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用游戏手柄!

美加州枪击案现场仍封锁

合肥工商局:展示强大军力!

2019年11月16日 09:10

--------------------------------穿越 守护-------------------------------- 
                 人物介绍 
 音纯:全名音纯歌呗,年龄:(12—14)。穿越后来到甜心世界的。(她没有穿越的时候就很像月咏歌呗)。她几乎有所有的性格,有时很酷,但有时又很可爱。让人琢磨不透。拥有水蓝色灵力手环与守护甜心:小幽,绘琉,沁儿和梦纯。与小幽变身后,穿着淡紫色学生装,披着一头到膝盖的淡紫色长发,身后长出纯白色的翅膀,变身过程:小幽钻进蛋里与音纯变身,音纯被翅膀包着,翅膀慢慢舒展,音纯抬头看着天空,淡紫色长发自然垂下。与绘琉变身后会长出天使的翅膀,粉色连衣裙,拥有净化力量,武器是歌声。与沁儿是魔术师的形象,武器是:?(未知)。与梦纯变身后是很卡哇伊的,守护黑桃项链变成破裂的半颗心。辫子上有水蓝色守护黑桃,淡粉色天使的翅膀,武器是棒棒糖与歌声。(已经有人了) 
 海魅:全名海魅璃茉,年龄:(13—15)。原来和音纯是同学,后和音纯一起穿越。拥有粉红色灵力手环与守护甜心:戴雅,,依琉。很喜欢假面骑士。所以加入了暗黑军团,与戴雅变身后很漂亮,带着耳麦。与依琉变身后穿着恶魔的衣服,武器是恶魔三角叉。(无) 
 冰兰儿:全名冰兰儿亚梦,年龄:(13—15)。也是音纯的同学,一起穿越。拥有米色灵力手环与守护甜心:小兰,小丝,原来很喜欢月令,但知道月令喜欢上了音纯后又喜欢上了酷伊。与小兰变身后戴粉红色的太阳帽,粉红色的竞技啦啦队风格的衣服,着红心的头发装饰;
与小丝变身后:有薄绿的三角巾绿系,穿着淡紫色女佣服,有着梅花的头发装饰。(无) 
 月令:全名月令几斗,年龄:(14—16)。他另一个身份是:圣骑士,也是假面骑士的弟弟。被假面骑士插入了芯片所控制,派来监视音纯的,后音纯帮助他取出了芯片。一起摧毁了暗黑军团。拥有守护甜心:阿夜。与阿夜变身后有猫耳也有尾巴,十字架项链变成破裂的半颗心,和音纯的配成一颗心。穿着肉垫手套和猫脚长筒皮靴。十字架、拘束皮带附着的裤子和的庞克风格的衣服。爱自由的野猫造型。喜欢上了音纯,音纯却不知道。(无) 
 酷伊:全名酷伊唯世,年龄:(14—16)。失去了记忆,而莫名其妙的当了暗黑军团的将领。拥有守护甜心:奇迹,与奇迹变身后戴王冠,穿着斗篷。性格蛮横娇羞(无) 
 假面骑士:暗黑军团的首领,月令的哥哥。年龄:(14—16)。被开发超能力时的力量打开了黑暗力量。拥有守护甜心:大地。与大地变身后,头顶会出现一颗黑色的星星(被音纯净化后星星变成金色)。(无) 
 梦纯:音纯的守护甜心,米琪,绘琉,沁儿的蛋合体的守护胚,性格和音纯一样,属于未知。

秋 
      悄悄地,一片落叶掉到我的肩上。 
      艾秋天正迈着轻盈的脚步向我靠近。 
      调皮的她,跨着金黄色的篮子走过田野,一不小心打翻了,把麦子染成一片金黄。 
      她银玲般的笑声唤醒了正在沉睡的水果。 
      苹果歪着红红的脸蛋,好奇的看着前来采摘的农民伯伯。 
       石榴被秋妹妹的笑声感染了,呵呵笑得撑破了肚皮,露出了晶莹剔透的果实。 
       淡黄的野菊在笑声中偷偷的探起了小头。 
       高粱在笑声中欢快的跳起了舞。 
       小孩似乎也闻到了秋的味道。争吵着出来秋游。 
        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纷纷出来采集落叶,呼吸着秋的气息,在田野里自由的奔跑 
追逐,嬉戏。仿佛自己是一只快乐的蝴蝶,与世无争,和秋快乐的玩耍。 
        
