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湖北宜昌爆破近50米高大楼

套中人:乌克兰一架飞机燃油耗尽紧急降落

2019年11月18日 06:17

他跑累了,在一户人家的台阶下躺了下来。夜里,下起了丝丝细雨,他好像浑然不知。早上,那户人家打开大门,被眼前的这个黑乎乎的东西吓了一跳,看清楚了,原来只是个小要饭的,就把他赶走了。

2050年1月9日,北冰洋的浮冰上 
  “啪!”又一块冰掉下来的声音,好像一把锋利的锯子划过我的心。听爷爷说,原来的这个时候,这里是一片冰原,一眼望去,一“白”千里。可现在,天气每年都在变热,我原来的家——盖尔塔冰原——已经变成了我脚下的一块浮冰。好伙伴尼布、希拉都不知在哪里,也许他们哪一块浮冰上找我吧“呀!”又一块浮冰冲过来了,幸好我用预先准备的竹竿顶过去“啪”,强大的冲击力,把我撞到了海里,我不由自主地掉进了海里“竹竿!”我奋力地向竹竿游去,抓住了!回头一看,不好,原来我呆的那块浮冰被海浪冲走了。怎么办呢?还好,海水又冲过来了一块更大的浮冰,我用竹竿先点一下控制住方向,让它减速后,先把竹竿扔上去,再晃晃悠悠地爬了上去。 
  我抖抖身上的毛,太阳刺痛了眼。忽然想到,有一天,我纯白的毛会不会像在俄罗斯的表哥棕熊哈默那样? 
  2050年3月13日,北冰洋里 
  “鱼怎么都长了眼睛,怎么抓也抓不到”,我钻出了水面大口地换气“咦,好像下面有条鱼”,这次可不能让它逃走了,我一个猛子扎下去,一把捞起来。这鱼我怎么没见过,不像是北极的鱼啊?只见它五彩斑斓,不像我们这里一样白白的。那条鱼抖个不停,好奇心战胜了我“说明白你是哪里来的,我可能放了你!”我瞪着这条可怜的鱼“我叫玛丽,是一条天使鱼”它摇了摇尾巴讨好着,“我的家原来在南边,不知怎么,那里越来越热,我就只能让北边来避避暑”“南边?”我正纳闷着,它用尾巴扫了一下我的眼睛,趁我手一松,它就从我的手里跳了出去。算了,估计南方的鱼也没啥味道。 
  我想以往老是饿肚子,这南方多来些鱼或许能让我的日子好过些吧。 
  2050年8月6日,弗兰格尔岛 
  两个多月的寻找,到了弗兰格尔岛边。尼布、希拉连影儿都没出现,我不敢上岛,更不敢向前去。这个岛离俄罗斯的大陆已经很近了,多少年来,我们的家里每有一次人出现,都会带来一阵慌乱。这已经寻找他们的尽头,该回去了,是的,该回去了,只能回去了。我用竹竿点开了弗兰格尔岛,太阳真大,希望能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他们…… 
   
