 “寒凌,我要走了,再见了” 
 去的还是那么匆忙,寒凌点了点头,轻轻说:“再见”以后,他或许还会等…… 
 后来,雪茜也总会来到那个许愿池边,和寒凌说上几句话。然后告别……这,似乎成了一个习惯……永远不会改变的习惯…… 
  
 直到一天,雪茜被上帝叔叔叫了去,雪茜飞到上帝前,问:“上帝叔叔,找我来有事吗?” 
 上帝严肃地说:“雪茜,你是不是每天都会到一个许愿池边?” 
 雪茜惊了,难道被人发现了?“是” 
 “雪茜啊,你难道不知道擅自去人间是要受罚的?你去了也就算了,怎么可以去见那个叫寒凌的人呢?他是所罗门的部下啊,要知道,我们和所罗门一项是对立的,你怎么能……” 
 “雪茜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上帝叔叔” 
 “雪茜,你认为说对不起就行了吗?我决定了,你以后永远也不能到人间去,知道吗?” 
 “可……”雪茜苦苦哀求,她不能,也不可能放弃那个习惯。 
 “没有不行,你必须服从,雪茜,我这是为你好,一旦你们两个……无论怎样,你都要听我的话”上帝的声音不容置疑,雪茜惊了,难道真有这么严重吗?上帝叔叔不是会容易生气的人,今天怎么……但,那个习惯,就真的要这样结束了么? 
 雪茜望着上帝挥袖而去的背影,绝望了…… 
 寒凌,我们要分别了,对不起…… 
 为什么?心在痛…… 
  
 寒凌依旧每天在等,等待那双明亮的眼睛,但他终究没等到,似乎就这样结束了……但他还会等下去,这不知何时已成了一个习惯。 
  
 雪茜在天上,却早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快乐了,自己好像永远不会忘记寒凌,永远不会忘记那抹黑,几时恋起了黑色? 
 馨灵看着雪茜,她不再是那个每天吵着叫他去玩的雪茜了,雪茜这是怎么了? 
 一天,馨灵轻轻飞到雪茜身边,问:“茜儿,你怎么了?” 
 “馨灵,我,我想去人间,行吗?我求你了……” 
 “可是,雪茜,你不能去啊” 
 “馨灵,算了,我不想连累你……”雪茜又开始望着远处,寒凌会哪呢? 
 “雪茜,你别伤心,如果这样你会高兴,我答应你,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的”馨灵看着雪茜。 
 “真的吗?可,馨灵,这样会连累你的” <br> “雪茜,没关系,我会没事的”馨灵安慰道,顶多就是我代替你受罚罢了,馨灵在心中说道,她和雪茜从小就是好朋友,雪茜也帮了她不少忙呢,现在牺牲一下又怎样。 
 馨灵让雪茜悄悄潜到人间,自己则化装成雪茜…… 
 寒凌还在那等,雪茜来到他身旁:“寒凌,我来了” 
 寒凌猛然回头,不禁莞尔,他还是等到了:“恩,雪茜你还是来了。呵呵” 
 又是黄昏,光芒却因这两个人的存在而更加闪亮了。 
 “雪茜,你在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你不能下来吗?”上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雪茜一惊,嗫嚅道:“我,我,上帝叔叔,这,这和馨,馨灵没有关系,你别怪她……” 
 “哼,对这件事,馨灵也有责任,所以她也逃脱不了干系,现在,我看你和寒凌是不听劝了,这样下去,对你不好,我命令你把他杀了” 
 “为什么?!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能杀了他”天使可以杀人吗?不能…… 
 “你怎么可以违抗我,再说一遍,你把他杀了,如果你杀不了,我代替你……” 
 雪茜还没反应过来,一抹黑已倒在她脚边……她愣住了,心好像碎了……永远无法拼回…… 
 寒凌死了,死前,他忆起了那片圣洁的白色,那么美,自己似乎喜欢上了白色……只是,永远也见不到了……就是所罗门的部下也还是会死啊,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不再是地狱的魔,而是一个拥有一双澄澈眼睛的凡人,至少,不会有这样的结局……雪茜,别了……朦胧中,他感到几滴泪水落在他的脸上,心痛了起来,雪茜,别哭…… 
 雪茜看着寒凌就这样死了,黄昏的朝霞掩盖不了她内心的伤痛,自己这是怎么了?如果可以,她希望随他去了…… 
 黄昏,永远不会有结局……泪,为什么还在流…… 
 黑和白,也永远不会有结局吗……柬埔寨货币三、 
  【下课后…】 
  “听说转来了新的同学诶”大家讨论着,不巧被梦馨他们听见了,梦馨他们走到了樱花树下,见到了雪琉璃,她和一位女孩坐着,梦馨走过去问:“琉璃,他是谁啊!”琉璃回答梦馨:“她叫菲雪”菲雪见到他们很高兴,对他们笑了笑,大家就一起坐下来聊起天了。 
  过了一会儿,梦蝶突然站起来,对大家说了个笑话,大家开怀大笑,冰雪心见到了他们,走过去,对真诚筱和丹璐说:“真诚筱,丹璐我告诉你,你不许欺负奇德,哼”然后对梦馨他们微微一笑,就走了。丹璐生气了,站起来,使出魔法:“你别太过分了,提琴魔法—沙拉露啦—提琴歌声。(外带小提琴声)”雪心被攻击了一下,他怒气冲天:“电子琴魔法—低啦达—攻击。(外带电子琴声)”丹璐和他吵了起来。 
  菲雪看到他们这样,用魔法把他们制止了:“古筝魔法—沙亚力—和平”他们不吵了,做了好朋友。 
  “叮铃铃…”上课了,大家跑到教室里,老师对大家说:“我们这节课考试”老师把大家带到了考场,雪心上去了,她跳过了木桩,但是不幸被钉子扎了一下,奇德飞上去救了雪心,顺便带雪心去疗伤。 
  第二个是梦馨,梦馨敏捷地跳了一个又一个的木桩,通过了考试,老师还送了一个大礼品给他呢(抱她起来,把她飞起来,梦馨可从来没玩过呢)。 
  接着,梦伤,梦颖,梦蓝,梦希,梦蝶,梦可,梦仪,筱,丹璐,菲雪都通过了,她们和梦馨一样,都是那么敏捷。 
  梦伤对我们说:“那些东西能难得到我们吗?”“不能”说完之后我们一起笑起来(想到雪心的样子)…