       我停住了想象,拍走肩上的落叶,看着秋在天空中自由奔跑……。 
                 春 
         打开窗看见了冒芽的小树,才发觉春天已经不知不觉的来了。 
     她充满活力的笑声唤醒了沉睡的生灵,把青春洒满了整个世界。 
     小草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沐浴着春光,还探起头与春打招呼,欢迎她的到来。 
     燕子好像收到了春的邀请从北方赶来了,还带着自己的妻儿。 
     春姑娘还给小精灵送来了礼物:给大地母亲一件绿色的外衣;
小树一顶绿色的帽子。 
     沉睡的动物,植物被春姑娘给唤醒了,小熊从暖和的被窝里钻了出来,打了个哈欠。 
      姹紫嫣红的花儿舒展开娇小的身体,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蓝蓝的天空挂着一片片洁白的云朵,好像蓝色的布上绣着一朵朵白色的大花。 
      穿上春姑娘送来的衣服的大地母亲,好像一张绿色的毛绒地毯,让人忍不住想躺上去, 
晒着阳光,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小朋友们都相约一起出来放风筝,寻春。还躺在大地张绿色的地毯上晒太阳。 
       我也把头伸出去,享受着这温暖的春光,加入到探春的行列中。 
        
合肥工商局黑暗,但可以隐约感觉到阳光下树影的晃动,呼吸青草的芬芳,还有风轻轻地吹过脸庞。细微的流水声若有若无,很轻很轻,仿佛是从极远的地方传过来。在休息的时候,我一直都喜欢闭上眼睛,一个人静静地坐下来,去感受一种平静。 
  “星,该走了,否则在天黑之前可能到不了萨姆城”阿诺在大喊着。看来,短暂的休息要到此结束了。 
  我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好吧,启程了!去把羽也叫上吧” 
  “好的”诺应了一声,走开了。 
  这几天,从他的脸上,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一种忧虑。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所有情感都袒露在脸上,或者说他根本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其实,诺如此忧虑也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就在几天前,他接了一个任务。一个很特别的任务,要去妖精森林取一些东西,具体的我并不清楚,因为每次提到这个任务,诺总是变得很懊恼很后悔。 
  妖精森林,那种地方不是低级战士敢靠近的,像我们这样的高级战士,即使结伴而行,也必须时时警惕。虽然森林里大部分魔兽等级都比较低,不过一群扑上来也会让人难以抵挡。传说,妖精森林里还居住着极为稀少的高智慧种族??妖精。 
  近千年以前,妖精们也曾经和我们人类一样,称霸一方,占领了这块大陆几乎达百分之四十的土地,在那儿建立起一个强盛的国家,而妖精森林便是其国都。不过后来妖精族慢慢地没落,被人类所取代,那繁荣的国家也就这样消失了。现在,那儿只不过是一片魔兽盘踞的大森林罢了。 
  真不知道诺在接任务时是怎么想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接了以后才知道自己完成不了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这本来并不关我的事,但诺是我最信任的战友,我并不希望在朋友浴血奋战时,自己却袖手旁观。况且,完成这个任务的同时,我也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这让我心动不已。或许对我来说,后一个原因更为主要。 
  我并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比起团队作战,我更适合独自行动。我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我行我素的生活,认识诺也只是因为一次偶然,相同的目标,一个十分强大的敌人,让我们变成了战友,在那种危险的状态下,除了协力作战,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羽,我见过的第一个拥有如此高战斗力的女战士。我原本以为,她加入应该也是出于和我一样的目的。后来才知道,诺和我一样,与她素不相识,而且她只要了相当于我的三分之一的酬金,这就使我们对羽的加入多了几分猜疑。当时,面对突然提出要加入队伍的羽,诺也吃了一惊。不过,诺并没有拒绝她。在他看来,多一个同伴,就多了一分生还的希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答应我那高额的酬金。 
  ;
 