套中人原来到最后,她和父亲,都是一样的人。

2050年1月9日,北冰洋的浮冰上 
  “啪!”又一块冰掉下来的声音,好像一把锋利的锯子划过我的心。听爷爷说,原来的这个时候,这里是一片冰原,一眼望去,一“白”千里。可现在,天气每年都在变热,我原来的家——盖尔塔冰原——已经变成了我脚下的一块浮冰。好伙伴尼布、希拉都不知在哪里,也许他们哪一块浮冰上找我吧“呀!”又一块浮冰冲过来了,幸好我用预先准备的竹竿顶过去“啪”,强大的冲击力,把我撞到了海里,我不由自主地掉进了海里“竹竿!”我奋力地向竹竿游去,抓住了!回头一看,不好,原来我呆的那块浮冰被海浪冲走了。怎么办呢?还好,海水又冲过来了一块更大的浮冰,我用竹竿先点一下控制住方向,让它减速后,先把竹竿扔上去,再晃晃悠悠地爬了上去。 
  我抖抖身上的毛,太阳刺痛了眼。忽然想到,有一天,我纯白的毛会不会像在俄罗斯的表哥棕熊哈默那样? 
  2050年3月13日,北冰洋里 
  “鱼怎么都长了眼睛,怎么抓也抓不到”,我钻出了水面大口地换气“咦,好像下面有条鱼”,这次可不能让它逃走了,我一个猛子扎下去,一把捞起来。这鱼我怎么没见过,不像是北极的鱼啊?只见它五彩斑斓,不像我们这里一样白白的。那条鱼抖个不停,好奇心战胜了我“说明白你是哪里来的,我可能放了你!”我瞪着这条可怜的鱼“我叫玛丽,是一条天使鱼”它摇了摇尾巴讨好着,“我的家原来在南边,不知怎么,那里越来越热,我就只能让北边来避避暑”“南边?”我正纳闷着,它用尾巴扫了一下我的眼睛,趁我手一松,它就从我的手里跳了出去。算了,估计南方的鱼也没啥味道。 
  我想以往老是饿肚子,这南方多来些鱼或许能让我的日子好过些吧。 
  2050年8月6日,弗兰格尔岛 
  两个多月的寻找,到了弗兰格尔岛边。尼布、希拉连影儿都没出现,我不敢上岛,更不敢向前去。这个岛离俄罗斯的大陆已经很近了,多少年来,我们的家里每有一次人出现,都会带来一阵慌乱。这已经寻找他们的尽头,该回去了,是的,该回去了,只能回去了。我用竹竿点开了弗兰格尔岛,太阳真大,希望能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他们…… 
   
套中人

忆童年,那时看的不过只是一些稚嫩的故事书,仍童心未泯。第一次阅读经典,全然被迫,本想马马虎虎的糊弄过去,但从老师不由分说的眼神中,我知道连残存的一丝希冀也没了,只得无奈地翻开首页。

套中人:玩过山车刚尖叫就没了!


  
远方。 
   
   
  
  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一定会有块充满阳光的土地,飘满了樱花。那是属于我们的地方。 
                      ——Forward. 
  这是个被上帝遗弃的地方。贫穷,饥饿,病痛……明明彼此都是被世界遗忘的人,却不得不为了苟延残喘而自相残杀。 
  我和哥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明明只是一块发了霉的面包,在这里确实能将生命维持下去的金子一样的口粮。弱肉强食的法则当然无法避免。而对于我和哥哥这种手无寸铁的人来说,想从他们那里抢夺到食物和送命没什么两样。 
  “砰——” 
  一个满是污水的泥坑突然绊倒了狂奔中的少年。他摔倒在地上,脸上,手上,脚上,到处沾满了血迹。 
  “臭小子!老子的东西你也敢抢!” 
  早已追得气喘吁吁的无赖头子见少年终于摔倒,伸脚在他身上狠狠踹了几脚。后面的几个小喽???侨?畔嗉印 
  少年蜷缩在地上,怀里死死捂着那块发霉的面包。 
  “打死他!打死他!” 
  接连饿了好几天,少年早已没有了反抗的能力,面对更加猛烈的拳脚,他只有挨打的份。 
  无赖头子见少年要以生命来保护那块面包,悻悻地再踹了几脚,就带着喽??锹盥钸诌值刈吡恕 