浙江省绍兴县齐贤镇中心小学三(5)班 曹菲 指导老师:石林霞 
  森林里住着一只可爱的小老鼠和一只可恶的野猫。 
  有一天,小老鼠走出家门去散步,这时后面跟着一只野猫,野猫死死地跟着它。忽然,野猫猛扑过来,眼前有条小河,小老鼠游过小河,野猫却掉在了河里。 
  小老鼠走啊走,来到了一个篱笆前,那里有一个小洞,小老鼠很顺利地穿过篱笆洞,野猫再次扑了过来,小老鼠刚刚穿过洞,野猫撞在篱笆上,野猫火冒三丈高,说:“非抓到你这只臭老鼠不可!” 
  小老鼠又来到一棵粗壮的大苹果树下,它看见树上有很多红红的大苹果,非常想去摘几个尝尝,可是那树太高了,它根本爬不上去。野猫看见了,想趁小老鼠犹豫的时候上去抓住它。但这个时候,小老鼠突然转到大树的另一边,野猫狠狠地扑在了大树上,痛得“哇哇哇”大叫,而那些红彤彤的大苹果从树上掉下来,小老鼠兴高采烈地捧起大苹果吃起来。 
  多么聪明的小老鼠啊!野猫真是自讨苦吃!柬埔寨货币您好!

柬埔寨货币:平淡的日子中也总有色彩_充满阳光的句子

成长的过程,若不像此艰辛亦快乐?

柬埔寨货币魔塔第三层——水的考验(上) 
  “我对我的前程充满了怨恨”罗萨傲慢的低下头,很伤人心的说。 
  洛显听到,摇了摇头,皱起了眉头,轻轻的打了罗萨一下,表示让他安静,现在凌可儿正在伤心呢,你在这里说这些话算个什么东西? 
  拉爱女王也不能保持乐观了,因为,他们公认的领袖凌可儿因为某些自己造成的因素倒下了,那现在……众人的决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她不得不自我谴责。 
  罗凯和米雪无奈的交换了下眼神,米雪怀抱着沉睡着的小果露,睡得那么甜蜜,米雪的眼角渗出了两滴苦涩的泪水,她好久都没有这样休息了。她想妈妈,想姐姐了。罗凯在一旁默默的表示同情,却帮不上什么忙。 
  他们这是在走在哪里?这是通往第三层的阶梯。 
  还是罗凯打破了沉默:“那么,显儿,你知道我们的弟弟怎么样了吗?” 
  洛显微微吃了一惊:“你是说朗科——不,罗科吧。还在违心为首领等凶神恶煞干活呢” 
  “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吗?” 
  “真实身份……?” 
  “就是知道他两个哥哥么?” 
  “得啦,就直接说你就行啦” 
  “好显儿妹妹,告诉我吧” 
  “我不是你妹!” 
  “……” 
  “好吧,听好了” 
  “快说,快说,快说吧,快!” 
  “用不着你来命令我。如果你真心求我,就要好言好语!” 
  “我……怎么摊上个你这么个介绍人”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谁什么样个人” 
  “该死,我要疯啦!” 
  “呼……玩够啦,告诉你吧” 
  洛显玩味的笑了笑,说:“嗬,他当然知道啦,这个事实就是他调查出来并且让我转告你们罗氏兄弟的。怎么样,清楚了不?” 
  罗凯和罗萨像两个傻子一样长长地答应了一声:“喔……明白了……” 
  大家都笑了,凌可儿也忍俊不禁。 
  在欢声笑语中,总算,到了! 
  “嗯,嗬,”洛显准备发表“环境分析演讲”了,罗萨愁眉苦脸的一把靠在旁边的石壁上,“据我分析,这里属于潮湿的山洞一类,地下似乎涌动着巨大的水源,墙壁——(罗萨很响的“呸”了一声)——墙壁由巨大的岩石构成,属于天然造成,石壁内是实心的,因此,我推断,魔塔的关卡是根据五行来排列的,比如前两关卡就是金,木,而且我刚才分析地下有涌动着的水源,那么这一关一定就是水的考验了” 
  “呶,那么就是这个样子啦?”凌可儿重新振奋精神,兴奋的说道。 
  “据我来看,就是啦”洛显调皮的说。 
  凌可儿脸上带着决心,大声说道:“向岩洞深处进发!” 
  “进发!”

柬埔寨货币:"希望如火,失望如烟"

从我呱呱落地时,您们就已经担当起一个父母的责任。您们教会我要坚强,自信,做人要诚实,做每一件事都要仔细,认真。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走在路上作文800字【走在路上】,黑暗料理王下载 [不妨黑暗],心锁作文800字【心锁】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