  萨姆城,坐落于这块大陆的东南角,三面都是绿色的森林,如今很少有行人来往,所以并不是一个发达的都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和妖精森林有些关系。 
  “站住!”萨姆城的守卫拦住了我们,“对不起,进城必须要登记,这是规矩。姓名?” 
  “雷诺、流星、苍羽”诺不耐烦地回答着。 
  “等级?”守卫并没有注意到诺的表情,依然低头记录着。 
  “都是H级” 
  “唔……”守卫抬起头来看了看我们,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很少有高级战士来这里呢!我们这儿的正规军中级别最高的也只有H级” 
  看来的确没几个人愿意来这种危险的地方,城堡的后面就是妖精森林。不过那儿的魔兽似乎并不常来袭击城堡,不然仅凭如此薄弱的守卫力量是难以抵挡的。 
  等级,用来评定战士的战斗力的标准。等级完全取决于能量的强弱,不受其它因素的影响,比如战斗经验、应变能力、反应速度等等。也就是说,由能量判断等级,而非由等级决定能量。这就使一部分战士实际的强度高于他们的等级,一个低级战士杀掉一个比他高两三级的战士并不是不可能的。因为高级别的能量取值范围要比低级别大很多,所以这种事极少发生。不过相对的,同一高等级中的两个战士就可能有很大的差距了。 
  一般来说,等级是指一般战斗级别,其中分为低级战士和高级战士,N级以下的是低级战士,M级以上的是高级战士,最高的是C级。而极少数的战士能量突破了一般级别的最高界限,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力量简直就像神一样,因此便有了高于一般级别的“十三神阶”,从低到高共有BF、BE、BD、BC、BB、BA、AF、AE、AD、AC、AB、AA、S这十三个级别,S级以上就没有分等级了。如果说B级以上的战士是一般战士的神,那么S级的战士就是众神们的王者了。 
  “好的,你们可以进城了,但不能在城中打斗、滋事,还有一部分地方禁止进入,比如皇宫、妖精森林和……” 
  “什么?我们要去妖精森林拿东西!”诺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惊异的神色。 
  然后,那种惊讶的表情被转移到了守卫脸上:“你们疯了!去那种地方简直是找死!我劝你们还是……” 
  “行了,我们都是自由佣兵,接了任务就一定要去”我打断了守卫的话,因为我不想再在这里多浪费时间。 
  “佣兵……唔,那好吧,我给你一张通行证,但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后果自负。一切意外与萨姆城无关,包括死亡”守卫皱了皱眉,低声说着。 
  看来我的话起到了作用,在一般人看来,佣兵都是一些残忍的杀手,为了钱财舍弃生命的愚蠢的狂战士。事实上大部分佣兵也的确如此,但这并非他们所愿。 
  “你们要去妖精森林?”从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当我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大约二十岁左右,一副很平常的模样,除了一头绿色的头发外,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人见过之后很难有深刻的印象,反而他腰间那把剑更令人感到好奇,血红的颜色,好似被下了什么可怕的诅咒一样。他身上并没有穿盔甲,似乎不是一个战士。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让我感到莫名的厌恶。见到他的一刹那,我甚至有一种拔剑的冲动,但我的理智很快重新控制了我的身体。 
  “是的,队长”守卫替我们回答了问题,同时也告诉了我们眼前这人的身份。 
  看来如果真的和对方动起手来,那将会是一场同等级之间的较量,我并不会占到什么便宜。不过,这使我对他的一身打扮更加不解,难道萨姆城的守卫队长连一件护甲都买不起? 
  “你们最好小心点,最近森林里并不平静,怪物们常有秩序地聚集。有人传闻,森林里还出现了高等级魔兽,比如梦魇之类的”还是那种冷冷的声音,好像压抑着什么,“前几天还有一小群魔兽进攻过城堡,虽然勉强地抵挡了下来,但却有不少守卫负伤了”在他说话的同时,我感到一道杀气,很重的杀气,但只是一瞬间之后,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梦魇?!”诺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复杂,这普通的两个字对诺的打击却是相当的大,因为这种高级魔兽的强大是众所周知的。梦魇还是这个世界上少数几种会使用魔法的魔兽之一,如果真的遇上,就凭三个H级战士,生还的机会基本为零。 
  但听到这个消息后,首先从我的心里产生的,并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好奇。我真的很想看一看那种强大的力量,甚至希望与之一战。不过,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不实际的想法,以我们的能力,即使合力作战,能打倒梦魇的希望也是非常渺小的。 
  “……今晚就住在这儿,明天去森林!”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 
  “等等,我不认为你们能够活着从森林里走回来!”那个卫队长又开口了。 
  “或许吧,但我从不逃避挑战”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反驳,“我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神,有已经早就注定的宿命。我的生活绝不会被神所玩弄,我的一切都只有我自己来掌握,包括生命!” 
  “是吗?那你就必须有足够的力量,我倒是很想看一看”一种略带讥讽的语气。 
  “我拒绝!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格,所有想知道我的能力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我开始发怒了。 
  “什么代价?” 
  “死!”我的右手已经握住了挂在腰间的佩剑,一部分能量从我的身体里疾速窜出来,在周围造成了不小的能量波动。 
  “你,你……好自为之!”说完,他便转过身,迅速地离开了。他似乎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看来他并不希望现在和我发生正面冲突。 
  “今天怎么这么冲动?放松点,别为妖精森林的事太过紧张”诺在劝导着我,可事实上他比我更为紧张,“你随时可以选择退出,我不会恨你的” 
  我的怒火开始慢慢平息下来。我感到自己并不是很正常,平时的我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想和一个陌生人动手,尤其是在我还不了解对方实力的时候。 
  “魔战士”沉默了很久的羽终于开口了,同时也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疑团。一般来说,穿戴装甲会影响魔法的发挥,虽然也有可以增强魔力的装甲,不过却是十分稀少的。我记得羽好像说过她也会魔法,但她却一直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重装甲,看上去显得很不合适,女性战士还是比较适合穿红色或白色的轻型装甲。 
  话说回来,若真的面对魔战士,我的信心肯定又要大打折扣。魔战士与纯战士在战术上有着相当大的差别,魔法是最让人难以猜测、捉摸的东西,我对于这一类型的战斗,经验实在是非常之少。 
  (未完待续)