  少年挣扎着抬眼,身旁那棵死气沉沉的老樱花树好像突然开了花,纷纷扬扬的樱花瓣飘飞在这片布满灰尘的地方。 
  少年爬起来,疲惫的走向西桥洞下的那间破旧的小木屋。 
  “哥?” 
  “对不起啊,哥哥只抢到这些”少年小心地将面包表面的霉层去掉,然后递给我。 
  有多久没有吃到像样的东西,我不知道。 
  好想离开这里,和哥哥一起去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 
  “哥” 
  “什么?” 
  “我们会离开这里的,对么?去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的地方,那里还要有很多很多的樱花树……那应该是个遥远的地方吧,不过我相信,我们会找到的呢!” 
  哥哥注视着我很久,然后突然的抱住我,在我耳边低喃:“哥一定会带你去的。一定会的,一定会……” 
  肩头,传来灼热的触感。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和哥哥来到了一个充满阳光,纯净而又美好的地方,那里没有掠夺,没有厮杀,我们就在那里生活着,简单,但是很幸福。直到有一天,天空中下起腥红的血雨,还散发着丝丝尸体腐烂的臭味,周遭原本开得正鲜艳的花,竟在这场雨的冲刷下,开始渐渐凋零,腐烂,最后瘫倒在地上,化为一滩滩血水,流满了一地。 
  我和哥哥呆呆的站在那里。突然我听见哥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的眼神渐渐变得空洞,肌肤在一寸一寸的腐烂,血从身上缓缓流下,与地上的那些殷红混在了一起。 
  我本以为我会像哥哥一样,就这样终止在了这个曾经的世外桃源。 
  但我没有。 
  我仍好好的站在那里,看着一个个生命在我身旁倒下去。 
  满世界的血红色。 
  我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泪水与汗水交织在一起。 
  破旧的窗子外面是血一般火红的天空。 
  已经第二天傍晚了,我竟然睡了这么久。可我现在不想管这些,我迫切的想要见到哥哥。 
  哥哥呢?他在哪? 
  应该是去找吃的了吧。再等会吧…… 
  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可是哥哥还是没有回来。内心的不安使我越发恐惧。 
  终于,我决定出去找找。 
  我爬下小床,随手拿了一根长木头,不然仅凭我那双瘫痪的腿根本无法在没有支撑物的情况下支撑着我移动哪怕只有一丁点的距离。 
  没有一丝月光的夜晚使我看不清路,在泥泞地里我连摔了好几跤。 
  可是,哥,你在哪里?你快点出来啊…… 
  在下一个路口,我终于找到了他。此时的哥哥紧闭着双眼,如同婴儿般安静的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哥……你说过你会带我离开这里的……你说过你会带我去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的……你怎么可以骗我……怎么可以…… 
  我趴在地上,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刺疼了我的眼睛。 
  在那阳光的背后,我看到了。哥,我看到了。你正站在那个遥远的地方,站在那个充满阳光的地方,樱花纷纷扬扬的落下。 
  原来你没有骗我。 
  我马上就来了……你要等我。 
  哥,那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地方。 
  就在那个遥远的地方。 
   