微笑是治疗忧郁的良药。奋斗途中的我们难免有悲伤,有失望。这时我们应该大度地笑一笑,你会发现你的天空星星都亮了。以月影为友,我们步伐更加稳健,我的内心更加坚强;以星辉为伴,我的脚步更加轻快,我的心中充满希望。

合肥工商局

这是为什么?!

合肥工商局:两颗卫星入轨!

泡沫,瞬间逝去,只留下漫天的残星。 
  ————舞沫 
  我抱着亲爱的米拉熊,静静地坐在湖畔,清风拂过我微红的脸颊,回想着…。回想着。这难道是天意? 
  难道这一切都像泡沫一样,一瞬间便消失?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存在吗?我低垂着脸,望着自己水中的倒影,羞涩。水中的米拉熊微笑着,嘴角勾出一条美丽的弧线,她是在笑?还是在……?她的绒毛轻抚着我的下额,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我瞬间抬起头,天空依然明如玻璃,偶尔几朵白云浮过,难道……我心中有无数的难道,转眼一望,学生们进进出出,在校门徘徊,而,我……却不……能。 
  算了,遗忘吧!我努力地遗忘着,但还是在边缘上徘徊,我越努力,我在努力,自己就越痛苦,心灵的伤口就越深。算了,再算了,再说一千遍,一万遍算了,心灵的伤口已经这么深了,就抛弃吧,心灵的伤口是永远,一辈子也不可能愈合的了。 
  我轻轻地放下米拉熊,痛苦地迈出了第一步,我看见了米拉熊她那雪白的绒毛轻轻在风中摇摆,再见了,米拉熊!我要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好好生活,我要摆脱无谓的纠缠和无边无际的痛苦,再————见~ 
  也许,我这样做错了,但是再也无法回转,我错的更深了。 
  米拉熊,米拉熊……合肥工商局

假如生命是一座桥梁,那么就用时间来铸造信任,用友谊横跨两岸,加强交流和合作。桥通了,心也通了,没有什么困难能阻隔血脉之间的联系。

晚上等到全家人吃完晚饭,饭桌收拾完后,便变成了“写字台”。那时没有电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做会儿作业。大约在妈妈上五年级的时候,外公花了十四元钱买来了一台旧收音机,那可是家里最值班钱的家档了。每天晚饭后,全家人可以通过收音机了解一点儿外面的事情。有时妈妈也能从收音机里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偶尔有乡里的放映作文http://www.zuowen8.com队来村里放电影,妈妈和一家人,还有邻居们不惜走很远的路去看场电影,还觉得很高兴。

合肥工商局春雨的感染 
  骄阳正温暖地照着大地,忽然一片乌云盖住了它火红的身体。这片乌云没有,冬天下雪时那压抑的感受,更没有夏。秋季下雨时那沉闷的感觉。名义上是给人沉闷的乌云,其实,它看起来非常轻柔,仿佛要给人们一种轻松 
  天空很快变成了一块无边的灰布,人们的表情立刻从阴转晴。不一会儿,沙沙的雨声传入我的耳里。我立刻跑出去,啊;
细如牛毛的雨丝在空中跳舞,千万根细如头发的丝线好像被一架无形的织布机织过了似的,变成了一件雨丝服,给大地换上了一件春衣 
  别的季节下雨时,外面十分凄凉,没有一个人在外面走路。就算有人,脸也是板着的想扛着一朵“蘑菇”,像一个拿着机枪训练一样的士兵。春雨就不同了,人们在下雨时,穿着五颜六色的雨衣面带笑容尽情地在春雨中跳舞歌唱。 
  草地里又出现了新情况。瞧,被人们踩得又黄又烂又被火烧得又枯又黑的去年老草,在春雨的滋润下又伸出了嫩芽,探出了头。水灵灵的绿芽凭借着土地的柔软,春雨的滋润,撒开土地的掩埋,抛弃根的缠绵,顽强地冒出了头,认识新的世界。 
  小树们也非常高兴,缠绵的雨丝撒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多舒服啊;
它们高兴地跳起舞来,好像在欢迎春雨来临。正在枝头的老树皮里睡觉的叶儿芽被春雨那细细的琴弦从梦中拉起掀开了树皮厚被,伸出了小胳膊,接受春雨的滋润。 
  春雨一直下着,直到第三天,与才停。火红的太阳又蹦了出来,一切像被水洗过一样。空气仿佛也被洗刷了,这是谁干的?当然是春雨的功劳啦;
 
  春雨,你是春天的使者,你是出色的画家,你唤醒了沉睡的大地,你画出了万紫千红的春天。我爱你------春雨。 
  春雨诗三首 
  {一}  
  你谁在春的怀抱里;
 
  是谁是在春天里发出了赞美的“滴滴” 
  就是你------- 
  春天的雨滴;
 
  是你 
  在装饰春天中的笑意 
  是你钻进植物的身体了偎依;
 
  是你 
  来滋润那干涸的土地;
 
  你使小朋友脱下棉衣 
  跳上松软的土地;
 
  你让人们感谢你------ 
  春雨滴滴;
 
  {二} 
  是否在大海怀抱里偎依, 
  又何故被大海抛弃? 
  是不是天上的“雨衣”, 
  又被谁展开双翼 
  你是透明的精灵, 
  虽然内心没有晶莹, 
  但你拥有美的心灵, 
  随人呼去随人呼应。 
  雨滴啊雨滴, 
  在天空有美丽的舞资, 
  但在凡间, 
  又没有骄傲的心理 
  只一味地为人民服务;
 
  {三} 
  雨滴功劳真不小, 
  给大地穿上透明棉袄 
  一地功劳真大, 
  换来春人为人劳?

合肥工商局:游客慌忙躲避!