   
  
套中人

这是父亲为我买的唯一的一件衣服,这难得的“豪举”一直让我感动着。父爱是山,很深沉,谁说父亲不爱我们,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俗话说“锲而舍之, 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断”,这说明了做什么事情都要坚持,这样才能成功。

套中人她就是这样的女孩 
            她是女孩, 
            在玩耍中 
            是一个开心的女孩;
 
             
            她是女孩, 
            在学习中 
            是一个孜孜不倦的女孩;
 
             
            她是女孩, 
            在劳动中 
            是一个乐此不疲的女孩;
 
             
            她是女孩, 
            在梦想中 
            是一个充满动力的女孩;
 
             
            她是女孩, 
            在家庭中 
            是一个朴素大方的女孩;
 
             
            她是女孩, 
            在社会中 
            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女孩。 
             
            她就是这样 
            一个女孩, 
            让他人为此赞叹不已! 
            ………………。 
             
             

套中人:巴黎警察总部遭袭4死

花迎剑&1& 
  夕阳渐渐逝去,留下如血的残阳。剑之寒气笼罩住了血污,帅气而坚毅的脸庞,淡定的眼神透出冷冷杀气。这是第几次,他已忘记了,也无需记住。 
  他,是江湖中令鼠辈闻风丧胆的侠士——他名为方悔,却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方悔从小父母双亡。说起他的父母,那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雌雄双狮”,生下方悔和方卉后,便被奸人所害,撒手人寰,至于“奸人”,方悔从小就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就连其名姓也不知道。但找到杀害他父母的真凶,亲手为他们报仇。这是方悔活下去的希望。 
  方悔自小拜在清一大师门下学习一种名唤玉炼赤火的绝世武功。方悔骨骼精奇,天资聪慧,仅用了十年就练到了第九层,常人需要二十余年方可练到第五层。 
  方悔深知,能杀害他父母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以自己现在的功力是战胜不了他的仇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玉炼赤火练到第十层,可他明白,那样会走火入魔,不单性命不保,还会使多年来的努力白费。 
  方悔拜别清一大师下山寻其妹,途经木芝村,竟有恶霸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那女子哭喊得声嘶力竭,可怜来往之人各扫自家门前雪,方悔顿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驱马而下,拔出寒光灼人的利剑。方悔举剑刺去。突然, 两道寒光闪过。霎那间,方悔心中迟疑了一下,以至于剑心下垂,未能刺中恶霸。倒是另一把剑无比精确的刺中了恶霸的要害。恶霸应声倒下。瞬时间,方悔能看到那把剑的主人脸上竞掠过一丝诡异的微笑,这分明是在看扁方悔。方悔从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轻视。那人走了过来,恭敬地说道:“本人名为梅须逊,敢问阁下大名?”方悔冷冷一笑而过。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套中人2050年1月9日,北冰洋的浮冰上 
  “啪!”又一块冰掉下来的声音,好像一把锋利的锯子划过我的心。听爷爷说,原来的这个时候,这里是一片冰原,一眼望去,一“白”千里。可现在,天气每年都在变热,我原来的家——盖尔塔冰原——已经变成了我脚下的一块浮冰。好伙伴尼布、希拉都不知在哪里,也许他们哪一块浮冰上找我吧“呀!”又一块浮冰冲过来了,幸好我用预先准备的竹竿顶过去“啪”,强大的冲击力,把我撞到了海里,我不由自主地掉进了海里“竹竿!”我奋力地向竹竿游去,抓住了!回头一看,不好,原来我呆的那块浮冰被海浪冲走了。怎么办呢?还好,海水又冲过来了一块更大的浮冰,我用竹竿先点一下控制住方向,让它减速后,先把竹竿扔上去,再晃晃悠悠地爬了上去。 
  我抖抖身上的毛,太阳刺痛了眼。忽然想到,有一天,我纯白的毛会不会像在俄罗斯的表哥棕熊哈默那样? 
  2050年3月13日,北冰洋里 
  “鱼怎么都长了眼睛,怎么抓也抓不到”,我钻出了水面大口地换气“咦,好像下面有条鱼”,这次可不能让它逃走了,我一个猛子扎下去,一把捞起来。这鱼我怎么没见过,不像是北极的鱼啊?只见它五彩斑斓,不像我们这里一样白白的。那条鱼抖个不停,好奇心战胜了我“说明白你是哪里来的,我可能放了你!”我瞪着这条可怜的鱼“我叫玛丽,是一条天使鱼”它摇了摇尾巴讨好着,“我的家原来在南边,不知怎么,那里越来越热,我就只能让北边来避避暑”“南边?”我正纳闷着,它用尾巴扫了一下我的眼睛,趁我手一松,它就从我的手里跳了出去。算了,估计南方的鱼也没啥味道。 
  我想以往老是饿肚子,这南方多来些鱼或许能让我的日子好过些吧。 
  2050年8月6日,弗兰格尔岛 
  两个多月的寻找,到了弗兰格尔岛边。尼布、希拉连影儿都没出现,我不敢上岛,更不敢向前去。这个岛离俄罗斯的大陆已经很近了,多少年来,我们的家里每有一次人出现,都会带来一阵慌乱。这已经寻找他们的尽头,该回去了,是的,该回去了,只能回去了。我用竹竿点开了弗兰格尔岛,太阳真大,希望能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他们…… 
   

套中人:拆除旧商业街

她上过舞蹈苗苗班,是父亲陪她一起去的。一路上她紧紧握住父亲那宽大的双手迟迟不肯放下,畏惧地打量着一切,神色中充满着恐慌。当她终于被父亲拉到舞蹈班门口前的那一刻,一直紧绷的神经霎时使她放声大哭,哭着闹着恳求父亲不要将她丢在这里,不要独自回家。父亲顿了顿,眉宇间如流水般温和,蹲下身子,对她微笑着,那时父亲还年轻,他用他那宽厚的手掌握住她的小手,抹去她脸上那豆瓣大的泪珠,轻轻说道:“不用担心,你不一直想要登上人民大会堂的舞台吗?到时候我一定会亲自到场,为你骄傲的。”说完,父亲就像个小孩一样笑了,如向日的太阳花,盛开在灿烂的天地之间。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苹果证实iPhone,探访国庆阅兵训练场,日本相扑冠军展在旧金山举办!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