终于,小船刻好了。我猛地一惊,平时连饭都不会做的父亲竟然刻出了这样精致的小船!说这是一件工艺品也不为过啊!父亲见我这么爱不释手,反复叮嘱我一定要随时带在身上。

合肥工商局(五)夜花颜·云悠雪 
  “哎呀,这不是夜花颜嘛,怎么了?真是稀客啊 ”掌门凄云笑着说。 
  “凄云,不要在那里废话,我要加入魍魉”花颜坚定下来。 
  “额”凄云无语。惹了夜大小姐麻烦就大啦~ 
  “好了,你的法术已经成了魍魉法术”凄云念叨着。 
  “知道了。不要废话”花颜极其冷酷的说。 
  “哦。对了,你的武器变成天诛了” 
  “知道了” 
  月影弯下,身穿淡蓝色轻娥的悠雪转换成了身穿全黑色的夜锦棉行。(这个衣服很好看的~) 
  淡紫色的瞳下露出一种绝望、凄凉的眼神。 
  凌、子、妃! 
  我恨你! 
  我恨你夺走了我的幸福! 
  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那是……”子妃望着花颜。 
  “不知道啊”冷潇豪回答。 
  “怎么可能不知道?”花颜冷笑着说。 
  “你……你是悠雪?不对,悠雪是弈剑的弟子啊!”子妃说。 
  “曾经是云悠雪,现在是夜花颜,以后,云悠雪也不复存在”花颜冷酷的说。 
  “颜儿。你。成了魍魉了?”冷潇豪惊奇的说。 
  “你不配叫我颜儿,你在我心里,不过是一个苦涩的回忆罢了!” 
  ---------------分割线---------------------- 
  夜花颜VS凌子妃 冷潇豪 
  花颜对子妃下得了手吗? 
  预告:亲们。请做好准备,亮天大人要发火了。而且。准备好纸巾吧。花颜会被虐惨的。)

合肥工商局:一夜蔓延1400英亩!

秋 
      悄悄地,一片落叶掉到我的肩上。 
      艾秋天正迈着轻盈的脚步向我靠近。 
      调皮的她,跨着金黄色的篮子走过田野,一不小心打翻了,把麦子染成一片金黄。 
      她银玲般的笑声唤醒了正在沉睡的水果。 
      苹果歪着红红的脸蛋,好奇的看着前来采摘的农民伯伯。 
       石榴被秋妹妹的笑声感染了,呵呵笑得撑破了肚皮,露出了晶莹剔透的果实。 
       淡黄的野菊在笑声中偷偷的探起了小头。 
       高粱在笑声中欢快的跳起了舞。 
       小孩似乎也闻到了秋的味道。争吵着出来秋游。 
        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纷纷出来采集落叶,呼吸着秋的气息,在田野里自由的奔跑 
追逐,嬉戏。仿佛自己是一只快乐的蝴蝶,与世无争,和秋快乐的玩耍。 
        
       我停住了想象,拍走肩上的落叶,看着秋在天空中自由奔跑……。 
                 春 
         打开窗看见了冒芽的小树,才发觉春天已经不知不觉的来了。 
     她充满活力的笑声唤醒了沉睡的生灵,把青春洒满了整个世界。 
     小草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沐浴着春光,还探起头与春打招呼,欢迎她的到来。 
     燕子好像收到了春的邀请从北方赶来了,还带着自己的妻儿。 
     春姑娘还给小精灵送来了礼物:给大地母亲一件绿色的外衣;
小树一顶绿色的帽子。 
     沉睡的动物,植物被春姑娘给唤醒了,小熊从暖和的被窝里钻了出来,打了个哈欠。 
      姹紫嫣红的花儿舒展开娇小的身体,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蓝蓝的天空挂着一片片洁白的云朵,好像蓝色的布上绣着一朵朵白色的大花。 
      穿上春姑娘送来的衣服的大地母亲,好像一张绿色的毛绒地毯,让人忍不住想躺上去, 
晒着阳光,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小朋友们都相约一起出来放风筝,寻春。还躺在大地张绿色的地毯上晒太阳。 
       我也把头伸出去,享受着这温暖的春光,加入到探春的行列中。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游客排队退票!,下游河滩被淹没!,俄女兵与我官兵合影!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